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秒卖出千万票房!现在连胡歌都得乖乖找主播们带货了…
娱乐

6秒卖出千万票房!现在连胡歌都得乖乖找主播们带货了…

2019年12月06日 14:41:14
来源:8号风曝

谁也不想错过在风口上自由飞翔的机会。

这不,当主播带货成为2019年当之无愧的流量担当后,电影也主动走进了直播间。

前天晚上——《南方车站的聚会》上映前两天,主演胡歌、桂纶镁来到李佳琦直播间。

作为“口红一哥”,也是最有人气的带货主播之一,李佳琦在淘宝拥有1400万粉丝,仅是胡歌7000万微博粉丝的五分之一,但他却拥有号令千军万马的魔力——

“所有女生,买它!”,一声令下。

6秒内,25万5000张观影资格券,被抢空。

听到商品下架时,桂纶镁不敢相信地捂住了嘴,“哇塞,好厉害”。

简单理解,这是一场被搬进直播间的线上路演。

直播晚上9点开始,胡歌和桂纶镁在开播约45分钟后出场,接下来的半小时被排得满满当当——

胡歌用武汉话模仿李佳琦经典台词,“oh my god”“我的妈呀”“太好看了吧”;

桂纶镁聊起拍戏时的经历;

看图猜人名,粉丝问答,抢观影资格券,撸狗;

紧接着,导演刁亦男出场;

……

线下路演,重宣传。

线上路演,则多了一个卖票重任。

李佳琦调侃胡歌,有求必应吗?

胡歌笑了笑,那就看票卖得怎样了。

在直播间里,观众可以花0.1元抢购“观影资格券”,每人限购2张。

抢到券后,能以19.9元购买一张标价45元以下《南方车站的聚会》电影票;若票价高于45元,则需补差价。

不限城市,不限场次,但必须12月8日前兑换,否则作废。

15万张观影资格券,秒空;

再加5000张,没了;

三人撒娇卖萌下,追加10万张,又是秒空。

按照单张票价45元计算,这些观影资格券或将转化为1125万票房,在电影上映前期有效刺激影院排片。

难怪胡歌感叹,“我没有想到今天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卖出这么多票。”

总结这一次直播时,桂纶镁说,很新鲜,这是她第一次做直播时卖电影票;李佳琦亦补充,也是他的第一次。

但在直播间卖电影票,这才不是第一例呢。

11月初,电影《受益人》主演大鹏、柳岩做客“淘宝第一主播”薇娅直播间,6秒卖空116666张观影资格券;

前几天,电影《吹哨人》主演之一雷佳音,也在直播中念叨:买吧!求求你们啦!拍个电影儿不容易!只要十九块九!

虽然不能保证25.5万、11.6万数字背后,最终有多少观众会真正走进电影院。毕竟不去,也就浪费一毛钱的事。

但或许,电影与直播带货的联手,将会持续碰撞出火花,成为越来越多电影的营销新选择。

——————————

如果说直播卖电影票,是伴随着带货主播的发展壮大而应运而生;那么,回溯“电影营销”概念产生的这十几年,

每一次新变化,其实都有迹可寻。

十几年前,电影尚属于舶来品,国内自然没有一套成型的营销体系——直到2002年,张艺谋导演的电影《英雄》。

曝光剧照、开新闻发布会、拍纪录片……虽然现在再次回望,都是再常见不过的手段,但十几年前,谁见过这样的新闻轰炸啊?

就这样,借助媒体,《英雄》创造了中国电影史上的许多个第一,让人疯狂,让人争论,也让人开始对“电影营销”有了一个模糊概念。

电影营销尚未成型之际,那是纸媒的天下,营销人想出的招,自然也相当的媒体思维。

比如四大娱记之一的虞纪,便开创了全国发稿模式。2005年《韩城攻略》上映时,他给全国大小100多家媒体发去了宣传稿,有偿的那种。

随着媒介的发展,形式也开始发生了转移。纸媒渐衰,互联网兴起,多种多样社交平台的出现,成了狂刷存在感的最佳场所。

电视时代,明星基本上都会上综艺宣传安利。等到网络综艺兴起后,经常性会看到如此画面:这档综艺,是他;换档综艺,还是他;再打开一档,肿么还是他!

2018年黄渤宣传《一出好戏》时,把能上的综艺几乎上了一个遍:

除了《快乐大本营》和常驻的《极限挑战》,黄渤还在《向往的生活》聊如何把徐峥、孙红雷“一剪没”,在《幻乐之城》客串嘉宾;

在《创造101》和女孩们谈心、包饺子、吃夜宵,哦,当然还有宣传新电影。

微博时代,不仅能让粉丝自发安利,也能轻松拉来无数明星的力挺;

到了短视频时代,看完《前任攻略》的年轻人们一边嗷嗷哭着,一边用《体面》bgm录视频;

《我和我的祖国》上映时,明星也齐聚在抖音里开唱,让人恨不得下一秒就冲进电影院。

然后便是直播时代,可以预计到的是,未来走进直播间的明星,除了胡歌、桂纶镁、雷佳音外,只会多不会少。

最能让媒体去追逐的新闻,自然是有噱头看点,越刺激越好,越劲爆越好,越让人想入非非更好。

激情戏、全裸、在线求无删减版……这是2007年《色,戒》上映时,被讨论得最为火热的几个话题。此后几年,不少电影跟风狂打情色牌,于是你可以看到——

《苹果》范冰冰露了,

《立春》蒋雯丽裸了,

《金陵十三钗》也不能免俗,把倪妮贝尔的亲热戏作为最大亮点……

不过呢,博眼球不止可以靠情和欲,也可以剑走偏锋。

2016年,制片人方励为《百鸟朝凤》的那一跪,堪称是一跪惊人。

他恳求院线经理,“如果你能够在这个周末给我们排一场黄金场,老方立马给你磕头,给你下跪,你信不信?……为了吴天明导演的心愿,为了观众,我愿意跪求你们。”

最终,电影从几百万票房,一跃变成8600万票房。

近几年,不少电影则走起了软性路线,玩起了煽情那一套。

有的是导演自带情怀,唱了11年《栀子花开》的何炅,跨界拍了电影《栀子花开》;

唱出脍炙人口《后来》的刘若英,也拍了电影《后来的我们》。

没有情怀也可以硬造,电影《左耳》上映了多久,这句经典台词——“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就在朋友圈刷屏了多久,一夜梦回非主流又矫情的QQ空间年代。

明明是喜剧片的《港囧》,不知道是谁想出的法子,让包贝尔在发布会现场,当着镜头念差评,那叫一个哭啊——

“包贝尔刷新了我对男演员的颜值底线”

“每次我都想问,包贝尔靠脑门儿突出就能火么?”

……

有煽情,那么势必也有对立面——搞笑的,俗气的,烟火气的。

《煎饼侠》上映之际,大鹏就去了中关村支起小摊卖煎饼,结果被城管追着,骑上车就跑。

《邪不压正》在山上办首映礼,《中国机长》也不甘示弱,包下一架飞机,诚邀各位媒体在万米高空开发布会,还有张涵予、袁泉、杜江等“空乘空姐”贴心给您舀辣椒酱。

但电影营销这回事,就算玩出了花样,也终究万变不离其宗——

始终只能锦上添花,根本不是雪中送炭。

打铁,还需自身硬。

踩点12月31日上映的《地球最后的夜晚》,打出的口号是:什么是仪式感?就是带着最重要的人,看着电影一吻跨年!

小情侣们在评论区疯狂@自己另一半,就等着看完电影发朋友圈,文案都想好的那种↓

“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看《地球最后的夜晚》,在电影最后结束时刻,相拥接吻到第二年。”

一吻就是两年,多值得纪念啊。

可等到他们相拥走进了电影院,才发现上当受了骗:明明是文艺片,不睡着就不错了,哪还有心思掐点接吻?

方励之后,跪的人也不少。

《合伙中国人》总导演在发布会当众跪求支持;《闪光少女》宣发团队7人也齐刷刷举牌跪下,呼吁观众不要错过好电影。

然而,第一个跪的人是天才,第二个跪的人就成了蠢材。《闪光少女》排片场次并未因此上升,总票房堪堪过了6000万。

能决定票房的,从来都是作品质量和口碑。

《哪吒》上映前,谁也不看好这个顶着烟熏妆的小丑娃,至于营销?基本等于没有。

直到口口相传的好评,观众的自来水式安利,营销这也才跟上——

这大概是观众最喜闻乐见的场景,眼见着票房一部部弯道超车,被甩在身后的电影不嫉妒,不泛酸,而是送上祝福↓

(《大圣归来》与《流浪地球》贺图)

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在此起彼伏的市场中,电影营销亦从来没有落下脚步。

从昨日写通稿、发通稿,再到今日直播带货电影票……营销方式遍地开花之外,我们亦期待着,有越来越多的好电影、好影人出现。

锦上添花,营销才不会空洞无物;

广而告之,好电影亦不会被埋没。

这样,才是真正的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