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成了想上位的代名词,男星受追捧,女星就活该被diss?
娱乐

野心成了想上位的代名词,男星受追捧,女星就活该被diss?

2019年08月14日 16:17:52
来源:桃红梨白

曾经,有一位女星把进取心演绎成野心,她就是章子怡。

章子怡刚一出道,就成了“野心”的代名词,因为行事风格确实张扬。最出名的事迹是柏林电影节,张艺谋“擒熊”时刻,跟大导演一起上台举起奖杯的是电影新人章子怡,坊间传闻:张艺谋对此耿耿于怀。

跟巩俐拍《艺伎回忆录》的时候,舆论的氛围也是十分微妙,俩人飙戏被渲染成了两代“谋女郎”的暗战。

冉冉升起的新生力量,光芒耀眼到跟导演的老牌女神平分秋色,是不是看着就挺像野心家的?再配合上流利的英语水平、各大国际电影节上的惊艳造型、马可·穆勒当众下跪迎接……这些构成了章子怡人设中,最明晃晃的野心。

可直到现在,章子怡都不认可这种评价。今年5月份,戛纳电影节章子怡大师班环节,她回顾职业起点,心结还是:《我的父亲母亲》、《卧虎藏龙》爆的太快太猛,大家都说这个女孩太有心了,知道这个片子要去柏林、要去奥斯卡。她的结论是:外当一个年轻女孩横空出世,大家只会评判你的野心,而不去看为什么有这个结果。

章子怡是站上了颁奖台没错,但那已经是整个电影的最后一个环节。在这之前,章子怡拍《我的父亲母亲》时天寒地冻,冷到要穿八条裤子。《卧虎藏龙》里打到指甲盖飞走,天天搏命演出还随时担心被换角。

当时对章子怡分析得最入骨的是胡紫薇,还专门洋洋洒洒写了一篇《章子怡的气象》。大概只有同样心气儿颇高、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同性,才会对这种蓬勃的生命力、旺盛的进取心惺惺相惜。

耽于声色的围观网友,只会简单粗暴地贴个标签:野心。所以章子怡要澄清:我那真不是野心;辛芷蕾要自黑:我就是长得比较凶。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男艺人口中的“野心”,画风立马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陈思诚演而优则导,从《唐探1》拍到《唐探2》,收割33多亿票房,也成了媒体口中的“野心家”。

但注意看报道,不管是“商业电影王国里的‘野心家’”、“他掌控一切的野心终于有了安放之地”……都是肯定的口吻。

而陈思诚成自己,也是从一开始就丝毫不掩饰“这次想干一票大的”的野心。从第一部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陈思诚成就说过,自己要打造的,是一部当代青年史诗性作品。还希望自己不管是演还是导,都能达到姜文的高度。

拍完《唐探2》又开始着手第三部,目标是打造一个类似于漫威的“唐探宇宙”,甚至还在着手开发推理游戏APP。

真的应了陈思诚评价《士兵突击》里成才的那句话:敢于向自己的目标去要。

王源也表达过:最早我是没有梦想的,后来有了粉丝支持,也有了自己的小野心。看。同样的“野心”两个字,一改头换面,就成了积极的、正面的、进取的符号。

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野心”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薛之谦的翻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给自己造了一个梗:特别想红。

上《极限挑战》,不忘跟张艺兴说:上完这个节目我就要火了。

转发《男人帮》预告片的微博写的也是:我就指着你翻红了。

在《火星情报局》里,薛之谦甚至还特意向张宇讨教,怎么唱歌才能火。想红的野心被他解释为:都是为了音乐初心。要是没有半路杀出个李雨桐,可能人设就此扭转了。胡彦斌在给《港囧》做完音乐后,毫不掩饰自己对电影的野心。媒体采访时说的都是,希望自己可以先从制片人做起,再慢慢做自己的电影。

怎么在女明星那里,野心好像成了上位的代名词,只看得到野心,却看不见背后的努力。但到了男明星这里,野心就成了开疆拓土的利器?

(图来自:知乎)因为野心×女演员,往往意味着出风头、艳压别人、潜规则上位之类的联想,好像不这样就不足以出头,不能干掉别人。就连海清在发表“没戏演,想拍戏”的那段话时,都得强调一下:我们大部分女演员真的没有潜规则,没有金主。

很难说这种一词多义是不是双标,是不是隐性的性别不公平,但总有哪里让人觉得不吐不快:对于男性来说,野心是上进心;对于女性来说,野心就是上位心?职场中同样如此。女性一旦得到晋升,就总有好事者扇阴风点鬼火,散播各种流言,暗示三姑六婆们:她还不是靠使了手段上位的?

人生苦短,与其跟流言硬扛,不如继续干好自己该干的事情,假以时日,用好事者追都追不上的业绩让他们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