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妹野心家郑乃馨:我才不是只靠可爱走到现在的位置
娱乐

甜妹野心家郑乃馨:我才不是只靠可爱走到现在的位置

2020年06月02日 19:18:59
来源:8号风曝

有些人天生是要去搏击长风的,他们喜欢处于漩涡中心,幻想自己有双翅膀。

当找到心中的热爱,他们就会像是赫尔墨斯一样开始在空中极速奔跑。云朵变为踏板,小鸟成了伙伴,不到终点绝不停下。

要从人群中找出他们,或许有些困难。因为他们常常有着与之不符的外表,往往那么沉静,抑或是纯良。

但当你悄悄地靠近,问道:你有什么梦想吗?

他们则会对你微笑,悄悄露出一支羽毛,“嘘,现在还不是时候。早晚有一天啊,你会看到我飞翔。”

郑乃馨,这个从泰国飞来的女孩,就是其中一员。

01 I'm a super star

上期的《创造营2020》结束了第二次公演,《一步成诗》组的郑乃馨以120票的超高票数获得本轮的“撑腰王”。

标准的发音、稳定的声线、甜美的长相和开朗幽默的个性,成就了泰国妹妹郑乃馨的高人气。担当团队Leader的她,更是让观众看到了她对舞台的严肃态度和领导能力。

表演结束后,郑乃馨说:“我常被大家认为是可爱和中文不好的女生,但我更想被大家记住的是,我一直在赢。”

的确,从《我要变好看》到《honey》再到这次中国风的《一步成诗》,郑乃馨从没失手过。但她的目标却不止于此,她抬头将目光锁定在最中间的座位,大大的眼睛里写满倔强与坚定,“我想当第一名!”

身为泰国人,郑乃馨的偶像是BLACKPINK,她渴望自己也可以像她们站得一样高,“泰国人出名太难了,因为我们是个小国家,里面有泰国成员让我们很骄傲。”

只是,BLACKPINK只有一个。别说在竞争激烈的韩娱站住脚跟,面对泰国国内僧多粥少的局面,很多小明星也苦于没有出路。要么演演腐剧,圈一波人气;要么选择去别国开拓市场。

已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5年的郑乃馨,曾加入过泰国本土一个小组合MilkShake,已经4年没发新歌了;演过泰剧《只因我们天生一对》,也拍过中国网剧《超级影后之初次做人》……

直到2年前,郑乃馨看到了《创造101》。那一年的《创造101》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在中国乃至海外娱乐圈都有着高讨论度的话题,更是被大家围观热议的社会现象。《创造101》的李紫婷、Sunnee,《明日之子》的徐嘉琳,这些泰国妹妹陆续的成功出道,让她看到了曙光,有梦想的年轻人不必只盼望着经纪公司渺茫的出道机会,忍受长久的等待,创造营可以让他们直接向大众尽情的展示自己的才华,实现自己的梦想。

于是,郑乃馨把所有的梦想打包,铆足全力,向世界宣告“I'm a super star”。

02 追梦过程并总是孤单

翻开过往选秀节目的决赛VCR,能看到很多练习生的家庭条件都很优渥。和“淘汰就要回去继承家业”的其他人不同,郑乃馨的家庭能给予她的支撑实在太少。

郑乃馨生于中泰混血的普通家庭,“小时候爸爸喜欢杨钰莹,对我影响很大,让我爱上了唱歌”,但是因为“泰国父母都希望孩子成为医生、工程师”,所以她高中选择了土木专业。

现在网上仍能找到她和同学们一起去锯木头、砌砖墙的照片。在一堆晒得黝黑的男生中,瘦弱白皙的郑乃馨,显得格格不入。

直播中,郑乃馨用刚学到的中文笑着说“我学习搬砖,搬砖很累”,感到累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一直在半工半读,贴补家用。

11岁那年,郑乃馨的父亲离开了家。尽管每个月都会寄一笔钱回家,但只能保证母女俩和两个哥哥最基本的生存需要。

郑乃馨的母亲不出去工作,于是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她的肩上。16岁入行,做过女团,当过演员,拍过写真,当过DJ、干过直播……尽管全部是一些十八线艺人的工作,在工作中还要遭到差别对待——“工作人员对有名的人和我是不一样的 ”,郑乃馨说道。

但她仍以自食其力为傲:“I am not a rich kid,but working unlimitedly to get what I want.”

只是偶尔的,郑乃馨也会疲惫。

在SNS上,她写过这样一段话:“现在像负债一样工作,太累了。没有朋友、没有社交、没有旅行。外出等于工作,累了就回家,每天面对的只有三条狗和快乐的妈妈。”

生活被通告塞满,灵魂像是被禁锢在鱼缸中的鱼儿,只有一寸见方的自由和湿漉漉的孤单。

郑乃馨知道自己不平凡,或者说,她只有相信自己不平凡,才更有动力去生活。

“我觉得我天生就是要做这行的。但缺少一个机会被注意,很多人还没看到我,我要抓住一切我可以抓住的机会。”

她如此渴望湖海的广阔,她渴望成为大明星。

创造营的机会摆在面前。仅突击学习了两周的中文,郑乃馨便来到了中国。

刚来到这里,她像是和其他学员隔着一层玻璃。尽管大家都很友好,看见她会微笑打招呼“hello nene”。但因为有的学员英文不好,郑乃馨的中文又不足以顺畅交流,她们无法进一步亲密。

这个时候,伍雅露靠近了她。“郑乃馨的贴身翻译官”,是伍雅露的外号。

郑乃馨在台上说不出话的时候,伍雅露会替她解释:“她私下准备了很久,可能是太紧张了”,然后温柔地对她说,“别急,没关系你再想想。”

伍雅露帮助她和其他学员交流、纠正语法错误,帮助她更快地融入环境。

在第一次排名公布前,伍雅露很担心自己淘汰了,郑乃馨怎么办。两人坐在练习室,一向不爱哭的郑乃馨流泪了。她别扭地背过身去,边抹泪边说:“我从来没想过会遇到你,从来没想过,第一个最好的朋友是中国人。”

友情是创造营的馈赠。

郑乃馨之前没有体验过的情感,来到这里,她才知道原来朋友可以无话不谈,可以互相为对方考虑,互相关心。

才知道,原来追梦的过程并不总是孤单的。

03 野心之下,清醒飞行

因为朋友的陪伴,郑乃馨有了安全感,也开始逐渐爆发出自身的能量。

一次次的舞台,人们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可爱女孩。她想发光,同时也很清醒。

在郑乃馨的认知里,女团成员是需要有想法的。唱得好跳得好是基本,但有自己的想法才能脱颖而出。

第一轮vocal battle时,教练团临时要求,台上竞争的vocal们互唱对方的歌曲。郑乃馨只能选择了唯一一首英文歌《someone you loved》,但因为这首歌并不是她的风格,于是她选择主动去和导演商量,能不能允许自己改编清唱。结果也证明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她如愿获得了首发成团位。

《一步成诗》的舞台,郑乃馨又主动提出,“我不想要中心位,我可以跳旁边的,但我想要Leader。”

为什么想要当Leader,因为队长可以带领大家练习,可以指出所有人的问题。而且郑乃馨非常有自信,即使自己不站中心位,依然光芒万丈,受到瞩目。

她的目标很明确,不仅自己要第一,也要带领队伍得到第一名。只有自己唱得好,只能算是同伴衬托;整队表现得好,才能显示出自己的能力,也才有机会被更多人看到。

或许正是语言不通,反而成就了郑乃馨大胆积极的性格。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用最简洁的表达直指问题中心:“太慢了!”、“你站太前了!”,郑乃馨边扇着扇子,边观察队形。谁错了,就一扇子“打”下去。

早上,她会超大嗓门地叫其他人起床;也会为练习不佳的学员着急,“别人睡觉,你不能睡啊”。

伍雅露用一个词形容nene教官的风格,那就是——好严厉,“但是她又像是个心里支柱一样,站在我旁边,我便不紧张了。”

郑乃馨总有自己的想法,也希望将内心的想法展露出来。

她没有因为中文不好,就放弃表达的机会。如果第二天有拍摄任务,郑乃馨会先准备好发言,反复练习发音并把整段背诵下来,坚决不用小抄。

于是,人们常常看到这样的情景:郑乃馨用很慢的语速搜索着词汇,周围人的脸上挂着或担心或想笑的表情,但她依然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一步成诗》公演后,本该发言的郑乃馨突然卡壳了。原因是她们早上4点半就出发来录制现场,她缺少背词的时间。这时我们才发现,原来她每次听起来很好笑的中文演讲背后,付出了多少辛苦。

在来创造营之前,郑乃馨每天花了8-10个小时学习中文;主题曲考核的时候,她用拼音标注歌词反复练习,终于一字不落的记住了歌词,被宋茜点评“比很多中国学员歌词记得还熟”。

在二轮公演时,本想去舞蹈组的她,选择了一首中国风的《一步成诗》,“去听歌吧,我也可以唱得像中国人一样”。

尽管中文说得磕磕绊绊,尽管可以用英文回答采访问题,尽管她本身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但采访中,她始终坚持用中文回答问题:

“我想让大家知道我能说好中文,想让大家知道nene是谁,nene是个什么样的人。”

04 不想只有可爱

那么,nene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我有其他人没有的东西,像是那种nene的感觉”,那是种,看似软绵绵又韧劲十足。

一轮公演时,郑乃馨曾尝试去竞选《one time》这首歌的中心位,走一次性感风。她担心,如果一直唱可爱甜美的歌曲,观众很快会觉得她无聊。

她很困惑,明明自己还没做可爱的表情,大家就已经在夸好可爱了。可是她自己好想冷酷、中性、性感,或者让观众觉得她幽默、好玩。

她希望自己的身上是五彩斑斓的,而非只有那软绵绵的粉色。

真实的她,尽管16岁就踏入娱乐圈,但站在舞台上仍然会紧张。她唯有一遍遍地为自己洗脑:“我很棒,我很好,我很有自信”,才能抑制住颤抖。

但也是这样的她,固执地想要得到第一名。

在她倔强的内心深处,认为可爱=第三名,她不希望人们见到自己时说:郑乃馨啊,就是那个中文不好的可爱女生吧。

“我才不是靠可爱走到现在的位置的”,她的语气既坚定又有点无奈。

她想要努力撕掉身上的标签,然后重新贴上一个“郑乃馨”。

正如舞台之下,她穿着黑白格衬衫和长裤,刷着吉他浅吟低唱,再不像灯光下那个穿着粉色泡泡袖的,有点奶气的nene。

怎样才能撕掉身上的标签,然后重新贴上一个“郑乃馨”?

她有优质的vocal技巧,有着不错的舞蹈实力,从未想过自己会输;

她想得到大家的认可,采访里答完问题会软绵绵地询问“我是个好笑的人是吧,姐姐”;

她也正在努力地学习中文,甚至已经可以写“馨”这么复杂的汉字了,虽然还是会迷迷糊糊地把“郑”写成“关”……

郑乃馨渴望的是,展现100%的真实自我,就可以拥有一个100分的结局。

50分钟的采访里,她强调了三次“想当第一名”。她从不掩藏自己的野心,但她更想一步步地站上最高处。

甜甜的野心家郑乃馨,是真的好想被大家看见,好想当第一名。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娱乐。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8号风曝(微信号:entifeng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