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非常道]岳云鹏:相声是我最后的退路,不然只能回家种地
娱乐

[凤凰网非常道]岳云鹏:相声是我最后的退路,不然只能回家种地

2019年08月08日 18:51:35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我觉得如果我这次再不成的话,我在老百姓心里,电影可能就真的不行了。”新电影《鼠胆英雄》上映之前,岳云鹏接受了《凤凰网·非常道》的专访。岳云鹏笃定地表示电影的口碑比票房对他来说更重要,但他也同时坦言,自己对演电影并不如老本行说相声这么自信。

岳云鹏说:“人在往往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可能做出的事情更厉害。”电影演不好,相声就是他的退路;但如果不坚持说好相声,他“就回家种地”了。

成名后的这么多年,他受到过前辈的质疑、也得到过师父的宽慰;他尝试为观众调整相声风格,也在心中坚持一套自己的标准。谈及家人,岳云鹏的底线也很明确:他不希望孩子和爱人过多地暴露在聚光灯下,只希望女儿能快乐成长。

访谈实录全文:

凤凰网非常道:各位凤凰网网友大家好,我们今天非常有幸请到了岳云鹏带着他的新作《鼠胆英雄》过来,岳老师您好。

岳云鹏:您好。

凤凰网非常道:我想先问一下您更习惯怎么称呼您?

岳云鹏:小岳岳就好,或者是小岳,或者是小岳岳都(行)。

凤凰网非常道:没问题,没问题。小岳您先跟大家介绍一下《鼠胆英雄》这部作品,和您在里面演的角色吧。

岳云鹏:《鼠胆英雄》是一个30年代发生在老上海(的故事),然后(我)演一个胆子特别小的一个人。

凤凰网非常道:您这是第几部电影啊?

岳云鹏:四五部吧。

凤凰网非常道:我听到有一种说法,你本人其实对于这次的电影,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个不错的这么一个口碑,否则的话就对演电影这件事,都有点觉得到底成不成了是吗?

岳云鹏:现在对我来说,口碑比票房要重要,对我个人来说。片方可能觉得票房更重要。但是我觉得如果我这次再不成的话,因为老百姓在,我在老百姓心里,电影可能就真的不行了。

凤凰网非常道:你还是会很介意这个网上的恶评吗?

岳云鹏:当然。

凤凰网非常道:用什么办法来消解这个事?

岳云鹏:消解不了,刚才我跟丫丫(佟丽娅)一起接受采访的时候,丫丫还跟我一直聊这个事儿,说你要自信,你不要在乎网上人说什么。可是,真的有的评论会恶心到你。

凤凰网非常道:是。

岳云鹏:我们的电影宣传片一出来,第一个评论:如果这都不算烂,还有什么比这更烂。你说他看这个电影没有?没有吧,对吧。我们刚出预告片,对不对(对),他就出这样的评论。你说谁给你的勇气?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其实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个事儿是在于,你在德云社的后台也是,等了挺久的一个机会的吧。为什么在电影这个事上,你演了大概三四部之后,就觉得这不行我就不干了。

岳云鹏:这个问题确实也有人问过我,为什么相声一直坚持,是因为我不坚持就回家种地,电影我不坚持我还能去说相声。就是人在往往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可能做出的事情更厉害。我现在就是有退路了。

凤凰网非常道:有退路了。你作为一个相声演员也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一个演员。

岳云鹏:我这个岁数,说大器晚成有点早吧,虽然我学得比较晚,2005年、2006年。

凤凰网非常道:那时候德云社刚刚开始,也是凤凰当时给推了一把。

岳云鹏:没错。

凤凰网非常道:我记得连演了好几场,直接就给,全部就给搬到这个电视上去,对,大家就很多人就知道了。

岳云鹏:而且剪辑的不多。

凤凰网非常道:是的。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在说相声的时候,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真的红了?

岳云鹏:《欢乐喜剧人》之后,《欢乐喜剧人》之前一直是在犹豫,不知道,迷茫。《欢乐喜剧人》之前呀是能靠这个吃饭了,也在全国各地开过专场了。票呢,也不愁卖。《欢乐喜剧人》之后真的意识到了。

凤凰网非常道:有个具体什么事儿觉得我确实红了?

岳云鹏:出门,到哪都能认出来,而且我的这个脸可能也非常好认,再加上声音。

凤凰网非常道:说的这个相声风格的时候,我记得你之前在别的专访也提到过,更早的时候使用这个风格,其实也有很多行内老先生有表示不同意见。

岳云鹏:这种风格也不知道是哪天形成的,也不知道哪天所谓的开窍了。我发现原来的铺平垫稳的包袱,三分钟抖一个包袱,当我们再铺平垫稳的时候,有人坐不住了。你懂那种感觉就(我明白),就是,来一个电话或者来一个短信他就走了,(是)。你没有足够的魅力吸引他,我说这不行,我的节奏要快,我的包袱要多。然后我跟我的搭档一起研究,他也同意我的观点,我们俩一起就开始研究,开始琢磨,怎么让节奏更快。到台上就发现是可以的。然后后台(前辈们)就不行了。

凤凰网非常道:后台不行的话,郭德纲老师是怎么来看待这事的?

岳云鹏:我找过他,他就跟我说先吃饭。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先把自己养活好了,然后再谈别的事儿。

岳云鹏:先活了再说,爷们,你怕那个干嘛?对不对。他们说你,你还活不活了,你不得活着吗?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我是2002年,2003年就开始听德云社,我也感觉你那时候比较紧哪,然后台底下也不是特别的给耳朵。但是现在当然就很不一样了。(现在松了吗)我觉得你特别擅长很松很松地跟那底下的观众交流,包括现挂什么的就非常自如。(对)。在什么情况下会有这么一个转折点呢?

岳云鹏:不知道。不瞒你说,现在跟观众交流、跟观众互动还真有可能是从我那兴起来的。因为我喜欢,我愿意跟他们斗,但是你要跟他们斗的同时,你要有足够的自信。我演电影没有自信。我台底下跟人沟通,跟人喝酒,跟人聊什么我都没有自信。可是唯独我上了台,一撩帘往台上一走,不知道是谁给我的自信,就是所有的目光都得凝聚在我身上,不看我都不行,谁不看我我就敢跟你斗。在后台接场的时候,台上谁演,不管是谁演,都特别想给他拽下来。你准没有我响,你准没有我厉害,肯定没我厉害,就那种感觉,很强烈。

凤凰网非常道:前两天也说就自己火了之后,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有那么两年也是膨胀了,为什么会在今年这个节骨眼上去敢于聊这个话题,承认自己前两年确实膨胀了?

岳云鹏:两年前我不会承认。

凤凰网非常道:今年觉得可以说了?

岳云鹏:确实有过那么一段时间,我觉得敢承认就肯定是有过。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今年跟前两年有什么区别吗?觉得有很大底气,觉得我可能去跟我的粉丝说,哥们前两年其实也膨胀过?

岳云鹏:因为我也带徒弟了,我要把真情实感跟他们说,他们将来有可能也会遇到这样的时候,你膨胀了就是膨胀了,我会跟他讲当时我是怎么样的,我是怎么样走出来的,我是怎么样走过来的,你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同样我师傅也会这样跟我说,也会这样敲打我。

凤凰网非常道:他是什么态度?是那种当头棒喝型的还是怎么样?

岳云鹏:不会,现在不会了,和颜悦色。其实我们怕就怕和颜悦色,甚至给你倒杯茶我们爷俩坐那,他弄那些茶具,烫一下壶之类的。弄好了(我说):“师傅,我给您倒”,(师傅摆手拒绝)他给我们倒一杯:“这个最近…”,我就知道有问题了,老实交代呗,哪儿,怎么样,碰到过什么样的人,聊过什么样的话题等等,你是怎么化解的。在节目里你跟谁聊过,然后然后最近有什么困扰都会跟他聊。他再给你一一化解,你这样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这样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特别好。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现在不膨胀了?

岳云鹏:我觉得我过去那个劲儿了。

凤凰网非常道:有一些观点认为,岳云鹏能够在今天的话,其实从时间点上来说,得益于一件事,当时正好德云社也发生了一些事情,有一些师哥们会退出这个德云社,使得岳云鹏有这么一个露脸的机会。你怎么想这个事呢?

岳云鹏:对,很多人都在说这个事,包括师哥现在出现在电视上或者出现在微博上,我看有时候会看到评论说小岳感谢你,岳云鹏最应该感谢你。他们说的也有道理,我师傅总说一个箩卜一个坑,这个坑腾出来了谁来占。很幸运,就是机会就给我了,当然你还得把握住吧,你把握住,你得努力吧,努力,拼搏,把握,天时,地利,人和,成了。

凤凰网非常道:也就是说其实我要不努力,你就把我搁在《欢乐喜剧人》上我还是火不了,是吧?

岳云鹏:可以这么说。当然了这个也是,也是老天爷在给你的这个眷顾你幸运。你小园子演火了,就会有电视台的人找你,让你上电视。上一次,你还挺适合电视,你就会往那个方向去发展去努力。有一天有一个节目找你了,而且是常驻嘉宾,不行我要把握机会,我要让电视观众认识我,台底下也会下一些功夫,也不错,我上了那个节目叫《了不起的挑战》现在评分依然很高,是我们六个人在一起的力量,挺好的。

凤凰网非常道:你有没有考虑过你是唯一这么红了且还能跟德云社保持这么好关系的一个人呢?

岳云鹏:意味深长啊这句话,没有矛盾,我们不会有任何的冲突,我觉得矛盾大多是来自利益,即使有很快就能化解。我不会跟我师兄弟们闹矛盾,我没有任何一个师兄弟说跟我红过脸,跟我闹矛盾,没有,从来不会。我要给他们做榜样嘛,我拍的电影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是我闺女能看;我说的相声,虽然有时不好听,但是我闺女能听。这是我写东西的时候,或者我拍东西的时候,要提前想好的,我家里人能不能看,好,能看就可以。

凤凰网非常道:你心里对于到底怎么算相声,有一个边界吗?怎么算就出圈了,就没边了,连你都看不下去了,虽然他能火?

岳云鹏:我心里是有个标准的。

凤凰网非常道:是个什么标准呢?

岳云鹏:说不清楚,你去问每一个演员,他不会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他都不会有一个标准,但是在心里有一个标准的,首先我觉得有的人适合剧场,有的人更适合电视,有的人更适合去交际,不一样,每个人追求的方向不一样,而台底下这个人,为人处事我师傅也会看在眼里,他也会帮他安排一些东西。但是确实有的人来到这之后,我要红,我要火,我要通过相声大红大紫,他心里就不是很纯,那不行。

凤凰网非常道:你知道有个词叫饭圈吗?

岳云鹏:不知道。

凤凰网非常道:比如说跟偶像去坐同一班飞机,包括去甚至侵入到这个生活领域了。

岳云鹏:那你控制不了,这事没办法。现在个人信息泄露得又多又快,你坐哪班航班他们都知道,他甚至买你旁边(的票),你怎么弄。

凤凰网非常道:碰见过这种事吗?

岳云鹏:确实有过,你往那一坐,旁边有个人, “真的是你?”就这种,你必须坐他旁边,你怎么办?你没办法,戴个眼罩。

凤凰网非常道:插个耳机。

岳云鹏:听会音乐,他一会儿看你,你就知道他在旁边在做各种各样的动作,他不好意思说,你知道吧,很尴尬,有时候你能看得见,特别好玩。实在忍不住了,“小岳岳,小岳岳”“你好,你什么事?”“没事,想吃什么?”我说“一会飞机因为有餐食吧”,“好,不打扰你,不打扰你,睡觉,睡觉”,你整场都在跟他斗。   

凤凰网非常道:你觉得是一种困扰吗?还是说这个人红可不就得这样吗?

岳云鹏:你得享受啊,你得学会享受啊。

凤凰网非常道:我你看挺享受的。

岳云鹏:你还得不能让他讨厌你,有的粉丝嘛,你跟他接触时间长了他就讨厌你了,这个东西很神奇,你得让他有神秘感,你不能什么都跟他聊,你什么都告诉他,他跟朋友吹去了,和朋友聊去了,我跟小岳岳坐一块,他跟我说怎么着。

凤凰网非常道:你是不现在也没什么个人生活可言了,每年也排得够满的了?

岳云鹏:我这两年会挑活儿干。

凤凰网非常道:羡慕。很傲骄的一种说法。

岳云鹏:当然,挺骄傲的事儿,然后给自己留点时间,陪孩子成长。

凤凰网非常道:觉得有了孩子之后,其实对自己就是不管是工作也好,还是对艺术上有什么新的见解和改变吗?

岳云鹏: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发现更多的是孩子,让她得到快乐,给她做一个榜样,我跟我媳妇有约定,不当着孩子面吵架,拌嘴,不当着孩子面,孩子眼神里的恐惧非常的恐惧,让你不忍心去想那个眼神,我跟我爱人在吵架,两口子拌嘴正常吧,嗓门一高,她的眼神里就充满了恐惧,这个不行,我绝对不允许我孩子眼神里有恐惧。我小时候也经历过父母吵架,那嗓门恨不得杀了对方,你试一试那个恐惧,你恨不得立马离开这个地方,父母的恩爱会给孩子带来安全感,幸福感。

凤凰网非常道:孩子知道你干嘛的吗?

岳云鹏:知道,她知道。

凤凰网非常道:她喜欢相声吗?

岳云鹏:她很少听,她是个女孩,两个女孩。

凤凰网非常道:爱人也不听相声?

岳云鹏:爱人不听。

凤凰网非常道:你平常在家都是,我很好奇就是,那您的业余爱好在家都干嘛呢?

岳云鹏:家常便饭,我媳妇追个剧啊,就是照顾孩子呀,没别的了。

凤凰网非常道:你女儿知道爸爸这么红吗?

岳云鹏:她知道,她知道她爸爸挺厉害的,我去接她,很多人要跟我照相啊什么的,看见我她不一样,我闺女有时候会问我,为什么他们都认识你?我就跟她讲,我说爸爸是一个演员,是一个特殊的工作,爸爸努力的方向就是让更多的人认识你,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我想做医生,什么医生呢?我想做小动物的医生,好,我说那你就做一个让更多人认识你的动物医生,好吗?

凤凰网非常道:有的明星会对自己孩子特别怕知道自己是星二代,然后有怕他膨胀了,或者有时候会有一些教育,干预等等这些,您对孩子的这个?

岳云鹏:我不会对她有太多的干预,特殊的教育,不会,就让她懂更多的东西,让她有自信,有文化,就可以了。我们家里条件不允许她看不上别人,就是给别人脸色看,这绝对不允许。

凤凰网非常道:你会刻意的去保护,比如说家人的隐私或者什么的?

岳云鹏:当然了,很多节目找我媳妇去做,我不让她去,就是家里一个人遭受舆论就可以了,再有一个人上电视,会有弹幕出现怎么样,小岳岳的闺女怎么样,我不允许。

凤凰网非常道:最后一个话题就说,现在也红成这样了,然后电影电视咱都是已经涉足了,未来10年或者5年,你有什么具体的人生规划?

岳云鹏:不规划。

凤凰网非常道:走哪儿算哪儿?

岳云鹏:也有人问我说,你这个路是怎么走的,帮我们规划一下什么,我从来不规划,不去想,就是努力的人更好命。

凤凰网非常道:你会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说相声吗?还是说哪天其实我也有点烦了?

岳云鹏:那不会烦。

凤凰网非常道:相声不烦。

岳云鹏:太有魅力了,羡慕那些会说相声的人。

凤凰网非常道:那我们也羡慕一下岳云鹏老师,谢谢。

岳云鹏:谢谢。

凤凰网非常道: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