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世纪最吓人的恐怖片,终于强势回归!
娱乐

本世纪最吓人的恐怖片,终于强势回归!

2020年07月11日 10:45:28
来源:Ifeng电影

文/Nico

2000年,清水崇拍出了录像带版的《咒怨》。

从此,这一经典IP,就成了无数人萦绕不去的恐怖阴影。

问世20年间,它曾先后问世了电影版、美版、十周年纪念版、新剧场版等13部作品。

就在今年一月,北美还刚刚上映了一部由清水崇编剧、山姆·雷米监制、约翰·赵主演的《新咒怨》。

清水崇

只可惜,由于故事过于老套,鬼魂流于丧尸化且只靠jump scare吓人,所以这部《新咒怨》拍的不伦不类,并不被观众所认可。

幸好有网飞出手,才得以重启IP,带来了一部合格的作品——《咒怨:诅咒之家》。

《咒怨:诅咒之家》(以下简称《诅咒之家》)一共6集,是一部短小精悍的迷你剧。

豆瓣上,《诅咒之家》只有区区6.6。

虽然评分不够出彩,但这个评分,其实已经是由美方出资拿下的最高分了。

为了拍好这个故事,网飞还请来了颇为强大的制作团队来操刀把控——

《你的鸟儿会唱歌》的导演三宅唱,原版《咒怨》的制作人一濑隆重以及《午夜凶铃》的编剧高桥洋。

美方重启《咒怨》,往往逃不开两种模式:

一种是主打“回忆杀”,照搬设定,让美国人在日本沾上咒怨逃回美国,从而引出一系列故事。

一种是套用原版框架,舍弃伽椰子一家的初始设定,重写一个故事,从头再来。

而有钱任性的网飞,这次选择了第二种模式,试图在原作基础上,不按套路出牌地讲述一个新故事。

这个新故事,没有伽椰子,也没有俊雄。

正因如此,所以很多咒怨迷都十分震怒,觉得这部剧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没有伽椰子的咒怨怎么能叫咒怨?!

虽然看不到伽椰子和俊雄让人有些失望,但粉丝们依然可以透过这部作品,看到很多熟悉的元素:女鬼、男孩、黑猫、溺毙、剖腹取子、阁楼闹鬼等等。

剧中很多情节,都对原版进行了致敬。

比如,《诅咒之家》里的初代怨灵,和伽椰子一样,都在阁楼中产生。

老版本中,伽椰子被囚禁在壁橱的阁楼上受虐致死,充满了委屈和怨恨,因此她总是从阁楼里爬出来杀人。新作里,初代怨灵生前也被房东儿子囚禁在阁楼里,反复虐杀致死。

阁楼在这里,隐喻了每个人内心深处,无法直面的深深恶意。

又比如,和原版一样,《诅咒之家》这次还活学活用,在剧中玩了一把“时空交汇”。

让1960年的男主,看到1997年的角色,让他们通过一扇打破的玻璃离奇交汇。

这种时空交汇的玩法,早前在《咒怨》系列里曾多次出现过。

录像带版《咒怨2》里,响子阿姨到侄子信之家去看望他,结果误入了小林(伽椰子初恋)的旧屋,见证了伽椰子丈夫佐伯刚雄的杀人现场,当场被吓身亡。

电影版《咒怨》里,警官远山也在烧毁的凶宅里,看到了多年后来到这间屋子探险的女儿逸美。

熟悉原版的观众都知道,《咒怨》最擅于使用的,就是碎片化的交叉剪辑。

全片剧情,基本上是由不同人物的不同遭遇拼凑而成,不但时空凌乱毫无规则可言,而且线索繁多、布局复杂。

而《诅咒之家》在叙事上,就继承了原版的这一特点。

剧中故事,从1952年一直讲到1997年,横跨45年,总共出现了6个年份,分别是按顺序讲述的1988年、1994年、1995年和1997年,以及作为背景交代故事的1952年与1960年。

此外,该剧在故事线上,还融入了8条线索,有男主小田岛泰男的探求真相线、本庄遥与男友的见鬼线,也有河合圣美被同学强暴的见鬼线、兵藤真衣失踪线,还有儿童保护组织的女职员线、咒怨起源线……

正如剧名“诅咒之家”所示,该剧的真正主角,其实并非人物,而是凶宅。

全剧刻意弱化了原作中的惊悚桥段,转而融入了更多的人情冷暖。

它让故事在更广阔的的社会背景中展开,试图探索咒怨事件背后的社会诱因。

从剧情上来看,它更近似于是《咒怨》的前传或番外。

《诅咒之家》没有像老版《咒怨》那样,以“无因”的恐惧作为源头来引领全篇,而是另辟蹊径以“寻觅”的角度来挑起观众的兴趣。

剧中的“寻觅者”,是身为灵异研究者的男主小田岛泰男。

泰男5岁前一直和爸爸、姐姐生活在一所古怪的房子里。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爸爸、姐姐都下落不明,而他自己则失去了那段记忆。所以多年来,他一直寻找那所房子,想要旧地重游,找回失去的记忆。

一个偶然的机会,泰男结识了女艺人本庄遥。

小遥的男友哲也花低价买下了一套婚房。

事后没过多久,两人就在夜里频频遭遇怪事,总是能够听到脚步声和尽在咫尺的絮语。

几次三番之后,小遥不得不向泰男求助,想要让他帮忙给辟一下邪。

泰男听说之后,对这所房子很感兴趣。结果,哲也却三缄其口,不愿透露太多。

此后,具有通灵体质的哲也,就在惊恐中突然暴毙,给泰男和小遥留下了无数疑问。

小遥虽然想查出哲也的死亡真相,但出于忌惮,她还是和想要调查凶宅的泰男刻意保持距离。

于是,随着哲也身亡、线索中断,泰男的调查就此陷入了僵局。

同一年,某所中学刚刚转来了一位名叫圣美的转校生。

圣美成长于单亲家庭,有一个恶毒刻薄的母亲。

平日里,圣美的母亲一面总对圣美进行荡妇羞辱,一面跟圣美的班主任暗自私通。

初来乍到的圣美,被两个女生拐骗到一所凶宅探险。

途中,她们又加入了一个男同学,来为她们充当保镖。

然而,进入凶宅之后,其他人立刻将圣美按到,怂恿男同学对她施暴。

而且在施暴过程中,另外两个女生还拍下了施暴全程。

之后,失魂落魄的圣美,便在凶宅撞到了咒怨。

此后,圣美性情大变,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她先是和强奸她的男同学厮混在一起,然后又指使男同学谋杀了自己的母亲,并将凶杀案嫁祸给了和母亲有私情的班主任。

行凶之后,她和男同学双双逃走蜗居于底层,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与渣男一起,被渣男殴打,和各色男人上床。

作为咒怨的载体,她到处活动,不断地重复着邪恶与痛苦。

最后,她只能带着绝望回到凶宅,以失踪收场。

与此同时,关于“诅咒之家”所带来的恐怖,依然还在上演……

所有来过“诅咒之家”的人,都会因为这所房子,而改变余生。

怨念如附骨之蛆,藏匿在他们身上,引出一连串无法善终的宿命式悲剧。

讲述过程中,《诅咒之家》并没有将视角局限于凶宅,而是指向了更广阔的日本社会。

剧中出现的每个年份,都会出现与之对应的社会事件:

1989年7月逮捕的宫崎勤的4名幼女连续杀人案。

1989年3月发现的女高中生水泥埋尸案(绫濑女子高生水泥杀人事件)。

1994年1月暴露的大阪爱犬人士连续失踪杀人案,曾从事过犬类配种的男子得到肌肉松弛剂后,通过注射共杀死男女5人。

1995年,奥姆真理教实施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13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

1997年,酒鬼蔷薇圣斗事件,一个14岁的少年杀害了两个小学生,并进行包括分尸、破坏尸体、寄送挑战信等凶残的罪行。

凶宅内的咒怨,让到访过的人不断罹难。

与凶宅相比,我们整个社会,又何尝不是一栋更大的社会凶宅?

导演试图借这些无处不在的社会新闻,为我们传达这样一个观点:只要人间还有悲剧,咒怨就一定还会继续。

从这个角度来看,与其他制造生理刺激的恐怖片相比,《诅咒之家》显然被赋予了更深邃的社会内核——

它让我们看到了病态社会中的黑暗角落与畸形人心。

即便没有伽椰子一家,该剧所带来的的恐惧,依然有增无减,令人望而生畏,值得一看。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