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青春片终于学会现实一点
娱乐

内地青春片终于学会现实一点

2019年09月13日 08:48:54
来源:桃桃淘电影

差不多两年前,我们曾经推荐过一套泰国剧集,。

《极限S》系列一共有四部。每一部选择以不同的运动为线索,去讲述年轻人的生活状态。

这一系列目前在豆瓣上也都保持着超高的分数。

看过《极限S》系列之后最感慨的是,剧集中的各位泰国小鲜肉们演技简直惊人,完全让我抛弃了小鲜肉只适合演偶像剧的刻板印象。

当时甚至还幻想了一下,假如内地的小鲜肉们出演这套剧集,会是怎样。

万万没想到,两年后,当时的幻想竟然成真。内地翻拍版的《极限17》系列真的来了。

第一部开播的是《极限17 羽你同行》(以下简称《羽你同行》)。目前剧集已经完结,豆瓣评分7.7。

剧中,无论是出演自闭症羽毛球手的梁靖康还是第一次演戏的超越妹妹都给足了惊喜。

《极限17 羽你同行》剧照

同样惊喜的还有,《羽你同行》保留了故事对于自闭症群体的正视和关注。

它以近距离的观察去展示自闭症患者的生活图景,没有什么美化,不是冷眼旁观,也让更多“局外人”开始了解自闭症群体和他们的内心世界。

《极限17 羽你同行》剧照

看过《羽你同行》之后,我对《极限17 滑魂》(以下简称为《滑魂》)更加期待。

《滑板篇》是原系列的四部剧集里,我最喜欢的。

《极限S:滑板篇》

而截至目前,《滑魂》果真没有让我失望。甚至可以说,它比我能期待的还要好。

和原版一样,《滑魂》也选择从患有抑郁症的高中生的视角出发,去讲述他的经历和故事。

剧中的高中生杨步凡(郭子凡 饰)罹患了抑郁症,却不敢告诉严厉的父亲(高曙光 饰)。

在抑郁症的折磨之下,他出现了自残行为,甚至还尝试过自杀。

而在接触到滑板,并认识了Simon(陈泽希 饰)、Abby(邓恩熙 饰)等滑手之后,有了新目标和新朋友的杨步凡逐渐找回了对于生活的希望。

不难看出,《滑魂》的主线剧情与原版基本保持了一致。

也因为如此,观看的过程中,我也时常会下意识地去比较两个版本里主角的表演。

原版中,饰演男主角Boo的披纳若·苏潘平佑(James)最为内地观众熟知的角色之一是电影《天才枪手》里嚣张跋扈的富二代小巴。

《天才枪手》剧照

而在《滑板篇》里James则发挥了他整容式的演技,呈现出一个抑郁症少年的敏感和脆弱。

《极限S:滑板篇》中,James的眼神、神情、动作完全是另一种状态

看过《滑魂》里郭子凡的表演,我觉得“整容式表演”这个形容,同样适用于他。

第一次知道郭子凡是因为《小欢喜》。剧中,他出演的季杨杨是个叛逆少年,眉宇之间都是桀骜不驯。

到了《滑魂》,虽然他连发型变化都不大,我却在他身上看到了全然不同的另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杨步凡。他内向、孤独、压抑,活在抑郁症的阴影中,感受不到快乐,也失去了希望。

《滑魂》中杨步凡因为失眠造成的黑眼圈很显眼。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郭子凡也研究了很多关于抑郁症的资料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就像是病了一样。

第一个症状是,每天早上都会无比的压抑,像是在梦里溺了水。终于,梦醒了,却还是不能呼吸。接下来的症状是觉得自己很丑……

会的,只有学习这一件事。我过的生活,应该没有第二个人会喜欢吧。”

《滑魂》中杨步凡的这段独白,诉说的就是一个抑郁症少年的绝望和压抑。

郭子凡对于《滑魂》里杨步凡这个角色的理解

而剧集接下来对于杨步凡日常生活的呈现,一下子把我拉回紧张、不安的高三时光。

在家中吃饭的时候,父亲跟他聊的都是考试和分数的事情;

杨步凡英文考了145分,他把试卷拿给父亲,期待父亲的鼓励和夸赞 ,而父亲却反问他,“你们班有考满分的吗?”

到了学校里,同学们都在忙忙碌碌,好像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对患有抑郁症的杨步凡来说,父亲的严厉和同学的冷漠,也在无形中加重了他的病情。

让杨步凡受到伤害的不只是抑郁症,还有外界对于抑郁症的种种误解。

同学说抑郁症是“矫情”,是“文艺青年的人设”;

父亲说抑郁症是偷懒的借口,“只要成绩够好,就没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

于《滑魂》而言,抑郁症并不只是一个噱头或者元素。随着故事的推进,它也在进行着关于抑郁症的种种科普。

比如,抑郁症不是矫情,而是因为大脑腺体分泌功能紊乱,导致幸福感的缺失。

比如,抑郁症导致的死亡率仅次于癌症;

比如,全世界范围内,抑郁症患者数量已经超过三亿。

实习医生苏立珊对于杨步凡的关心和鼓励,非常温暖,剧集也通过她,科普了诸多关于抑郁症的真相

与此同时,剧集也在思考应当如何去直面抑郁症。

杨步凡怀疑自己患上了抑郁症,虽然没有人能理解他,但他没有放弃自己。

他首先想到的是去医院就医,接受治疗。

之后,他希望通过玩滑板,去缓解抑郁症带给他的痛苦和焦虑。

但是,治愈抑郁症显然不是杨步凡凭借一己之力就能完成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实习医生苏立珊(伊然 饰)给予他的帮助,Simon、Abby这些人对他的关心,一起让杨步凡开始慢慢走出抑郁症的煎熬。

治愈抑郁症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事情,而导致抑郁症的原因,也同样有来自于多方面的因素。

《滑魂》的丰富性就在于,它在呈现抑郁症对于杨步凡的影响的同时,也涉及到他生活的更多层面。

乍看上去,《滑魂》讲述的是一个抑郁症少年的成长和救赎。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杨步凡代表的是所有从荆棘密布的青春期走过的人

作为青春片的《滑魂》,并没有让这个青春故事停留在风花雪月中,反而大胆地将它与现实无限拉近,朝着现实撕开了一道口子。

杨步凡所经历过的不被认可、绝望、自卑等种种情绪,现实中的许多人在青春期的时候,并不陌生。

抛开抑郁症暂且不谈,他所面临的困境,也是很多人曾经熟悉的。

家人的不理解,学业和升学的压力,失恋,甚至是长相身材的不完美所造成的烦恼……

对一个未成年的小孩来说,以上的任何一种烦恼,都可能引发一场“浩劫”。

来自于单亲家庭的杨步凡要面对父亲对他寄予的巨大期待,他担心父亲觉得他不够优秀,也担心父亲会因为他不够优秀而不再爱他。

高曙光饰演的父亲可以说是非常典型的中国式家长。对于儿子,他习惯于命令、告诫,而不是去聆听和理解——正如《小欢喜》里陶虹饰演的母亲宋倩。

他早已经为杨步凡设想出一条未来的道路,不管杨步凡自己是否同意。

就连杨步凡的运动方式,他都要干涉,“我儿子是绝对不会玩(滑板)这种东西的。”

每每看到杨步凡与父亲“对峙”的过程,我就穿越回中学时代与父母起冲突的情境里。

“你怎么能考这么少的分”“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想要这样”的台词,和那时我听到的话几乎一模一样。

对于父亲的教育方式以及他和杨步凡的亲子关系,《滑魂》显然不认可。

父亲因为杨步凡的离家出走去警察局报案,却连一张儿子的近照都拿不出来,《滑魂》借着警察之口说他: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父亲的。

但很重要的一点是,剧集也并没有将杨步凡的父亲塑造成“反派”。剥开他表面上的严厉与专制,他给予杨步凡的,还是一个父亲的爱。

而在杨步凡逐渐从抑郁中恢复的过程里,父亲也在不断修正他的教育方式、他与孩子的沟通的方式。

父子关系的缓和与亲近,对于杨步凡病情的正面影响,不言而喻。

如果说,父亲的严厉和专制是一种错误,那么这种错误也不能简单地归结到他一个人身上。

很大程度上,是父亲的成长经历和生活背景,让他最终成为这样的父亲。

很不幸的是,与父亲相依为命的杨步凡不得承受着这样的错误所造成的伤害。而那些跟他一样,被父母不恰当的教育方式伤害过的小孩,还有很多。

父亲的教育方式或许是杨步凡的压力来源之一,但并不是唯一。

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都能对这场考试所带来的压力感同身受。而高考被赋予的改变命运的意义,让这种压力更是难以估量。

《滑魂》一开始,高考就像个幽灵一样,以让人倍感压抑的方式,笼罩在杨步凡生活里。

他的家里放着“距离高考还剩XXX天”的日历;

父亲在批评和指责杨步凡时,用得最多的理由是,“马上就要高考了”。仿佛除了高考,其他的所有事情都不重要。

联想到现实中,婚姻不幸的父母为了不影响孩子高考,硬是拖到高考后才开去离婚的真实案例,“高考”这个词也愈发沉重。

高考很重要,但它是否真的重要到足以凌驾于我们生活的其他方面,也值得整个社会去反思。

同时,《滑魂》中隐约提到的校园霸凌等问题,同样不可忽略。

剧中,在学校里独来独往的杨步凡,也成了被其他学生明里暗里排挤的对象。

进入篮球队,其他队员也以他是新人的理由,给他来了段“特训”。

现实中,校园霸凌的事件,几乎屡见不鲜。许多受害人的遭遇的,要比杨步凡所经历的更加可怕与残酷。

换句话说,除了抑郁症,杨步凡所面对的那些难题像是每个青少年在长大成人之前,或多或少都要经历的难关。

可怕的在于,你永远猜不到这些坑有多深,也猜不到究竟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真的迈过去了这些坎。

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提名的电影《滑板少年》中,即便是已经长大成人,做了导演,刘冰在跟母亲提到青少年时期曾遭受的虐待时,依旧泣不成声。

无论是美国少年,还是中国少年,抑或是泰国少年,成长都是那么的艰难。

同样以滑板运动为主线的《滑板少年》中,记录者刘冰(中)和被记录的基尔(左)与扎克(右)都有各自的原生家庭问题

而《滑魂》更广泛的意义就在于,它让每一个正在青春期的青少年明白,他们不孤单,他们绝不是一无是处。

他们的困扰、难过、伤心甚至是失败,很可能不是他们自己的错误。就像《滑魂》里,杨步凡得了抑郁症并不是他的错一样。

很多时候,正是青少年的纯真和无力反抗,让他们成了原生家庭问题乃至于社会问题的“替罪羊”。

好在,《滑魂》的出现,也让我们相信,那些受伤的年轻人,他们的痛苦和呼唤,已经开始被听到、被关注到。

虽然主演班底几乎全是95后+00后,但《滑魂》并非一部传统意义上的偶像剧。

只是从类型层面来说,《滑魂》(或者说《极限17》系列),对于“青春片可以拍什么,应该怎么拍”也给出了它的答案:

如果不知道拍什么,那就去关注现实吧

对已经经历过青春期的人来说,观看《滑魂》的过程是一种疗愈,也是一种反思。

备受抑郁症折磨的杨步凡依旧在努力求生,去治愈疾病以及他人给他带来的伤害。在整个过程中,他一直在寻求改变,而不只是抱怨。

结合现实来说,这一点真的非常重要。

随着《都挺好》《小欢喜》等剧集的播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原生家庭会对一个人造成的影响。

但意识到原生家庭的问题,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将人生中所有的不幸都推脱给原生家庭的不幸,而不去积极改变。

在杨步凡身上,我看到的是,看到问题,面对问题,然后做出改变,move on的勇气

重要的是,《滑魂》也给了大家思考的机会,思考关于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才能让未来的主人翁们不再经历那些痛苦,不再面对那些深渊。

这样的愿景,或许很难实现。但就是这样的愿景,才是我们最该努力的方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