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那场席卷全球的疫情,让好莱坞堕入黑暗
娱乐

100年前那场席卷全球的疫情,让好莱坞堕入黑暗

2020年04月05日 09:33:33
来源:桃桃淘电影

可怕的疫情,暂时还看不到终点。

如今,全球集体停摆、隔离、保持社交距离。

而电影业,也是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就像我之前发过的那篇文章,整个好莱坞都停摆了。

而最新的消息则是,大批好莱坞电影集体改档,比如《花木兰》改到了7月24日,《黑寡妇》改到了11月6日,《法兰西特派》改到了10月16日,《寂静之地2》改到9月4日,《壮志凌云:独行侠》改到12月23日,《神奇女侠2》改到8月14日……

是的,不但上半年基本没电影了,暑期档也基本没了,2020年的电影市场,乐观的话,将从秋天开始。

是的,大家都难。

但是,也得扛,这是每个人,每个行业,都要一起扛的事。谁也无法独善其身。

拍摄叫停、影院关闭、演员中招被传染……

不过,这场重创似乎也无法用“前所未有”四个字来形容,因为早在102年前,一场被称之为“西班牙大流感”的全球疫情,也曾让当时的悲观主义者发出了“这是世界末日开始”的哀叹。

接下来这篇文章编译自《好莱坞报道者》2020年3月26日刊

我们也可以看看102年前的那场大流感,又给当时的好莱坞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1918年大流感导致全美默片拍摄停工前,查理·卓别林踩着高跷为他的电影进行宣传。

那原本应该是一段属于好莱坞的欢乐时光。1918年11月,可怕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新兴的默片电影业正在蓬勃发展,全美上映默片院线达两万多家。

根据当时的周刊杂志《Service》,有人指出,1918年,电影业将成为美国第五大产业,仅次于农业、煤炭业、钢铁业和交通运输业,据估计投资额将达2.5亿美元。

然而,这一迅猛发展的态势却受到了来自一场大流感疫情的威胁,这场大流感最终夺去了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生命。

就像今天身处新冠疫情危机中的好莱坞一样,当时的电影公司和电影院也不得不面对强大的病毒威胁,这一威胁涉及公司利益、员工生计。

“电影世界充满了黑暗和细菌。”

1918年11月,《世界电影》(Motion Picture World)这样报道。

“你遇到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流感治疗方法……尽管如此,你遇到的每个人要么是刚刚从流感中恢复过来,要么是刚刚患上流感。”

几个月来,洛杉矶的电影公司和连锁院线都认为,所谓的西班牙大流感是东海岸的问题。“我们这里的流感疫情不像东部那么严重。”一位电影公司发言人这样告诉《洛杉矶时报》。“如果地方卫生官员要求关闭电影院,我相信院线老板们会按照卫生官员的要求去做。”

疫情期间,华盛顿特区的红十字会护士用担架抬着一位病人。

但是,这场大流感正在向西蔓延。全美电影院空了一半,损失惨重。

1918年10月初,美国电影行业协会宣布,从10月14日起,一个月内禁止放映新电影。一些洛杉矶的院线老板此时开始用分发纱布口罩的招数应对美国电影行业协会的禁令。

不过,传奇人物“剧场之王”西德尼·格劳曼却轻蔑地对《洛杉矶时报》表示“他手上有很多电影要上映,他没从谁那里听说要关门,他也没从他的观众中听到任何一个人打喷嚏。”

“剧场之王”西德尼·格劳曼

1918年10月11日,洛杉矶市政府下令关闭所有影院、剧院和娱乐场所,开门时间另行通知。共有83家电影院关闭,每周都有成千上万的影迷被拒之门外。

“年轻人还能去自己最喜欢的电影院找乐子吗?”《洛杉矶时报》这样问道。“瞧,招呼他们的就是一个写着‘卫生官员下令关闭’的指示牌。”

1918年,马萨诸塞州的护士为病人提供新鲜空气。

疫情爆发期间,电影公司也开始陷入了拍摄危机。

来自纽约的消息称,著名演员布莱恩特·沃什伯恩在拍摄《东部维纳斯》时将流感病毒传染给了搭档女演员安娜·Q·尼尔松。

1918年10月16日,Lasky电影公司副总裁兼西海岸经理弗兰克·加巴特宣布,有三部正在拍摄的影片正在紧张赶拍中,大部分摄影棚将在一个月内关闭。Metro、马克·森内特、Triangle三家电影公司也跟着做出了类似的声明。

康斯坦斯·塔尔梅奇、诺玛·塔尔梅奇等明星则同意放弃她们的片酬,这样普通员工就可以继续工作。

塔尔梅奇姐妹

正如默片制片人本杰明·汉普顿所说,恐慌开始了,因为那些还处于新生期的电影公司:

要么完全关门,要么处于半运营状态,悲观者们哀叹,这是世界末日的开始。”

1918年10月19日,Metro电影公司的偶像明星——31岁的哈罗德·洛克伍德死于大流感;俄国首位电影明星薇拉·科洛德娜亚也在敖德萨死于大流感,数百万欧洲粉丝为此心碎。

哈罗德·洛克伍德

薇拉·科洛德娜亚

大流感的威力愈发彰显,令人心惊胆寒,一些小电影公司意识到,即使只是关闭一个月,导致的财务重担,都让他们无法承受。

1918年10月中旬,罗伯特·布伦顿位于梅尔罗斯大道上的布伦顿电影公司与一些小公司(包括凯蒂·戈登电影公司、海伦·凯勒电影公司)联手,他们给加州国会议员H·Z·奥斯本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信的内容是请求合作,从而维持电影产业的发展。

“电影公司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户外进行的,在疫情期间,其危险性比其他任何行业都要低。”罗伯特·布伦顿作为小公司联合代表这样写道。他表示,如果他的雇员拿不到工资,他们也买不了战争时期的自由债券,这是对战争融资的破坏。

大流感幸存者丽莲·吉许、多萝西·吉许拍摄影片《风雨中的孤儿》(1921)

尽管大流感仍在洛杉矶肆虐,但一些电影的拍摄工作已在1918年10月底陆续恢复。10月24日,洛杉矶警察局颁布规定,禁止电影中出现人群聚集的场景,同时要求聚集在电影拍摄现场的观众必须被疏散。

11月初,默片超级明星丽莲·吉许在Sunset电影公司摄影棚拍摄时患上了流感,她的妹妹、也是她的片中搭档多萝西·吉许被传染了,女演员奥莉薇·托马斯和编剧弗朗西丝·玛丽恩也被传染了(年轻的华特·迪士尼也染上了流感,好在后来康复了)。

丽莲·吉许此后对自己的流感病情轻描淡写,称唯一让她讨厌的事就是只能穿着法兰绒睡衣,“整个冬天都得穿这个,真是可怕。”

1918年11月下旬,导演艾伦·德万刚刚从大流感中恢复过来,但依然看起来病恹恹的,他在Sunset电影公司接受《世界电影》采访时,向记者吹嘘了他刚刚为电影《骗子》召集的演员阵容。

《骗子》1919年1月在北美上映。

名单上有杰克·霍尔特、克拉拉·金博·杨和最近得了流感的安娜·Q·尼尔松。在如此一个危险时期,这份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单让记者感到无比震惊。

“你是在哪儿、是怎么召集的这些演员?”记者问道。艾伦·德万回答称:“因为流感,很多电影公司都关门了,演员们都宁肯工作不愿闲着,我正好给他们提供了机会。”

《流感季节:1918年至1919年疫情影响下的电影世界报告》一书作者理查德·科扎斯基称,一些电影公司的保安曾向每位访客喷洒消毒剂,而有些人则相信“每天吃一块酵母蛋糕就能远离流感。”

在梅尔罗斯大道的布伦顿电影公司,一名红十字会护士会给客人们撒粉末,而制片人托马斯·因斯则给所有的员工都戴上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吸烟”的口罩。

据《世界电影》报道,马克·森内特给他的员工都配备了一种小袋子,袋子里有樟脑阿魏粉和其他有甜味的药膏,这种小袋子就挂在脖子上,和许愿骨戴在一起,公司的每个成员包括猫猫狗狗,都戴着它。

1919年玛丽·碧克馥主演的默片《长腿叔叔》中的火车站场景,一个女人打了个喷嚏,所有人都散开了,包括戴口罩的人。

虽然很多人(包括吉许姐妹)已经身患重病或很快就会患病(好莱坞无可争议的女王玛丽·碧克馥便是其中之一),《洛杉矶时报》却在12月2日报道称,洛杉矶剧院在关闭七周后将重新开门营业。洛杉矶剧院关闭时期,一周损失额达一百万美元(合今天1710万美元)。

《洛杉矶时报》这样写道:“无趣的季节结束了,洛杉矶人可以放心了......电影院已经做了积极的准备热情欢迎我们。院线老板们挑选了最生动、最好玩、最耀眼、最棒的电影供我们欣赏!”

到1919年早春时节,大流感疫情已趋于减缓。

没多久,电影公司就开始满负荷运转,20世纪20年代疯狂的娱乐风潮和资金洪流弥补了大流感造成的短暂损失。

西班牙大流感很快成为了电影史上一个令人悲伤的注脚。

本文编译自《好莱坞报道者》

也希望,这次疫情,可以尽快过去吧,希望一切都能好起来,希望大家都能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