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紫:我不叫“锦鲤”,我是演员杨紫
娱乐

杨紫:我不叫“锦鲤”,我是演员杨紫

2019年10月16日 14:02:06
来源:8号风曝

有很多人认为,女演员应该是“鲜衣怒马”“艳压群芳”的,但也有一类是“清新素雅”,比如杨紫。

她没有惊艳的面容,也没有世故的老练,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俗称“接地气”的真实感。在我们的镜头前,尽管她的通告被排得满满的,她还是穿着运动鞋,飒飒生风地来了。让我们觉得她更像一个北京的邻家女孩,而忽略了她明星的身份。

但此刻镜头前面的这个小姑娘,已经成为了今年夏天当仁不让的“赢家”,随着《亲爱的,热爱的》热播,杨紫迅速统治了各大社交媒体。这已经是她的第三次“暑假爆发”,面对如此成绩。她年轻的脸上没有过多的喜悦,甚至还有一些对未来的隐忧,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坦然和自信。没有一条成功的道路是平坦的,只有勇敢和坚定才能走下去。少了一些乍惊乍喜,多了一些成熟稳重,只有难以想象的挫折和打击才能锻炼出如此强大的内心。

“于无声处听惊雷”就是对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女孩的最佳写照。

1、红,是一次艰苦的“进化”

有人说:“朝着一定目标走过去是‘志’,一鼓作气中途不停是‘气’,两者合起来就是志气,一切事业的成败都取决于此。”

杨紫从14年前《家有儿女》饰演夏雪而为人熟知,到《欢乐颂》里的邱莹莹,再到去年《香蜜》中的锦觅,一直到今年《亲爱的,热爱的》里的佟年,杨紫就这样踏实地一步步走来,尽管这条路上充满质疑,不乏争议。

童星出道的她,被嫌弃过长相,被质疑过未来。“小雪”一角就似印章一般,烙在了她的脸上,这个曾经给她带来“万千宠爱”的角色,如今却成了她成长路上最大的阻碍。观众的这种“固化认知”导致她很长时间没有戏拍。 当质疑如潮水般涌来之时,这个92年的看起来“开朗没心眼”的北京姑娘,选择了默默承受,此后她选择了去学习深造,继续磨练演技。 但尽管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情况也并没有好转,反而迎来了新的问题,处于青春期的她,不仅因为发胖、长痘等等原因一段时间无法拍戏,甚至还经历过开机前被临时换角的事件。 有人劝她:一个成功的角色就够吃一辈子了,但,杨紫不甘于此。此时,她感觉到了一种“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的失落感。 之后她开始减肥,让自己慢慢变得更符合大众审美;她潜心修磨演技,她坚信: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2014年,磨练多年的杨紫接到了《战长沙》剧组的邀约,她作为替补进组,尽管面临观众质疑她和霍建华没有“CP感”以及角色年龄跨度较大的问题。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结果,《战长沙》在网络上口碑爆棚,被称作“良心国剧”。对此,她表示“当初播出的时候并没有让大家都看到,很多人是后来网上才看到的。”不过欣喜的是“但大家也是从这部戏中觉得我长大了。觉得我演技还不错。”

“完成蜕变”的杨紫,依然继续着她的“进化”。《欢乐颂》中杨紫饰演的邱莹莹生动真实,甚至还引发了网络上“全民手撕邱莹莹”的热门话题。《香蜜》里,她扮演的锦觅痴情可爱,很多网友“大呼意外”,瞬间“路转粉”。

《亲爱的》里面,杨紫的表演依然用心,有一个网友这样评价:她所表演的,就是恋爱的感觉。少年的忸怩、羞涩,都通过她的肢体、眼神、微表情自然地展现出来。因此,她一下子成为了微博的流量担当。

她的成功看上去像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充满偶然性,但实际上,她的成功源于她的坚持。

经过数次蜕变,终于完成进化“破茧成蝶”。

“这几部戏是我很重要的人生转折时刻吧。让大家一步步认识我。”杨紫淡淡的说。

2、不想再演“小可爱” 担心缺少新鲜感

“我首先会去选一些自己能够驾驭的角色,很想去演一些和以往不同的角色,想去挑战一些不是“小可爱”的角色。但碰到特别好的剧本,我也会去演。这不是说我排斥“小可爱”,只是我再演不确定能带给大家新鲜感。”杨紫表达着自己对未来的担忧。

挑战源于自信,始于勇气。接拍《沉默的证人》就是挑战的开端。

《沉默的证人》是17年深冬在北京拍的,这是她第一次在港片中有大量动作戏。在电影中,她一改往日“小可爱”的形象,与张家辉组合了一对法医师徒,不同于《烈火英雄》的是,电影里都是实打实的“挨打”,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在进组前去健身房拼命训练,控制自己的体重,以达到自己的体能可以适应这次严酷的拍摄。她还与张家辉一起去学习了许多解剖的知识。

《烈火英雄》中,杨紫扮演了一位坚毅勇敢的女消防员,一头扎进了“男人堆”。她几乎所有的戏都在指挥中心里出现。在单一的场景里,她几乎只能通过表情,来表现出巨大心理矛盾与撕扯。当最后她接到爱人牺牲的通知时,她隐忍许久的情绪才可以一一爆发。

许多观众在看这场戏时:“王璐哭的时候我泪崩了,这一刻,杨紫就是王璐,杨紫就是那个失去挚爱的消防员家属。”

“我喜欢这样有魅力的独立的女性角色。”杨紫这样说。

3、“标签太多”是最大压力 说多了就变成“捧杀”

杨紫红了之后,最近关于她“锦鲤”体质的评论越来越多,因为近几年和她合作的男演员都红了。

这种说法甚嚣尘上,采访前有工作人员表示不太希望记者问这个问题。

可杨紫顿了顿:“我不排斥标签化,说我是“锦鲤”我很开心。但是说多了,会变成“捧杀”。并不是我不让大家说,只是说多了会走向另外一个方向,会抹杀许多其他人的努力和付出,会蛮不公平的。

在许多演员都喜欢给自己“标签化”的今天,一些演员还将“锦鲤”“三岁”等标签作为长期营销手段时。杨紫却更在意演员的本质。

“现在的营销号,会写得“很奇怪”,让大家从关注戏,到后来关注到其他东西,虽然我不排斥,但是说多了,会让人觉得反感。大家会觉得“炒作”影响了看戏。”

面对网友铺天盖地的赞誉,让她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其实大家一直在说,每年我都是夏天爆发,我很开心,但很害怕。那我后面怎么办?后面该演什么?后面该怎么走,会不会让大家失望?” 可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现在的杨紫要考虑的是如何在之后再找到一个受欢迎的角色。谈到这个问题,她也表现出了对挑战的渴望。 “我最想挑战一个不太正常的人吧。演正常人,或多或少还是在演自己,‘自然’是第一位的。但挑战一个不正常的人,就完全是在‘塑造’,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但我是很想挑战的。” 采访的最后,记者对她说:“其实你现在已经做到了‘剧抛’,饰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是全新的。” 杨紫眨了眨眼睛,谦逊的说:“谢谢,谢谢你,谢谢。” 喏!现在的杨紫,已经耸壑昂霄,玉汝于成了。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