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非要做研究生作业,张一山在《局中人》用力过猛
娱乐

小学生非要做研究生作业,张一山在《局中人》用力过猛

2020年07月13日 09:28:27
来源:Ifeng电影

文/秦婉/Nico

董卿曾在《朗读者》中说,“年少成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比别人更早地获得荣耀和光环,但是它也意味着,你比别人更早地感受到某种桎梏。”

这种桎梏,在张一山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一路走来,他被冠以了很多标签:“童星”、“鲜肉”、“90后演技扛把子”、“演技吊打同龄人”……

这些真心赞扬的标签,最后反而变成捧杀,让他裹足不前——

2016年之前,他演什么都难以摆脱刘星的光环;

2016年之后,他演什么都难以摆脱余罪的光环。

那种又贱又痞的范儿,再加上一口地道的京片子,感觉就更明显了。

如今,年近30的他,迫切地渴望转型。

他需要一部作品来为他今后的中年戏路打开视野。

他与潘粤明合作的《局中人》,正是这样一部转型之作。

可惜在Feng向标的评分中,该剧只有区区5.2分。

除了漏洞百出、四处开挂的剧情硬伤之外,《局中人》所招致的吐槽,有很大一部分,集中在了演员身上。

其中,尤以张一山的演技,被吐槽的最为猛烈。

点名批评,比比皆是。

剧中,他饰演的沈放,是一个双面间谍,先后就职于日本人操控的汪伪政府和国民党的军统。

就设定来看,沈放孤傲张狂、果断大胆,敢为他人所不敢为。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张一山着实花了一番功夫。

整个人从头到尾,都变糙、变颓、变深沉了。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力有不逮,没能令人满意。

他在剧中看上去十分呆板,要么面无表情,要么邪魅一笑,要么皱眉咬牙,看不出任何内心起伏。

光是一个皱眉咬牙的动作,他就在剧中重复了无数次:

同僚入狱,他皱眉咬牙;将重要情报送出后,他皱眉咬牙;穿上国民党军服心中含恨时,他还皱眉咬牙……

而且人物的悬浮设定,还让沈放这个角色隐隐流露出了一股神剧的味道。

被手雷炸出去十几米,他依然毫发无损,精神饱满。

拿锤子猛砸自己,他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可以说,这个角色在设定上,就已经开始飘了。

而张一山毫无内心起伏的表演,更是雪上加霜。

看到战友准备牺牲时,他表情是这样的。

被日方怀疑身份时,他表情是这样的。

自始至终,张一山都在努力地绷紧自己,变得迟钝又木讷。

这种紧绷对他来说,显然是不适应的。

因为在此之前,他遇到的大多数角色,都是大开大合,可以展示“炸裂”式演技。

而沈放,则是一个需要收放自如、游刃有余、心思深沉的角色。

一方面剧本没有给出足够的说服力,一方面他也缺乏阅历和技巧,去撑起角色该有的厚度。

于是,会“放”不会“收”的他,在收着演的时候,就表现得非常紧绷,仿佛是一个小学生在做研究生的作业。

演员最好的表演,往往是用自己最松弛的状态演绎出来的。

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他演得累,观众看得更累。

归根究底,还是张一山和这个角色适配度太低。

瘦弱如他,顶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根本撑不起身上的军装或西服。

而他强行凹出的威严架势,也是姿态大过气场,毫无力度可言。只能靠着表情,去努力找补,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他越是紧绷,梗着脖子,咬着后槽牙,越是无法呈现角色的多面性和层次感。

个人认为,张一山这次在选角方面,确实有点太急了。

《局中人》这个项目,很像前些年流行谍战偶像剧的一种延续,只不过,主演没用流量明星,而是换了口碑较好的张一山和潘粤明。

然而在剧情深度、设定格局上的乏善可陈,给演员的发挥空间,与过去那些谍偶剧是相似的。究其根本,依然是一个功利复制的产物。

这些年,张一山演了很多影视作品,但鲜有能确立他个人风格的代表作。

唯独《余罪》,是一个例外。

《余罪》里,他饰演的那个既痞又贱的卧底警察形象,可谓深入人心。

当初,为了演这部戏,张一山没少拼命。

第一季有一场中枪戏,需要他呈现出昏厥的状态。

表演过程中,他完全带入角色,将自己设想成中枪的人。

结果血液上涌直冲脑门,最后两眼一抹黑,竟然真的晕了过去。

除此之外,剧中还有一场杀人戏,同样也令人印象深刻。

当时,他与傅老大围桌而坐,第一次目睹傅老大杀人。

那一瞬间,他彻底懵了。

一面嘴巴微张,一面两眼出神。

整个状态就是一个惊恐的状态。

与此同时,张一山还在剧中贡献了一场叫床的名场面。

通过这段引人遐想的大尺度戏码,他将“贱人余”痞贱的个性,刻画的淋漓尽致。

完全打破了观众对卧底警察的固有认知。

《余罪》之后,张一山又接拍了很多作品。

可这些作品的口碑,却都参差不齐。

时至今日,他履历里最受好评的几部作品,依旧都还停留在2017年之前。

大火的《余罪》虽然让他攀上了事业的高峰,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局限了他的戏路。

之后他出演的很多角色,多多少少都带有一些混不吝的气息。

《春风十里,不如你》中的秋水,是他近几年最好的一个表演。

秋水是个在小红和赵英男两位女性中摇摆不定的渣男。

由于角色诠释得比较出色,所以该剧播出后,有网友评价:“现在一看到张一山,就觉得他是个渣男。“

与余罪相比,出演秋水的张一山,状态明显松弛了许多。

他内心对小红有感觉,却不知该如何表达。

面对小红时,他眼神飘忽,眨呀眨的,最后却又落回到了小红身上。

想看又不敢看,分明就是暗恋的样子!

剧中有一场醉酒戏,更是直接奠定了他“90后之光”的地位。

这场戏是小红堕胎后与秋水的第一次见面。

秋水知道小红堕胎,内心非常难受。

虽然这件事并不是他造成的,但对方毕竟是等了他7年的小红,是他最拿不起放不下的女人。

于是,见面之后,他便借着酒劲儿,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此间,他情绪层层递进,慢慢走向了崩溃。

整段戏一气呵成,令人惊艳。

无论是醉酒时的状态,还是秋水对小红的愧疚、心疼,对自己的无奈、愤怒,都被张一山表现得入木三分。

总的来说,张一山还是非常适合出演这种带有一股“痞气”,需要用“炸裂”式演技去托举的角色。

为了继续突破,接下来他又拍了《柒个我》。

《柒个我》由经典韩剧《杀了我治愈我》改编而来。

张一山在剧中饰演一个精神分裂患者,一人挑战七种性格,彰显了他的野心。

和很多国产翻拍剧一样,这部剧也沦为了一部饱受诟病的烂剧。

张一山对此有些无奈:“确确实实是有逻辑上不太对,但你让我怎么改?我生活中真没遇到过这种事……”

虽然剧集本身不够优秀,但张一山在剧中的表演,还是受到了认可。

全剧自始至终,都由他一人撑着。

表现不同人格时,都能让人看到明显的区别。

出演暴力人格崔皓月时,一抬头能让人看到凶狠。

出演少女人格莫晓娜时,一抬头又能让人看到娇羞。

然而,与韩版的男主池城相对比,张一山在剧中所展露出的演技,多少还是有些生硬且青涩。

一如豆瓣网友jenny鹿飞改吃素所说:

张一山的不同人格演起来感觉就只是生气的自己,娇羞的自己,搞笑的自己,演的不过是一个人的不同情绪。

池城年纪大些,积累了太多的演技,终于在这部戏里爆发,真的是演戏自带厚重感,不同人格看眼睛就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人。

“人格分裂”对演员们而言,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

即便是演技炉火纯青的戏骨级演员,也都不敢轻易对其做出挑战。

池城出演《杀了我治愈我》时38岁,“一美”詹姆斯·麦卡沃伊出演《分裂》时37岁,“大魔王”凯特·布兰切特出演《宣言》时46岁,万茜出演《你好,疯子》时34岁……

以张一山的年纪,显然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如果能利用好这些成长空间,那他未来势必大有可为;如果利用不好,那他很容易陷入困境。

而张一山目前所处的状态,却明显更倾向于后者。

除了戏路自带局限性之外,他挑剧本的眼光同样也一言难尽。

最近几年,他出演的影视作品,大多粗制滥造,评分不高。

比如,他吃老本主演的《家有儿女初长成》。

比如,他以配角身份出演的“年度烂剧”《重耳传奇》。

这些糟烂的影视作品,在很大程度上,透支了他有限的表演精力。

而接下来他还有几部待播剧,比较重要的是《大叔与少年》和《鹿鼎记》。

《大叔与少年》是和张嘉译合作,角色似乎是他擅长的痞气小伙,期待值不算高。

至于《鹿鼎记》,明显更受关注,很多人都认为张一山是当下饰演韦小宝的不二人选。

但由于金庸剧近年水花已大不如前,古装剧份额也一再被压缩,光是播出就困难重重,这版《鹿鼎记》前段时间已经传出了删减11集的信息,所以能否受到广泛认可,并不乐观。

如何找到一个能提升自己的好角色,仍是摆在张一山面前的一道坎。

平心而论,张一山外形很有辨识度,棱角鲜明,非常适合性情跳脱,大开大合的角色,这是他的优势。

在需要“放”的表演中,他无论再怎么过激地表达,依靠精瘦外形天然自带的硬朗感和冲击力,都不会让人感到出戏,也不会像很多男演员那样一旦“炸裂”就油腻。

但在需要“收”的表演中,他就很难传达出多个层次的内涵,仅有表面上的“糙”和“沉”,灵魂却是漂浮的,明明应该是一个高手玩家,却显得稚嫩,任谁都能一眼看穿。

简单来说就是“招”不够用了。

若要拓宽戏路,实现从自然松弛地饰演痞气小伙,到能深度刻画厚重角色的转型,目前来说,他的阅历和锻炼还远远不够。

他选角时,不应该停留在纯粹流于表面的情绪展现上,也不应该重复过去成功过的选项,而是应该更加深入生活,寻找一些现实题材,承受挫折,真正走进角色的生命体验中。

他有很好的基础,也有沉下来的决心,但缺乏挑剧本的眼光,以及更优秀导演的调教。

对张一山来说,他还年轻,摆在他面前的,还有大把的机会。

但愿下一次,他能不再为《局中人》这样的烂剧劳神费心了。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