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涛尽力了,这届《歌手》太失望了
娱乐

洪涛尽力了,这届《歌手》太失望了

2020年03月07日 17:26:41
来源:芒果妈妈

因为疫情,不少综艺都停播或者“云录制”,其中包括《歌手·当打之年》。 为了照常播出的非常之策,其实是该夸的,但“云录制”却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这一举动让《歌手》这个节目失去了它最大的特色和竞争力:现场音乐竞技。

早已不复当年的《歌手》,如果连震撼的舞台演出都给不了观众,如今还能给什么呢?

【名为“当打之年”,实则让人失望】

用一个词来形容本季的《歌手》,那就是“平庸”。

平庸的阵容:“歌手”是《歌手》节目的灵魂,在本季首发歌手爆出来的时候就注定了这季的无聊。

炒冷饭、没有惊喜感、歌手类型太过单一。

以前的《歌手》既有德高望重的歌坛前辈,又有新生代实力唱将,涵盖老中青三代,曲风多元,流派各异,给你一种看武林各大门派过招的刺激感。

而《歌手·当打之年》呢?

除了日本国宝级歌手米西亚还有差异化明显的周深毛不易,华晨宇,袁娅维,萧敬腾,徐佳莹,黄霄云,都像是同一门派同一届的前后桌。也可以看出节目组取名“当打之年”的良苦用心:来,你们年轻人凑一桌打一下吧!

还是大意了,这压根打不起来。

你在这季每个歌手身上,都看不到参加比赛的“胜负心”和“竞争欲”,或许因为一半以上都是第二次来节目,就像他们给不了观众新鲜感一样,这个舞台也给不了他们新鲜感了。

他们不怕输,可也不是那么想赢。

奇袭歌手更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在线歌手毫无危机感,赛程过半却只换了一个人,完全不像前几季补位歌手、踢馆歌手那样,一边刺激着观众神经,一边威胁着在线歌手,每个人都不是绝对安全的。

平庸的选曲编曲:所有人都在打安全牌。

周深明明会那么多语种那么多曲风,却一直在表演抒情的“深式空灵”;萧敬腾和华晨宇每首歌都是一样的套路和唱法;袁娅维,唱功不错,但也仅此而已了。米西亚第一期选了对中国观众最熟悉的代表作《好想再次见到你》,后面基本都是耳熟能详的中文歌日文原版;而毛不易,那就更佛了。

黄霄云是好胜心最重的一个,可情商唱商全都跌落马里亚纳海沟,唱歌被她变成了讨好般的炫技。

(在节目中直言“就是冲着毛不易”)

观众以前为什么会喜欢看《歌手》?音乐综艺那么多,为什么《歌手》就是不一样?

因为我们会在《歌手》中看到歌手和歌曲的另一面,忍不住感叹“这歌还能这么唱!”

所以我们知道了,原来韩磊不止会唱《向天再借五百年》,还能玩摇滚唱崔健的《花房姑娘》;原来林忆莲不止会唱苦情歌, 还能如此的帅气性感:

原来十几年前就唱烂了的《龙卷风》,不一定是周杰伦那样喃喃低吟,也可以是邓紫棋那样高亢有力;原来《一生所爱》还可以和《红豆曲》相结合,在李健的演绎下如泣如诉……

还有太多太多例子了。

以前的《歌手》带着我们认识歌手,认识音乐,他像一个领路人,满怀赤城地把所有好东西都给观众。

我们喜欢《歌手》,是因为他总能打破人们的固有印象,他的创意和灵感源源不绝,总能给我们新的故事,新的演唱。

我们喜欢《歌手》,是因为在《歌手》中出现的歌曲,哪怕你已经听了800次,都会像是第一次听。

以前的《歌手》对观众来说,就像这张图一样: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对歌手来说,参加《歌手》是一次挑战和突破;

对观众来说,观看《歌手》是一次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神奇体验。

而如今的《歌手·当打之年》呢?

华晨宇还是那个华晨宇,毛不易还是那个毛不易,袁娅维还是那个袁娅维,萧敬腾还是那个萧敬腾,每个人都像被定了型。

周深?还不如在《我们的歌》上多变精彩,只有徐佳莹第四期突破自己玩了一把摇滚。

每个歌手在《当打之年》上的表演都和其他节目甚至直播上别无二致,《歌手》终于变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的音乐节目。就像一个普通的音综,一个普通的拼盘演唱会,歌手们只不过是把他们唱过800遍的歌在《歌手·当打之年》上唱第801遍而已。

听不到新的编曲,看不到新的演绎,不是说这季的歌手们不尊重这个舞台,但不管是客观条件还是主观想法限制,这就是最终呈现给观众的结果。

总之,以前的《歌手》就像看一本热血漫画,身怀绝技的人聚在一起,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何时又修炼了什么新招,一路上还不停有厉害的新角色加入,你永远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而《歌手·当打之年》,却像一部照着小说翻拍的电视剧,每个人都在已有的框架内循规蹈矩,每一集都毫无悬念,就连每集结尾,你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歌手》的没落,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

《歌手》在2013年横空出世时的主打定位是“严肃的音乐竞技节目”,每个歌手上场时的介绍不是“下一位演唱的歌手是”,而是“下一位竞演的歌手是”,核心词是这个“竞”字,《歌手》是一个节目,更是一场比赛。

既然是“比赛”,就意味着他比一般的节目有更严格的标准,更苛刻的规则。

比如“翻唱”这个硬规矩,前几年的《歌手》除了在刚亮相的前2期可以唱自己的歌,后面都只能翻唱。

邓紫棋曾经因为在《歌手巅峰会》上想唱自己的,被总导演洪涛发微博:“你不换歌,我们换人”,后来洪涛又发了长微博解释这为什么要这么做:“《歌手》一直是以翻唱、改编作品作为节目的音乐诉求,在邀请歌手时不少歌手报的是自己的歌,后来节目组觉得如果大家都这样将失去《我是歌手》节目本身特有的魅力和应有的诚意。因此节目组说通了其他九位歌手,而独独是邓紫棋不同意。”

被洪涛定义为“节目的音乐诉求” 、“节目本身特有的魅力和诚意”的翻唱原则,从去年就被放弃了,歌手不再受限制可以唱任意歌曲,于是《歌手》就从一个“严肃的音乐竞技节目”变成了一个“打歌节目”,从失去这个节目的独特魅力开始,就是在一步步在为《歌手》写下墓志铭。

然后,失去了选人的标准

《歌手》从一个歌手向往的舞台,变成了一个会唱歌就能上的节目。

以前的《歌手》选的人不一定是有名的,不一定是人气高的,但我们总能在这个歌手身上看到他独有的闪光点,他不一定能代表某种音乐类型,但一定能代表某种音乐态度。

正因如此,《歌手》才能不断为观众挖掘出一个又一个“宝藏歌手”,比如黄绮珊、邓紫棋、李健、迪玛希、梁博、陈洁仪……

但从去年设置人气投票,投票最多就可以当踢馆歌手开始,《歌手》的选人就开始变得越来越没有标准。

你人气高可以来,你被赞助商选送也可以来,据说之前每个上《歌手》的,洪涛都一定要听过他的现场,可现在,恐怕这个原则和习惯也早没了吧。

(网红歌手隔壁老樊,被网友吐槽跌破了《歌手》的底线)

《歌手》一直在退让,一直在放弃、妥协,到最后他甚至失去了比赛的仪式感。以前的《歌手》从开始抽签到最后公布名次,全程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氛围,每个人都隆重且认真。

我随便打开了2015年的一期《歌手》,一开头就如同纪录片一般展示歌手在场外是如何备战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给了观众“沉浸式”的观赛体验,每个歌手也都是那么的真实。

但从去年开始,《歌手》就没有以前的竞技感了,每个人都很佛,都很随缘,都很客气,失去了只有《歌手》才有的竞技感和仪式感,泯然众人是一定的。

前年的华晨宇,是在神仙打架中半路杀出的少年魔王;今年的华晨宇,却是临危受命、迫不得已的唯一王牌。

可能2年前的他,还更符合“当打之年”这四个字吧。

《歌手》是吃到了华语乐坛黄金时代的最后一波红利,并且已严重透支。洪涛和节目组为了“歌手”的品牌做了很多努力,光是赛制就改了好几回,歌手的参赛身份就有好几个:首发歌手、踢馆歌手、补位歌手、逆战歌手、奇袭歌手。

我甚至觉得,前面说的“放弃”,也是努力的一种。因为对这个节目来说,放弃那些原则和标准,并不容易。

可是每个节目都有他的生命周期,一个节目的衰落其实是电视界的自然规律。特别是像《歌手》这种,属于他的黄金时代只有那么几年,韩国原版的《我是歌手》也只不过办了三季而已。

为了写这篇稿,我又回顾了很多期2013-2017年的《歌手》,那时的《歌手》是真好看啊。

还记得那时每期《歌手》一出,微博和朋友圈就开始了“人人都是乐评家”的表演,要么就是在《歌手》上唱的歌开始疯狂刷屏。

人们围绕着《歌手》的讨论点总是很多,小到观众的一个表情都能在微博上走红。可现在,相信不用我说,你也能感受到今年的《歌手》有多糊,他已经无法在每天的浩瀚信息中抓住观众的注意力了。

都说那时中国只有两类音乐综艺,一类是《歌手》,另一类是其他音乐综艺,直到《歌手·当打之年》也变成所有音乐综艺中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