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戏北电30年:表演系状元都去哪了?
娱乐

中戏北电30年:表演系状元都去哪了?

2020年06月28日 14:02:00
来源:8号风曝

又是一年毕业季,这是新旧交替的季节,学长学姐哭着说“舍不得”,萌新们也在翘首期待收到一纸录取通知书。

疫情下的今年,却格外特殊——

既有“云”毕业,也有“云”招生,新生录取不仅延后,艺考形式也与往年大不相同,包括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以下简称中戏、北电)在内的大部分专业不再组织现场校考,改由线上完成。

即使这样,也挡不住诸多考生的向往,毕竟一朝被录取,几乎就等于一脚踏入了演艺圈。

能成为第一名,那更是风光无限,大有前途。

因此,每年中戏、北电这两所学校的表演系状元也理所应当成为众人关注的话题。

今年状元还没出,但往年的表演系状元们,又都去哪儿了?

注:状元指该年的表演系专业第一名,部分年份难以求证,或有疏漏

01 表演系状元三十年,艺考轶事多

①90年代

90年代的状元,大多是耳熟能详的名字, 别看他们现在影视圈里举足轻重,然而当年考学时也曾不知所措,甚至被推着就拿到了第一。

92级袁立,当时还叫袁莉,她称自己是“一个惴惴不安的小姑娘”,本是报考上戏,却被三试老师说没有表演的热情而被淘汰。

这时她收到来自北电的一封信,是后来的班主任朱宗其亲笔,大意是袁立艺考表现不错,鼓励她考好文化课,争取进入表演系,言辞十分温暖。

张彤 和 赵薇所在的96级 可更是神仙打架。

96级中戏表演系有着八大金钗之称的章子怡、梅婷、袁泉、秦海璐、胡静、曾黎、李敏、张彤。

张彤不仅是当年状元,更是全班公认的班花。

她透露,当年考中戏时,并没有特意做很多准备。一试、二试都浑浑噩噩过去了,直到老师提醒她要抓紧文化课学习,她才意识到自己有戏。

这一年的北电表演系状元赵薇,也有很多故事,考试当天忘带准考证无法进入考场,在楼道外哭泣,被监考老师发现,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让老师心软破例放了进来——真是颜值拯救一切啊。

其实当年赵薇也参加过中戏艺考,考号还和章子怡相连,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还有人相当“任性”,比赵薇大一级的陆毅1995年同时报考上戏和北电,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被 后者录取。

但父母希望他留在身边,于是陆毅奔向上戏,认识了同班同学鲍蕾,谈起恋爱,也算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了。

那个时代,“状元”这个词基本就和顶尖级人才相挂钩。 就像秦海璐说的,“全国的人精都在这。 ”

②00年代

这个时候,中戏还实行着保送政策,只要符合相关保送规定,就可以免掉文化考试,比如96级章子怡、99级李光洁都是保送上了中戏。

可刚进入2000年,王雷就被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由于成绩优秀,拿到了全国专业第一,考试前三个月他被告知可以保送中戏↓

可没想到离高考只剩一个月时,本归文化部直属的中戏,又归教育部了,保送名额取消了。

本来玩疯了天天庆祝的王雷,也只能硬着头皮在最后一个月突击学习,最终还是文化课过关,有惊无险地考入中戏,也是非常硬核了。

08级蓝盈莹的经历也几经坎坷,父母经商,让女儿学习才艺只是为了锻炼气质,并不同意蓝盈莹学习表演。

中考她虽然偷偷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附属中学,但录取通知书被撕碎了扔垃圾桶。

即使这样,高考时蓝盈莹还是执意报考了中戏和北电," 高考的志愿单是我自己填的,本人签名才有效,如果你们不让我去考的话,我永远不签这个名,永远不上大学!",相当决绝。

相比之下,02级童瑶、06级陈小纭就顺利得多。

陈小纭专业芭蕾舞训练7年,16岁考进中央芭蕾舞团,后因过于劳累,哮喘病发,不得不放弃芭蕾梦,2006年转行以第一名的专业成绩考入中戏。

同样转行的还有北电09级张云龙,他从小学就是学校足球队的一员, 踢了13年足 球以后,发现自己更加喜欢表演,于是决 定报考艺术院校。

但北电的这一批千禧年状元中,知名度最高的还得数05级杨幂。

杨幂在艺考中唱了一首《南泥湾》,这个视频至今在网上流传。 虽然有点走调,但是眼神灵动,落落大方,气质上干净又舒服。

后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副院长陈浥也回忆,杨幂考试时透明得像个水晶一样,感情很真挚,老师们也评价杨幂不怯场。

③10年代

翻看10年代状元名单,如果说201 4年以前还有素人身影,那么2014年后几乎让童星、偶像占领了。

中戏这边,陈星旭3岁被星探发掘、4岁参演《激情燃烧的岁月》,刘昊然先通过影版《北京爱情故事》走红后才考入中戏,张雪迎6岁时出演了第一部电视剧,易烊千玺13岁通过TFBOYS出道,连让他拿下金像奖最佳新演员的《少年的你》都是上中戏前拍的……

而北电被“占领”要再晚上2年,关晓彤4岁半和父亲关少曾一起拍戏,郭子凡入学以舞蹈担当身份加入“ X玖少年团 ”并参演网剧,吴磊更是被大家看着长大的红孩儿。

相较于素人而言,出道多年的他们拥有更多的拍戏、舞台经验,并且自带巨大话题,让艺考开始从普通的招生考试变身让人津津乐道的明星新闻。

2016这一年,关晓彤的各种消息都能成为热搜词条:#关晓彤艺考# #关晓彤录取# #关晓彤军训# #关晓彤室友# #偶遇关晓彤# ……

随着越来越多明星报考,话题只高不低,17年是“王俊凯考了第几名?”,18年是“易烊千玺考了多少分?”,今年则是“张子枫要去北电还是中戏?”。

直到19年两所院校纷纷爆冷门,素人状元韩其原、冯祥琨的出现,跌破了众人眼镜。

90、00年代的状元们,大多走的是先读书再出道的道路,除了少数人来自演艺世家外,大家基本都是素人,来中戏北电就是来学表演的;

如今,越来越遵循着“出名要趁早”的法则,出个素人状元反而成了新闻。

02 那些年的状元们都去哪了

①有人出道即颠峰,有人厚积薄发

当年的《还珠格格》系列火遍大江南北, 大 二的赵薇一下成为了国民 度最高的女演员,影响了一代人。

后来不管是佟丽娅还是姚笛都曾在采访里谈到,演员之路是受其影响,年轻一点的阚清子也一样,可见影响力。

这些年赵薇结婚生子后虽然作品减少了很多,但是隔几年就会突然给我们来一个优质作品。

她已经不仅是个明星,更是演员、新人导演,北电在《超级校友》特辑中如此介绍她,“中国唯一影、视、歌、导四领域‘最佳’的华语巨星”。

刘敏涛虽然早年也有一些作品,但到了2015年,才真正开始走红。

2015年刘敏涛的两部作品《伪装者》《琅琊榜》先后上映,大姐明镜和静妃也成了刘敏涛的经典角色。

前段时间更是因为一曲《红色高跟鞋》的魔性表演登上热搜榜首,刷爆各大平台,真·顶流。

有的时候,爆红可能靠运气,需要机遇,但是如果没有实力,也只能和机会擦肩而过。

表情包出圈可能是意外之喜,但是明镜和静妃的角色成功塑造和刘敏涛的表演功力不无关系。

②有人沦为选手,被同班同学点评

演艺圈是残酷的,有屹立至今的常青树,也有人演戏多年,还得站上竞技场PK。

比如《演员的诞生》就曾出现多位状元身影——袁立、张彤、刘敏涛、蓝盈莹、陈小纭、张云龙、芮伟航、张雪迎……

“浣碧”一角后,蓝盈莹在这个节目里才再次达到一个话题度,她和凌潇肃的舞台让章子怡盛叹“看到了可能不熟悉演员的伟大”。蓝盈莹也说,希望大家看到演员蓝盈莹,而不是以往的浣碧。

然而近期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拿到初评第一名后,弹幕中依旧有如此评论,“浣碧,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张云龙的起点还算高,毕业那年就签了嘉行传媒,但这些年一直在各种偶像剧里演大小角色,水花不大。

直到去年《演员请就位》里的表现才算有了点出圈之势。虽然败给了陈小纭,但得到了陈凯歌的夸奖:自信,往那一站就能够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陈小纭也是在《演员的诞生》以“女版鹿晗”出现在了大众视野,但相比作品,她和于小彤的恋情更为人所知。

走“恋情>作品”路线的还有最近唆使新欢手撕旧爱的张铭恩,成为新晋油腻 渣男代表、朋友圈管理大师。

芮伟航则是以助演的身份出现在节目中, 毕业后他更多转向了幕后,做一些执行导演、演员副导演的工作。

虽然也在演戏,但相对来说比较知名 的也就只有《锦绣未央》里的男主小跟班。

然而最让人唏嘘的还是以选手身份上节目的袁立和张彤,两人刚好是对手演员,一个是92级北电状元,一个是96级中戏状元。

然而担当评委的是谁呢?

张彤的同班同学,章子怡和刘烨。

曾经的专业第一和班花,如今却被台下的同班同学点评着演技,这个画面也是很戏剧性了。

袁立也是如此,按辈分她是两位评委的学姐,按资历也有大火的《永不瞑目》,后来又拿到了百花奖,她当时也说了,“我不愿意站台上,让他们打分。”

③有人至今无人识,有人隐退江湖

当然,这些状元也有不太为人所知的演员。

比如99年北电状元白庆琳,大学期间就出演了《孝庄秘史》,随后参演了多部由陈宝国、袁立、唐国强等知名演员为主演的古装大戏,这些年基本以古装戏、抗日剧等年代戏为主,今年还参演了《安家》,但都没能成功塑造一个令人记住的角色。

01年北电状元季晨,形象俊朗,早些年演了一些都市爱情剧、古装剧,近年来也频频试水网剧,但还是有很多人不认识他 ↓

90年代、00年代早期,由于互联网不像今天那样发达,所以演员大火后,观众们才会知道,“哦,原来他曾是状元! ”

其他没能在娱乐圈留下名字的状元们,也就随着时间逐渐没了记载。

往后,互联网虽开始有了历届状元的记忆,效果却泯然众人矣。

2009年以全国专业第一名考入中戏的曹馨予,号称是“史上最年轻中戏状元”,年仅15岁,据说不仅章子怡老师常莉亲口告诉她“你可以大胆地走进来”,张艺谋看了试镜后,也夸她是颗苗子。

但她也仅仅是活在了新闻中的一个符号,是否入学、后续如何都无从知道。

2008年以男生第一入学北电的程雨轩,现在微博的转赞评不超过个位数;

2014年北电状元卢秋宏,共拍了2部电影、1部网剧、1部电视剧,就再也不见其人,微博偶尔晒晒出游照;

……

还有消失了 一段时间又杀回来的2012年中戏状元周陆啦,2016年毕业后销声匿迹,直到2018年才开始拍戏。

毕业4年作品2部,给观众留下一点印象的可能是《长安十二时辰》里面的太子。

“状元”“第一名”的头衔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不难看出,当年的第一名并不一定是班里发展最好的那一个。

比如章子怡和刘烨,当年的“学渣”,吊车尾的存在,天天提心吊胆被学校开除,如今已然成为国际著名影星。

刘烨章子怡所在的1996年也是神奇的年份,不管是中戏北电都群星荟萃,可以说撑起了今日大半的影视圈。

人们还会去关心,究竟谁才是96级状元吗?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05级中戏表演班毕业时集体上了《天天向上》,当时最出风头的是女生们,包括以专业第一名入学的程瑶瑶,

而她的最近一部剧是 2013年,15年后,整个班 级中最出名的反而是 陈晓等人。

这其实更像是瞬间的光环,决定了入学的高度如何,却不能决定以后的人生能走多远。

03 这30年,是娱乐圈变化的30年

①招生标准一降再降

历年艺考状元的变化趋势,也是时代的发展趋势,从表演系的招生标准,再到演员这个职业的属性变化,都能看出这一点。

80年代还是偏向长得好看的考生,一直延续到了九十年代中期。

像姜文,并不符合当年的审美标准,也不符合表演系的招生标准。因此马未都见到姜文的第一反应是:怎么中戏还招这样的人?

从当年的毕业照也可以看出,姜文是个非典型性男演员,同班同学里大多浓眉大眼,剑眉星目,姜文身材偏瘦,颜值上还是逊色不少 ↓

陆毅也回忆过上戏招生对于演员外形的要求: “像任泉他们93届的,以及我们下面的几届男生平均身高都在1米8以上,而且一个个外形也都不错。 ”

而到了96年,表演系的招生标准发生了变化。

章子怡那届之前,表演系一般不会去招练舞蹈的,“连舞蹈学院附中,戏曲学院附中的,他都不要,因为他觉得你被人家练过了,我要一张白纸来练。”

直到章子怡那一届,老师改变思路,招的全是舞蹈学院附中的考生,直接导致明星井喷。

来到了2018年,马伊琍担任上戏考官,选拔的一个标准就是,不能整容。

一句“你鼻子整得痛吗?”成为艺考考生噩梦。

本来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选拔原则,却成了“苛刻”,让马伊利屡登新闻,成了2018年艺考最热话题。

从这个脉络看下来,表演系对于考生的外形的要求逐渐多元化,也逐渐更加看重成为一个演员的潜质。

从96年明星频出也能看出,形体好、多才多艺的演员能够在演艺之路上更加顺风顺水。

比如赵薇陈坤,年轻的时候是演员,同时也是歌手,为提升知名度提供推力;

章子怡的舞蹈功底在《卧虎藏龙》、《十面埋伏》、《一代宗师》等电影中都有加成,可以想到,当年的白纸章子怡,如果没有过硬的舞蹈功底,如何能够在众多演员里脱颖而出,拿到名导李安的戏呢?

可这些年,别提基本功,连演员最基本的“纯天然”都很难达到,招生标准从基本功上的白纸,再变成外貌上的白纸,底线一低再低……

②艺考形势越发严峻

而艺考形势也一年比一年严峻,几乎每年都是史上最难艺考年,竞争压力大还烧钱。

比如2019年,北京电影学院报考总人次高达59059,同比增长31.02%,创历史新高,报录比是114:1;

中央戏剧学院报考人次为67946,报录比为119:1,其中表演系计划招生50人,报名人数11441,报录比为229:1。

艺考也与当年的意义大不相同,考前需要接受大量的专业训练,“陪朋友考试被顺便录取”的段子也永远成为段子,这年头已经不太可能发生了。

门槛越来越高,但是挡不住越来越多的艺考生,因为一旦考上,红利也是巨大的。

曾有博主一语道出真相,中戏北电就好比清北,缩短了不少人的成名路径,相当于赢在起跑线。

不少大导选角时,也优先青睐出身学院的表演系学生们。

张艺谋在北电挑中了还在念书的窦骁,郑爽大二时就被《一起来看流星雨》剧组看中,蓝盈莹同样是大二时就出演了国民大剧《甄嬛传》。

时至今日,不少经纪公司也是优先签约表演系学生,从新人开始培养。

17年中戏状元陈思敏后来就读于上戏,现在已经是卓尔文化签约演员;

18年中戏表演系第9名周政杰被泰洋川禾签下,和赵小棠等人同属于新人演员厂牌泰洋恒星;

19年北电状元冯祥琨签给了光线,已经有戏要上了,和刚刚小火的任敏、丁禹兮搭档 ↓

③演员职业属性渐模糊化

而演员这个职业逐渐模糊化,逐渐从演艺人变成明星。

2000年代初,流行影视歌三栖明星,很多明星演戏之余,也去发唱片,赵薇、陈坤、刘亦菲、黄晓明都曾经发过唱片;那个年代,也流行商演,各种演出层出不穷,在广义上,演员的含义跟明星越来越近。

那个年代,鲜少有选秀类节目,也不同于香港发达的星探行业,基本演员就是明星的唯一来源,因此演员就慢慢约等于了明星。

而演员的概念模糊化在如今变得越发的明显。

在这个新时代,演员不仅唱歌,还当评委、上综艺、开直播,甚至还去选秀……

演员、歌手、主持人、网红、爱豆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演戏”更不是演员的专利,只要有人请,就可以来演。

演的好不好也不再是衡量一个演员的唯一标准,只要电影票房卖得好,收视率高,也会有市场。

“演员的自我修养”的分量和往年比起来,不值一提。

跟其他行业一样,这个行业也某种程度上进入了一个鱼龙混杂的上升期,只要能乘上这股风,前途一片大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艺考一年比一年难,报的人数还是一年比一年多。

精细化到多元化,这不仅是演员这个行业的变迁,更是娱乐圈的变迁,时代的变迁。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