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疫情中的影院群像:囤好的爆米花拿来喂鸡,现金流最多撑2个月
娱乐

独家丨疫情中的影院群像:囤好的爆米花拿来喂鸡,现金流最多撑2个月

2020年02月03日 15:19:56
来源:凤凰网娱乐

今天,已经是2月3日了。按照国务院统一要求,除了个别省市自行延长春节假期外,本应该是各行各业复工的日子。

但是对于全国1万多家影院来说,复工的日子却遥遥无期,看不到一个头。

由于新冠肺炎的持续扩散,1月23日,春节档的7部电影齐齐撤出;

紧接着,1月24日凌晨,大地、金逸、卢米埃、奥斯卡、CGV、博纳等院线(或影投)公司宣布春节暂停营业,具体恢复营业时间另行通知;

春节档尽管只有7天,但却是兵家必争之地,是全年之中最为重要、最热闹、也是竞争最为激烈的档期。

对于影片来说,谁能持续霸屏春节档,就基本意味着能够在年终结算时,妥妥进入年度票房前三甲;

对于影院来说,这关系着一年的收入,只要春节档卖得好,累计贡献甚至能接近50%,保障影院半年不用饿肚子。

然而,本想大赚一笔的影院老板们,或许度过了史上最空闲、却也是最难的一个春节:

眼见它,从过年不打烊到无限期停业,

眼见它,从一票难求到主动退票,

眼见它,从人头攒动到门可罗雀……

湖北疫区:

拿爆米花喂鸡,鸡高兴了,我们高兴不起来

“能平安健康地活着才是头等大事,影院回暖估计要等暑假了”。

湖北宜昌大唐国际影院管理有限公司的老板小朱,最近只能靠喝酒来排遣忧愁。除了影院之外,他还经营餐饮项目,但随着疫情的来临,这两样生意都陷入了停滞,接下来这段艰难的日子,他只能和员工们一起咬着牙挺过去了。

小朱的影院对于疫情响应的比较早,腊月二十九下午他们就及时进行了春节档已售影片的退票工作,当天晚上就关门了。影院的15名员工只能暂时各自回家待命,就在几天前,他们还在商量大年三十谁来值班的事宜,这下子倒好,不仅都不用值班,连影院都彻底关门了。

▲大唐国际影院停业通知

小朱心知,这次关门可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于是当天也把影院春节前囤积的食品和用品处理掉了,比如爆米花,有的就被员工拿回去喂鸡。鸡高兴了,小朱他们却高兴不起来。

大唐国际影院所在的商圈,已经有封楼的情况,部分影院员工所住的小区也封闭了。不过员工们并没有对小朱表现出太多的焦虑感,小朱觉得在当下严峻的疫情面前,员工们估计没有考虑到日后的工作,能平安健康地活着才是头等大事。

▲大唐国际影院所在商圈封楼提示

其实对于大唐国际影院来说,这个春节档本是至关重要的一仗。大唐国际影院2012年9月开业,座位只有300多个,很多年前票房在湖北县级市里面还是比较好的。但随着县城内电影院数量的增多,竞争越来越激烈,票价只能走最低发行价。

2019年大唐国际影院经营的并不好,亏损比较严重,小朱本来希望靠春节档拉平一年的亏损。除了正常的售票之外,爆米花等其他收入也将达到全年的新高。但随着疫情的到来,这些计划全泡汤了。

“影院回暖估计要等暑假了。”小朱叹道,但这句话他说的也并没有底气,毕竟疫情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对于影视行业的打击会到一个什么程度,现在全都是未知数。给自己一些“暑假转好”的期望,也只是聊以自慰罢了。

《囧妈》《肥龙过江》等影片上线网络对于传统的影院行业也是不小的冲击,小朱虽然没有加入院线抵制的大军,但心下还是比较担忧的,如果接下来有更多影片走上流媒体,肯定会进一步影响国内影院的复苏。“不过他们也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考虑,时代在进步,我们也只能接受了。”

现在小朱最希望的是国家能够在房租和税收上给予优惠政策,票补上最好也能给予一定的补贴。在这种只有支出的特殊时期,房租和税收就像两座大山,压得院线从业者喘不过气起来。小朱告诉我们,一些院线已经免除下属影院的固定分账费用了,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能有更多的院线积极发声。

▲院线免除固定分账费用通知

虽然很难,但小朱仍然没有要裁员的打算,在他看来,自己影院的员工已经是多年来随着市场不断优化的最佳选择,大家感情都不错,能力也都挺好,他不想在这个最难的时候丢下任何一个人。这势必要加大他自己的压力,但他觉得自己既然是老板,就应该要有这份担当。

这可能是特殊时期,能令人心头一暖的人情味吧。

北京:

干一天赔一天,现金流最多能撑1-2个月

“现在本来就是电影行业的寒冬,经过这个疫情,这个寒冬会更加严峻。“

北京某独立影院总经理小呼对8号风曝表示,“现在停业已经不仅仅是7天了,已经在10天左右,还会继续下去。”

他所管理的影院虽然是独立运作,但也在停业的行列当中。

本来想靠着春节档赚到全年收入1/10,乃至更多份额的小呼,在疫情和政策面前,不得不给员工放起了无限期的长假。

无限期停业便意味着,除了损失了票房收入外,用以维持影院正常运转的固定成本,却不会随着停业而减少,而是随着停业天数的增加,亏损口子日以扩大。他简单给我们算了一笔账——

影院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迄今为止,他并没有收到来自房东可以减免租金的通知;

员工大部分都是外地员工,得知春节期间不营业的消息后,已经回到了老家,但工资都是都是正常发放;

至于没有买到票回家的外地员工,还住在公司为他们准备的宿舍里,每月一间6000元的费用,又成了一笔不小的开支;

春节期间不发货,为了能够扛过春节这一个月,影院提前囤了很多爆米花等货品,如今只能放在库房里,等待着恢复营业后再来盘点是否过期,或是被扔掉的结局;

……

“算上票房损失,我们每天支出超过10万;不算的话,大概2万”,小呼列出了一串数字。

在他的保守估计中,如果按照一个月的支出推算,最终损失应该会接近百万级别,占据全年收入的1/8,乃至1/7。

然而从停业至今,仅仅过了11天,小呼表示,“目前我还沒有接到通知,北京电影院是否可以营业。”最终的损失究竟会如何,谁都不能信誓旦旦作出一个保证。

“我们有几个高管都是电影院的股东,现在看到电影院这样,心里肯定是不太好过。”

不少网友猜想,等到疫情结束后,全国或将迎来一波报复性消费。比如在微博上#疫情结束后你最想做什么#的互动话题下,有不少网友纷纷表示——

“去电影院一场接着一场看电影 ”

“去商场和大家说话,去菜市场和老太太砍价,电影院买两桶爆米花左右各一个!”

“逛超市,吃烤肉,喝奶茶,住进电影院里。“

▲微博截图

然而,在小呼看来,就算疫情结束,观众也不太敢在第一时间去电影院看电影。

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影院并没有更好的应对措施,小呼希望,国家能够在房租减免方面能够给予影院一些政策性支持,以此度过这个格外寒冷的冬天。

但现在来看,除了开源节流,目前影院能做的只有——等。

“现在本来就是电影行业的寒冬,经过这个疫情,这个寒冬会更加严峻。“

新冠肺炎不仅让影院陷入了暂时关门的窘境,对于未来的影响也逐一显现,春节档已经消失,情人节档期的几部电影也在今早宣布了撤档。

再加上横店一纸令下,不仅各景区暂停对外开放,辖区内拍摄场景纷纷古关闭,就连在拍剧组也得暂停拍摄活动,具体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一方面是,放电影的、拍电影的互相赶不上,另一方面则是疫情结束后,可能造成的扎堆上映现象。简单来说,高票房的电影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需要时间去发酵,好的档期就格外重要。如果以前的周末也就四五部新片上映,那么未来,极有可能翻倍,七八部、八九部,都能挤一块了。

“以前是四个人分一块蛋糕,现在是十个人,分一块蛋糕。”

小呼略带无奈地表示,“电影行业真没有人们想象的赚得多。”电影行业尤其依赖现金流,以他所在的影院为例,目前账上的现金流最多还能维持一到两个月的支出。

“干一天赔一天,如果不干了,就是彻底死了。”

关于将来,小呼说,“如果国家不对电影院有一些扶持的话,我相信全国大部分的中小影院,都扛不过两到三个月。”

至于自己,他说他不可能离开这个行业,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他相信不会一直寒冬下去,肯定是有复苏的一天。

贵州县城:

人口外流严重,年后还得计划遣散员工

“目前不会转行,想增加副业,也没有好的项目。”

5个月。

这是贵州省独山县某影院徐经理,被问到能在停业状态下支撑多久时,给出的预估答案。

独山县坐落在贵州省最南端,是国家级贫困县,截至2019年10月,共拥有36万人口,2018年GDP则为94.3亿。按照第一财经2019年公布的《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其隶属的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也刚刚迈入四线城市的行列。

目前,独山县一共拥有3家影城,但在这个春节,都纷纷宣布停业。

年前,徐经理收到了《囧妈》等三部电影提档至除夕的消息——1月20日,徐峥在微博宣布,原定在1月25日(大年初一)正式上映的《囧妈》提档至1月24日(除夕),并喊出了口号,“带你提前见妈!”。随后,《熊出没·狂野大陆》《夺冠》也跟上提档。

▲徐峥微博

在早前的采访中,其他的影院工作人员向我们表示,这么一来,要么原定的休息计划被打乱,要么只能“被迫营业”,和其他影城从除夕夜就开始竞争。

但徐经理不同,私企制的管理让影院的自由度更高,“年三十排不排片自己说了算,那些连锁影院的经理和员工都要气死了。”

他打算按照原计划,在年三十这天给员工放假,“一年就停业一天,徐峥这臭不要脸的。”

后来,《囧妈》《肥龙过江》两部影片先后转为线上播出时,徐经理也在网上看了《囧妈》,不过他给出的评价并不高,“后半段完全垮掉”。至于业内纷纷讨伐徐峥,担心他的所作所为破坏电影行业生态时,徐经理表示,徐峥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知道自己拍了什么玩意,所以才会有又是提档、又是卖给字节跳动免费看的骚操作。

在他的预计中,《囧妈》若如期上映,票房难超10亿,他所在的影院更不会超过5万。而《肥龙过江》,被徐经理定义为“烂片”,就算如期上映也不会在他的排片计划中。

计划赶不上变化,在24日看到电影撤出春节档后,员工在群内询问徐经理春节放映事宜——

放什么(电影)?

放假。

▲徐经理提供的聊天记录

徐经理所在的影城,隶属当地集团,集团旗下还有一家酒吧、一家未营业的网咖,与影院共同组成娱乐城。意识到了疫情严重性后,他立刻决定,从大年三十起,影城和酒吧正式停业。

“停业的每一天都是损失”,徐经理向我们表示,人工、水电、房租加起来,每天亏损能达到3000元。

每天3000元的亏损是什么概念,就拿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来说,贵州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20,397元,平均一个月不过1600元出头。一天亏损3000元,基本上不出半个月,就搭进了1位贵州人民一年的消费收入。

▲新闻截图

娱乐城位于独山县较繁华地带,三家门店每个月租金加起来共8万,物业费则是8千。影城共13名员工,月工资支出又是4万多。

目前,独山县政府或者房东并没有相关的补贴措施,因此徐经理只能正常支付各种费用。唯一出台的政策则是,所有的娱乐行业全部暂停营业,恢复营业日期等待通知。

“全靠企业自己抗”,徐经理告诉我们,如果抗不过去,只剩下“倒闭、关门大吉”的道路。

影院一共有4个厅,441个座位。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与撤档,按照去年春节档的情形,再加上今年不错的预售情况,上座率将会达到80%,营业额则会占到全年1/5,“按照影片阵容,今年票房能超50万,分账后影院收入25万。”

为此,徐经理还提前准备了价值3万的爆米花和可乐糖浆,以此迎接一年内观影人数最多的春节档。

但如今,影院已经见不到人了,只有徐经理每隔几天会去影城进行维护,中央空调需要保温,放映机也得开机充电,以防止数据丢失。

爆米花和可乐糖浆的保质期很短,生产日期是今年1月,9月到期。徐经理称,“没有了春节档,到期前肯定卖不完,只能全部扔掉。”

他很发愁,“因为这件事,过年的酒都喝不下了。”

和北京的小呼一样,徐经理对于电影行业的行情并不抱以乐观态度。“影院不是暴利行业,混个旱涝饱收而已,不过今年算是旱过头了”。2014年大学毕业后,24岁的他回到了家乡创业。专业是汽车的徐经理,由于平时喜欢看电影,发现了家乡在影院方面的空白,于是一手建立了全县第一家影院。

近6年从业经历下来,徐经理对于县城电影院最大的感受是——“人口外流严重”。他告诉我们,每年的影院收入都在亏本边缘徘徊,按照今年的情况,肯定是亏了。

当我们询问他,是否会担心影院有倒闭的风险?徐经理给了一个模糊的估计,“半年之内没有,但超过半年就不好说了。”

13名影院员工中,有8名都是临时工。按照往年的情况,大学生毕业后,8月前来影院应聘,等过完了年,则会迎来一批人口流动,这批临时员工们会外出找工作。如今疫情严重,今年的人口流动相较往年或将有所减少,但徐经理已经在考虑,如果二月结束时,仍没有缓解的话,他估计就要遣散员工了。

徐经理暂不会转行,但他在想着增加副业。不过,目前他还没有找到好的项目。

夜幕降临后,“娱乐城”的霓虹招牌照常亮起,小雨飘落,县城的街道上偶尔有几个路过的行人,脚步匆匆,并没有为此过多停留。

▲娱乐城夜景

不管是小朱、小呼,还是徐经理,都只是无数个基层影视工作者的缩影,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春节,格外寒冷。

但也就是在这个特殊的春节,我们更加珍惜曾经在电影院有过的欢声笑语,而每一位院线工作者,也都盼望着中国电影市场重回繁荣景象。

是啊,我们始终相信着,寒冬之后,一定会有春天到来。

对于2020的中国电影来说,这次的疫情并非重创,而更像是一次涅槃,让市场回归理性,让人们重新爱上电影。

到时候,新冠病毒已经离开,武汉的樱花如约绽放,人们自由又放心地走出家门,穿上最漂亮的新衣,化上最隆重的妆,约上最要好的朋友,去餐厅吃个肚子滚圆,去影院看到天昏地暗。

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可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