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数谈独立女性标准 反对不生孩子是失败丨非常道实录
娱乐

陈数谈独立女性标准 反对不生孩子是失败丨非常道实录

2020年06月15日 11:15:46
来源:凤凰网非常道

陈数谈独立女性标准 反对不生孩子是失败丨非常道实录

刚刚结束的电视剧《谁说我结不了婚》中,陈数饰演的田蕾可谓是当下独立女性的代表。与凤凰网《非常道》的对谈中中,陈数自曝为了这个角色,推掉了一部大女主戏,初衷就是希望能够有一些态度上的表达。

田蕾是一位颇具进攻性的职场女性,出身良好,有钱有事业。但电视剧不是记录片,与这样的女主角不同,在陈数看来,女性的独立一定要以物质为基础,再来谈精神独立“哪怕不想走事业型,但是一定要拥有一技之长”。

陈数谈独立女性标准 反对不生孩子是失败丨非常道实录

但与此同时,陈数认为事业与感情是相互独立的,做一个独立女性,拥有一段感情并不冲突。怎样选择完全看自己的感受,有没有孩子不是判断一个女人成功与否的标准。真正的幸福只能自己给自己,“有没有照顾好自己的那份幸福感,是最重要的。”

以下为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大家好,这里是凤凰网《非常道》,今天的嘉宾是陈数。

陈数:《非常道》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陈数。

凤凰网《非常道》:今天特别凑巧,在我出门之前然后在刷微博,然后就看到了热搜,就是正好是你这一部新的电视剧里边的一个截图,就是女儿的价值是生儿育女,然后我就看到你自己的一个转发特别铿锵,不是。你告诉我,你当时转就是说,你写下"不是"这两个字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陈数:因为最近在播的这部《谁说我结不了婚》,我扮演的田蕾这个角色其实是有蛮鲜明的,当下的都市独立女性的一个代表的这样的一个成长印记,所以真的是有那么一场戏,因为在这个人物身上很重要的一个性格形成和情感观都来自于她的原生家庭,因为她的爸爸就认为女人的意义不就是要生儿育女、照顾家庭,包括她的求学之路都受到了爸爸的几乎是阻挠吧,所以我看到了,我觉得这好像天意,就是就会觉得,似乎这个角色其实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在回应着我们今天所遇到的这个社会议题。

凤凰网《非常道》:对,也就是说现实问题,其实你马上就是说在你这部戏的角色中都可以一一对应的,然后这部电视剧的名字其实还挺有意思的。因为其实这句话挺傲娇的,就是《谁说我结不了婚》,然后下一句肯定跟着就是说只不过是不想。

陈数:其实,对,其实原来的名字是《谁说我结不了婚只是我不想》,对,其实这个可能更契合我们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说我们看这个电视剧里很多,这三个女性,你觉得她们处理就是爱情的方式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陈数:非常不一样,在这三个女性当中,其实我所扮演的田蕾的那个角色,首先是她们的姐姐,是一个特别清楚知道自己,我的工作诉求是什么,我的情感的边界是什么,然后特别的冷静能够看待世间男女情感关系等等等等这样现象的一个人。所以在片子当中有大量金句,有的是怼姐妹的,也有骂恨铁不成钢的妹妹的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就是说你生活中会碰到这种,就是骂你闺蜜或者女朋友的情况吗?

陈数:生活中我不充当怼人和骂人的那个人。

凤凰网《非常道》:会有人找你讲情感困惑吗?

陈数:有。

凤凰网《非常道》:你不骂她吗?骂醒她?

陈数:我劝她,劝她然后陪她一起哭。

凤凰网《非常道》:这个还是会那种,就是掰开了揉碎了讲道理。

陈数:因为有的时候,因为剧情是剧情,生活中是生活中,比方说遇到我的那位好朋友,她遇到她情感的困惑,那几年她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其实有些时候我会知道,她其实需要的是倾诉,而我做的就是聆听,然后最大化的去跟她感同身受陪伴她,因为一味的讲道理确实有时候也不能帮助她能够真正的走出来。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当时田蕾这个角色找到你的时候,她哪一点吸引了你?

陈数:接拍这个角色我推掉了另外一个大女主的戏,这个事情也让有一些人不太能够理解,我似乎进入到了一个特别在意角色质感的一个阶段,我特别希望能够有一些态度上表达的一些角色,那么在田蕾身上我看到了有这个机会有这个空间,我知道在剧本当中有很多空隙,我可以运用我的表演,把我想做的东西想做的一些点,她的完整性都能够填进去,所以我就选择了她。

我看到了她身上那种始终在状态,始终那个力量在前脚掌的那种运动的感觉。所以在这个戏当中,我的设置除了个别一些西服套装的造型需要,大家可能会发现我会选择那种低跟、宽跟的鞋,因为这来自于我的一个表姐,她是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金融界人士,也是我们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的创始人之一,我永远看她穿的就是这种低跟宽跟的鞋,所以为什么会觉得这是一种令我尊敬的一种职场女性的一个形象,所以当时我就一定说我要穿一双这样的鞋子我随时可以跑,我随时可以走,我随时可以转身,我的仪态就不会像穿那样高跟鞋的时候那样的优雅,只能是那样慢步的优雅的走着,所以我觉得这种动感是我会觉得我在田蕾身上能够看到的,这也能够跟我演的其他的所谓职场角色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凤凰网《非常道》:像田蕾在这个剧里边的这个角色,就是说我听到有一个词来形容,就是说这个女性是有攻击性的,就是其实包括我们生活中大家会把一些,就是非常主动的去把握节奏的这种女性稍微强势一点的,就认为她们有攻击性,不好驾驭

陈数:我觉得这个事情分两说,其实真的把人放在一个做事的情况下,男女其实是不分的,你只是一个职业个体,那么需要你冲锋的时候你就要冲锋,那我必须要进攻你,不然可能就无法胜任这份工作。但我需要有武器上战场的时候我拥有武器,它只是一种能力的具备,并不代表我拥有武器就我一定带给你的就是伤害,这是两件事情。

凤凰网《非常道》:你有没有发现就是整个社会其实它有意无意的在打压女性的进攻力,包括就是说你不好驾驭,你太强势了。

陈数:或者就是说她就从另外一个方面体现,就是还是女性被约定俗成了,你只可以一个样子,哪怕你身在职场,这种并没有,你要知道很多的职业岗位是不分男女的,男女都要按照一种标准,来认证你到底你的能力是怎样。

凤凰网《非常道》:对,可是那你戏里的表现又不一样,因为你在戏里边会讲律师和女律师是有区别的,所以就是说,外表还是要进行一下伪装的对吗?

陈数:这个问题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一方面比较美好的一个状况就是,当你在一个职业岗位的时候,其实确实是要用这个职业岗位,应有的能力和状态去被人评价,但另外一方面,我们自己作为女性,还是要知道自己作为女性的美好和优势,不要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冷冰冰的机器,懂得一些圆润圆融在她的岗位当中用不同的方法来达成她最后的工作目的

凤凰网《非常道》:这句话我能不能理解一下就是说,女性在职场中到底要不要使用自己的性别优势。

陈数:男性也在用性别优势,使用自己的魅力。

凤凰网《非常道》:你怎么来理解就是说独立女性呢,因为有人会说,那你们剧里边的人都是反正出身很好,有钱有事业,是靠钱或者成功来塑造的独立吗。

陈数:不是,首先必须要跟大家分享,戏终归是戏,戏毕竟不是一个纪录片,他还是要经过一些包装和视觉呈现的,所以大家大可不要太纠结于这样的问题,但是我们所表达的事件,以及人物在事件当中他产生的各种情绪的起伏,个性的展现这个是要接近真实的,这个是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剧当中可能大家要来欣赏也好,或者来考量是不是和真实的生活很接近,或者是不是有感同身受的那种感受的时候,真正能够深入到观众心里的。

那对我来说,其实在这个戏当中,我也贡献了很多我自己的心路历程,楼梯间,因为我助理田蕾助理犯了一个特别特别大的错误,她要为她的助理解决所有的后果,然后也得特别的姿态要下来,不敢说卑微到尘埃当中,但一定是要把自己的姿态整个的放的特别的低。

因为我自己一路过来,我也跟年轻的工作人员工作过,我也经历过前辈对我的带领,我会知道这才是在我们人间生活中最难能可贵的,所谓的上司,所谓你的上级。因为生活中的职场不可能是偶像剧那么般的浅薄,他其实是有很多很多的层次,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你做错了,虽然你很可怜,可是有人要买单的。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觉得独立女性哪一部分最重要,是经济独立还是精神独立,还是什么生活自理独立的这种,哪一个应该是比较靠前的排序?

陈数:我一直说物质独立是基础,物质没有一个基本的完成的话,其实谈精神独立还是差点意思。所以为什么我一直说女性朋友,特别是女性朋友,哪怕你不是想走所谓的事业形,但是你一定要拥有一个一技之长,无论你身在职场还是想退隐江湖哪天再回来,你能在这个时代和这个社会当中生存下去,那个时候再来谈你的精神,你要的所有其他的东西。

凤凰网《非常道》:你演的这个戏还有《完美关系》里边的这种斯黛拉什么的,他们都是那种事业很强,(《完美关系》片段),但就是爱情受挫,你觉得就是说这个是大家对女强人的这种刻板印象吗?

陈数:其实田蕾应该不算爱情受挫,田蕾的这份爱情谈的还蛮有意思的,是成年人之间那种。

凤凰网《非常道》:小心思。

陈数:推拉式的,试探式的,有些时候剑拔弩张,有时候又彼此欣赏还能够又像朋友一样,又像战友一样,还可以携手的那种关系。

凤凰网《非常道》:你说的像这样的状态,大家会想有一个词叫段位相同,就是说大家都是要动小心思的对吗。

陈数:成年人的心里不可能没有心思。我觉得经历到成熟阶段你一定会遇到,你不直接遇到间接也能看到,甚至你能从一些影视作品当中都看到了你小时候没有看懂的,没有看到的,其实里面更多的回味。其实他一直存在,他一直有,只是太小的时候你看不到而已。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大家就会觉得女强人就是势均力敌,不够单纯。大家会觉得试探是挺好玩的,但是我还是要找一个单纯、可爱、好驾驭的。

陈数:没问题,那你就去找单纯好驾驭的就好了,你不能要求一个人他同时身上具备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这是不可能的。

凤凰网《非常道》:网友们说你是一个典型的特别张力十足的女演员,你自己觉得也是这样吗?

陈数:我认为这种随时要发力的状态很适合这个人物,事实上生活中的我不是随时那样,其实生活中的我会比较喜欢安静,在我没有工作的时候我会更喜欢家里待着独处。

但是这个角色身上我是觉得有我欣赏的东西,而且因为要表达这个角色我要把我身上可以表达这个角色的能力给调动出来,包括形体的表演能力。我一直认为演员塑造角色有很大的一个改变是身体的改变,真正的一个表演其实是身体,身体是最真实的,最天真的,他是来不了假的。我可能伸一个手,这个人物伸手和别的人物伸手可能会有些不一样,可能我要跟我的男朋友调情,这个人物就这么来调情,她就跟上一个人物就不太一样。这个是我自己表演上的一个习惯,可能如果往前追溯一下,我的一些还不错被大家喜欢的角色,似乎都还能够看到这样的一个我的一个创作习惯吧。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那些网友就说陈数是一个表面端庄优雅,骨子里闷骚热情。

陈数:难道被你们发现了吗。

凤凰网《非常道》:你是会觉得心里有那种表演欲和热情在的对吧。

陈数:我是觉得当我进入到40岁的时候,我对于我这个行业的真正的热爱才开始。

凤凰网《非常道》:为什么呀?

陈数:我会比小时候更勇敢,我会发现我找到了我真正做这个行业从事这份专业最重要的一个动力,就是我希望通过一个又一个角色的,通过她们的个性,她们的情感,甚至她们的价值观来表现更长更深远的生命个体的形态,她们是我们人间女性的人生百态。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就是说我会因为我最近老听到人家讲,你看这个姑娘就是太一心扑到事业上了,导致这个情感就是太难了,你怎么看。

陈数:我一直有个观点,就是事业的成功和能力并不代表你会同步增长与之匹配的情感、情绪的处理能力,这是两件事情,他不直接对应,所以首先我觉得无论是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我都建议大家首先不要建立一个错误的思想观念就是,我是不是事业有成,因此我就会具备这样的幸福生活,是不是我事业有成我就一定不会具备这样的幸福生活,不是这样的。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您会看我们之所以讨论这些问题,就是说像我们身边很多女朋友她们也都算是精英女性,还是蛮多的,然后你会觉得有没有一个大家共同的困惑在当下这个时候。

陈数:一定有。好像在一个基数的比例上,确实成熟了的,独立的,优秀的那些的女性朋友们,在面对感情的选择上,会发现可选择的数量很少,这是一个现实,你我都改变不了。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我会感觉到有一个新的趋势,就是女孩子们,我不想谈恋爱,也不想结婚,发自内心的不想,因为她们会觉得爱情是一个不确定的,就是说我可能付出了也没有收获的,但是我的工作,我的学习就是付出就会有收获的,你怎么来看这个问题?

陈数:好像是这样的,我还是鼓励女性朋友们去抓住自己能抓住的,比方说你的工作,比方说能展现你才华的这样一种能力,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但是也不要给自己断了这个不去接触异性,不去谈恋爱的念头,因为事实上你运气再好,终归还是不能指望着天上掉馅饼,适当的社交也好,广交朋友也好,广结善缘也好,其实是给自己带来一个新的可能。要知道有些珍贵的东西是不那么容易得到的。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其实我经常听到朋友里边,他们口头上还有一句话,叫做实在不行结个婚,其实好多女孩子会讲,就觉得好像还有一个退路一样的。

陈数:因为我一直觉得,哪怕你去做一个全职太太,其实面对的考验和压力同样都是很大的。婚姻生活其实在另外一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凤凰网《非常道》:是的,但是其实就是说我们会跟一些比较传统的甚至就是说偏执的这种价值观其实一直是在斗争的,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就是你没有怎么样你就不完整。

陈数:完整这个词用得挺好的,因为它意味着你一定要拥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等等元素,似乎你才是一个圆满的人生,但事实上我觉得人生的丰富和无限,有些时候是超出我们已知的知识的范畴的想象力的,所以什么叫真正的完整,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答案。

如果假如说我自己就能自给自足,我自己能通过自己的方式获得快乐,通过自己的很多方式获得幸福感,我带着这种更良好的状态给予我的家人、给予我的孩子、给予我的父母不是更好吗?我为什么一定要把我的幸福感只能寄托在那个人身上,他不出现怎么办?他或者五年后才出现怎么办?或者他离开你了怎么办?因为要知道,就算是圆满的幸福的,我们视为榜样的很多老夫老妻,终究有一天也会因为生死而离开,那你有没有照顾好自己的那份幸福感,这个是变得最重要的。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其实现在好多就是单身女孩子,她跟你想的问题是一样的,就是说我先要把自己过好,我觉得我自己一个人能活下去,活得精彩,然后但是就又补了一句,那我还要男人干嘛。

陈数:不不不,还是可以去谈恋爱的,还是可以去谈恋爱的,还是可以,可以考虑结婚的。我其实虽然在剧中扮演了一个不婚主义者,虽然我在之前的其他采访当中我也说过,我其实是很支持各种各样形式的情感关系的存在,方式的、形态的。因为那种感受属于你自己的,就是你舒不舒服只有你自己知道,鞋穿得舒不舒服。所以那可能大家都说运动鞋舒服,我就觉得我穿一个低跟鞋很舒服,这是我的感受,你怎么能驾驭我的感受,同时你怎么能了知我的感受,对。其实如果在不了解别人、不了解很多情况的基础上就断然评论,首先我觉得有一些,有一些不慈悲,太单一的角度了。

凤凰网《非常道》:今天我们看那个网站调查也是,就是说其实这个数据吧,有一半的人认为,就是女性的这个最大的失败是没孩子,你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陈数:当然不是,我从来不认为女性没有孩子是失败的。孩子的出现一定是对一个家庭,或者对于我们社会或者对这个世界来说,他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他有无限的可能,包括让你快乐的让你讨厌的,让你担心的,让你等等等等各种经历随之而带来的全新的生命的感受,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这种感受也非常美好,而且也不可否认,大家都不生孩子,那这个社会怎么办,这是不现实的。

但是我想反而更加考虑的是,当我非常成熟之后,我在想你选择拥有孩子,选择要一个孩子,你怎么看待你和他的关系。有一天我看到了一段话给予了我非常大的一个启示,但是我知道做到非常难,那真的是一个需要内心要有足够容量的一个心态,就是为什么要这个孩子,是为了欣赏和给予,而且在幼年的时候要尽可能的陪伴他,在他适当年龄的时候要学习渐行渐远。

事实上,我反而觉得当你理性的考虑跟孩子的这个事情的关系的时候,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很伟大的选择,他其实很艰难,尤其对于母亲来说是一个更加细腻的情感的心理历程。

陈数谈独立女性标准 反对不生孩子是失败丨非常道实录

比方说我自己就没有孩子,我和我继子的关系非常好,在他身上我就体会到了一个,非常好的一个人生感受吧,就是学会不求回报的给予爱。当我跟我先生决定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必须视他为己出,不然我不要接受这段婚姻,所以当他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我并不要求他一定要喊我妈妈,但是我会知道我做的一切就是报着,等他将来长大了他什么都不用回报我,但是他就是我的孩子,我要像我自己有一个孩子一样的去爱他去照顾他,尽我的所能。事实上十年多了,也差不多做到这一点。

凤凰网《非常道》:你现在演的这么多的角色,这么多的角色里面你现在觉得你还有什么没有演过特别想去尝试的那种性格特质吗?

陈数: 所以我现在想更多的是我如何可以细化我的类型,和细化提升我的表演特点,而不只是给你一个大的形态,大的形态我认为在我30多岁之前,基本上我的几个重要的作品应该把大的类型已经基本涵盖了,所以到了我现在这个阶段,我想的更多的是我的表演可以如何深入(重要影视剧角色依次展示)

这两年多我分别因为有的是客串了,就是戏很少很少,因为友谊的邀约,我算是演个三个职场女性的角色吧,比方说《幕后之王》我演郁海伦,那是个董事长,戏特别的少,她更多的就是一个形象,她是一个文娱公司的一个方向舵,所以她的空间很少很少。但是到了《完美关系》斯黛拉我觉得开始多了很多形态,她就开始有了相对具体的内容和属于她的个人事件,但是到了田蕾就是完全不一样,就是她其实是一个很立体的人物,无论是职场层面,她的职场发展,职场遇到了各个不同层的困难、事件,闺密情以及自己在职场当中所同步产生的,亦是同事,亦是爱情萌生的这样的一个情感关系,她是有非常有空间的可以立体性展现的一个人物,而且她更加的真实的接近地面,接近我们生活。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现在的话,你还会对未来的生活去有一个具体的规划吗?

陈数:我从来不规划人生。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说其实是一直都没有规划过的?

陈数:就像我当演员也不是我规划出来的,是上天推了我一下,我就从舞蹈演员变成了一个演员,包括我也会觉得遇到一些角色的机会,无论是当年的《暗算》,包括后面遇到的一些其他的角色,《铁梨花》《和平饭店》,想想就是上天要让我去做这个事情,那我就最好的状态把它做出来就好了。所以我一直在意的就是,你始终在此时此刻,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这个时间,这个当下,你在做什么,你在做着什么样比较确定的积累,你有没有不放弃的什么,你有没有确定你放弃了什么,而这一些会形成我未来,那形成了我未来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会觉得你就是在生活中你是一个自律的人吗?

陈数:我有自我严格的要求,确实。比方说大家都知道我练瑜伽,到今年为止我练了二十年了,练瑜伽没有任何人强迫我,我也可以就是,我也不是那种一吃就胖的人,但是我会觉得我需要它,它对于我来说不是自律,是我特别愿意追寻的一种方式,我在练习的时候我心里特别地安然,对,甚至我会觉得那是个奢侈,因为在忙碌的过程当中我还有时间去练,对,那个时间抛开一切的工作就是陈数,就是我这个生命力的一种状态。所以它既是自律,同时又不是自律,因为它于我就是一种选择,一种我认为的我要走的道路。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您现在后来演了这些角色里,你有没有什么就是那种你觉得比较不喜欢的那种特点?

陈数:我会觉得其实你越演戏,越会发现有些角色你可能永远都演不了,你是真演不了。

凤凰网《非常道》:比如?

陈数:可能有一些就是因为你的外形,因为我们演员没有办法一点就是我们不能脱离我们的肉身条件,那可能你的肉身条件决定了,特别是在影视作品当中,有些角色你永远演不了,所以说没有演员能所谓什么都能演的这种说法。可能在有一些技术环节,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帮助或者自己的改变,但是我始终觉得能够让观众喜欢和认可的角色,一定是这个角色和这个演员在某种价值观层面高度吻合,它才能够真正是人物和这个纸面上的人真正贴在了一起,然后成为了一个非常立体的形象,站在你的面前。所以,虽然我也很想挑战一些比方说类似于斯文败类这样的角色,但是我也在想,其实你如果只是浅层的话,可能我也会拒绝或者我也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可能再做一些修改、调整。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其实像这种中年的角色或者,都不用中年,就是你看所谓的大龄女青年的戏,其实现在都慢慢地在变少,然后有人会就是说市场正在抛弃中年女演员,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陈数:我只相信市场会抛弃那些不好的演员,跟中年、青年无关,青年演员不好也会被抛弃。我一直觉得现在貌似在一些传播当中,大家在被一些词给影响,比方说你是不是演的是主角,你是不是所谓的番位,或者是不是你就是年轻的鲜肉,或者你就是所谓中生代的姐姐,它都是词,他会想到这个词其实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内容体,它不能用一个词涵盖所有的演员,涵盖所有的人,涵盖所有的作品,他是要看分,细分的,哪怕不细分也要大致分一分。

凤凰网《非常道》:那同样的话,那你对流量这个词怎么看?

陈数:它是在这几年当中出现的一个跟数据有关的一个词,一种评估吧。我觉得流量本身不是坏事,我也一直认为,包括偶像,优质的偶像也一定对行业、对于观众都是有正面积极和美好的影响的。但是问题就是,依然回到这个问题,它是跟个体有关的,它不是一杆子就全部打死,只能固定在这里的。

陈数谈独立女性标准 反对不生孩子是失败丨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你自己会有,在流量上有什么一些比如说要不要我们也扩大一点影响力,说要不要怎样操作一下,会有这样的想法吗?

陈数:我觉得流量好像不太能操作出来吧,特别是我们这些就是走专业路线的演员,我觉得走专业路线的演员如果你拿流量这个数据来评估的话,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评估体制,是吧?对,这种评估方式就是有问题的。所以,所以为什么我也是觉得唯流量论是有问题的,它其实会对我们的行业产生破坏。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就是其实你更多的还是集中在表演上,我看你几乎不参加什么综艺节目。

陈数:几乎没怎么参加过,好像参加几个也是《朗读者》《见字如面》还是跟我的表演专业有关系的。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不喜欢综艺那样的表现形式吗还是?

陈数:五年前就有人劝我去参加综艺,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拒绝起,我特别鲜明的一个个人属性就是我是一个演员,我最大的能量和发光的地方应该是塑造角色,而且我也觉得那是我最擅长,最能够带来更好的一个相对的结果的地方,综艺就先不考虑了吧,有合适的再说。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你会去看现在年轻人的那些聚集多的平台,B站、抖音什么的,你会去看吗?

陈数:看,会看,因为好有趣。

凤凰网《非常道》:对,你自己在上面有小号吗?

陈数:我有号,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小号,我反正就登了一个,对。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我现在看到已经有人开始做田蕾的这个表情包了。

陈数:我可以把它当成受欢迎、高人气的表现吗?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你自己看到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就是他们比如会剪一些视频,就是剪出另一个同人故事来。

陈数:对,剪出各种新的故事、新的组装,而且真的是有新的信息去表达,我觉得B站的朋友们都好有才华,都好有梗,而且真的脑洞都好大。我觉得其实在从创作层面上来说,它是给很多创作者一个新的思路、一个可能,一个新的切入点,所以我还觉得蛮能从里面吸收养分的。

凤凰网《非常道》:反正今年2020觉得大家其实都经过了这一番疫情之后,其实多多少少都对生活有一些态度上的一些改观或者更多的想法,你这几个月是怎么过的?在家。

陈数:我经历了,我疫情的前三个月,我是身边朋友的宽慰者,我不断在宽慰我能够接触到的朋友、家人,甚至我那个时候2月份的整个一个月,我加入的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我们做了一个电台节目,分享了很多东西,都是在用鼓励,对,然后给予温暖,甚至更加引发大家适当思考的一个角度在传递这样的信息。

凤凰网《非常道》:那有没有想到就是说如果有一天不演戏了,你想做点什么?

陈数: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演戏的时候可以做什么。

凤凰网《非常道》:也并不想去规划。

陈数:规划没有用,规划没有用,但是我很希望,我无论是在演戏,还是包括我现在的一直在做的十年多的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还是可能其他的一种和大家互动的方式,我非常希望通过我的出现、通过我的表达,无论是角色还是其他,能够和所有人产生一种连接,做到一些分享,分享给我的角色也很好,用一个角色的方式去给到观众,然后是陈数也好,无论是像我们今天这样的采访、聊天,还是其他的形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