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钮承泽《跑马》增肥不算什么,53岁任贤齐为这片踢断筋腱
娱乐

为钮承泽《跑马》增肥不算什么,53岁任贤齐为这片踢断筋腱

2019年08月21日 11:34:25
来源:Ifeng电影

文/小七

干净利落的短发、凶神恶煞的眼神、咄咄逼人的语气,这是任贤齐在新电影《沉默的证人》中新造型。他饰演了一个被欲望侵蚀的警察,为了钱,在一个圣诞夜里,潜入停尸房,与两位法医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子弹争夺战”。

这并不是任贤齐第一次演反派,早在2006年上映的《大事件》中,他就演了一位劫匪。但这次,他坏的更彻底,这是一个价值观有偏差,并且具有反社会人格的警察。他信奉“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的人生格言,嫉妒那些吃香喝辣的同事,一步步为了金钱而沉沦。“我进入角色时,要告诉自己,我是黑吃黑,我抢的是黑钱。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也是坏人的钱,我拿了又怎样。所以拍的时候也蛮折磨,因为必须要一直在这种混乱的价值观里生活。”

任贤齐这次的角色,十分 “心狠手辣”。为了拿到可能对自己不利的“物证”,一颗藏在尸体中的子弹,他来到法医中心,对张家辉和杨紫饰演的两位法医百般刁难、大打出手。有一场戏,他为了逼迫张家辉乖乖合作,当着他的面,掐杨紫的脖子。片场,“拼命三郎”杨紫要求实打实真来,但任贤齐知道自己手劲很大,他跟杨紫说:“万一你断气了怎么办?你要告诉我一下”,他到现在还记得杨紫喉咙吞咽口水的触感。

因为大部分的戏,发生在法医中心,片中自然少不了尸体的解刨场面。剧组不仅请来一名真正的法医来指挥,还用了许多猪的内脏,做成道具放在片场,时间一长,这些内脏就会散发出恶臭。回忆这次拍摄,任贤齐说一闻到内脏的味道,就吃不下饭,“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肥肠了。”

从歌手到演员,任贤齐与杜琪峰合作了不少电影,比如《大事件》、《夺命金》、《放·逐》。提起这位杜琪峰,任贤齐用“香港黑帮电影教父”来形容他,他称杜琪峰教会了自己另一个表演层次,“我每次表演的时候,都记得杜琪峰导演跟我讲,你演了半天,不要让人家觉得还是一个歌手在演戏。以前我会认真地去演,让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但是后来杜琪峰导演,让我学到的是,我不让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你必须要被我左右,我的动作、语言会带着你的情绪走,这是以反客为主,让我也成长很多。”

除了合作杜琪峰之外,任贤齐也拍过一些其他导演的香港警匪片,但因为各种关系,影片无法在内地上映。提到此事,任贤齐也无奈地说,“我拍了很多警匪动作片都过不了审,内地观众反而是通过网络或者其他途径去看到,但我觉得表演艺术应该没有什么界限,可能会跨越语言,跨越一些文化的限制。”

在2018年12月,任贤齐被拍到身材大走样,大腹便便的出现在台湾街头。其实,这是他为了拍摄钮承泽新片《跑马》而故意增肥的样子。但影片因为导演钮承泽传出性侵事件,而暂停拍摄。有传言称,任贤齐已经买下影片版权,要自己作导演。事实是,任贤齐还没有最终拍板决定,“我想还是尊重导演,等他一切都清楚了之后,由他来做决定。”

任贤齐在社交媒体晒出增肥照

说了这么多跟电影相关的事情,喜欢任贤齐的歌迷不要心灰意冷。有人说,任贤齐最近几年,似乎在淡化自己的歌手身份,一直以演员的身份活跃在娱乐圈。事实并非如此,他只是觉得现在没有人买CD了,所以自己多数时候都做主题性的配合,比如唱电影主题曲。不过,在《沉默的证人》宣传期结束后,他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筹备自己的演唱会,回归歌手身份。

以下是访谈实录:

谈合作雷尼·哈林:

带着剪接理念拍戏,分镜表画的清清楚楚

Ifeng电影:跟导演雷尼·哈林合作,与你以往拍警匪片有什么不同?

拍《沉默的证人》跟我在香港拍警匪片有很大的差别,香港有很多电影是没有剧本的,导演会随时过来,告诉你这场你要演什么,讲什么。但是,好莱坞导演都是把分镜画的清清楚楚,你只要照着去演就行。

后来,我们用我们的方式跟导演说剧本反馈,我觉得这场戏怎么拍,怎么跟对手演,一些对白或者动作能不能修改。一开始导演不太习惯,经过充分讨论后,他发现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方式,我们东西方电影文化的交流跟冲突,还蛮有火花的。

Ifeng电影:他会给演员充足的发挥空间吗?

任贤齐:也不行,还是要说服他,我们没事就说导演你觉得这样行不行?我们讲得对,他会接受,讲得跟他想法不一样,他就说NO。因为有些镜头是他带着剪接概念拍摄的,但我们在剧本上看不到,他会说把后面这场戏拉到这里来,所以你要干这些事。

Ifeng电影:他会严格按照好莱坞每日八小时工作制拍摄么?

任贤齐:我们本来就有这样的一个制度,现在我们所有的电影行业里面都会让演员跟工作人员充分的休息,电影是这样的,电视剧好像还没有很遵守。因为时间长,大家都想压缩时间,缩减预算,但我觉得这不是好的方式,因为电影是很精准的拍摄工业,它全长超过100分钟,必须很精准的让演员在当下把所有的活力给爆发出来,所以演员要充分的休息。另外一个就是整个剧组的专注度必须要非常高,因为电影是要掏钱去买票的,电视剧只要把电视打开就可以看,它的消费动机是不一样的。所以有人说电影是更精密的拍摄工作,还有更深一层的艺术创作,它的表演层次也不一样。

谈再演反派角色:

这次是价值观偏差的警察,拍摄前催眠自己抢的是黑钱

Ifeng电影:又演反派角色,你觉得这次有什么新意?

任贤齐:我最近好像老演反派,但不能为了演坏人而演坏人,角色的性格反差大才好玩。我在《沉默的证人》里,身份也有很大的反差,因为我在里面是一个价值观又偏差以及反社会人格的警察。他想要过更好的日子,凭什么其他人都东混西混吃香喝辣,我在这边累到半死还两袖清风,就像我们的戏里面讲的一句对白——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我进入角色时,要告诉自己,我是黑吃黑,我抢的是黑钱,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也是坏人的钱,我拿了又怎样。所以拍的时候也蛮折磨,因为必须要一直在这种混乱的价值观里生活。

Ifeng电影:你好像第一次演这么坏的人。

任贤齐:对,这个过程当中一开始我是很有把握,因为我认为我到一个法医中心去拿一个尸体里面的子弹,易如反掌,没想到遇到一个难缠的家伙,张家辉演的是法医,我们怎么样暴打他,暴力要驱逐他,他都不肯从,后来我们还得开始从心理层面去击溃他,让他崩溃,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很多事情的发生让我越来越毛躁,甚至我发现一发不可收拾的,我可能还要干掉我的同伙,杀人灭口,所以这个过程我自己都觉得很有压迫感。

谈与张家辉杨紫拍对手戏:

差点把张家辉手指弄断,掐杨紫脖子至今心有余悸

Ifeng电影:十几年后再与张家辉合作,感觉彼此有什么变化?

任贤齐:第一次跟张家辉合作的时候,其实没有太多对手戏,戏里面我们两个一见面就火拼,并没有太多语言上的交流。但是,这一次就很过瘾,因为我们除了动作拳脚之外,我还要洞悉他的弱点、击溃他,他也识穿了我的身份,他也要想办法让我慌乱,这种心理层面的攻防,我觉得是支撑这个拳脚动作的一个灵魂,所以演起来就特别过瘾。张家辉是一个很好的演员,是很棒的对手,两个人演对手戏很过瘾。

Ifeng电影:张家辉在片中,经常被你“虐”,有一场戏好像你差点把他手指弄断。

任贤齐:我也很害怕,怕不小心真的把他手指剪下来。我觉得观众在观影的时候,一开始就要让他们很清楚看到,我就是持枪劫匪,进去对着一个斯文的法医威胁他要做事,没想到他不从,怎么暴打他都没用,最后法医用他的专业知识以及他对环境的熟悉,让我在困兽斗里落于下风,观众就有了反击的心态,观影的畅快。

那场戏是我捆绑他之后,他再不从我,就剪手指。在这个节骨眼里面,观众会容易进入那个角色,仿佛他就是张家辉,一直在被我折磨。另外还有杨紫的角色,她一开始是文弱女子,一阵暴打之后开始反击,我的同伙不断去虐她,甚至想侵犯她,她怎样利用她的智慧逃脱,怎样把那种你逃不出去,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奈你何的追逐对抗,给表达出来,就很有意思。

Ifeng电影:你之前在一档综艺节目上,说杨紫演戏特别拼,动作戏都来真的?

任贤齐:是啊,你也知道我们这种动作片是街头格斗,根本没套招。妹妹(杨紫)以前是演武侠剧的,你知道武侠剧就是(比划几个动作),这样就好了,但这次不是,这次会扔到地上、一阵暴打、扇她耳光、掐她脖子,我想想都舍不得。可是,她希望我真的去做,能逼迫她把真是反应表现出来。

有一场戏是我掐杨紫的脖子,同时还要威胁张家辉,再不服从的话,就把她捏死了,那个镜头很长,他们叫我真的捏她,我手劲很大,我跟杨紫说万一你断气了怎么办?你要告诉我一下。可是你知道缺氧的人,她不会有反应,就像看铁笼格斗赛,一落脚,几下他就失去意识了。所以我也得一边做戏威胁张家辉,一边感觉妹妹有没有断气。这场戏,我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谈片场难忘回忆:

拍动作戏把脚筋踢断,动物内脏发臭令人呕吐

Ifeng电影:动作戏这么多,你有没有受伤?

任贤齐:其实拍这部戏我们多多少少都受了不少伤,有一个踹门的动作,我把筋腱踢断了。主要是因为当时在北京的郊区摄影棚,大概零下9度很冷,所以我们拍动作片之前我有暖身,可是那个动作其实已经拍完了,只是导演希望有一个镜头是从上往下,看到那个门快被踹开的感觉。

那我想,反正就一两个镜头,赶快把它搞定,因为机位架好了,就一去踢,结果发现我身体冷却了,一用力踹,筋腱就断了,然后我撑了一个多月拐杖,还好我激烈的戏份都打完了。后面都是我在追杀他们的戏,所以还好。现场,导演也将就我,让我先拍一些简单的,毕竟我戏里面后面也是受伤了,被他们(杨紫、任贤齐)整很惨,所以没有耽误剧组进度。

Ifeng电影:片中有很多在停尸房的戏,拍的时候会害怕吗?

任贤齐:基本上我们请了一位法医大姐,她有三四十年的经验,她来教家辉那些动作跟手势,但我在戏里面,也有自己用手从尸体里掏子弹,我现在想想还很怕,我现在都不敢吃肥肠了。

法医中心停了很多的尸体,虽然我们都是用的道具,可它毕竟是在整个金属,以及低温的环境下,放了这么多尸体,散发出一种冰冷、阴森,跟那种畏惧的压迫感。另外,我们也不能拍的太血腥,不能把尸体剖开,掏的到处都是。

现场,法医姐姐教我们尸体应该怎么解剖,有一些动作。所以,我们拍的过程中,知道怎么样避开血腥的画面,但大家看到的手法是专业的,而且我们很考究。

Ifeng电影:那些内脏是道具还是真的?

任贤齐:片中的尸体是用矽胶做的,但那些肠子、内脏,是用猪的内脏做的。拍着拍着,灯一架、一打,第二天就会闻到一股很令人难以忘怀,吃不下饭的味道。放饭的时候,我们都吃不下,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肥肠了。

谈《跑马》后续:

未决定是否亲自执导,等钮承泽状态恢复

Ifeng电影:你之前主演的一部电影《跑马》因故停机,现在是什么状况?

任贤齐:为了拍摄《跑马》,我花了两年的时间在吃胖、减肥。当然,每次拍这些戏,我都会封闭自己,没有人知道我要干嘛,一直到有天被狗仔拍到我们在街上拍戏,然后大家发现我肥胖油腻的身形,消息才曝出来。然后,我们导演出了一点状况,就停拍了,我的身形目前保留在我停拍的状况,其实我后面应该要更瘦,我还得去跑马拉松,目前只是等导演情绪稳定跟思绪清楚之后,我们再决定到底是我接手,还是说谁来把它完成。

Ifeng电影:有传言说你买了《跑马》的版权?

任贤齐:整个戏的创作,这个智慧财产,还有一些概念都是导演发想的。本来我可以帮他做接下来的拍摄,但我想还是尊重导演,等他一切都清楚了之后,由他来做决定。

钮承泽、任贤齐

Ifeng电影:钮承泽现在状态怎么样?

任贤齐:我不方便透露,因为我最近在忙演唱会。

Ifeng电影:小齐哥这次给电影创作了主题曲,那新专辑有在准备么?

任贤齐:很多人都问我说,你为什么不出专辑,我说现在没有人买CD了,所以我都用主题性的配合,就像我们《沉默的证人》的主题曲,有我也有杨紫,而且杨紫还唱rap,有很大的惊喜。我以前听她都唱那些武侠剧的主题曲,都是温柔浪漫的,没想到她唱这种也很有张力。然后,我们的歌词写的完全贴近《沉默的证人》,节奏很好听,MV也拍的很棒。我觉得一个好的电影主题曲能够表达出这部电影的精神,那就是天作之合,我们已经做到了。

谈拍警匪片心得:

杜琪峰让我学到表演层次,每次拍摄造型都会变

Ifeng电影:你之前拍过不少香港警匪片,还凭借警匪片提名过影帝,这种类型的电影对你而言有什么重要意义?

任贤齐:我想香港的警匪动作片其实是独树一格的,为什么?香港的城市形态很特别,各色人种,各种语言,各种文化,都在这里扎根,你会听到广东话、英文,还有印度、巴基斯坦语,甚至还有福建话,闽南语,而且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区,很多人来到这个地狭人稠的地方,你可能对面住谁都不认识。所以我拍杜琪峰《大事件》的时候,在那个大楼里面追逐枪战的时候,谁都不知道谁会出现,然后密度会有压迫感出现,所以我觉得基本上它就有一种很适合电影语言的呈现。然后再包括它的动作都是拳拳到肉,很激烈,拿命拼的。

所以,香港警匪片对我影响是很强烈的,我也很幸运,我一到香港就跟香港黑帮电影教父杜琪峰导演合作,我又学到另外一种表演层次,以前我会认真地去演,让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但是后来杜导,让我学到的表演是,我不让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你必须要被我左右,我动作、语言会带着你的情绪走,这是以反客为主,所以我觉得让我也成长了很多。

我每次表演的时候,都记得杜琪峰导演跟我讲的,你演了半天,不要让人家觉得还是一个歌手在演戏,你要放下歌手身份。所以,我每次演电影时,我的造型都会改变,这里面我留着很凶悍的胡子。还有一部警匪片里,我是个寸头,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又像黑手党,所以这是有趣的地方吧。

Ifeng电影:但很多内地观众,可能看不到你之前演的警匪片,你有过这种顾虑么?

任贤齐:我拍了很多警匪动作片都过不了审,内地观众反而是通过网络或者其他途径去看到,但我觉得表演艺术应该没有什么界限,可能会跨越语言,跨越一些文化的限制,所以电影为什么是世界语言,我也希望我们的电影将来有一天能够行销出去。我也希望,我们的《沉默的证人》能让好莱坞看看我们拍的动作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