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庚《非常道》对谈实录:好汉不提当年勇
娱乐

韩庚《非常道》对谈实录:好汉不提当年勇

2020年05月20日 10:47:58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我们永不言弃》是今年第四部转战网络的电影,“偶像”韩庚在其中饰演了一个“拳王”;因为意外,入狱6年,当他回归生活后发现自己成了一枚新手奶爸,生活的磨砺不止是拳王要做外卖小哥,还有女儿突如其来的重病。对于生活的“丧”,他选择重返擂台,用自己的“永不言弃”鼓励女儿直面病魔……

片中,韩庚以全新的“硬汉”形象出现在观众面前。首次挑出演拳击手的,韩庚不但花了半年时间接受“地狱式”的拳击训练,还在拍摄过程中跟专业拳手近身格斗,生生挨了一千多拳。

韩庚没想过“转型”的问题,确实,作为第一个在韩国出道的中国爱豆,他身上背负了很多“定义”和“标签”;但早就忘记这些标签的他近年一直在追寻着自己的演员梦想。

韩庚说,他二十岁的梦想就是快点出道,三十岁时想做一个优秀的演员,四十岁时希望有一个完美幸福的家庭。入行十五年到现在,韩庚交出了令他满意的答卷了吗?

以下是访谈实录:

韩庚:凤凰网娱乐的网友们大家好,我是韩庚,欢迎大家关注本期《非常道》。

凤凰网《非常道》:我们今天其实是在讲,就是你最近的一部新电影叫《我们永不言弃》,这部电影的话其实会看到你跟以前的反差特别大,听说你进行了体能的锻炼,还有各种魔鬼训练,可以跟我们讲一讲吗?

韩庚:因为我在好像是在2018年的时候,2018年的时候跟导演在合作《大侦探(霍桑)》,还是2017年我忘了,在拍摄过程中我们两个人在吃饭的时候就聊了这个剧本,我说我还挺想在演员上突破一下,有一些不一样的一个状态,不一样的一个形象,所以就谈到这个拳击的这个题材,那我就说我挺想去挑战一下,导演说那你要会很累,会吃很多的苦,因为你要完全要像一个拳击运动员,你才可以去拍这个,要不就没有办法拍,我说也可以尝试一下,那时候就开始写剧本了。

等到2018年底的时候就开始正式开机,在开机的前一个半月我就开始进入了系统性专业性的训练,那时候很瘦,也没有什么肌肉,也没有任何的基础,所以一个半月里一直是在增肌增肥,等到进组以后再开始,白天拍文戏,晚上就开始做一些拳击的训练,体能的训练,还有跑步,就两个半小时三个小时。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说我们在说关于演戏这个环节,有的人是把自己掏空了然后来出演,有的人是把自己打碎了再重组,你自己感觉你是哪一种?

韩庚:我应该是打碎重组的一个类型吧,我是希望会有一些不同的在人物的塑造上有不同的一些跳脱自己韩庚本身的一个东西,就是举例子比如说拳击手,你要真的不真打的话,不真挨拳,你不知道这个拳击在擂台上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你不知道挨打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你不知道说在台上跟他对战的时候你心里是什么状态,还是希望更真实的感觉,你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人物或者内心的一些东西感受会出来。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我看有人说,就是电影里边的拳击戏都是真打。

韩庚:我跟导演也沟通过,我说如果要不是真打,导演也说如果不是真打的话,会把镜头切的很碎,你要找替身体型又不一样,动作感觉都不一样,所以就说那我就在训练的时候导演就给我找了一个专业的拳击手,就每天给我去陪练,甚至要了解对方的速度、习惯等等,就从那开始就开始希望说我能亲自能上场,不需要替身,我觉得我也可以。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所谓的魔鬼训练里面,你觉得最难的是哪个环节?

韩庚:其实在你做训练的时候,塑造这个肌肉等等,这都还好,因为都是一个体力上活,你要坚持住就OK,最难坚持的就是吃的方面,因为我是比较爱吃的一个人,什么东西美食我需要尝几口,或者是喜欢吃的就不停的吃,所以看见那个东西就是很难控制。所以每天吃的东西大概就是一些麦片,鸡蛋清,西兰花,青菜,没有油没有盐没有任何的碳水,没有糖,每天都是这样,大概就将近四个月是这样吃。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我觉得像拳击这样的运动,有勇在里边,有一些心气在里边,它其实对人的塑造还挺强的,你拍完这种拳击手的角色,你觉得对你自己的性格会有什么影响?

韩庚:其实那段在拍摄的那段时间呢,性格上就是起伏很大,也不能判断说这是我真正是我的性格,因为那时候脾气很躁,因为没有糖,没有淀粉,碳水的时候,心情是很不好的,脸上也会长疙瘩,就是躁到就是很暴力,因为我房间里边也会摆一个沙袋或者一个速度球,每天就是睡不着,甚至说是真的心情郁闷,就是打沙袋打速度球,每天就在那练。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你白天又要拍文戏,其实还会有很多感情戏心情戏在里边,那你这个情绪切换其实还蛮大的。

韩庚:对,尤其是跟小孩子一些情感上的戏,对我来说还挺难的,不像是常人沟通起来或者是情感上面是比较一致,尤其跟小孩子你要去把握她的一个时间点,一个最好状态的一个时间点,平时你要不断的跟她沟通,去跟她聊天,就哄她开心,什么手段都有。

凤凰网《非常道》:在戏里边当爸爸的感觉怎么样?

韩庚:我觉得挺幸福的,那时候我就说我有一个这样的女儿的话,我得幸福死,就是完全的要全心的想去保护她。

凤凰网《非常道》:像你连续的两部戏里边其实都有父女情的展示

韩庚:其实在拍拳击之前是跟泷田导演拍的《闻烟》那部电影,也是有一个小女孩,但是我跟女孩儿的戏份不是很多,主要就是跟爸爸父亲的一些情感,就是父子两个人情感的一个故事

所以那时候我也在慢慢的想去练,想试一下,到底能不能跟小孩子沟通,怎么跟小孩子沟通,也算是练练手了,到了下一部戏真正跟女儿沟通跟孩子沟通是什么样的。小孩子他的想法和观察东西,其实跟成人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他们很直接很单纯,因为成人我觉得遇见一件事情你会顾虑很多,想的东西很多,所以你跟他去沟通的时候,也会反过来会启发我。

凤凰网《非常道》:回国的时候你发展的时候第一部电影是高晓松导演的《大武生》,当时你拍那部电影的时候,就像我们说的也是民国戏,有很多动作戏,当时你是基于什么考虑来选的?

韩庚:我特别喜欢邹老师(编剧邹静之)写的《大武生》的剧本,最后我也是比较喜欢动作戏,想去尝试一下,因为之前我也学过舞蹈,在肢体上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做到的,在拍戏做演员的方面上,那时候还不是很清晰,或者很青涩,也是在慢慢的去琢磨想去在这里边去吸收更多的经验,所以就尝试了《大武生》。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从《大武生》到今天的《我们永不言弃》,有没有想过就是说在你的拍戏转型过程中,现在更注重的是哪个方面的东西?

韩庚:其实没有什么很固定的说一定要偏向动作的演员,或者像剧情演员,我觉得每一个角色如果要真的可以打动我,或者真的剧本打动我,我想挑战这个角色的话,无论怎样都想去尝试一下

凤凰网《非常道》:就很多网友也会说,说你这十年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就是从idol到演员的转型,你觉得现在转型怎么样?

韩庚:我从来没有想过说转型这个问题,因为确实我是很喜欢甚至说是很想把演员这个行业做的很好,所以一直在闷头想跟好的导演好的演员去合作,好的剧本去拍,我觉得踏踏实实的一步一步来吧。之前大家都会做一个标签是idol,毕竟是idol出身,但我早就忘了我是什么样的一个标签,因为你做演员真的是接触更多的生活,你要看到更多的人,你要真的说去买菜或者真的去超市买东西,跟普通人去沟通你才能知道说人情世故,人间的那种温暖,你才能在影视剧里边你才能借用到。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真的会在买菜的时候去观察人对不对?

对,我有时候也会去买菜,三元桥有一个菜市场,我经常会到那去买菜。

凤凰网《非常道》:你会观察他们那些路人的身份、动作。

韩庚:没错,因为我从2015年跟李玉导演合作完(《万物生长》)以后,我就慢慢我就觉得观察别人也挺有意思的,从中你能看到他甚至不说话一个等待,你都能觉得他有一些什么故事,自己会想很多,在情感上就很敏感。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其实人真的就是从一个阶段总会从一个表面的东西看到更内在的,那么你现在就是说你自己如何看待就现在流量明星的转型?

韩庚:我觉得这是必不可少的,大家的市场需求我觉得是不同的艺人,甚至说都是需要的,大家都说流量明星怎么怎么样,我觉得这不一定是一个贬义词,我觉得大家是需要一个这样的满足,那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在,甚至说他们非常优秀,不是什么都不会或者怎样,每一个人都非常优秀,不然你不会说你有一个这样的成就。

凤凰网《非常道》:转型你觉得应该是依据什么?就是内心的呼唤还是时代要求还是什么现实情况的。

韩庚:我觉得是我的梦想吧,因为我看电影还比较多,之前我也是在,甚至说没有网络的互联网没有新媒体的时代的时候,我一直都说我很喜欢电影,我很喜欢演员,有可能一直在保持这样一个心态,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一些好的作品能给大家,最真实的东西给大家。

凤凰网《非常道》:现在就是心目中最理想的,就是自己从内心里边想去演的一个角色。

韩庚:我演了那么多角色,就反差都挺大的,之前我想尝试不同的人生、不同的状态,现在我从来没有试过我演一个反派,演一个坏蛋。

凤凰网《非常道》:你还没有演过坏蛋?

韩庚:对,还挺想试试,如果有这样的机会还挺想试试演一个反派的。

凤凰网《非常道》:我觉得那应该也是一个挺值得期待的一个画面,那时候你可能对人性,就是理解就会更多了。

韩庚:我觉得是一个尝试吧。

凤凰网《非常道》:最近节目上有一批曾经的艺人同台,就韩国公司出来的艺人,大家会发现说idol们的站姿都一样,所以大家有一个好奇的地方,在韩国的练习生是连站姿都要训练的吗?

韩庚:因为确实包括我们公司也是一样,也有很多的一些练习生,是非常有一个很系统的一个训练,站姿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礼貌的一个基本的状态,除了这个以外,更多的还是在专业上有一个很强度的训练,你专业达到了,那包括你的人品,包括你的礼貌你的礼节,自然而然都是要有要求的。

凤凰网《非常道》:我刚刚听你说到就是说你们公司现在也有练习生对吗?

韩庚:对。

凤凰网《非常道》:也就是说你从一个时代的偶像变成了一个培养偶像的老板。

韩庚:其实我希望就是肯定每一个时代有不同的一些新的艺人,不可能说我们一直都是在这个年代甚至未来都是一样的,我是希望有一些新的血液新的东西能给大家不一样,我还是希望能做出更优秀更好的一些艺人或者演员。

凤凰网《非常道》:培养艺人的时候你最看中的是哪一点?

韩庚:人品。

凤凰网《非常道》:你觉得人品比才华更重要。

韩庚:我觉得是。

凤凰网《非常道》:最近有没有关注选秀节目?就比如说这些男女团当道,就是你怎么看待这些后辈?

韩庚:其实我觉得后辈越多越好,这样优秀的这些新人,在舞台上你去呈现,我觉得这是好的事情,也有不断新的东西一波一波的可以呈现,包括给很多的一些人有一些平台甚至舞台去展现他们。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比如现在提到你的话,很多饭圈女孩说你是初代顶流,觉得你是时代的眼泪,你听过这个说法吗?

韩庚:没有。每一个时段是不一样的,甚至每一个市场的接受能力也不一样,就有一句话,好汉不提当年勇。我觉得过去的事情是我一个最好的经历,没有以前那种经历,过去,我觉得也不会说现在我坐在这跟你去聊天。那是以前过去的事情、过去的时代,现在你要接受现在的市场,你要有现在要去为现在的年轻人去服务,你要做他们能接受的作品。

凤凰网《非常道》:当年在韩国发展的时候,也不像现在有这么多中国练习生,还有已经出道的中国籍的前辈,当时的心态是什么情况?

韩庚:因为刚开始就到了韩国你的语言又不通,以后会怎么样的发展你也不知道,一直都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出道,真正出道那一天之后,我觉得走到头了,但是从第一天开始算刚刚开始,有很多的一些事情和困难你都得要去面对,挑战,你还要不断的努力。

凤凰网《非常道》:当时大家就会说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你现在回想,那段时间最难的是什么?

韩庚:最难的对我来说就是你之前很多的梦想,就一直很难去实现,所以说,你也没有办法回家跟父母去见面,还有就是,你更难的你没有办法有自己的一个个人的空间,这是那个时候的工作量是很大的,白天工作晚上回来还要排练,睡觉也睡不了几个小时。

凤凰网《非常道》:在精力和体力上都是需要超量透支的状况。

韩庚:对,反而对我更有那种永不言弃的那种状态。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其实这种永不言弃的这种精神,真的也是经历过这种锤炼的历练的,那你当时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其实你有很多的粉丝,都是从那个时代一路跟你走过来的,你现在再想想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你的粉丝做过什么特别让你感动的事情吗?

韩庚:今天我还跟我的化妆师在化妆间里面还聊,现在的大部分粉丝都有孩子了,就甚至孩子上小学的也有,因为很大了,现在觉得挺美好的。之前一直在支持我的一些粉丝,一直到现在,有的时候还会看到他们的身影,甚至给我写的信等等。现在也有新的粉丝或者新的支持的朋友,我觉得很感谢,能看到大家的那种状态,对我的支持。

凤凰网《非常道》:我们之前看两年前你曾经说过,万一有一天自己不出名了怎么办,现在你会再想到这个问题吗?

韩庚: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不会想太多,因为我毕竟也有家庭,父母也都非常好,我觉得我挺幸福的,包括现在也有这样的工作,还能去看到很好的本子,能跟好的导演去合作,我就觉得很开心了。

凤凰网《非常道》:现在在你的这个就是整个生活里边的排序你自己大概有一个排序吗?

韩庚:家庭是第一,接下来才是工作,家庭要多去考虑和去想的。

凤凰网《非常道》:你能给我讲一讲你二十岁的梦想是什么吗?

韩庚:二十岁的时候我去了韩国已经有一年多了,那时候梦想就快点出道,越快越好,那时候因为我毕业了以后,我在想在外边闯一闯,就闯两三年如果实在不行就回去考大学,是这样的一个想法。

凤凰网《非常道》:到三十岁的时候你有什么样的梦想?

韩庚:那时候就是想去做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能跟好的演员好的导演能碰到好的剧本,能拍一个实实在在真的好的作品给大家,大家能认可。

凤凰网《非常道》:现在这么看来今年你36岁,这些梦想其实陆陆续续都实现了,有没有想过给自己40岁有一个目标清单或者其他的?

韩庚:就好多我都是顺其自然,如果真的要说40岁的话,那我也希望说我有女儿、儿子,有一个很好完美的一个幸福的家庭。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现在其实已经在你的理想生活中了。

韩庚:还在过程中,没有达到真的我想达到的一个我自己的标准,还是希望能,这只是一部戏而已,希望每一部戏都会有好的结果,甚至有好的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