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过州长后,施瓦辛格说政治就是胡扯
娱乐

做过州长后,施瓦辛格说政治就是胡扯

2019年11月09日 09:04:04
来源:时光网Mtime

施瓦辛格回来了

时光网洛杉矶讯 “我告诉你,人变老的时真的很糟糕。”阿诺·施瓦辛格带着一丝谦逊的微笑说道。

“我认为也许我承受的比其他任何人都多,因为我以前照镜子时,镜子中的是宇宙先生或奥林匹亚先生——一个能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做500磅的仰卧推举,500磅蹲或举起700磅的东西,然后突然间你到了一个身体再也不是那种身材的年龄,尽管也许你还是比同龄的任何人都好。”

对施瓦辛格来说,与自己曾经的身材或别的方面竞争是一种熟悉的感觉。毕竟,从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这位出生在奥地利的演员在敬业精神与巨大抱负的驱使下,成为了全球最具号召力、最可靠的卖座电影明星之一,登上了全球票房榜。然而,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其他表演者最终会在观众中获得同等甚至更多的喜爱。

尽管施瓦辛格现在已经72岁了,他仍然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迷人家伙,这与他出色的身体素质以及超凡魅力有关。

在因健体塑身拿到奖项而得名为“澳洲橡树赛”冠军的他,辗转在演员和政客之间的他,最近回到了公众视线里,跟我们聊了聊他联合主演的新片《终结者:黑暗命运》,以及由詹姆斯·卡梅隆制作的系列前两部经典。在最新一部中,卡梅隆担任监制。

Mtime:今天回头来看,《终结者》系列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施瓦辛格:我觉得《终结者》系列永远有它的开创性,即使第一部的技术含量并不是特别高,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有开创性的。卡梅隆想出了他的法子,让《终结者》同时跻身十大反派和十大银幕英雄。

怎么做到的呢?他把终结者设置成一个机器,所以他可以做尽坏事,比如去警察局杀了所有警察,摧毁警局。好玩的是当我们试这场戏的时候,邀请了洛杉矶警察局的警察,他们在现场甚至鼓掌。

所以,它是机器,不是人,我觉得我们可能成功了,我很荣幸可以出演这个角色,因为有卡梅隆这样才华横溢的导演为我创造了这个角色,一开始我想演Reese,第一次见面时他说服了我出演这个角色。

第一部是很有开创性的,它的残忍和紧张程度简直就是一部恐怖片,但在最后情感得到了升华。第二部则颠覆了这一切,我们有了现在看到的这样的终结者,这个原本要毁灭人类的邪恶机器开始保护琳达·汉密尔顿。

这是很有意思的转变,我觉得观众也挺喜欢,当然技术也有进步,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之前从未见过的,后来人们就开始模仿这种技术,所以我认为在这部新片中,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我们做了很多努力,有很多的动作设计。提姆·米勒很有创意,他知道该怎么做,卡梅隆也参与其中,我觉得这次很多方面再具开创性。

Mtime:和琳达·汉密尔顿再次合作感觉怎么样?

施瓦辛格:看到她回来真的太棒了。首先,这代表了关于这个系列的很多东西,包括詹姆斯·卡梅隆,很多人都回来了,每个人都想让这个系列成功,让这部电影成功。我想这就是卡梅隆回来的原因,参与到故事层面的创作上。

这也是汉密尔顿回来的原因,自从《终结者2》已经25年了,而她依然是银幕上最强悍的女性,完全值得信赖。她的身体素质令人难以置信,我看到了她在这部电影里做的最疯狂的时期……真的,她非常非常强悍。

她比我先来到剧组开拍,我来的时候与负责她的形体的工作人员聊过,他们告诉我她有多强壮,有一位告诉我,她在沙滩上一跑就几个小时,带着重武器徒步两小时,带着50磅的负重,但她从不放弃。她是一位方法派演员,非常投入,在片场就能发现她从现实里走出,走入到了角色里。我很喜欢她,她太棒了。

Mtime:在《终结者:黑暗命运》中,你的角色和室内设计有着紧密联系,你最后一次选择窗帘是什么时候(笑)?

施瓦辛格:有趣的是,我是一个有点沮丧的装潢师(笑)。我真的参与过这些事情!我们装修房子的时候,玛丽娅负责卧室、她的办公室什么的,而我更多参与客厅和其他房间,我品味不赖,当你受到过一些欧洲和美国(文化)的影响的时候,还是挺有帮助,所以我和那些室内设计师们合作愉快,我们一起去选材料。

Mtime:你在《黑暗命运》里的角色受到了很多观众的欢迎,你最喜欢的台词是什么?

施瓦辛格:我最喜欢换尿布,没有抱怨的那句。我觉得这句话蛮好,大多数女性真正喜欢和欣赏这样的台词。从我的人际和婚姻里,我感觉当你是一个家庭真正的参与者的时候,会毫无怨言的做这些。

而当你愿意做一个倾听者的时候,是很值得赞赏的,可能很多男人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我觉得做一个倾听者是很好的特质,而不是空谈者,所以这是必须要学习的东西,大多数男人可以学着去做的东西。

Mtime:你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吗?这是你的最后一部终结者电影吗?

施瓦辛格:现在很难讲,因为每次我在电影里死去(笑),但是人们总说想办法让我回来。所以,我不知道,你知道这个行业的运作方式,如果人们真的喜欢你在电影里的表演,喜欢你,那下部《终结者》电影他们也许还会邀请我。

Mtime:成为加州州长,对你的演艺生涯带来了多少变化?

施瓦辛格:一开始有些疑问,那就是我从州长位置退下来以后,是否还能回到演艺界,或者我是否足够优秀等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像骑自行车一样,只要你骑上车了,还是可以做到,我对表演也是同样的感觉,我感觉又找回了以前的感觉,很舒服。所以这没有太大的挑战性。

好处是,我老了七八岁,也变得更睿智了,我在州长的工作中学到了很多,这对自己肯定是有影响的,让你看待事物的方式有所不同。当然,我觉得在镜头前和当州长一样很享受。

州长阿诺

Mtime:你有重返政坛的冲动吗?尤其是在这个非常动荡和分裂的时候。

施瓦辛格:没有,因为我有些想做的事情还没完成,因为我不是在美国出生的。我不是一个喜欢参与政治的投机者,政客通常想做的只有保护自己的位置。其实我讨厌政治,搞政治有时候会阻碍好政策的实施,我们现在需要好的政策帮助人们,而政治本身并不能帮到人们,总是让人们为之斗争。

有左有右有中间派别,保守党和自由党,这是保守主义这是自由主义,这个那个的……都在胡扯,根本没有这些事,这是人的问题。当你听到那些关于教育的争论时,他们怎么能说教育是一个自由主义的问题呢?这同时也是保守主义的问题。就像环境问题,这本身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还是保守主义的问题。不管你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我们都应该关注的是空气质量。

Mtime:抛开体力不谈,你觉得你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施瓦辛格:当我想我自己的时候,我不会想到力量什么的,这是举重、健身之类的副产品。我觉得我所取得的成就源于我的意志力。我的意志力和想象力总是让我清晰的制定目标,追求目标。

健美冠军阿诺

不夸张的说,因为我能如此清晰的看到它,所以我觉得我能做到,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我从来都不是最棒的那个,我不是天生的健美冠军,我比任何人都训练的更多,我比任何人都更饥饿,我研究的非常清楚,我能最大限度的利用食物去调整。还有日常的体态,谈吐,与观众交流、动作,等等所有这些,如何完善自己的身体代表我对自我的意志力。

表演也是一样的,我不是天生的演员,因为我的体格,我的偶像雷格·帕克,他在电影里扮演了大力神,我也想做同样的事情。我就是这样开始的,但那仅仅是纯粹的意志,我要像奥林匹亚先生一样的努力,我要上语言课、英语课、表演课、发声课、还有消除口语的课程(笑)。无论如何,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好的成果,我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