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非常道]李现:一场被围观的走红
娱乐

[凤凰网非常道]李现:一场被围观的走红

2019年08月28日 11:14:31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凭借《亲爱的,热爱的》中韩商言一角,李现成为今年夏天当之无愧的流量代表。走红伴随着争议,也伴随着选择,李现的内心是有过困扰和挣扎的。

对于流量明星身份的转换,李现仍表示,自己会做坚持做演员的初衷,不会因为市场、资本的裹挟而影响到自己对角色和剧本的判断。虽然流量带来了更多的机遇,但另一方面,私生活也深受侵害;生活中的一言一行更是被放大曲解,让他“每天都不开心。”

这一次,李现带着他对表演的初心来到凤凰网《非常道》,诚恳地面对了这突如其来的爆红人气;而面对外界的误导和夸大其词,他又如何回应争议?

李现对话《非常道》。

以下为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凤凰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樊百乐,今天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著名的影评人、体育博主和自拍达人李现同学来到我们《非常道》。李现你好。

李现:Hello你好,对我这个评价受宠若惊。

凤凰网非常道:应该在这几个领域里面,大家很少能见到这么大的V。您先跟我们非常道的朋友们打个招呼吧。

李现:Hello大家好,非常道和凤凰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演员李现,很开心能够来到这里。

凤凰网非常道:我今天在访谈最开始的时候,一直很焦虑,我脑海中老是浮现着1763万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的样子。假如说你演了这几部剧不是由李现来演的,而是由一个路人甲张三来演,你还会继续追这几部剧吗?

李现:我是觉得每一个剧,其实都不是以你一个演员,单一个演员,然后来得到这样子的结果的。其实是你在整个项目当中,每个人的付出,然后得到一个最终的结果。其实编剧有编剧的理解。然后甚至是灯光老师,他会有打光东西的不同,包括后期调色、剪辑,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思想注入到这个作品里头来。那其实我只是做好了,我作为李现,作为这个演员的这个环节而已。

凰网非常道:如果你以一个上帝视角来看的话,那个人仍然是李现这张脸,和所有的演技都是李现的,只不过他并不是你了。这时候以你平常来看剧,或者看电影的这种刁钻的视角来说,你会怎么来评价这个事?

李现:我觉得是,我经常会这样,就是我所有剧我都会看,哪怕是访谈也好,我也会看,我要去找寻自己还做得不够好的地方,就包括其实刚刚播完的剧,其实大家会有很多关于我们的讨论,有很多讨论,有很多的热搜。那其实其他的我大多不记得了,那可能记得比较清楚的,比如说像李现台词、李现哭戏,那其实我觉得这是我做得不够好的地方。那我如何去调整自己?如何去改进自己?在未来的拍摄里头,然后让这些东西不会是大家感觉到跳戏的环节,那我觉得这就是我作为上帝视角来看我自己的作品的感受。

凤凰网非常道:那您既作为一个演员,同时又是一个影视剧的资深观众,在你心目中,有没有电影、电视剧、网剧,这三者之间有鄙视链吗?

李现:完全没有。哪怕我到了今天,我从网剧拍到电视剧再拍到电影,如果今天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网剧找我,我毫不犹豫地会去接。因为我接项目其实考量的不是说它是什么平台,而考量的是它的剧本、团队,大家为这个项目付出的时间和努力和汗水,所呈现出来的东西好不好。所以去不去选这个东西呢,其实是一个综合考量。

《河神》中的李现。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觉得你演过的这些角色里面,挑战性最大的是哪一个?

李现:我是觉得我的每一次新的选择,都是比之前的挑战更大。比如说像我当时去拍《河神》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比之前的刑警林涛要难了,我要去水里拍那么多的水下的动作戏,我要各种威亚在空中飞来飞去、打斗,那个完了之后我觉得差不多了,结果我要在45天立马练一身肌肉,去拍《南方有乔木》里的特种兵,每天有那么多的打戏,那么多格斗的戏。

拍完这个之后,我当时去拍了什么,去拍了《剑王朝》,我每天白天吊威亚,晚上去棚里拍情感的一些文戏,就这么度过了接近一百天的时间,就没有休息地连续拍摄拍了一百多天。刚刚闲下来之后,大概不到一周的休息时间,我又进组去拍《亲爱的,热爱的》,去演CTF的一个老大。所以我感觉每一次都是新的尝试,而每一次都有新的挑战。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承不承认,给你带来最飞速的成名度的一个角色,其实既没有吊威亚,也不用特别地在大荧幕上呈现,并不是你挑战性最大的一个角色。

李现:因为我看到很多微博的评论,上面有说《河神》没让李现火,这部剧突然让李现到了现在这个程度。我觉得是这样的,没有做的任何一个决定,是单独影响你的,而是你的所有决定会连锁反应。

凤凰网非常道:你作为一个人称“现男友”的一个非常火的,也可以称之为流量型的明星,这和你之前的设想一致吗?

李现:我觉得是从一个片面的李现,变成了一个非常全面的李现。如果我还是曾经那个,觉得只做演员这一个职业的李现的话,其实我觉得我走的路,这条独木桥相对来说比较窄一点。而我现在其实是把更多的选择放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去做选择,而只要我自己的初心不变,我做的选择也不会错。

不光是选择,也让更多的人认识我,更多的导演认识我,更多的制片人认识我,更多的投资人认识我,因此我的选择也会比之前更多。

凤凰网非常道:那成名之后,再接新的戏,哪怕是比较中意的文艺片的本子,会不会有时候会有一种不由自主的纠结?就是说我特别希望不是完全按照我的想法演,而是按照市场、流量和粉丝的意愿来演。

李现:我觉得完全不会,因为我觉得不管你所未来面对的题材如何,不管是文艺片也好,商业片也好,还是说是网剧、电视剧,我觉得唯一不变的是自己曾经对于表演这个事情理解的初心不变就好。

我如果觉得我热爱的是表演,那其实我所面对的题材,其实并不影响我在塑造的时候,我自己为这个东西所付出的心血和汗水。就包括其实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当时在拍《东邪吸毒》的时候,同时在拍《东成西就》,那不代表这些优秀的演员,他们在演这两个作品的时候,有任何的影响到另外这两个角色的区别,我其实现在也是同样的情况。

包括我在拍完《亲爱的,热爱的》下部戏,是《恋曲1980》,就是应该完全是两个极端的东西。然后拍完《恋曲1980》之后,我立马就去拍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像商业片的《春江花月夜》,那这就是我自己对于我自己包容性的一个试探。

我希望自己像一个气球一样,它可以鼓得更大,它应该接触得更多,它应该沾染的面更广一点;而不是像一个水桶一样,只有一个面可以护住水,其他的七个面,其实会失去很多你生活中的东西。

李现对话《非常道》。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很多网友也是同样的评价,李现我们为什么喜欢他?主要是在于他特别的自律。他被1700多万的人称为男友,但还说他自律。您能给我们讲一下,您在生活和事业上,是如何做到这么自律和努力的吗?

李现:还是说自己自律很奇怪。我其实越沉浸到最底层的这个状态里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正因为这样,我才可以去观察人物、观察社会,然后我才知道,我在塑造这些底层人物的时候,我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塑造。

其实大家知道的,郭得友就是一个非常接地气的一个人物。如果我每天都是从一个商务车到宾馆,再从宾馆到下一个工作地,我其实没有办法接触到非常底层的一些人物,所以我其实是一个,希望生活中的自己不太被打扰,沉浸在一个创作的状态里的人。

凤凰网非常道:可能现在也很难实现生活不被打扰了,对吗?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自己红了?什么样一个事让你觉得,这也太红了。

李现:怎么说呢?从剧开始播的大概一周之内,我就发现我的手机号和家庭住址和微信,开始被黄牛贩卖,然后就会有无数的人给你打电话,甚至在后半夜两三点,也会给你无止境地打电话。一开始的时候我可能是设置成了静音,因为我觉得我不想被打扰,而且每天这么多,十几个小时的工作,我还得去应付这些事。后来没办法,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因为这只会成堆往上累加的时候,就只能换号。

然后你突然发现,慢慢有人在你健身的时候,竟然会有人把你拍了之后还发到网上,甚至还标注你的健身房在哪个地方。你会发现有一些私生,有一些黄牛,或者是有一些狗仔在你家楼下,在你健身房的附近盯着你,你会发现自己连这方面的自由都没有了。但其实我还是想表达一个,我自己初衷是我所有的努力的健身,我所有的生活,我所有的东西,骑电瓶车也好,去买咖啡、买面包也好,是因为我希望自己能够融入到生活,去感受生活。那么我在塑造角色的时候才会更加真实。

因此,我也希望,通过这个镜头,或者是通过这一次的采访,传达更多关于离作品近一点,离本人离生活远一点的这种态度。因为我觉得你们喜欢我的都是因为我曾经塑造的这些角色,那我不希望我在未来的时候,会因为这些东西的打扰,而失去了我对于角色最开始、最本质的理解。

李现对话《非常道》。

凤凰网非常道:刚才你也提到,你获得了更多的选择面,你获得了更多的投资人的青睐,剧本的青睐。那因此,你觉得这是一个合理的代价吗?

李现:我一直想传递的一个东西就是,有一些东西其实是被影响了,是被娱乐圈的各种东西所影响了。那我没有办法说是呼风唤雨地去做什么事情,我唯一能做的事,还是通过自己的一言一行,通过自己的价值观,通过自己的微博也好,或者是一些社交媒体也好,来传达我自己认知觉得比较正确的追星方式也好。生活观念也好,这只是我自己能做的就这么传达出来。能影响一个是一个,能影响一百个是一百个。那我没有办法让所有的人都能够觉得,这种私生行为,这种狗仔行为,或者这种黄牛行为是非常错误的。如果能改正一个,那就是一个吧。

凤凰网非常道:但现在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的关注之下。

李现:没错。

凤凰网非常道:你自己觉得,这是不是一个生活中很不方便的一件事?你现在会有一个团队帮你打理你的微博和ins吗?

李现:其实倒是没有,因为我从进入现在的公司开始,大家团队基本没有太变人,到今天也是,还是没有太变人。他们比较尊重我的是在于,有项目播出的时候,我们会更多地花精力和时间在宣传,或者是大家能看到的一些渠道上。那我在进组拍戏的时候,我比较沉浸在塑造角色上。那宣传的时候,我再尽可能地去配合宣传。

凤凰网非常道:那我们都很好奇就是,那最近这一段时间,其实你还会有不开心的时候吧?

李现:我每天都不开心。

凤凰网非常道:太累了是吗?

李现:不是,因为每天新的价值观都在冲击者我,很多方面的价值。

凤凰网非常道:能具体说一下吗?是什么样的冲击?

李现:比如说我发一个东西然后被人误解,或者很多比如说一些网上的营销号曲解我。或者说他们把一些有的没的东西非要硬塞在我的身上,传达给很多的网友,然后来误导他们。这些东西我看到之后我都会不开心,那有包括我自己生活中有一些塞进来的工作,必须的,但对我来说是我喜欢的嘛,我觉得也是我自己要去平衡和权衡的,这些东西每天都会去影响着我的价值观。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大家其实还是希望说,现在李现还能够这么直抒胸臆,开心就开心,不开心就是不开心,今天就是不爽就是不爽,你觉得还能做到这一点吗?

李现:我觉得有点难,实话实说有点难,是因为我觉得,不是说我不愿意这么做,而是因为你的一言一行会被放大,所以我会开始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然后通过自己的社交媒体也好,通过自己的微博也好,我希望传达出来的东西是不太有争议的。

凤凰网非常道:你觉得这是一个悖论吗?我成名了是为了获得更大的选择面,获得更大的选择面是为了更多的选择我自己觉得想做的事情,但是渐渐的由于我成名了,我有觉得肩负了更大的责任感,所以我被裹挟,最后变成了一个我的选择需要考虑很多因素的那么一个状态。

李现:不会,其实特别像是,你可能在地面上的时候,你可以看到360度的世界,你可以随便地看望这个世界,但是你还是在地上,你和其他人都一样。但是有一天你被弹射起来了,往上飞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只能按照一条路线飞行,但是其实你会发现你站到更高的角度,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插图。

凤凰网非常道:你是从什么时候突然决定,想干演员这一行的呢?

李现:其实这个东西就很妙,因为我以前觉得的那个不适合我,然后选择了这个。其实慢慢地看了一些书,看到了一些大家对于一些层面的理解,比如《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其实有些东西是感召,就是从这个书里头传递的价值观,其实是感召,是召唤。我在那个结骨眼的时候,我看完这本书,再去看完那段时间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仿佛是那个时间有一个信号在感召着我,让我去做一个可能适合于我自己的职业和事业。

凤凰网非常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电影和看电视剧的呢?

李现:其实应该是进入电影学院慢慢开始的。因为我在进电影学院之前我是一个理工男,然后突然有一天,就突然选择了新的职业,然后选择了从事艺术,从事电影这一个行业。那我进入电影学院了之后,我们会上中国电影史、世界电影史,我们会学声态形表,我们会学所有跟艺术相关的东西,提升我们自己的审美。那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看电影是最直观感受和反馈的。所以当时就慢慢地,从一部戏、一部戏开始看。

比如说《万箭穿心》跟王竞老师认识。在《初恋未满》跟刘娟导演,和摄影师王博学,现在《我不是药神》的摄影师,他们就会告诉我,哪些电影是好的,哪些演员是好的。我就开始去看这些好的导演,好的演员的作品,就形成了习惯,一直到今天。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既获得了一种审美的一种享受,同时也对你的演技,包括你自己的欣赏水平和品位是有帮助的。

李现:其实这个很简单,就很像做一道菜,你不是说这道菜做得非常棒了之后只是自己吃,而是要传播给更多的受众,其实这也是我自己的感受。我拍的戏,我塑造的东西更多的是传达爱与美,就是我现在接的项目。我尽可能是表达我们内心觉得比较正确的价值观。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你选择了演员这一个职业和事业之后你发现,还是挺乐在其中,并且非常有这种正面反馈的。

李现:我觉得有两件事很重要,一个事情是自由,一个事情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觉得你在你整个人生生涯这么漫长,是否应该去把自己喜欢做的事变成自己的职业?那是不是其实生命就没有这么痛苦?

凤凰网非常道:加入演员这个职业的,是不是每一个人心里面最开始,都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会成名?

李现:我真的不是这么想的。我很开始的想法非常单纯,只是我觉得,如果我从事某一个职业,我这辈子都是只干这一个职业;但是如果我做演员,我可以在每一个项目里体会不同的人生。就比如说,其实我在拍《法医秦明》的时候,我是一个刑警。我在演《南方有乔木》的时候我是特种兵,我现在演《亲爱的,热爱的》,我是CTF的KK俱乐部的老大。那我可以在这四个月或半年的时间内,我可以去尝试不同的职业,体会不同的人生,那其实对我来说,这是我的初衷,这是我的想法。

李现希望自己成为梁朝伟(资料图)。

凤凰网非常道:你觉得你自己特别希望成为哪个演员?

李现:三个吧。国内的比如说像梁朝伟这种,像韩国就河正宇,欧美就是Ryan Gosling。因为他们自己有自己的审美和价值观,他们自己塑造的时候,他们其实把男性的魅力,其实非常好地展现,他们通过角色展现也好,他们通过生活展现也好,这是我自己希望通过李现能展现出来的。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看过的电影和电视剧,咱各举一部,你特别羡慕并且希望说,要是这部电影或者这部电视剧是我主演的就好了,有没有这样的电影和电视剧?

李现:其实没有,我更多的是学习,我自己就是更多的是从来找我的项目当中,挑选我最喜欢的,我其实不太会为了片酬,或者说不太为了平台,或者不太为了这些、那些去选,我选东西,一定是这个东西打动了我,我才去选择这个项目。

凤凰网非常道:你自己这么希望成为像梁朝伟这样演技派的演员,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很多评价认为,其实你演的还挺偶像化的

李现:我觉得是因为作品类型的受众是不一样的,就包括《河神》的受众,有《河神》的受众;《亲爱的,热爱的》有它的受众,《恋曲1980》和《春江花月夜》的受众也完全不一样。其实我是会分清楚,自己在不同项目里扮演的角色是不一样的,那我其实扮演的角色不同,所以我所运用的表演的节奏和方式也是不一样的。

李现对话《非常道》。

凤凰网非常道:给你讲一件很疯狂的事,就是我当时发了一条朋友圈,然后我还没敢发微博,朋友圈说我可能要跟你们的现男友稍微聊一会儿了,然后我儿子,他们班的妈妈群们疯掉了,然后有很多妈妈纷纷地向我抛出了微信上的问候和让我转达一些问题。

所以这个环节,我是这样想的,有一位妈妈当总结了妈妈群的一些问题,现在准备向李现同学表示提问。

李现:OK。

凤凰网非常道:第一个问题是,李现你过早喜欢吃什么?过早就是湖北话的吃早点的意思。

李现:我在家的话肯定是热干面。

凤凰网非常道:我喜欢吃热干面。

李现:这是首选,炸酱面、热干面,那我其实在北京的话,更多是咖啡和面包,因为吃不到相对正宗的。因为我一般大概每天早上八九十点左右就开始要工作了,那我其实最快的方法就是在去到工作地的整个路程当中,把早餐解决掉。

凤凰网非常道:第二个问题是,她们自诩为阿姨粉,虽然其实她们岁数也不是特别大。她想向李现提问,多大的女生在李现心目中算中年少女?

李现:我觉得没有定义,我觉得其实是每个人的心态和对于生活的态度,其实比较重要。我身边有很多热爱健身也好,热爱生活也好,热爱旅行,热爱自由潜,热爱跳伞,热爱大自然的人。我其实不觉得岁数是定义她们的一个标杆,我觉得还是你自己对于爱情也好,对于生活也好,是一个开放型的态度。有些女孩可能十八九岁,二十岁就想着毕了业之后就要相亲,相亲完了就要结婚生孩子。我不反对有这样子的想法,但其实你可以更多的去看一看这个世界之后再做这样的决定。

凤凰网非常道:第三个问题是,你的微信现在有多少个好友,你的朋友圈设定了多久可见?

李现:我没有朋友圈。

凤凰网非常道:你没有朋友圈?

李现:对,就偶尔这个戏刚上了之后,发个一两条宣传一下自己的作品,一般的时候都不发朋友圈。

李现欣赏的体育偶像C罗。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你太专注在微博上了对吧?

李现:也没有,除了我平常看的一些作品和公司要求我一定要发的东西。和我自己喜欢的音乐和我自己喜欢的体育界的偶像之外,我还是觉得希望通过这些东西,不要传达出来太丧的生活,而更希望他们去表达我喜欢的这些idol,他们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传达出来的比较正确的一些价值观。詹姆斯也好,C罗也好,他们如何去健身,如何去带领自己的球队取得更好的成绩,如何去做表率,我也希望向他们学习。

凤凰网非常道:你觉得你成了这么大的大V之后,你要再宣传詹姆斯或者C罗的话,会伤害到罗纳尔多和杜兰特他们球迷的心吗?你会考虑这个问题吗?

李现:首先我不是一个极端球迷,就是我喜欢詹姆斯不代表我不喜欢库里,我喜欢C罗不代表我不喜欢梅西。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在影响着他们,所以我其实是一个有自己独特爱好的人。但我并不去diss其他的idol。

凤凰网非常道:还有一个我自己的问题,我知道你喜欢萨克斯对吧,你现在还吹吗?

李现:我现在没时间,而且现在你在北京其实邻里的隔音效果有的时候没那么好,你自己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会得到其他的一些投诉和吐槽。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就把这一排都买下来。

李现:北京的房价,sorry。

凤凰网非常道:你以前吹萨克斯是吹爵士吗?

李现:其实没有刻意的,就是当时小时候觉得这是一个童子功。就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在艺术方面有一个爱好,钢琴也好,吉他也好。

凤凰网非常道:下一个问题是,今天是七夕,她们很痛恨我打扰了你过七夕。

李现:说实话自从大概《河神》播出到今天为止,我的生日和七夕情人节这些节日基本上都在工作中度过。

凤凰网非常道:有一个网友说,我好希望李现管理好自己。

李现:这个东西我觉得我不知道大家对于生活作息的定义是什么,是连idol连谈恋爱都不行,还是说大家都能做的事情,但是在他们心目中idol不能做。

凤凰网非常道:你是怎么定义这个事?

李现:我觉得是不违纪违法,不涉及黄赌毒,那其实我觉得我在去感受生活,我在去为这个角色去找生活原型的时候,我觉得其实是可以多去尝试一些生活中大家都会做的事情。

凤凰网非常道:你作为一个这么多人的偶像的话,你会刻意选择一个那种特别正面的那种角色吗?还是你也不介意去挑战那种反面的或者是?

李现:不会,我其实非常愿意试着去演一个反派,只是现在还没有很好的这样的剧本出现。但是我觉得我并不排斥去通过演员的这个方式,去展现恶的这一面,然后来告诉大家这样是不好的,我并不排斥。

李现在《亲爱的热爱的》中饰演韩商言。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有很多人,就是很多影迷是人戏不分的,由于有一些演员的入木三分的表演,他就代入感很强,你仍然会坚持刚才的选择吗?

李现:会,因为不代表大家只会看到我一个角色。包括在《亲爱的,热爱的》里头,有的时候韩商言相对来说比较冲动比较生气的时候,也会有一些过激的行为。这就是我在塑造角色的时候,我会赋予他非常全面的人格魅力,而不是代表他只有帅,正能量,所有的东西都不会做错的霸道总裁人设。我一定会展现他生活中的缺陷和人格不足的地方。

凤凰网非常道:那毫无疑问的是,我觉得不管是由于资本的力量还是流量的力量,我相信肯定会有很多这样的同类型的剧本找到你,并且开出更为丰厚的报酬对吧?那你这时候会怎么来抉择这种事呢?

李现:所以至今为止我从来没有重复过任何一个类型的角色。这就是现阶段我自己所能做的抉择,我不会去尝试同类型的角色,我一定趁着自己年轻,多尝试,多选择。

凤凰网非常道: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说你马上到30岁了,你会害怕30岁吗?

李现:其实这个问题也特别好,因为我在上大学大概20出头的时候,我有一帮朋友,那时候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的时候,就有说,其实我们一直觉得李现你应该是快到30岁的时候,才能呈现出来相对来说比较有魅力的人格的这个层面的东西。所以他们其实他们一直在给我传达这个观点,我自己就不信。我相信我自己一定可以在年轻的时候就有所收获。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其实我这个人,要达到一定的结果的时候,其实真的是自己要对于生活的阅历,对于价值观的理解和自己去看这个世界看的更多的之后的吸收和一种反馈,才会达到一个很好的效果。那其实反倒是越接近这个岁数的时候,我对于这个价值观的理解也好,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也好,才更加的全面。

凤凰网非常道:如果你到了30岁那一点,出于种种原因,你会发现又好像回到了之前比如说若干年前的一个状态,你会特别恐惧这样的一个情况出现吗?

李现:我恐惧的是我自己不会演戏,而不恐惧自己红不红。我希望自己接下来所接的每一个项目都是因为这个角色是有挑战性的,这个项目所有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大家想要在中国的电影史上留下来一部非常棒的电影也好,网剧也好,或者说是电视剧也好。

所以我觉得,我在乎的永远只是说,东西它有没有为这个影视这个圈子或者说是为这个电影史留下来什么,而不是说它对我,去向这个世界去汲取什么,我是这个想法。

凤凰网非常道:非常感谢您。

李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