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公安剧,严肃活泼、团结紧张
娱乐

这部公安剧,严肃活泼、团结紧张

2020年06月03日 10:40:53
来源:Ifeng电影

文/李愚

刚开播的《三叉戟》有不小的关注度,很多观众是冲着它的演员阵容来的。

陈建斌 董勇 郝平,一看就让人放心。

但事实上,《三叉戟》的制作阵容,也相当强大。

其由马珂(《蜗居》《刑警队长》《让子弹飞》)担任制片人,刘海波(《中国式关系》《光荣时代》)执导,沈嵘、吕铮担任编剧。

剧集改编自吕铮的同名小说。吕铮是北京的一名警察,曾任公安部猎狐缉捕队成员。

同时他也是著名的公安作家,曾出版长篇小说《三叉戟》《无所遁形》《名提》《谜探》《猎狐行动》等十四部,连续荣获五次公安部金盾文学奖。

小说《三叉戟》不仅曾获金盾文学奖,也曾获得燧石文学奖,是一部“双奖”作品。

剧版能否延续小说的好品质?

三个实力派一出戏

所谓的“三叉戟”,指的是三位人民警察:崔铁军(陈建斌 饰)、徐国柱(董勇 饰)、潘江海(郝平 饰)。

剧集讲述的是,三叉戟在退居二线之际,遇到了一起洗钱大案,他们仨重新面对20年前的对手并被多方势力挑战。

金融巨骗为了解冻资产,不惜雇佣黑道动用极端手段。

面对新型犯罪,三叉戟用传统的工作手段进行对抗,纷纷使出看家本事。在对手巧施离间计时,三叉戟的关系分崩离析。

但在警察职责面前,他们最终齐心合力,一举击破了金融犯罪集团,同时也将幕后的腐败黑手绳之以法,续写了三叉戟的辉煌。

《三叉戟》之前,观众所接触的公安剧,其演员配置更多是年轻演员挑大梁,中老年实力派演员担任配角。

《三叉戟》很难得地以三个中年演员为主角。不仅在公安题材里,包括其他类型的剧集,这都是相对少见的。

陈建斌、董勇和郝平,都是有口皆碑的实力派演员,三个主演的年龄相加已经超过150岁。

陈建斌主演的电视剧《乔家大院》《甄嬛传》都是可以反复看的佳作,自导自演的《一个勺子》更是一鸣惊人;

作为“警察专业户”的董勇,再一次饰演刑警驾轻就熟;

郝平也是观众熟悉的老面孔,从《蜗居》到《安家》都有他的身影。

《三叉戟》的第一大看点,就是三个实力派中年男演员的对手戏。

他们是共事超过20年的老同事,也是知根知底的好兄弟,只要聚在一块儿,你一言我一语,就像是说相声,暗藏机锋。

也因为崔铁军和徐国柱有一个20年未揭开的误会,所以三叉戟的关系团结又紧张。

比如第3集,崔铁军调侃徐国柱的暴脾气,问他到底是因为血压高导致脾气暴,还是因为脾气暴所以血压高。

他提醒徐国柱吃降血压的药,暗戳戳递保温杯给他,徐国柱没看到,崔铁军又暗戳戳地收回。

这个微妙、带着尴尬喜感的细节就很好体现了三叉戟的关系:知根知底,以互损的方式表达关心,也有着男人之间的一种克制。

陈建斌、董勇、郝平扎实又生活化的演技,确保了三叉戟的每一场对手戏都是“表演课”。

哪怕只是看着他们仨在那边侃,观众也不会觉得无聊。

平民化的英雄塑造

作为一部公安剧,《三叉戟》属于主旋律作品。

也不要误会“主旋律”就意味着枯燥、刻板、说教。这些年来,从《人民的名义》到《战狼2》,主旋律以实绩告诉观众:主旋律也可以很好看、主旋律也可以是爆款制造机。

故事要好看,首先人物得立得住。

在之前的一些主旋律作品中,人物刻画常常因为“高大全”,流于单薄、片面、雷同。

而在最近的主旋律创作实践中,很多创作者都明白了这样一个常识:英雄也是人,“人”才能打动人。

《三叉戟》就充分把握了这个要义。

《三叉戟》一开篇,寥寥数笔,三个个性鲜明的中年人民警察的形象就立住了。

崔铁军,干经侦出身,外号“大背头”,胆大心细、外冷内热、有着相当敏锐的洞察力;

徐国柱,刑警出身,外号“大棍子”,英勇善战、嫉恶如仇、脾气火爆;

潘江海,搞预审出身,外号“大喷子”,能言善辩,与嫌疑犯斗志斗勇斗心,善于突破对方心理防线。

只是人到中年,他们不约而同遭遇了“中年危机”。

比如体力上的衰退。曾经身手矫捷,可以以一当十,如今爬高上低可能就气喘吁吁;

比如随着时代变化,犯罪手法高科技化,破案手法同样要与时俱进,但对于这些50 的人来说,他们可能电脑还玩不明白;

还是更重要的,心态上的变化。因为20年前崔铁军和徐国柱没有解开的误会,他们也都有点自我放逐、心灰意冷了。

因此,人到中年、退休在即的他们,哪怕年轻时是声名在外、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三叉戟,如今“廉颇老矣,就剩下吃饭了”。

崔铁军在后勤打打杂,修修电灯、修修喇叭什么的;

徐国柱成了派出所的普通巡警;

潘江海身在警局心在外,天天请病假,早就在筹备退休后的“事业”。

《三叉戟》立足于“人”,因此它不遮掩、不避讳、不美化,直面三个人民警察的中年困境。

三个人的好兄弟、好同事夏春生(侯岩松 饰)马上要退休了,一直以来他也是“三叉戟”的调和剂。但在执行最后一个任务时,夏春生壮烈牺牲。

夏春生的牺牲,让“三叉戟”又团结在一起,他们身上的热血也再次沸腾。

于是观众会看到,三个中年大叔像少年一般,认真学习新事物、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勇敢地冲在危险前线;

他们逐渐衰老的身躯,他们在新技术面前的“笨拙”,与他们不屈的斗志、顽强的精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如果是英雄的英雄主义,它就会显得理所当然;

但如果是三个颓唐的中年男人的英雄主义,它就会形成强烈的戏剧反差。

并且因为他们与我们一样普通,他们彰显的英雄主义之于我们就会有更强烈的感召力。

《三叉戟》达到了这一效果。“老树发新芽,枯木再开花”,让观众感受到了一种燃烧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

轻喜剧的风格

回想起来,无论是早年的《黑洞》《重案六组》,还是这一两年的《因法之名》《猎狐》,公安剧给人的普遍印象是:严肃的正剧。

这不难理解。公安剧情节强、节奏快、有刺激感、冲击力大,涉及的案件多多少少也反映社会现实和问题,有浓郁的纪实风格,现实感较强,可能有时也会显得“不那么活泼”。

严肃有严肃的魅力。但作为上星播出的电视剧,在确保案件严肃的同时,如果缺少“合家欢”色彩,可能也会流失一部分观众。

尤其对于《三叉戟》这类完全由实力派中年男演员挑大梁、没有流量明星参与的剧集,如果风格过于沉重,可能就会被定义成“中年人剧”,无法吸引年轻观众。

好在《三叉戟》充分延续了小说的幽默色彩,虽然是一部主旋律公安剧,但它也像是一部轻喜剧,许多桥段都让人哑然失笑。

比如第2集,夏春生牺牲后的案情分析会,三叉戟一个接一个地走进去旁听,崔铁军说投影仪坏了来看看,潘江海说因为预审了解案情,徐国柱砰地推开门啥也不说就杵在那听。

仨人“装傻充愣”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

比如第3集,崔铁军跑来找郭局,提出和徐国柱、潘江海一起参与夏春生的案子,郭局答应了。三叉戟重出江湖,正式调到了专案组。

这时响起了隆重激昂的BGM,仨人穿着正装、昂首阔步并肩走向会议室。但正当崔铁军开门时,发现门是反锁着的,这时激昂的配乐突然“蔫”了下来。这“帅不过三秒”产生了强烈的喜剧反差;

再比如第4集结尾,三叉戟因为调查耗子需要,买了成人用品。这成人用品贯穿始终,潘江海70块买的,却“骗”徐国柱说170买的,而最后他们送给田队。

田队纳闷这是什么,仨人异口同声,“这能让老树发新芽,枯木再开花”,还不约而同很隆重地拍了拍田队的肩膀。

“老树发新芽,枯木再开花”一语双关,但《三叉戟》却让这个主题以幽默轻松的方式呈现出来。它也奠定了《三叉戟》的基调:严肃活泼、团结紧张。

《三叉戟》虽然讲述中年人的故事,但它不带暮气、也没有说教味。三叉戟的少年气、剧集轻喜剧的风格,让《三叉戟》同样很适合年轻观众观看,并具备流行的基因。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剧版外,高群书执导,黄志忠、姜武、郭涛主演的影版《三叉戟》也有望于年内上映。

期待随着影院复工,剧版《三叉戟》与影版《三叉戟》能尽快展开PK!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