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武侠旧事
娱乐

新武侠旧事

2020年01月13日 21:36:45
来源:娱乐硬糖

作者|毛丽娜

2001年,《今古传奇》杂志推出《今古传奇·武侠版》。 其后,大陆新武侠创作进入井喷阶段,陆续走出小椴、凤歌、沧月等新武侠作者。 一晃19年,《今古传奇》早已式微,当年被寄予厚望的新武侠作者,终究未能重写金古黄梁温的辉煌。

2019年,三大视频平台照例年末加码古装剧。 《鹤唳华亭》虽烧脑但也有不少热衷虐+反转的死忠; 《庆余年》靠沙雕杀出重围,成为档期最大赢家; 倒是《剑王朝》,虽有新晋顶流小生李现加持,却始终声量最弱。 这几年武侠题材的魔咒,还是没能打破。

曾经,武侠剧是古装市场的霸主。 但随着宫斗、仙侠、权谋等题材相继涌现,武侠热转冷。 即使是国民题材金庸剧,大家也不过关心下哪个不合适的人又演了什么经典角色。 对于已熟谙在心的剧情,实在没热情重温一遍。

但武侠虽式微,江湖儿女又怎能自认江湖老? 《镜双城》《九州.斛珠夫人》的选角造势一波接一波。 见老IP思旧人,那些新武侠时代的女作者们,如今又在做什么?

沧月步非烟

武侠两生花

都说武侠小说是男人的天下,但新武侠时代涌现了不少女作者。 公认的十大新武侠作者中,沧月与步非烟两名女作者,与小椴、凤歌等并称十杰,颇有一时瑜亮的味道。

沧月是新武侠作者中起步较早的,2001年便开始在论坛上发表武侠作品《听雪楼》系列,同是也是《今古传奇》的主力作者之一。 在同期作者中,以产量高、手速快而闻名。 4年出版8部作品,被称为“美少女武侠宗师”。

步非烟起步比沧月稍晚,2004年在各类武侠杂志上发表作品,同年获得温瑞安神州奇侠奖。 以《武林客栈》、《华音流韶》等系列为代表作。 除写作外,步非烟在2006年担任《剑侠情缘2》新武侠代言人,及网游《功夫online》的文化大使。

从作品数量来看从,沧月以绝对性优势压倒步非烟。 但沧月早年作品有融梗、借梗嫌疑,在含金量上似乎又逊色一些。

在以新武侠作家身份被大众所认知后,沧月与步非烟几乎前后脚从武侠转入武侠+奇幻领域,真正开启了两人的全盛时代。

2005年,沧月以非开放性文学系统“云荒”作为创作背景,写下《镜》系列的第一本作品——《镜双城》; 步非烟则将自己从2002年起在校园网上连载的小说《华音流韶》重新整理,在2007年集结成册出版。

《镜》的种族设定及灵感来源,来自于《山海经》; 《华音流韶》则以印度神话中三大主神作为创作背景。 两部系列作品同样经历了多年连载,2007年,《镜》系列收官作出版,诸神寂灭,人治时代到来; 2010年《华音流韶》迎来大结局,主神归位,错乱因缘得以了结。

这两部作品的完结,也同样伴随着新武侠的由盛转衰。 沧月在结束《镜》系列后,再开新坑,以《镜》后传为起点,创作了《羽》系列,但讨论度大不如前。

步非烟则从《华音流韶》大结局后,转向现代宫廷奇幻写作,出版了系列作品《玫瑰帝国》。 即使人物名字、设定仍旧延续《华音流韶》,但骤然从东方奇幻新武侠转向西幻,流失了不少读者。

自此后,沧月与步非烟这对武侠双生花双双沉寂。 本职建筑师的沧月在工作之余,仍旧继续补全《镜》系列衍生作品,2017年《镜·朱颜》出版。 社交平台上沧月则处于全面隐退状态。

步非烟的消息比沧月更少,据悉北大博士毕业后,步非烟现于人民大学任国学院讲师,以缓慢的速度继续填着《玫瑰帝国》的大坑。

沧月作品的影视化,让不少人想起这位“上古女神”。

2019年,沧月处女作《听雪楼》改编为56集网剧播出,反响平平。 《镜双城》则一直在“大饼”和“毒饼”之间身份切换,主演阵容从杨紫、陈钰琪到李易峰、肖战溜了个遍,至今没个准话儿。

步非烟则再次慢沧月一步。 2015年曾传出消息,称步非烟将执笔武侠网剧《天局》,可惜后续没了动静。 步非烟的《天舞纪》在2019年9月初开机,由许凯担任主演,12月14日杀青特辑已释出,或将在2020年播出。

颇可玩味的是,与同期男作者不同,作品改编再热闹,这些女作者都鲜少为作品站台,似乎打定主意要做江湖的传说、而不愿再入江湖了。

云荒三女神

往事已如烟

除沧月、步非烟这样的“头部作者”,新武侠女作家中还有一批风格各异的“腰部作者”,包括与沧月并肩构建“云荒”体系的沈璎璎、丽端、《九宫舞》系列作者藤萍以及创作《九州·斛珠夫人》的萧如瑟。

沈璎璎同样是自《今古传奇》走出,现居北京,职业医生。 与沧月的高产不同,沈璎璎作品产量较低,且多是中短篇,未能如其好友沧月获得商业上的成功。

创作了一系列短篇后,沈璎璎同样转向奇幻,与沧月一起拟定“云荒”大陆设定,并出版了相关作品《云散高唐》,这也是沈璎璎唯一一本与“云荒”系统相关的奇幻著作。

2007年,沈璎璎再度回归武侠题材,出版作品《青崖白鹿记》,并承诺将会尽快写完“云荒”相关小说《沧浪记》。 2013年,沈璎璎又转而出版宫廷题材小说《江山不夜》(上)。

2017年新修版《青崖白鹿记》上市,沈璎璎给每个写长书评的读者寄去了自己亲手制作的饰物作为感谢,但《沧浪记》、《江山不夜》(下)遥遥无期。 2018年,沈璎璎为网易MMO手游《镇魔曲》撰写官方小说前传。

最晚加入云荒系统的丽端,比沈璎璎的产量要高,共出版四本相关作品。 三人也因合力完善“云荒”系统,被称为“云荒三女神”。

除“云荒”系列相关作品外,丽端还有以上古神话为背景的《神殇》系列。 但随着新武侠式微,丽端嫁人旅居海外,基本已停止创作。

以“九州”为蓝图进行创作的萧如瑟,其代表作《斛珠夫人》几次传出影视化消息。 电视剧备案显示,该书将被改编为40集电视剧,由杨幂、陈伟霆担任男女主演。 不过因“九州”IP系列作品纷纷仆街,在杨幂粉丝看来,这部《斛珠夫人》已是“大毒饼”。

此前“剑网三”释出宣传视频时,萧如瑟转发官微并暗示其中高力士唐明皇及梅妃的关系涉嫌融梗《斛珠夫人》,最后还不忘强调一句“电视剧筹备中,没抄游戏哦”。

且不论这大三角关系是有据可循还是融梗,萧如瑟一番操作难免有蹭热度炒作之嫌,更让粉丝认定这个项目“戏多”+“毒饼”。

藤萍与其他几位作家相比,属于“闷声发大财”的类型。 2018年4月,第12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之“网络作家榜”公布,藤萍以年收入2500万成为榜单前十的唯一一名女性作家,代表作品则是《情锁》与《九宫舞》系列。

藤萍也并非全职作家,而是户籍民警。 与沧月一样,藤萍仍旧断断续续创作。 2017年出版的作品《未亡日》获得“北京大学2017网络文学年榜”女频榜榜首。 据悉,藤萍的《吉祥纹莲花楼》将由欢瑞世纪进行影视化改编,目前还没有演员阵容等具体细节释出。 不过欢瑞屯的IP那么多,也不知何时能轮到这个了。

新武侠IP遇冷

大宗师Clamp过气

在整理这一批新武侠女作者的作品及影视化表现时,硬糖君发现这批作者虽然作品数量众多,影视化情况却很平平。 以上几位女作家的作品加一起,有近百部之多。 但最终影视化的,除了沧月的《听雪楼》,仅有步非烟的《天舞纪》已杀青。

这与当年新武侠作者们备受追捧的过往形成了鲜明对比。 归根结底,这一批新武侠IP早过了最佳食用期,如今再度搬上屏幕难免别扭。

新武侠兴起,大约在2000年左右。 这一批作者(不仅只包括新武侠作者),不少受日本动漫、文学深刻影响。 这其中,clamp和田中芳树,堪称两大“导师”。

说到千禧年统治中国大陆市场的日漫IP,Clamp大婶们必须拥有姓名。 一部《圣传》、一部《东京巴比伦》、再搭配烂尾的《X战记》,这三部曲影响了好几代青少年的审美。

“某某,请你自由地……”这句名言,出自Clamp漫画《圣传》。 在郭敬明、沧月等作者的作品中,均有过名句重现。

除此以外,Clamp早年著作对于宿命、人生的探讨更是左右了这一批作家的创作思路。 总结起来就是: 在宏大的世界观下讲述主角团一行人与宿命搏斗的故事,最后的结局多是在羽毛与花瓣的衬托下全体领盒饭。

田中芳树的代表作《银河英雄传说》,则启发了国内作者对宏大历史架构和政治话语的兴趣,“九州”便是典型产物。

但这种日本80、90年代风格,无论是男性向作品中的过于“苦大仇深”,还是女性向写作中过于“毁三观”的复杂伦理关系,都不是今天主流受众的审美趣味。

新武侠作家一晃也都过了而立之年,创作精力有所下滑,且文风早已固定,想重头开始并非易事。 其手中的作品,就成了内容市场上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藤萍作品的热度相对延续较长,这也与其作品风格有关。 在其他作家努力与宿命抗争的时候,藤萍笔下的情节多以搞笑、大团圆居多。 虽说比起现在的网文还是有些故作深沉的中二,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另外,新武侠女作者中还呈现另一种有趣现象,即无论作品是否火爆,女作者们几乎没有人放弃自己的本职工作,转为全职作家。

江湖,不过梦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