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复出的边缘小心试探的翟博士,被baby喊老师真不心虚吗?
娱乐

在复出的边缘小心试探的翟博士,被baby喊老师真不心虚吗?

2020年02月21日 15:31:36
来源:桃红梨白

最近,许久未见的翟天临,出现在综艺节目中,被网友解读为: 在复出的边缘小心试探。

节目预告中,就有翟天临打招呼的画面。 还有Angelababy 笑着对镜头说:翟老师太可爱了。

节目正式上线后,大家真在节目里看到了他。 从李沁、AB到吴亦凡、王源、潘玮柏,大家一口一个“老师”“翟老师”的叫着。

说实话,听着有一点……违和。 但,李沁跟他合作过《白鹿原》,AB跟他同属一家公司(泰洋川禾),都是熟人,彼此之间的互动相当轻松。 AB这边,热情地给翟天临推荐起了衣服;

李沁卖萌求惠顾,骗翟天临说自己有300万日元的KPI; 王源澄清:已经完成30万了,你只要再买270万(日元)就行; 大家给翟天临推荐的衣服,很快就挂满了更衣室的架子。 翟天临还不太放得开:我没穿过这样的衣服。

如果就这样结案陈词翟天临已“复出”,不太科学。 从节目画面来看,翟天临明显胖了不少。 脖子不见了,脸圆了一圈,还有了双下巴;

内搭的白T,把肚腩勒得鼓鼓的;

至少从身材来说,还没有达到出镜的标准吧? 其次,去年12月底,翟天临就有话剧演出。

但演完了也就偃旗息鼓,没有新的动作了。 大家发现了吗?翟天临的几番小规模试水,都还是围绕着老本行在打转。 但要说复出,言之尚早。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吃“艺人”这行饭的人,可以选择的路线,其实并不多。

▲电影《亲爱的妈咪》里,好莱坞银幕传奇琼·克劳馥被电影公司解约,回家痛哭 有网友分析过,翟天临名下6家公司,全都有名无实,没有明显的营业迹象。

想要转型商业领域,大约行不通。 这一两个月疫情蔓延,大多数剧组都已停工,大家能把之前没消化的项目进行下去,都已经是万幸了。 谁还敢启动新项目、启用有争议的演员啊?

不过,翟天临还是默默参与了一些公益活动。 面对疫情,翟天临参与了韩红基金会捐款。

粉丝也参与了物资捐助……

也有录视频为大家加油。

不乏部分网友因为他的善举,试着一点点接受他。 其实在“论文风波”之前,翟天临在公益上曾小有成就。 比如:2014年中国公益节“最佳公益精神奖”。

也获得过“年度公益人物奖”。

2019年6月四川宜宾地震时,翟天临以志愿者身份参与救灾工作,没有宣传,而是当地居民认出、拍到他粉丝才知道。 以2019年2月的“论文风波”为分水岭,能明显看出他的红与黑。 作品不必一一列举了,都在那儿放着呢。 上《演员的诞生》的时候,在一众青年演员中,演技也算中上游。

直到2019年春晚,翟天临还上了央视春晚,在小品中扮演“打假警察”。 很快,戏剧性的事情发生在了生活中——他自己先成了新年第一个被打假的对象。

起因是,翟天临在直播中被网友问到“你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上搜到?” 刚刚晒出过北大博士后录用通知书的翟天临,一脸茫然地问到:知网是什么东西? 学术界、微博上一片哗然。

翟天临还曾发过一条动态:我说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 显然没当一回事。 随后,网友搜索出:翟天临在知网一篇文章都没有发过。

贵圈著名闲人于正居然出来蹭了个热点:翟天临论文我看了啊,论点论据非常扎实!拜托,博士论文定稿的Word文档,只有645K?一张高清图都不止这么大好吗? 于正帮完倒忙,被翟天临抄袭论文的原作者出现了,十几年前的文章被整段整段的抄袭。

对他个人以及粉丝来说,只是“翟博士”人设崩塌。 或者,曾经一天跑两场活动;

现在近乎隐退,鲜少露面。 但多米诺骨牌倒塌起来,公司都受到了影响:彼时,泰洋川禾的融资曾受此事件波及。

学术造假愈演愈烈,母校北影、给他颁发博士后录用通知书的北大……先后被拉下水。 连锁效应往下传导,整个2019年的830万应届毕业生都水深火热。

史上最严的论文审查,让老老实实学习,准备毕业的同学,都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把论文流程重走一遍、两遍、三遍……

网络也是有记忆的。翟天临每次露面,必被细数过往,比如: 有人讽刺翟天临的代表作还有知网,“不知知网翟博士”; 有人吐槽:他还能出来呀?要我就羞愧的不想见人了。他一出来,我立马关了电视; 还有人建议他上《吐槽大会》……

俨然是“劣迹艺人”的待遇了。

跟以往的“劣迹艺人”相比,翟天临的错误,触犯到了大多数人心里,对公平正义的信任感。

如果连象牙塔都(可能)被侵蚀,让努力奋斗的学子如何相信自己的追求是有意义的? 如果只是因为明星光环,就能免考、保研,轻松拿到别人啃完几十本书才能拿到的学位,这捷径是不是也太夸张了?

靠着有问题的论文,他得到的,不过是一个“博士”人设;他失去的,是至少好几年的事业黄金期。 从哪方面看,这都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翟天临曾说:做我们这行有时很没有安全感,诽谤你时,似乎一石就要激起千层浪……我知道呼吁理性很难,也知道说实话不易,但我认为善良的人应该得到信任。 现在做公益也好,上综艺也好,都像是亡羊补牢。 但失去了的群众基础,可没有那么快就补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