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部定档电影撤档,2020“情人节档”无战事
娱乐

15部定档电影撤档,2020“情人节档”无战事

2020年02月14日 22:14:46
来源:娱乐独角兽

以2月14日的名义,一切忧虑和绝望似乎都应当被暂时放下那么一瞬间,即便整个国境上空被疫情阴云沉沉笼罩。一切经典电影都是如此教导我们:真爱足以战胜死亡。

看电影加烛光晚餐的传统情人节约会行程,在2020年随着实体店、影院的全面关闭而彻底破灭。继春节档之后,二月档、情人档全面消失,累计损失票房至少超过百亿元。相比生命安危,仪式感已经显得极度次要。

2月14日原本有13部电影定档,加上前后两日共有15部电影定档,今年那些消失于“最拥挤情人节档”的电影,从何处来,又将往何处去?

15部电影撤档,

“最拥挤情人节档”会消失吗?

今年情人节已经远离春节档半个月,正值周五,此前2月14日前后共有15部电影扎堆定档,类型多元化不拘泥于爱情题材,成就“最拥挤情人节档”。

尽管今年情人节档仍有李鸿其、李一桐主演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马思纯、钟楚曦、黄景瑜主演的《荞麦疯长》,李现的《抵达之谜》等有一定卖相的爱情片,同时也出现了许多非传统类型:甄子丹主演的动作喜剧片《肥龙过江》,惊悚灾难片《血鲨》,恐怖片《北平会馆》等。

另外,这也是一个奥斯卡系外语片和其他进口片扎堆的情人节档:刚刚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的《乔乔的异想世界》原定于2月12日上映,刚刚获得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的《小妇人》原定于2月14日上映,2月14日上映的还包括日本奇幻动画片《海兽之子》,以及一度定档于2019年的美国绝症爱情题材电影《五尺天涯》。

按照此类奥斯卡影片定档在奥斯卡颁奖礼时间节点后,迅速上映的传统,本来有可能借颁奖热度和影迷口碑获得一个不错的成绩。不过疫情打乱了档期和宣发,今年的电影市场将会变得格外混乱,充满不确定性,进口片面临的竞争压力和档期压力也将更大。

从幕后出品方来看,《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由阿里影业出品,《肥龙过江》由博纳出品,《乔乔的异想世界》由二十世纪福斯出品,《小妇人》由索尼哥伦比亚出品,《五尺天涯》由CBS影业出品。

面对变数,《肥龙过江》成为了《囧妈》之后第二个逃离院线者。1月31日,该片宣布从2月1日起在腾讯视频、爱奇艺上付费超前点映。但相比引发院线集体抵制、且史无前例和短视频网站合作的《囧妈》引发的刷屏效应,中等体量且和长视频网站合作的《肥龙过江》并没有激起太多反对声浪。

该片在腾讯视频上目前播放量为1.1亿次。导演王晶自身的受众群体和自身动作喜剧元素,也使得该片在一众情人节档期影片中最适宜于线上化。而原本同样2月引进、一镜到底的《1917》就因视效突出的定位十分不适宜于线上化。

有此先例,情人节档电影是否会纷纷“转线上、转网大”成为了公众热议的话题。2月10日上午,在《小妇人》斩获最佳服装设计奖后,爱奇艺电影迅速发布了一张“即将上线”的海报,引发猜测和热议,随后《小妇人》《乔乔的异想世界》片方明确回应:不会先在视频网站上线,目前打算仍是先院线上映。视频网站方也表示:何时网站上线尚无确切消息。

这15部电影将往何处去?七夕档或许是爱情片们可能的选择。而对于进口片而言,从2019年外语片成绩来看,一些冷门档期以及大热档期下的错位竞争或许能形成爆发契机,例如清明档黑马《调音师》,五一档正面迎战《复联4》的黑马《何以为家》,对于国外已经上映的进口片来说,需要严防战线过长,盗版资源对票房带来的打击。

20年情人节档:

一部“相爱相杀”的纠缠史

档期效应究竟存在吗?并不能完全否定情人节档为部分电影带来的利好,许多爱情片的票房曲线在情人节当天达到了最高峰,第二天极速下跌。

在情人节档和春节档相碰撞时,往往能带动大盘攀升,大多数时候中小体量爱情片会被春节档大片完全淹没。多年统计来看,年度爱情题材票冠并不诞生于情人节档,归根结底,影片自身品质是后续能否后劲爆发的关键。

当我们把目光投向过往,情人节档这一概念最多只存在了十几年。伴随着西方舶来品情人节在中国正式落地生根,成为大众认可的节日之后,在2000年以后才渐渐出现了情人节档。

情人节档期的兴衰史是一部与春节档相爱相杀的纠缠史,大盘表现更多时候取决于当年春节假期与情人节是否临近或重叠,短暂的档期并不见得能为全体爱情题材影片带来提振——在电影市场越来越质量导向化的当下,借情绪氛围营销“一日游”收割档期红利已越来越不可为。

2009年,《海角七号》《爱得起》《夜玫瑰》三部爱情片在2月14日同一天上映,在台湾连破纪录的《海角七号》单日票房为700万,总票房为2300万,《爱得起》单日票房为660万,总票房为2150万,不算惊人,但口碑和影响力已经有所突破。

2010年的《全城热恋》和2011年的《将爱情进行到底》票房爆发,正式开启了情人节档的提速之路。前者2月11日上映,情人节当天正好是大年初一,在《阿凡达》横扫全球的攻势下仍然取得了1.29亿的票房。后者2月12日上映,在当年情人节正好是春节假期后的正月十二,工作日情况下,仍破2.04亿票房。自此,大批爱情片涌入这一档期。

2012年情人节档,《高海拔之恋II》《我愿意》《爱》扎堆上映,2013年情人节档与春节档重合,《101次求婚》《爱情不NG》《在一起》《叫醒爱情》等扎堆上映,在《西游降魔篇》当天贡献1.25亿票房的强势助攻下,单日票房突破2亿,刷新内地单日票房纪录。

2014年情人节当天正好是元宵节,《北京爱情故事》从6部爱情片中杀出重围,获得单日票房破亿,总票房破4亿的成绩。

2017年情人节滞后于春节档,奥斯卡14提6中的《爱乐之城》与《疯岳撬佳人》《合约男女》同一天上映,《爱乐之城》虽然在影迷群体中口碑不俗并获得单日6969万票房,但仍不及动作片《极限特工:终极回归》的1.6亿。

而在2019年,情人节单日票房破6.72亿刷新纪录,但这当中上映10天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就贡献了67.9%的票房占比,上映新片中除了《一吻定情》首日贡献9152.06万票房外,《今夜在浪漫剧场》《五十米之恋》《蓝色生死恋》均沦为炮灰。

新的“情人节档”——“跨年档”正在替代“情人节”。2018年12月31日上映的《地球最后的夜晚》以“跨年一吻”为营销噱头,首日预售超过1.56亿票房,刷新国产文艺片预售票房纪录。

尽管遭到错位营销反噬,但这足以让从业者认识到“跨年档”的潜力:同情人节、七夕、圣诞这些传统情侣节日一样,跨年夜也被默认为是对于情侣颇具仪式感的节日。或许是受到了启发,原定于今年情人节上映的爱情片《我在时间尽头等你》,从12月31日就开始跨年超前点映,开启预售,堪称“史上最提前的点映”。

复盘20年“情人节”档,尽管有起有落,但“情人节档”始终在电影历史中占据重要的地位。因为爱与希望,是电影内容永远的主体。

“疫情”之下的情人节档集体“消失”,或许是短暂的。但对严重依赖电影院线和档期的制片公司来说,需要考虑到当下更长远的“自救”方法,如新媒体渠道、短视频、直播等,可能会开辟一个新的“赛道”。

但愿“疫情”早一点过去,春天早一点到来,影视行业度过“寒冬”需要共同“抗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