王传君:我从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娱乐

王传君:我从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2019年08月06日 14:42:27
来源:Ifeng电影

文/良小凉

几天前,王传君素面朝天、胡子拉碴、穿着比自己身型大很多的宽松衣服,出现在FIRST青年电影展(以下简称FIRST)的闭幕舞台上。

主办方叮嘱他要盛装出席,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说:“我这件看起来,跟剩下的衣服一样。”

一股邋里邋遢的颓废感,写在他的脸上。朱亚文在台下调侃,“如果谁要再拍《济公》,你真是当之无愧的首选。”

null

王传君现身FIRST颁奖台

今年是王传君第二次来到FIRST,这次他既有参演作品《马赛克少女》角逐竞赛单元,又被影展冠上了“一号人物”的崭新身份。

作为嘉宾,影展希望他在台上说一些暖场的话,但他一张口就是:

“我坐在这里,整个人的状态和感觉,都像是技术问题。”

“今天天气不太好,弥漫一种杀虫剂的味道。所以确实很有效的,把“虫”给杀了。”(此“虫”指闭幕影片《寄生虫》)

“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来到西宁,全都是热爱电影的人,和一些假装热爱电影的人。”

“拍电影拿不拿奖不是问题,什么才是问题?(现场安静了3秒)这个安静特别好,不要讲出来。”

null

王传君作为“1号人物”亮相FIRST

在这个多数人都在说客套话、阐述自身困境,甚至是“表演”的场合,他却一本正经的,在发言里表达着自己的观察和看法。

这些话虽然简单,却句句道出影展今年遭遇的情况。

不过,没说几句,他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备好的发言稿,直说“太尬了太尬了”,赶紧喊台下的胡歌、朱亚文上台“救场”。

null

王传君拿出发言稿

作为一名演员,在以“公关”、“客套”为主的舞台上,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确实有点不同寻常。

但这就是王传君,当下最真实的模样。

说的是真心的话,哪怕被黑到体无完肤。

做的是想做的事,哪怕被人们视为异类。

演的是想拍的戏,哪怕成片效果并不佳。

他早就不是《爱情公寓》中,造型精致、装疯卖傻的关谷神奇。 

null

王传君以素颜的方式接受采访

采访到王传君,真的不容易。

他曾在某部电影宣传期内,拒绝了无数家媒体的采访。大量媒体想去发布会堵他,结果都扑了个空。

最近几年,他接受的采访屈指可数。现在看来,他对其中一篇文章并不满意,“我觉得跟那个人聊的特别好,我把我的历史都跟他聊了一遍,把我经历的好的不好的都聊了一遍,然后他写出来的那个东西,怎么会这样呢?”

这篇文章写了他因为“一百万而心慌”,但他认为并没有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写全。报道一出,他更不想接受采访了。

不过,话少的王传君从不“缺”热度。

《我不是药神》大火之后,关于王传君“到底是真性情还是真傻X”的议论,被推上了风头浪尖。

他曾因缺席《爱情公寓》电影版一事,在微博diss网友“关我屁事”。甚至在采访中说,《爱情公寓》越看越像广告,关谷神奇是被逼着演出来的。

null

著名的“关我屁事”

在王家卫监制的电影《摆渡人》上映期,他还因在微博发表“逆行”言论,而登上热搜。当时,王家卫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番力挺《摆渡人》的话,结尾附上一句“我喜欢”,亮出态度。没多久,王传君就在微博发了条“我不喜欢”。

null

著名的“我不喜欢”

有网友骂他脑子糊涂,孤恩负德;也有网友挺他敢说真话,是真性情使然。

但当时的行为动机,到底是什么,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这次,我们在西宁“罕见”采到了王传君,得到了他心中的真实答案。

我们不仅跟他求证了微博言论的事情,还问了新片《马赛克少女》《兰心大剧院》《英格力士》的进展,问了他为何现在要这么打扮,以及当年跟《加油好男儿》那帮兄弟的真实关系......

摘几条他的回答,给看官们预览下。

“我只能说傻X太多了,你跟傻X去计较这些东西干什么?”

“(跟《加油好男儿》的兄弟)不太会聚的,大家其实不太玩得到一块,我不觉得大家是一类人,别浪费这个时间,但张晓晨是一直在一起。”

“我挺想拿奖的,真的,我非常想拿奖,那些是她(母亲)曾经非常想要的东西。我之前拿了一个长春电影节的奖,我拿了奖,都安在我妈墓上了。”

“我当时说卡里只有一百万,我也跟他说一百万是怎么花的,但他就写我卡里只有一百万。”

采访开始后,经纪人自行离开了房间,王传君主动要求拿着我的录音笔,开始“肆无忌惮”地聊。

第一个话题,从“一百万”开始。

01

“我说了为什么会因为一百万心慌,

他们都没有写出来”

在今年的FIRST竞赛单元中,有一部王传君出演的新片《马赛克少女》顺利入围。他在片中出演了一位调查记者,是一个在事件真相与人性深渊中徘徊的角色。

在Ifeng电影试图与他就影片展开讨论时,反倒被他透露的一件与采访有关的事情,而带偏(吸引)了。

null

不少业内人士知道,前几年王传君接受的采访只有零星几家。

在报道发布后,也没什么人纠结文章的真实度,因为他拒绝了其他媒体的采访,无法联系当事人做求证。

问题就出在这儿。

“我觉得跟那个人聊的特别好,我把我的历史都跟他聊了一遍,把我经历的好的不好的都聊了一遍,然后他写出来的那个东西,怎么这样呢? 什么一百万,就搞的我......”

null

报道写他接拍《大仙衙门》后,去日本度假。期间,收到剧组配音的信息,他不想找其他人代替自己配音,于是跟剧组说等他几天。

结果,等他回国后,发现剧组已经找配音演员配好了。于是,他对电视剧一行失去信心。此后,更经历了长达11个月的失业期。当时的他,查了银行余额还有一百多万,心里有点慌。

为何会因为这一百万而恐慌?王传君好好跟Ifeng电影解释了一番:

“我跟他们说一百万心慌是这样的,我要还房贷,我妈住院医药费、住院费都很贵,而且我也要考虑她走了之后,要花多少钱买墓,所以那个时候觉得太难了。

但是这些我都说了,都没有写。我跟他说一百万是怎么花,他就说我卡里只有一百万。我说,你要告诉别人为什么,我还剩一百万的时候心里在慌,我其实都说了。 ”

null

事情发生后,王传君并没有觉得受到伤害,只是了解到媒体的一种报道方式,“他们就摘那些很能抓眼球的东西就搁那,所以后来我就更不想接受采访了。”

但经纪人确实有点慌了,嘱咐王传君,是不是要偶尔出来说点什么。比如,与Ifeng电影的这次对话,被王传君形容为像游泳一样,“你游久了要上来透口气,再接着游”。

“那你现在对于银行卡余额,又是什么看法?”Ifeng电影不禁问道。

他腼腆的笑了笑,说:“无所谓,够钱买酒就行。”

02

“我把微博卸载了,

跟傻X计较这些东西干什么?”

王传君爱在微博上说自己的真实想法,几乎没人可以阻拦。

不管是著名的那句,被人视为怼《摆渡人》的“我不喜欢”,针对网友呼唤关谷神奇的神回复“关我屁事”,还是对于“滴滴司机杀人事件”的评论,“删了也不会变好的…对吧?难道还要一直留着么?”他每一条留言,既有力道,又有态度。

null

但也有粉丝劝他,太实诚会被穿小鞋。

null

更有甚者,直接在他微博底下开骂

null

难道王传君一点也不在乎网友的评论吗?这些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吗?

“不在乎了,我只能说傻X太多了,你跟傻X去计较这些东西干什么?”

王传君说,自己已经把微博卸载了,之后也不会发类似“我不喜欢”的内容。因为,“我不想做对话了,我不想在社交媒体上面跟他们对话,我想把这个时间,用回到自己身上。”

不过,了解王传君的粉丝知道,他除了微博之外,还有Instagram账号。不少粉丝也会同时关注他的Instagram,了解王传君的最新动态。

不过,他跟Ifeng电影透露,在两个月以前,自己的Instagram被盗号了。想起这件事,他不禁笑出了声,“我把微博先删掉,后来我还是玩玩Instagram吧,忽然之间又被盗号了,太搞笑了。”

null

在这之前,还有粉丝在微博询问他是不是把Instagram账号给关了。对此,他用“天注定”来形容ins被盗号这件事,并且表示自己也不想再把号给找回来了。

Ifeng电影劝他解释一下,Instagram被盗这件事,“万一有人用你账号发一些有的没的,粉丝可能会觉得都是你自己发的,你不回应一下么?”

王传君想了想,淡淡地说:“算了吧。”

不过,在微博说真话,倒也真不见得是坏事。

比如,那句经典的“我不喜欢”,就给他带来了与陈冲合作《英格力士》的机会。

null

《英格力士》片场照,左二王传君,左三陈冲

“他们(《英格力士》剧组)看到我发了‘我不喜欢’,觉得好像这个人很有反骨、很真实,然后就去了。去了之后我们聊到一些经历,包括看完小说的感觉,彼此特别契合,而且片中那个老师本来就是上海人,我自己又是上海人,就自然而然地去了。”

《英格力士》改编自王刚的同名小说,同时也是陈冲第二部导演作品。王传君口中的老师,是影片里的重要角色,因为他的到来,天山脚下一群少男少女,开始对英语情有独钟。

影片也从这位老师与一位小朋友,因学英语而成为忘年之交的视角出发,描绘出那个特定年代里知识分子的群像。

null

《英格力士》片场照:袁泉、王传君

王传君用享受,来形容他与陈冲的合作,他甚至喊陈冲为“陈阿姨”。

这不仅因为二人都是上海人,更因为她知道王传君所有的生活经历,给了他很多的启发。尤其在拍《英格力士》的时候,打开了王传君的感受力。 

“大部分演员其实是告诉你,我想演一个什么东西给你看,但是陈导演是让我更真实地做自己。你真实做自己的时候,就会感受出一些更真的东西,而不是说,‘亲爱的,我先给你演个东西’。比如我现在好累,你就看到我累,我就是累,我们就从累开始就可以了,她不想作假,她要真实的感觉。”

此外,他还对陈冲艺术表达层面的准确性深有感触。在《英格力士》的片场,王传君经常有些东西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说:“你在那待着就可以,待着的时候,你自己填充你自己就可以了。”

null

《英格力士》片场照

陈冲之前接受过一次采访,有记者问她为什么找王传君来饰演英语老师。她这样回答道:“非常谦卑,但也非常清高,他不会妥协于世俗,也不会妥协于时代。在现在的娱乐环境中,许多年轻演员很容易就能赚到数量可观的钱,可这些东西对他居然真的没有任何诱惑。”

null

截图来自“T magazine”对陈冲的访问

对于陈冲说的清高和谦卑,王传君的解读是“不随大流,独立一点,独立思考的时间更长一些。”

王传君特别强调,自己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那种状态。

“众人皆醉我独醒好像还是自己感觉挺好的,不是那种,是一种孤单和失落的感觉。其实就是需要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去干一些更好的事情,但是甚少有这样的人。”

03

“拍娄烨的戏特别爽,

我一个人在那儿嘚比嘚了十几分钟”

与陈冲同样有真实性要求的导演,还有娄烨。

2017年底,王传君拍摄了娄烨执导的《兰心大剧院》。

影片时间背景设置在1941年的上海,讲述一名女演员在出演舞台剧时,同时为同盟国收取情报的故事。

据说娄烨拍戏,给演员很大的发挥空间,他没有具体的剧本,一个镜头拍几十条,一条时长不设限。

这个说法,也在王传君那儿,得到证实。

null

王传君在《兰心大剧院》中的造型

“娄烨导演的氛围,希望你更真实,他让演员飞着来。因为他有很强大的文本和剪辑的后期能力,所以演娄烨的电影特别爽。”

王传君的角色尚未公布,但他提前对Ifeng电影透露了一场印象最深的戏,这场戏拍了十几分钟,娄烨全程让他自由发挥。

“有一场戏,剧本里就写大家吃饭,两桌人吃饭,我是负责social的那个,台词就几句。到现场后,他说,‘那你要是social,这些人你应该都会跟他们聊的吧?’我说‘是的。’他说,‘隔壁还有一堆外国人什么的,你也会跟他们聊的吧?那你自己准备吧。’然后,就我一个人在那嘚比嘚了十几分钟,在那跑来跑去。”

null

《兰心大剧院》探班照,左起:赵又廷、娄烨、巩俐

这种拍摄方式,让王传君真实地感到兴奋。

“他真的不管你,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他先跟你说,‘那你这个人是这样的吧?你会这样吧?’我说‘是’,他就说‘好,你随便’,就这样了。”

对于传说中,娄烨一场戏拍几十条的说法。王传君也回应,“我以前听说他一场戏要三四十条、四五十条,我也想拍这种。但后来就拍了十几条,就一直过。”

进入状态的王传君,觉得不过瘾,自己还有好多可以发展出来的东西,还可以不停地做。

null

《兰心大剧院》片场照

《兰心大剧院》的女主角是巩俐,不过王传君说自己与巩俐的对手戏并不多,“只有两场群戏的时候,会在一起。”

不拍戏的时候,他反而跟另一位主演小田切让经常约出去喝酒。他形容小田切让是个特别酷的人,并且分享了与他相关的三件事情。

其一,王传君曾问小田切让,“你拍了这么多好电影,那拍戏之余,你还会看一些什么片子?”小田切让回:“我不看片子,陪儿子玩,弹弹琴。”

其二,王传君记得小田切让总穿一个有破洞的袜子。

其三,有一次,王传君找小田切让喝酒,结果喝大了,但是第二天又要找他喝。

小田切让开始先说不喝,后来聊开心了,说“我能不能喝点酒?”王传君正打算叫一瓶,结果小田切让直接从包里,掏出一个矿泉水瓶,他自己在瓶里灌满了红酒。“他喜欢喝有机的葡萄酒,喝得很开心,拿着个矿泉水瓶,非常可爱的一个人。 ”

04

“文牧野太清楚了,方案特别准,

翟义祥要一起摸索与前进”

王传君与FIRST青年电影展缘分不浅。

去年,他出演了电影《我不是药神》。影片豆瓣评分9.0,累计票房31亿。

片中,王传君扮演一位白血病患者吕受益,演技饱受好评。而该片导演文牧野,就是带着作品从FIRST走出去的青年电影人。

他用“特别清晰”、“没有疑虑”来形容与文牧野的合作,“文牧野太清楚了,一切都可以按照他的来,方案特别准。”

null

王传君在《我不是药神》中的扮相

在了解文牧野的背景后,王传君对FIRST给予了肯定。

“这是一个出口,能让更多人有说话的机会,让他们先表达,然后我们再挑选合适的人去工作,做一些更好的东西。如果你没有这样一个地方,全是那种很大的影展,那就是在自嗨。”

但在去年第一次亲历FIRST之后,王传君也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与当下部分青年导演的创作有关。

王传君说,自己第一次来FIRST的时候,什么片子都想看。但看完之后,觉得好像都差不多,而且看到了很多企图心。“来这里的人很多,好像是奔着奖来的,那个味道有点重。”

在文牧野之后,王传君又合作了一位FIRST扶持的新导演翟义祥。二人拍了一部新片《马赛克少女》,影片入围了第13届FIRST竞赛单元,最终拿下“最佳艺术探索奖”,目前正准备走上映的手续。

null

《马赛克少女》海报

该片由一起少女性侵事件展开,王传君在片中饰演一位调查记者,试图用一己之力找到这起事件的真相。王传君形容自己的角色,像是碌碌无为的loser,自己那段时间正好也挺丧的,比较接近角色的状态。

但王传君告诉Ifeng电影,自己并不打算看《马赛克少女》。因为,"我本来觉得不会特别好,我大概也不会特别喜欢。 ”

他称自己在拍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模糊和不太清晰,而且后期也把自己的那条线剪掉很多。“我不是因为剪掉戏不去看,我这次来没有特别想看戏,我更想跟这里的人对话,看看有没有什么项目可以合作。”

null

王传君在《马赛克少女》中的扮相

《马赛克少女》在FIRST放映期间,口碑平平,豆瓣只有5.3分。王传君也知道了这件事,他说:“这边不是口碑不好吗?因为观众希望你给我一个真相,你让我爽一下。但《马赛克少女》,最终关注的是,当事件发生时,大家只想知道真相,没人在乎那个被性侵的小孩,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当你一次一次去询问她的时候,你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其实没有。”

回忆这次出演的经历,王传君笑称,当时自己还在新疆拍《英格力士》。导演翟义祥给他写了封信,说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像后宫宫斗一样,在抢一个人,还说王传君他有一双迷醉的双眼,这封信把王传君看哭了,在这之前,他还没收到过导演写的信。

为了这次合作,翟义祥还等了王传君3个月,“我当时就不好意思了,真的不好意思。”

null

《马赛克少女》剧照

王传君这样跟Ifeng电影介绍,同样是新导演,文牧野属于特别精准型的,精准到哪一个点,演员必须要哭。而翟义祥,是属于演员要跟他一起去摸索和前进型的导演。王传君并不排斥这种摸索和前进,判断标准还是在于剧本好坏,“如果剧本是我特别想要表达的事情,我依然会跟导演去摸索和前进。”

05

“我非常想拿奖,

因为这是她(母亲)曾经非常想要的东西”

采访中,王传君依然穿着比自己实际身型大好几码的衣服。谈话间,时不时捋一捋自己的胡子,可以看出,现在的造型,才是他最舒服、最自在的样子。

他称,这个造型灵感来自2016年参加一个话剧朗读会的经历。

当时,他觉得自己朗读的角色应该有一头长发,然后他就真的去接了一头长发,胡子也一直没刮,自己看着挺顺眼、挺舒服的。

后来,头发也一直留着,就变成现在的长发了,胡子也没想刮,“反正自己看着顺眼就行了。”

null

最近,王传君在参加张晓晨婚礼的时候,还因为“长发胡渣”的造型,上了热搜。

他称自己在圈里的演员朋友并不多,因为“演员还是会有一些不太舒服的地方”。

但是,张晓晨除外。

null

王传君出席张晓晨婚礼

王传君很坦诚地说,在同期参加《加油好男儿》的选手中,大家平时不太聚,因为不太玩得到一起,不是一类人,只有张晓晨是自己处了12年的好朋友。

为什么是张晓晨?

“在《加油!好男儿》认识之后,就挺聊得来的,张晓晨是一个巨单纯、特别蠢的一个人,大家非常交心。他是那种真的无害的人,他也没有那种(坏心眼),有点彼此互相扶持的感觉。”

null

王传君与张晓晨的搞怪互动

两个人好到什么程度?

“我家里大小事他全都在,我妈当时出殡的时候,火化出来的时候,就是我跟我表哥,还有张晓晨和他现在的老婆,我们四个人去捡的骨灰,所有大小事都在一块。”

null

王传君出席张晓晨婚礼

提到妈妈,王传君表示,自己心里有一个想表达的故事,讲家人之间如何和解的过程。曾经想过要不要做导演,把它拍出来。

去年年底,有人来找他签导演约,“确实有人跟我说,赶紧把你想的那个拍了吧,然后我给你找一个特别好的监制。”

但王传君觉得自己现在还是典型的“毛还没长齐,走路还不会”的阶段。“我不能趁着热头,就要当导演,其实是跑不起来的。我还是想有点要求的,观众是花钱来看的,我不能拍个自己还没搞清楚的东西给人看。”

不过王传君心里的确有一个想表达的故事,主要讲妈妈去世后,自己跟父亲之间的生活。“会重新带回到我妈妈在的时候,我们三个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是家人之间的一种和解。因为他们都说父母在,有归处,那些我不太认同,那个只是一些好听的话,但其实大家是永远没法互相认同的。爸爸就是爸爸,妈妈就是妈妈,你就是你,你们只是被动地被绑在一个家庭里面,但是你们真的有多少机会,互相能交流的特别清楚?有吗?挺难的,我想做的是这个东西。”

null

说起家庭,让Ifeng电影想到去年王传君,凭《我不是药神》拿下中国电影协会年度男演员奖的时刻。在后台接受群访的他,有些手足无措,可以看出毫无准备。当媒体询问他,此刻最想跟谁分享喜悦之情时,他想起了妈妈,在现场哭了。

null

王传君在中国电影导演协会颁奖现场

回忆当时的情景,他说自己有点懵。不过对于拿奖这件事,自己并不排斥。每次拿完奖后,都会来到妈妈的墓前,送给她。

“那时候给她买了一个墓,墓挺普通的,因为上海的墓挺紧张。她的要求是要跟我外公在一个墓区,那个墓区其他的墓都不开,只开那种特别小的墓,也不知道给她弄些什么东西。

她以前一直说,你看人家都拿奖,她可能也等不到这个时候。所以其实我愿意拿奖,然后每次拿完奖第二天就去墓地,把奖杯给安上去。后来那个墓地的人好像还知道了,帮我维护的挺好,没事他们还去帮我擦一擦。”

说到这里,王传君低下头、停了几秒,试图理清头绪,说:“我挺想拿奖的,真的,我非常想拿奖,因为这是她曾经非常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