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司资本到初排名,大数据分析预测《青春有你2》出道名单
娱乐

从公司资本到初排名,大数据分析预测《青春有你2》出道名单

2020年03月29日 14:22:16
来源:8号风曝

《青春有你2》开播以来,围绕着热度选手的话题不断,从“小公主”虞书欣到选手抱团、再到因为人品问题被迫退赛,各式关键词花样占据热搜。

虽然节目刚进入预热,但是关于最终成团名单的讨论早已此起彼伏。在这109位等待成团机会的女孩中——

有的一开始就因为粉丝基础自带话题,有的因为实力亮眼引起关注,还有更多的依然埋在镜头少、话题度低的“旋涡”里没抬起头...

虽然这种等待市场选择的“被动性”,有些不可避免;但是,能够脱颖而出的规律,也并非无迹可寻。

在这类选秀市场中,到底什么样的选手能成为最终赢家?我们从以往的节目中,为你找到了一些答案……

公司力量: 一半出道位,落入大公司之手?

选秀节目首先考验的,当然是练习生们的唱跳实力,长达几年的练习,全都压缩为一个个舞台。但同时考验的,还有经纪公司的运作能力。

坊间多少有传闻,有的经纪公司早早就“预订”了出道位。真假暂先不辨,但从《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1》《创造101》《创造营2019》四档节目成功出道的40位练习生来看,偶像培养型公司分走了77.5%的出道位,剩余的22.5%则留给其余类型公司或个人瓜分。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有专业偶像公司进行培养,能够缩短练习生与出道位之间的距离。

在偶像培养系公司中,“28法则”显著,资金雄厚、实力强劲的往往会占据更多的出道名额。根据公司背后势力,我们暂且将这些公司划分成了名门型、富二代型、新型厂牌以及初创型:

△出道成员的各类型公司分布

“名门型”以乐华娱乐、哇唧唧哇为代表,他们以培养练习生、输出爱豆为运营主体,且早已做出成绩,旗下知名艺人不少,且不少是流量代表,乐华娱乐有韩庚和王一博,哇唧唧哇有肖战。基本来自这类公司的练习生,都会让同辈选手羡慕,堪称“名门之后”。

而这样的名门型公司,的确不仅派出的练习生数量多,最后“锁定”的出道位也最多——

《偶像练习生》中,乐华派出了"乐华七子"共7位练习生,最终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成功出道;

哇唧唧哇则是在《创造营2019》派出了6位练习生,最终出道人数5位,比例高达83.3%。

C位基本也被他们承包,4档节目中,3个C位便诞自“名门”:乐华娱乐的孟美岐和李汶翰,以及来自哇唧唧哇的周震南。

能与之相抗衡的,则是“富二代型”公司,顾名思义,此类公司能够提供更为丰沛的训练条件、包装手段以及发展资源。

还记得《偶像练习生》第一期,香蕉娱乐练习生即将上台时,台下立刻发出了一片惊呼声。那时候,王思聪的名字就象征着“有钱、有势、有资源”。

香蕉娱乐曾由王思聪控股,果然天空的法人是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匠星娱乐是合纵文化子公司,觉醒东方创始人纪翔曾是李冰冰经纪人,觉醒东方还拿到了经纬和耀客的数千万A轮融资,麦锐娱乐创始人王丛曾在华策影视担任高管,早前刚获得上市公司文投控股数千万的A轮融资……

40个出道位中,有7位练习生便来自上述公司。除了在《创造营2019》出道位中没看到这些公司身影外,其余三个节目,基本这些公司要划走至少2个出道位。

△“富二代型”公司及对应出道成员

也因此,经过头部公司层层“剥削”后,留给下层公司的名额不多了。通常情况,每家公司能够争取到1个出道名额,如:简单快乐送出了王子异,龙舞天文化娱乐则有段奥娟……这些公司都属于新型厂牌,成立年头大于2年,且已经打造出了偶像个人或组合。

如果能够高位出道,对于那些刚成立不久的小型公司而言,更堪称是“押中宝”的存在。同样都是第3名出道,“锦鲤”杨超越所在的闻澜文化成立于2016年10月,截至《创造101》时也不过才运作了2年;而《青春有你1》姚明明所在的天加一,前身是加秀娱乐和天下一影视,经验还没积累多少,成立不到1年就派出练习生参赛。

△位于下层的公司及对应出道名单

相比之下,出道队列里却很难见到艺人经纪公司或影视公司的身影。虽然每年都能看到华谊兄弟、嘉行传媒、壹心娱乐、泰洋川禾等知名大公司送来练习生,但也只有4位能顺利出道,而其中有2位还是因为公司扩张业务,开设了偶像厂牌,才得以挂靠出道。

囿于国内的偶像缺少舞台,演戏成为偶像与演员的“殊途同归”,比起进入出道组,此类公司的醉翁之意大概率更在于,通过节目来增加艺人曝光率,为日后发展积累人气

△成熟大型公司及对应出道名单

“寒门出贵子”这一套,似乎已经不适用于偶像选秀。

当然,也不是没有“特例”。4档节目下来,以个人练习生身份出道的,有且只有蔡徐坤一位。所以一直有说法,蔡徐坤这是“逆天改命”。

随着选秀节目的火热,也让大小公司看到了国内选秀市场的商机,纷纷选择入局。《青春有你2》中,109位练习生来自46家经纪公司,其中不乏熟悉身影,如“名门型”的乐华娱乐,“富二代型”的香蕉娱乐、觉醒东方等。

熟面孔虽说不少,但练习生资源毕竟有限,再加上练习时长的限制,“断层”或者说“一骑绝尘”的现象恐难再现。以“大户”乐华娱乐为例,虽派出了5名练习生,单看外表资质不差,但直到第三周才轮到初舞台展示,镜头寥寥,只期待后面能有精彩表现。觉醒东方虽然派出了女团水准的刘令姿等人,但目前排名也不甚理想。

此外,还有28家都是第一次在选秀节目中现身,让学长蔡徐坤都连声感叹,见到了不少新朋友。

比较热门的,有捧出SNH48的丝芭文化,一共派出了10名成员,既有已经出道的“7SENSES”成员许佳琪、戴萌、张语格、许杨玉琢,也不乏在总决选中位列前茅的费沁源、莫寒等人,阵容瞩目;

还有合纵文化,不仅子公司匠星娱乐持续亮相,上官喜爱、安崎成为热门选手。同时,这也是总部第一次派人参赛,但就目前“冰清玉洁”四胞胎表现来看,期望落空,出道几率很小;

泰洋川禾去年刚开辟偶像新业务,今年便送来了孔雪儿和赵小棠,孔雪儿身上虽背负解约官司,但实力和话题都迅速窜高,目前两人排名都位居出道位;

和往年打酱油不同,来自华策影业的虞书欣“未赛先火”,凭借春节热播剧《下一站是幸福》和节目中惹眼表现,观众投票至今稳居第一……

有的公司虽然第一次参与游戏,但背后来头也不小:

一综星船、曜星文化分别有韩国娱乐公司星船、YG“中国分公司”之称;

幕后老板是柴智屏的萌样影视,段小薇同样成为了讨论中心;

王承渲等四位湾湾甜妹所在的TPG文创,背后老板黄绍杰是台湾知名音乐制作人,曾合作过周杰伦、张学友等人。

但是,更多的新入局公司堪称“查无此司”,少有人听说过。28家公司中,有15家在2018年及以后成立,占比53.5%;至于2019年及以后成立的,也有6家之多。

在这样的变动下,《青春有你2》中公司能发挥什么样的力量,个人练习生又能否出现第二位“逆天改命”者,仍是未知数。

导师评级:导师初评级,提前锁定最终出道名单?

按照节目的流程,当练习生们做完自我介绍后,导师的初评级则成为了接下来重要的第一预热环节。

但事实上,这一环节不仅仅决定着选手的ABCDF分班,和最终的出道名单,其实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4档节目的初评级成绩,正好印证了这一观点——

初评级拿到A的16个选手,占到了出道总人数的40%,等级B-C的占据了47.5%,而D等级之下的却只占有12.5%的出道概率。

△出道成员的初评级分布

并且不得不提的是,《青春有你1》节目因为考核评定更为严格,所以全员无A。如果当时节目放宽了A名额,那么初评级拿A的选手占出道总人数的比例,将会更高。

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导师给出的初评级成绩,与最终成团结果并不会出入太大,观众们的投票倾向也是实力考核内容占据了大概率。

△出道成员的初评级详情

所谓的“逆风翻盘”,在选秀节目中不是没有。

《创造营》里从F等级跃身出道位的姚琛、翟潇闻,《青春有你1》里从D到第2名出道的李振宁,都是如此。

但这概率少之又少,更何况,初评级和最终结果相差大的选手,也并非是“天降幸运”的锦鲤。

初评级拿到D的范丞丞,源于第一次表演出现了严重失误。表演时忘词的他,硬是把加分节目变成了扣分点。

这场“没有准备好”的初舞台,对于拿到D而言的范丞丞来说,只是场意外。

如果一切照常发挥,他还会在那12.5%的出道概率中吗?恐怕,未必吧。

再说到所有出道名单中,初评级拿到不理想成绩“F”的选手陈宥维。

虽然第一次初舞台亮相中“惨败”,但是不同于其他没有记忆点、出现失误的F等级选手——直到现在关于陈宥维为何拿F,依然有所争议。

所以,虽然只是刚进入节目的“预热赛”,但是对于那些被分进D班、F班的选手而言,形势已经不容乐观。

从稳占出道高位的蔡徐坤、陈立农到周震南、孟美岐,在节目起初,他们就都已经与其他选手等级拉开。

这样的A班选手,从一开始到整个成团的过程中,已经在概率上掌握了比较大的“主动权”。

当我们把目光重新放回到《青春有你2》中,在初评级中拿到A的这10个人,其实很可能已经提早预订了40%的出道席位。

此外,放眼望去现在节目中的其他大热选手,除了虞书欣隶属D班,蔡卓宜位于F之外——拿到B等级的谢可寅、夏研、王承渲、陆柯燃、勾雪莹、张钰、曾可妮、刘令姿;拿到C等级的赵小棠、葛鑫怡、陈珏,基本上都处于出道位的中上游圈。

对于剩下那些评级为D、F的选手而言,如果想拿到12.5%的出道概率,实在是有些机会渺茫。

第一轮综合排名:越早挤进出道位,大局越早定下来?

初评级很关键,但决定练习生们能否成功出道的,还是观众最终投票数。而我们发现,在第一次公演结束后的第一次综合排名,便让出道“大局已定”——

4档节目中,最终出道的40位练习生,有30位的第一次综合排名时便已经位于出道位,比例高达75%。最开始播出的《偶像练习生》中,这一比例是66.66%,沿着时间轴往后走,《创造101》《青春有你1》和《创造营2019》则分别是77.77%、72.72%和81.8%。

△出道选手的第一次综合排名分布

也就意味着,在第一次综合排名后,进入出道位的练习生们至少有一半以上能顺利出道。且随着国内观众对于偶像选秀节目的不断适应,第一次综合排名与最终出道名单的差别也越来越小,并趋于稳定。

第一次综合排名越靠前,就拥有更大的出道可能性。4档节目中,第一次综合排名位于前5的选手,基本上就和出道席位“锁了”——除了《创造101》的强东玥,以及《创造营2019》退赛的王晨艺。

△4档节目第一次综合排名详情,其中白底色练习生未能最终出道

能否在第一次公演的舞台让观众记住,成为了影响第一次综合排名的重要因素。

强东玥初舞台亮相时,表演了原创歌曲《banana》,成为了首位进入A班的选手。之后,更是一句“battle”勇敢迎战yamy,虽然落败但却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气暴涨,在前期一直处于上位圈。

但接下来,她却陷入了一连串的“怪圈”中,因为机场照和杨超越同框而被被群嘲,又因为陷入了瞧不起苏北人、爆粗口骂人等争议,批评声越来越多,人气开始下滑。

同时,强东玥一直有“能力与位置”不符的质疑,舞蹈勉强过关、rap水平并不高,至于亮点vocal,又在段奥娟和“3A”组等人的对比下黯然失色。

第一次公演时,强东玥的综合排名为第5名,可随着节目播出,她的镜头越来越少,并在第9期时排名滑入倒数,勉强挤进前22。也是在这一期,入选人的发言只有轮到她被“巧妙”跳过。

诸多因素积攒在一起,成为了导火索,瞬间引爆,最终让她无缘女团。

相对应的,也有第一次综合排名没能进入出道位的练习生,渐渐通过展现实力,成为了选秀中的“黑马”。

大主唱尤长靖,跳领带舞的李振宁……都是这个类型,若王晨艺没有退赛,凭借他的舞蹈实力,想必也会出现在最终出道的行列。

除了第一次综合排名,直接影响着选手的出道结果之外,综合排名成绩的波动性和出道位间的关系,也具有一定的可循性规律。

在4档节目的4次综合排名环节,有26位选手始终位于出道名单内,占据65%的比例。其中,更不乏始终占据高位的选手。

《偶像练习生》里综合排名一直第一的蔡徐坤,《青春有你1》中一直登顶的李汶翰,《创造营2019》 里稳占节目C位的周震南,全程都处于成绩尖子塔的顶端。

△出道成员的跌出出道位次数分布

即便是那些成绩波动性大,跌出过出道位的选手,也并非经历过很大的“从落到起”的过程。

跌出过出道位的14位选手,其中有7位只掉出过一次,占据到了一半比例。更何况,这7位中有4个(王子异、尤长靖、紫宁、夏瀚宇)源于第一次综合排名成绩的不理想,以王子异举例,他当时是所有A里唯一一个被删减了初评级舞台的,这也导致了第一轮排名落后,但随着节目的推进,始终挤占出道名单内。

而那些跌出了出道位超过一次的选手,最差排名也都基本在20名之内。4档节目中,能从30+之后排名爬到出道位的,只有姚琛一个人,实数个例。

所以,虽然目前《青春有你2》的第一次综合排名尚未进行,但对于这些女生而言,她们必须得清楚——

一旦在节目中出现过一次30+以外的排名,便需要有很强的危机感 ;而如果要是想从40+以外的名次“逆天改命”,可能性则几乎为0。

训练背景:出道与否,决定了比赛起跑线?

在选秀节目中,已经出过道的艺人“回炉重造”的现象越来越普遍。

从蔡徐坤到孟美岐吴宣仪,再到周震南……有些选手还没有登场,就已经赢在了比赛的“起跑线”上。

在此前的4档节目中的40位成团成员,其中有22位是“回锅肉”选手,比例占到了55%。单是一档《创造营2019》,11位出道成员就有8位选手有过出道经历,比例之大可想而知。

△出道成员的出道经历分布

和新人选手们相比,那些已经出过道的艺人再来参与节目,在粉丝基础和舞台经验上,都具有一定的优势性。

在《偶像练习生》中,蔡徐坤还没出场,大家就好奇这个“拥有100万粉丝的人”将会有怎样的表现;而同样,小鬼王琳凯在参加《偶像练习生》前,也凭借《中国有嘻哈》积累了不少人气。

这样的选手,起点显而易见地比别人高。一出场,就容易受到一同参赛的选手、节目导师和观众们的关注。

与此同时,出道选手舞台经验的丰富,也让他们在和新人选手对比的时候,显得亮眼许多。

《创造101》中,孟美岐和吴宣仪舞台初亮相,便抓住观众的眼球。出道于宇宙少女组合的她们,拥有成熟的演出经验,所以一出场就自带光环,备受瞩目。

同样,在这一季《青春有你2》中,出过道的选手依然占据了不小比例。

当蔡徐坤回头问“我们回锅肉家族还有没有人“时,后面许多选手齐刷刷地举起手。

单是节目中的谢可寅,就已经“回炉重造”了4次。从入选全国300强的超女,到《加油美少女》《下一站是传奇》,再到如今的《青春有你2》,她早已是选秀舞台的“老”面孔。

对于这样的选手而言,重新参加选秀节目,就是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之前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出道艺人的成功,证实了这是一条能给她们带来升值空间的路。

而她们在回炉重造前的经验,在节目中也确实有所成效。

初评级里,10个进入A班的练习生中,刘雨昕、孔雪儿、安崎、上官喜爱、喻言、戴燕妮、许佳琪7人都出过道。

没有进入到A班,但出过道的虞书欣、赵小棠、谢可寅、陆柯燃,也同样能够跻身大热选手名单,成为55%概率下的“预备军”。

就拿谢可寅举例,她很好发挥出了“回锅肉”的优势,在第一次公演舞台时,她就会知道舞台怎样才能炸,指导要团队配合,突出个性,所以不意外她带着团队拿下rap组第一。

此外,在剩下那45%没有出道的选手中,还不乏像傅菁、朱正廷、黄明昊这样训练经验充足的练习生“前辈”,所以能够留给“新人”练习生的机会,看起来又相对少了一些。

但在前辈们受到“偏爱”的同时,观众也不会错过任何努力的新人。《偶像练习生》的陈立农、《创造101》的段奥娟,都很好地验证了这一点。

而在这一季节目中,让评审都笑趴的王清、“很难聊”的中国女孩陈珏,只是未出道选手给大家带来的惊喜一小部分。

所以,虽然出道艺人以55%的取胜概率略高一筹,但是她们和新人选手间的拉锯战,依然非常精彩,充满了变数和未知性。

话题指数:热搜声量,为出道保驾护航?

对于选秀节目来说,话题度一定程度上便是节目热度的“生命力”。有亮点、有话题的选手,能够为节目组自带流量,吸引观众的关注。

而热搜数据本身,对于选手们来说,也是大众反馈的一部分。

以往的节目经验告诉我们,节目期间有热搜话题度的选手,能够占据出道总人数的87.5%;在成员的40位选手中,只有5个人没有热搜讨论度。

更何况,这5个人仅仅是没有关联全名的热搜,不排除存在全名以外的热搜关键词。

△出道成员的热搜次数分布

从这个层面上而言,开播之后受到热搜关注的选手,不仅能够引起当下讨论,也有机会成为后续节目一直关注的亮点。

所以,在《青春有你2》开播后,便登上微博热搜的虞书欣、许佳琪、安崎、上官喜爱、蔡卓宜、谢可寅、孔雪儿、赵小棠、陈珏、王承渲、王清、刘令姿等人,已经有了继续抓住大众视线的可能。

她们在节目中的表现、言行,既在节目层面上是引起观众讨论度的保证,又可能是为自己出道“保驾护航”的一大利器。

从《偶像练习生》蔡徐坤到《青春有你1》的李汶翰,从《创造101》孟美岐杨超越到《创造营2019》周震南,比赛期间热搜数处于领先地位的热门选手,都占据出道名单的TOP3前列。

在这一季《青春有你2》节目中,不过才6期节目,就拿下11条热搜的虞书欣,很有可能也会成为贯穿节目的最大话题点,如果最终拿下出道位前茅,也在意料之中。

但在吸引大众视线、进入出道预备军的同时,具体的热搜量多少,对于能够走到最后、还是与最终出道失之交臂,其实并没有决定性的影响。

《偶像练习生》成团夜当晚,遗憾落选的卜凡和NINEPERCENT一起成为了热点话题。

从参赛期间的话题量来看,卜凡9条热搜在数据上与陈立农、林彦俊持平,还高于王子异、小鬼、尤长靖。

而在《创造101》中,“遗珠”王菊的22条热搜仅次于孟美岐,在101女团中排名第三位。

一“菊”成名,造就“菊”世无双。

节目播出期间,王菊刷屏了微博朋友圈各大社交网络,成为了现象级选手的存在,当时围绕着她的讨论声量此起彼伏。

同样被挡在出道名单外的李子璇,12条的热搜也超越了段奥娟、紫宁、李紫婷、傅菁、徐梦洁。

所以,虽然出道位成员大都是热度选手,但遗憾的是——

并非每个热度选手,都一定有机会拿到成团一席。

按照这一规律来看这季《青春有你2》,虽然现在秦牛正威每期占据热搜,比其他选手更自带话题热度。但即便不考虑实力,她想要挤进出道名单内,也并非轻而易举。

从以上分析的几个维度而言,公司力量、导师评级、观众投票、训练背景、话题指数等因素,的确或多或少会都影响选手们的出道进程——

偶像培养型公司在比赛中占据优势

导师初评定结果与最终成团名单出入不大

观众综合投票使得出道形势基本已定

前辈艺人成团概率略胜一筹

话题热度高才有望成为后续亮点

对于选秀节目而言,这些已经成为无形之中的潜在“规律”。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那双隐形的“手”,早已在背后默默“操纵”着比赛进程的发展。

但与此同时,观众作为偶像选秀的参与者,这个不断pick的过程,就好比拆盲盒: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舞台上的他/她们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规律之外的那几分惊喜,不也正是观众“制作”女团的乐趣所在?

所以,看完出道分析文章的你,如果心中已经拟好了成团名单,不如在评论区和大家分享吧!

1、________;

2、________;

3、________;

4、________;

5、________;

6、________;

7、________;

8、________;

9、________。

(图表为8号风曝制图,其余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