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非常道》| 全能姐姐黄圣依:不努力就要回去当少奶奶了
娱乐

凤凰《非常道》| 全能姐姐黄圣依:不努力就要回去当少奶奶了

2020年06月18日 10:42:16
来源:非常道

《乘风破浪的姐姐》首期节目中,37岁的黄圣依在初评中弹唱了一首自作曲,让大家忽然意识到,镜头前的黄圣依,不仅仅是一名演员,还曾经是一名歌手。而这也正是黄圣依参加节目的初衷,“希望能够让大家看到更加全面的我”。

录制初期,黄圣依一度4天只睡10个小时,跳舞到脚肿磨破皮,穿不进运动鞋…她说:既然是比赛,我还是肯定是想C位出道。

而回看自己的出道经历,《功夫》的高起点让她庆幸,能更早的看清很多事情。面对所谓女演员“中年危机”的说法,她也坦言“大可不必”,做好自己擅长的,只要去演,没有小角色。

现在的黄圣依,已经完成了35岁之前生孩子回归家庭的计划,她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重拾自己的事业。

凤凰《非常道》| 全能姐姐黄圣依:不努力就要回去当少奶奶了

以下为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大家好,这里是凤凰网《非常道》,我是主持人秦婉。今天我们来到这里的嘉宾是黄圣依。

黄圣依:大家好,我是黄圣依,你好。

凤凰网《非常道》:大家都知道圣依最近在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节目,怎么会想到去参加这样一个节目呢?

黄圣依:就是觉得这节目还挺适合我的,然后因为好多人之前了解我都知道我是演员,但是其实我身边都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是唱歌的,我是发过专辑,开过演唱会,是做过歌手的。所以我觉得是这个节目来找到我,我觉得也是很好的一个机会,可以让大家了解更全面的我,也让大家知道其实我除了演员之外,也是个歌手。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最近其实很多这种男团女团的节目,都是比较火爆,不知道你有没有自己去看过这样的节目呢?

黄圣依:其实我平时还不是特别看电视,就是看娱乐版的人,所以我们自己录节目的时候,几个小伙伴,像吴昕那天还说,她跟我聊一些女团的事,她看我一脸懵,她说你是不平时不看?我其实真的看的比较少,不是特别多看这些节目。但我的出发点其实特别简单,就是希望能够让大家看到更加全面的我,也是给自己的青春留一些特别的纪念。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要参加这样的一个节目,家里人有没有什么样的意见呢?

黄圣依:大家都还挺支持我的,(我)还跟我儿子说,我说妈妈要去参加一个女团,他说会嗯,女团是什么?干什么的?我说就唱歌跳舞。说嗯,好的你去吧。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会想要说有一个目标说我这次要出道吗?就是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名次吗?

黄圣依:既然是比赛,肯定还是要有雄心壮志的,我还是肯定是想C位出道。

凤凰网《非常道》:想要成团的是吧?

黄圣依:对。

凤凰网《非常道》:你在这个团队里面,大概是负责什么样呢?

黄圣依:就会负责这些琐碎的事情,原来这些事可能都是由助理或者是由老板去定的,现在大家希望就是这个团的性质就是团内部消化,就是需要你们自己团员之间互相沟通。其实增加了很多沟通的成本。我觉得也是一个女团的另外一个层面的精髓吧。一个团队精神,一个团魂,这个也是我觉得参加这个节目我学到的另外一面。

凤凰网《非常道》:你感受到团魂了吗现在?

黄圣依:一直在感受,从一开始时候觉得团魂是每个人需要大家整点报道,整齐划一,到现在觉得其实真正的团魂是内心深处心灵上的。这个我觉得是团队、团体表演给我带来的一些新的感受。而且以前的所有的演出或者说个人的经历里面是没有的。

我们有时候拍戏的时候,还是会有制片,他们会给我们一个时间,比如说根据合同,或者根据现场的一个情况,导演的要求,大家都会心里有一些基本的一个条条框框的东西。那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就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们这个女团这些人在一起要怎么组。所以没有人给我们制定这样的一个规则。所以这个规则是我们自己来磨合出来的。那开始的时候就非常累,也是在于大家都是在一边摸着石头过河,一边摸索,一边行走,所以大家没有时间也不知道几点该是结束的点。但现在慢慢开始有一些规律产生了,所以开始这个磨合的时间就比较辛苦。

凤凰网《非常道》:我看到很多抛出来的消息,你们的训练会非常得累,一天有多少个小时计算过吗?

黄圣依:其实很多时候是姐姐们自己给自己加的,就大家可能给到你们的时间是自己可以自主,但是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做好,谁都不想落后。所以大家都是在比着来,在卯足了劲想往前赶,所以就会把这个睡眠时间越缩越短。我之前刚去的一阵子四天就睡了十个小时,我真的已经觉得到了就是自己的极限了,就不能再短了。而且因为我是开始时候换环境会有一些神经衰弱,第一天还不能睡着就是那种。然后还是要不停地follow那样的节奏,其实也是一个体能上一个特别大的考验。

凤凰网《非常道》:相比之下你是练的时间比较长的那个吗?

黄圣依:肯定是大体上来说,我不会到最后一个,但也绝对不会第一个走。

凤凰网《非常道》:好像很多的选手她都会瘦了或者说是越吃会吃的也很多,不知道你的,有没有会改变一些生活的习惯呢?

黄圣依:我就讲一个我自己的事,我去的时候那个裤子我穿24,然后我就大概训练了一个星期,24的裤子中间还能够放,手还能伸进那么多,而且这个不是说我在刻意的就是节食或者减肥那种瘦,是它的这个强度让你自己不自然的就会去瘦下来。就强度还是很大的。

而且我觉得我们跟其他的女团的选秀节目不一样的是,她们可能是只有一根筋或者只是一个目标在做,但毕竟我们家里面还有很多其他事情,都身兼的各种职务在那里,也是有各种身份。大家可能还会有一些别的事情。

那天开玩笑我们几个,就我们team里面,说好像进来以后发现自己真的是练习生,好像外面的世界跟我们已经没有关系的,我们就在生活中这样的一个一个密闭的一个空间里面,这才是我们的生活。就有这样的恍惚感。

凤凰《非常道》| 全能姐姐黄圣依:不努力就要回去当少奶奶了

凤凰网《非常道》:有没有练到崩溃的时候?

黄圣依:因为我刚才讲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有一点生病,头一天一直练到凌晨2点,第二天早上6,7点就要起,第一天我只睡的一个小时,第二天又是练到凌晨2点。第二天晚上我就不行了,我当时在车上我都已经就已经胃疼的,就各种的综合症,胃疼的就已经说不出话来。整个脚又是肿。我之前带了一双球鞋,已经磨到那个前脚根本穿不进去,我只能临时买了一双瑜伽的,那个前面脚是露出来的,就是穿那个鞋在排练厅排,她们都还挺关心我的,好几个姐姐都说,吴昕啊她们说你这个脚要不要小心,因为那个排练厅地上很可能是有一些什么小钉子或者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我说这个时候我已经管不了了,我只要这个脚,大脚趾是可以露在外面的就行了,因为已经这个磨的跟球鞋已经起泡了,必须露在外面,我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大家还都在练还在排那样。

凤凰网《非常道》:那还会跟,就是有这个时间跟家人,比如说视频连线一下什么的?

黄圣依:会,就特别辛苦的时候会想到,我还是回去当我的少奶奶吧,就会跟我儿子一起视频,然后看看他我的心情就会好很多。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我们知道那些节目里面,一般都会有唱,有分唱的,有人擅长唱的,有人擅长跳的,甚至可能还有说唱,我不知道你,应该是比较擅长跳舞这部分是吗?

黄圣依:我都擅长。

凤凰网《非常道》:都擅长。

黄圣依:对,我因为本身以前也是唱跳,我的音乐风格本身也是唱跳类型的,原来的一些演出和一些歌曲所以基本上,到目前为止还可以,但我不能说这个话,就是还是要低调一点。但是我觉得唱跳不是,我自己觉得对我来讲不是最困难的,而是在于大家怎么样去团结在一起,这个事情是真的需要去花心思的。

就好像我们教了一个舞蹈,以前可能舞蹈老师来教,但是在女团里面,他为什么有舞担,为什么有vocal,他其实是给了你一个责任去帮助你的其他队员,你的舞担并不是代表你是在里面可能一定是跳中心位或者是有最多机会的,而是给了你这样的一个title,让你去有机会把你的舞蹈技能教给其他成员。

这是我之前一直都不知道的。因为我刚去的时候,我在说我已经看那些团队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哪个舞蹈好像一个人非常突出,大家都是每个人平均的分的歌词,每个人平均分的舞蹈。为什么还有什么vocal,有舞担,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知道,噢,原来这个是互相帮助的,就是说你可能在这个团队里面,这个能力比较好一点,你才有这样的机会或者说你这样的责任和义务去帮助那些相对较弱的,它是一个互相帮助,互相去解决问题的一个方式。

凤凰网《非常道》:你有帮助过谁吗?

黄圣依:有,就是我最近这段时间就一直在帮静姐,伊能静姐姐,因为我们是一个team,她可能在舞蹈方面稍微欠缺那么一点,然后有需要多一点其他时间去帮助她。

凤凰网《非常道》:你有没有受到别人的帮助呢?

黄圣依:也有,就像好像我们这组,因为我们现在这组还有张萌,她就是一个,因为她是制片人,她在生活中,所以她就会特别照顾别人吃,我们小组大家都分工很明确,带吃的方面她就会,生活委员我们叫她,她就会经常给我们点好吃的东西,招呼大家有什么吃饭的时候,有一些好的福利都会给到我们。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大家都觉得这个节目有一个看点,就是大家的姐姐们的这个相处,不知道你们这个相处模式会是什么样子的?

黄圣依:我觉得大家挺都很友好,都是一种互帮互助,很多人想看姐姐们大家吵架或者撕,但其实现实里面我们还是比较友善的,大家在一起都是抱着互相去学习的态度。因为每个人的生活环境和情况不一样,三人行必有我师,在里头一定能够找到别人身上的优点来给自己一些汲取一些东西。所以我觉得这种心态更多一些。

凤凰网《非常道》:有没有什么就是让你特别感动的事情呢?

黄圣依:我们就是一直都是在排练,大家都觉得很神经特别紧绷,就中间如果有一个喝到一个奶茶或者是谁点了一份很温馨的一个甜品,大家都会觉得哇,好温馨那种的。

就其实我想呼吁,节目组不要给我们那么多的压力,就是排练的压力,可以我们姐姐们更多大家相处的时间,就是在宿舍的时间,或者在生活里面可以有更多笃定的,因为我觉得到了我们这个年纪,生活的状态应该是很笃定的,很淡然的,就是这是唯一让我觉得有一点不属于我们年纪的一些成分,就是没有大家真正可以去安静下来去探讨一些人生,或者在排练的过程当中,有一些感同身受,一些思绪的触及,可以去谈论这些,就没有,就基本上都是在一个高强度的训练里面。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这是节目组的问题,没有给你们更多的时间练习这种。

黄圣依:可能觉得观众喜欢看这个,大家就会变相的一种很励志的感觉,但我其实也很期待,就是节目组可以给我们更多跟每一个姐姐之间,因为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这样的一个节目,其实很多都是需要大家去观众来pick你这样的一个形态,那你觉得让大家来选择你,还是做自己,你觉得会有矛盾吗?

黄圣依:不矛盾,就是你只有做自己,你才会有那个闪光点,大家才会喜欢你,才会来pick你,就是我在节目里也说,因为有的姐姐她可能觉得为了去迎合的,反而会把自己的身上的闪光给磨灭掉,我觉得反而要鼓励大家去做自己在这个舞台上。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我们都知道你的家庭其实是很浓厚的这个知识分子的气息的,其实一开始就是出道去做一个艺人,会有一些犹豫吗?

黄圣依:我开始的时候我父母不太支持我,但是我是水瓶座,所以我对新鲜的事物一定是保持那种高度的兴趣的和那种好奇心。做演员本身一开始也是,我觉得非常有吸引我的地方,我之前有参加一个主持人的比赛,有机会去接触到跟演艺相关的工作,我会觉得那是打开另外一扇门。

凤凰《非常道》| 全能姐姐黄圣依:不努力就要回去当少奶奶了

凤凰网《非常道》:那出道这么多年你觉得你再回头看的话,你觉得你的起点在《功夫》这么高的一个起点上,这件事情是好事还是有它的弊端呢?

黄圣依:我觉得它会让我更加早的看清很多事情,我觉得是挺好的没有什么不好。你需要的是每次在各种时候去鞭策自己要往前走,不要去懒惰,没有惰性。我觉得早一点出名会让你对这个世界会有一些更清晰的认识。

凤凰网《非常道》:那这种外界的争议会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比如说大家会觉得你的角色更多停留在之前《功夫》里面,这样一个很白月光,哑女的这样一个角色当中呢?

黄圣依:我觉得其实很多人都不可能用很短的时间去改变自己给别人的印象和形象,因为你的形象和印象是你常年的或你的生活积累所带的。大家可能喜欢我《功夫》那个时候的样子,是我18岁的时候,但是我是会成长的,我的经历,我的个人的阅历也在改变。那我不可能要求我每一年给大家看到一个都是一个崭新的,我觉得任何人都做不到。

但是到了一定的时候,自然而然它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你自然会给大家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最近这个《鬓边不是海棠红》演的是一个女土匪的这样一个完全颠覆过去形象的一个角色,是你觉得可能成长之后想要有一些角色上的不同的变化吗?

黄圣依:其实这个角色对我来讲有一些去演的东西在里头,以前包括《功夫》还有一些其他的角色,我认为可能那个阶段的我是停留在一个本色的出演,那么到现在我去演一些角色,包括鬓边的这个古大犁这个角色,我觉得跟我本身其实是有差距的,在这个角色里面我才真的会去用一些自己的设计或一些想法给它加在这个人物里面。这个对我来讲是一个表演上的一个改变,也算是一个突破。

也谢谢于正老师给我一个这样的机会让我来演这个角色,因为如果一般的制作人可能按照他们的既定思维和固定的模式,也不会让我演这么样一个角色,他也是需要一点勇气的。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现在已经有家庭,又做母亲,会不会在接角色上也会给你一些新的限制,比如说你必须要去演一个更成熟的这样的女性形象呢?

黄圣依:我觉得那倒也未必,就看大家对于这个东西有多想去做,其实这次在这次《乘风破浪》的节目里面,我印象特别深,我刚开始去的时候我就说我一定不会去唱那些很幼稚的歌曲,因为觉得不符合我的年纪和我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我觉得我还是很坚定的。但是我在过程当中,因为很多因素,也会给到我一些特别少女气息的,特别所谓的很幼稚的歌曲。那我从开始不接受到接受,试着尝试去让自己在那个状态里去表演那些歌曲,去唱那些歌曲。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会觉得也许你自己的一些既定思维和你的,太主观了,是你自己认为你不可以,你给自己先做了一个限制,我不能去做这些事。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其实很多现在有一个说法就是中年女演员有自己的一个危机,但我们可能没有到中年,但是就是会不会也会有一些这样的在选角色上的有危机?

凤凰《非常道》| 全能姐姐黄圣依:不努力就要回去当少奶奶了

黄圣依:我觉得大家所谓的中年女演员危机,是觉得可能市场特别是中国的市场会描述这些年龄的女性的题材会比较少。但我一直都没有觉得有特别强的危机,是因为首先如果在演员的角度上,我认为是没有小演员的,你只要去演,就古大犁其实我是友情出演,我也不是女主角,也不是特别重要的角色,你依然可以把她演得大家很喜欢,很接受。这是一个层面。

另外一个层面我觉得可能这是跟大家的既定的一些思想,会觉得年纪大的人如果在国外可能会就会比较接受,但是你不太接受去谈恋爱,或说一些主流市场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只要做好自己擅长的,也不一定一定要演哪种类型或者是怎么个框架的一个东西才可以。反正在危机这里我一直都没有觉得,我觉得也大可不必。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你刚才说鬓边你是一个其实是一个客串的一个角色,她不是一个主角,会让你在比如说在成家之后是不是有一个变化?我不需要每次都去演一个女主角,就是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想法呢?

黄圣依:怎么说?因为毕竟还有要留给家庭一些时间,所以我会比较看中这个角色或者戏它能不能有更大的发挥,是不是我很想去创作的,有没有那种很主动的,很有参与性那种感觉。这种会比较强烈,因为以前演了特别多的女主,她确实需要很多的时间和很多的精力,要投在剧组里面,拍戏也是一个四处颠覆流离的这样的生活。所以也会有一些去权衡。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2018年的时候我看你带孩子上综艺,当时也是说其实你和杨子的工作都很忙,有的时候会有一些跟孩子之间的时间不太够。那现在来说你觉得你会把自己的时间怎么分配呢?

黄圣依:我会比方说我孩子,但是最近了疫情比较特殊,但一般来说我会把假期留给他们,如果孩子的寒暑假,我基本上就是会陪伴孩子。我前阵子参加了一个节目,我才知道原来你一辈子可以陪伴孩子的时间这么短,就是只有一年都不到的时间。一辈子可能你活80几岁,可能留给孩子的只有这么短的时间,我会觉得应该珍惜很多有质量的陪伴。

凤凰《非常道》| 全能姐姐黄圣依:不努力就要回去当少奶奶了

凤凰网《非常道》:那刚过去这个六一节有送他什么礼物吗?

黄圣依:六一节我有让他们自己挑,我大儿子就选了一个PokeMon是神奇宝贝,它的一个玩具。小儿子就选了一个搭的那种积木,他们自己会选,我会陪他们一起玩。今年的六一还带他们一起出去野餐,因为不能去很远的地方,所以我们就精心准备了去一个非常美的一个草地草坪,然后在那里做野餐,他们也很开心。

凤凰网《非常道》:孩子有没有给你为你做一些什么事情,让你特别感动呢?比如说母亲节的时候?

黄圣依:有,他们母亲节的时候就会,我大儿子那个时候就做了一个手工的项链,他是拿的那个小的塑料的宝石,串成了一根项链送给我,他说个这样是要送给妈妈最好的礼物,就很可爱。我小儿子也会,他会经常,他都不要在母亲节的时候,他平时他的嘴特别甜,就会跑过来就可能说妈妈你真美,然后就会逗得你很开心。他是一个非常让人喜欢的小朋友。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我们看到节目里面,像杨子还叫你大哥,那么你们的相处关系其实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美好是吗?

凤凰《非常道》| 全能姐姐黄圣依:不努力就要回去当少奶奶了

黄圣依:对,我们比较开明,就是跟可能我说这个有一点拔高,有些人说哇你们,但是我其实真的觉得我们还是比较soul mate,就是比较的心灵上的一些共识,就是有一些事情也不需要特别的去讲,但大家都能感受到,所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或者有一个共同的方向去做。

凤凰网《非常道》:你觉得上综艺不管跟家庭一起上还是说去上《姐姐》这样的综艺,是一个大家破除大家对你误解的一个方式吗?

黄圣依:我从来没想去破除任何人的想法,我只想去证明我自己展示我自己,让我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和更加有信心。

我这段时间疫情在家,有的时候我心里也会烦恼会不开心,我经常会在自己家里的健身房下面挥汗如雨的去跳一段solo的东西,让自己一个彻底的释放,我觉得是很减压的。我觉得这个节目也是让我有一个这样的平台让我去展示或者释放我自己真的喜欢的东西,爱好的东西。其实结果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但我觉得既然是个比赛,我们就要有比赛的精神,我还是想争第一的。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你之前有在访谈里面说你35岁之前要生小孩,回归家庭,那其实这个计划已经实现了,你觉得还会新的人生计划吗?

黄圣依:新的人生计划就是要重拾我的事业。因为孩子现在上小学,幼儿园也是比较的规律了,有固定的假期,有固定的课程。所以就觉得自己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对他们来讲也是一个榜样。

凤凰网《非常道》:我们希望你这个《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这个节目的一路可以走得特别好。

黄圣依:好,披荆斩棘,最后拿到一个好的位置,谢谢。

凤凰网《非常道》:谢谢圣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