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队+3人?脱口秀还能值30亿吗
娱乐

吸毒队+3人?脱口秀还能值30亿吗

2020年06月04日 14:29:42
来源:8号风曝

娱乐圈吸毒队又添几名“大将”!

6月3日,有博主爆料贵圈又有艺人加入吸毒队。

脱口秀演员+上海+微博停更一段时间,让吃瓜群众火速把视线锁定到了出身《脱口秀大会》卡姆身上。

随着警方认证,不仅是他,同公司的几名脱口秀演员都疑似卷入了案件。

吃瓜群众一边感慨着“自作孽”,一边也惋惜着,脱口秀还能有几人可看?

兴起不过短短几年的脱口秀,明天又在哪里?

01 吸毒被拘的他,要把监狱暴蹲?

经常看综艺的朋友对卡姆应该不陌生,《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总冠军,《吐槽大会第四季》固定卡司之一,也在《奇葩说》当过辩手。

留着圆寸,喜欢穿花衬衫,风格独树一帜,“一顿暴说”、“把黑板擦得乌漆麻黑”、“黑得超过了黑洞”,舞台上的卡姆随时都能嗨起来。

不过,他的上一条微博停留在4月29日,一个多月都没有更新了。

随着上海市虹口公安分局公布的行政处罚名单哐哐实锤,本名艾力卡森·阿斯克尔的卡姆,确实因吸毒被行政拘留10日。

疑似其交往超四年的女友古莱也一同被拘留。

而后,卡姆所在公司笑果文化回应,将无限期停止卡姆的所有工作。

事情却没有到此结束,比如卡姆又在5月21日现身薇娅感恩节直播间,进行脱口秀表演,神色正常,相当淡定,此时的他刚被释放10天。

真·一个敢请,一个敢上。

对此笑果文化也向薇娅方道歉,薇娅方则表示,视频是提前录好、非直播,事先并不知道卡姆涉毒。

更晚一些,上海市公安局继续通报,卡姆刚从10天行拘释放,紧接着又被刑拘了,原因是涉嫌容留他人吸毒。

吸毒在我国不构成犯罪,容留他人吸毒却属于犯罪。举个简单的例子,2014年房祖名和柯震东吸毒被抓后,柯震东服完14天行政处罚便出来了,而房祖名则因为容留他人吸毒而蹲了6个月大牢。

和卡姆一起吸毒被通报的即女友古莱,若案件调查属实,那么卡姆这下真的要把监狱一顿暴蹲。

毒品是万万踩不得的底线,人生也不是脱口秀,嬉笑怒骂后还能有再重来的机会。

本被视作脱口秀演员中最有希望跨界到喜剧的那一批,25岁的卡姆就这样亲手将前程埋葬。

还能再回到舞台吗?难,不如考虑去摆摆地摊。

也不难怪网友纷纷感叹,能数得上名字的脱口秀演员,又没了一个。

02 谁毁了笑果文化?

如果要提到国内较为头部的脱口秀演员,许多人脑海里定会蹦出那么几个名字:

“人间不值得”的李诞,一点小幽默,一点小聪明,再加上“丧丧的”气质,正对观众口味;

扎着小辫子的瘦高个儿池子,被公认是“天才”,特别敢说,既能怼吴亦凡说唱水平,也能嘲笑汪苏泷假吹笛子;

经常玩谐音破梗的王建国,千万不要惹这位“负能量小王子”,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被写进段子;

以及这次用吸毒来自我毁灭的卡姆,思文、呼兰、庞博等人;

这些熟悉的名字背后都是同一“人”,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笑果文化)。

成立于2014年的笑果文化,很早便得到了资本的青睐。

2016年,获得了王思聪名下的投资大本营——普思资本和另一家公司的融资;

2017年,拿到了A轮1.2亿;同年5月,又拿下近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

2019年4月,完成B轮融资。

能1年拿下4轮融资的前提,是笑果文化做出了《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这两档口碑收视双丰收的爆款节目。

众多资本的青睐下,笑果文化不仅注册资金从成立初期的10万上升到了如今的189万,估值据称达到了30亿。

也因此,笑果文化一度被看作是带领中国脱口秀起势的领头羊,将脱口秀这一表演形式,在国内提升到了一个本不属于它的高度。

而卡姆吸毒一经曝出,不仅将笑果文化推上风口浪尖,也将脱口秀文化再次置于舆论高地。

近年以来,发展势头相当迅猛的笑果文化,可以说是连连“水逆”。

先有李诞被曝疑似出轨,纵使他和妻子不care这些花花草草,但作为脱口秀先锋式人物,李诞也逐渐选择了向市场和流量妥协;

然后是池子和笑果文化决裂,不仅出走得相当难看,前不久还因为中信银行开后门,而闹上了热搜;

再加上这次的吸毒咖卡姆,招牌艺人一而再、再而三深陷泥泞的背后,其实是公司从内到外的自我攻略和反噬的结果。

据爆料,池子出走前曾在公司的群里,怒骂笑果文化:大型傻X,这坨稀屎,下流肮脏……

更是提出了好几点控诉,痛诉公司不良环境,如:

公司很乱,领导很精,用“喜剧梦”骗着员工努力;

很多编剧、导演、演员碰到了傻逼事,公司自上至下,大家明争暗斗,自己人搞自己人……

再到今年5月池子发长文直指笑果文化拖欠演出报酬,还侵犯隐私,通过中信银行违规查询其银行流水。

虽然“大客户”笑果文化解释,是“根据相关流程采取了财产保全、提起仲裁、证据收集等法律活动”,均在法律及合同的框架之下进行。

但中信银行立刻啪啪打脸,分明就是员工“未严格按规定办理”。

笑果曾经的台柱子,前脚闹翻后脚查账,公司的内部矛盾,可见一斑。

所以也不难怪内部管理问题一下子就摊开在了大家面前:

比如卡姆与女友被抓同天,根据上海市虹口公安局公示,还有李国庆、陈扬、魏宇慧等人都涉吸毒,并分别处以行拘5—10天。

这个李国庆不是当当网李国庆,而是编剧李国庆,曾主持笑果文化的livehouse。

陈扬是CY,曾在笑果文化脱口秀训练营获得亚军,魏宇慧则据说是陈扬女友。

如果说只是碰巧名字一样,可同天、同地、同样因为吸毒被拘留且连续撞名3位同公司艺人的概率有多低?

然而笑果文化只回应了卡姆吸毒被捕一事,似乎陈杨李国庆和自己没有关系。

且在笑果文化5月演出日历中,卡姆、李国庆、陈扬拘留结束的第二天便安排上了登台计划,感受不到几分声明中的痛心和遗憾。

如果不是有博主爆料,是不是笑果文化压根连卡姆吸毒都不会主动回应呢?

对内是管理水平松垮,对外的笑果文化似乎也迎来了发展瓶颈。

赖以发家的《吐槽大会》,虽然播放量一直不错,但是口碑却下滑不断。

仅看豆瓣评分,四季《吐槽大会》依次是7.6、6.9、6.3、6.1,节节败退。

节目创新方面,整个2020上半年,笑果文化仅仅推出了一档网综《笑场》,各方面都与之前的《脱口秀大会》没有大的差别,换汤不换药罢了。

且而这档网综播放量不足9千万,与每季都破10亿的《吐槽大会》相比,完全没有可比性。

内部问题不断,节目创新不足,笑果文化的发展前景,好像不容乐观。

到底是谁拉垮了笑果文化?

千里之堤不会溃于一时,单单一个卡姆也不能撼动大树。

只能说,当流量和资本逐渐入侵脱口秀时,笑果文化的现况便可窥探。

脱口秀这锅汤,早就搅和得变味了。

03 脱口秀的大旗,谁来扛?

贾玲曾经说过,“池子是中国脱口秀的未来,但中国的脱口秀没有未来。”

在笑果文化携带几档爆款出现前,国内的脱口秀——节目有,但质量算不得上乘,观众也不见得多么捧场。

直到2012年,《今晚80后脱口秀》以王自健一场40分钟关于“80后困境”的吐槽,才让中国脱口秀焕发新的生机。

李诞、池子、王建国等后来熟知的脱口秀演员,也正是在这档节目上被不断提起。

口碑虽好,但关注度却越来越低,最终停播。

因为脱口秀时常会带有讽刺、调侃或者自嘲的元素,在国内较内敛的文化氛围下,很多人并不能接受,甚至觉得有被冒犯。

与集会上讨论社会问题的发源不同,汉化后的脱口秀走的是自上而下,靠着节目带动线下发展的路线。

节目集体低迷,至于线下的演出,即使是门票免费,也常常会陷入没有观众的窘境。

一直到2016年,就连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一周脱口秀演出可能就5场,观众总数也不过几百人。

这种情况在2017年才得到了彻底的改变。

这一年,《吐槽大会》横空出世,第一期请来了周杰做主咖,嘉宾们各个毒舌,吐槽起来丝毫不留情面,周杰的反击也是尤为精彩。

大家第一次看到,高高在上的明星被揭下伤疤,大家私底热议的槽点被摆上台面,甚至像子弹一样射向了当时明星。

虽然这期节目被下架,但也成了很多人入坑《吐槽大会》的原因。

随着《吐槽大会》的一期期更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这种吐槽的形式所吸引。

同年推出的《脱口秀大会》,由于大多数面孔是《吐槽大会》的老熟人,也吸引了很多观众,播放量高达14.8亿。

这档节目没有了专门设立的吐槽靶子,更接近国内主流的脱口秀形式,成了年轻观众们了解脱口秀的一个重要途径。

正是这两档节目,再次将脱口秀带到了公众视野当中,让脱口秀成了年轻人新的娱乐出口。

细细算来,从17年《吐槽大会》爆火,到今年也不过才3个年头。

脱口秀眼看着刚进主流市场,李诞的妥协、池子的出走、卡姆的吸毒等新闻却一个劲儿往外冒,好感尚未稳固便被自己人动摇。

而脱口秀赖以生存、吸引观众的综艺节目,也陷入了发展瓶颈当中。

最初的《吐槽大会》,大家肆无忌惮,直说真话,一针见血的批评往往无需任何估量,便会脱口而出。

到了后来,节目越做越大,规定越来越严格,资本介入越来越多,大家却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了。

吐槽的尺度越来越小,吐槽的方向也越来越避重就轻。

请来了林丹,就提提他买内裤的事情,和李宗伟的相爱相杀。

请来了王晶,便围绕着“烂片之王”的千年老梗吐吐槽;

甚至到第四季,《叶问4》上映就请甄子丹当主咖,徐峥宣传《囧妈》就成了座上宾,就连萧亚轩也都是带着自己的新专辑来的。

《吐槽大会》,被吐槽成了“洗白大会”“宣传大会”,俨然成了和《快乐大本营》一样的“广告板”。

而另一档曾和《吐槽大会》一起撑起半边天的《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的收视率比第一季直接低了8亿左右。

曾经为中国脱口秀打开天窗的两档节目,纷纷走上了下坡路。

曾经被誉为“中国脱口秀未来”的池子,早早地退出了《吐槽大会》,现在还在和公司打着官司。

而除了李诞、池子等功勋元老外,笑果文化再也没有成功打造过现象级脱口秀IP人物。

纵使早早被断言“脱口秀没有未来”,但从业者们一直没有停下寻找的脚步。

只是如今,这个众人想要到达的未来,又变得缥缈了几分。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