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三十而已》总制片人:我们的立场,对出轨零容忍
娱乐

专访|《三十而已》总制片人:我们的立场,对出轨零容忍

2020年07月23日 09:32:17
来源:Ifeng电影

文/南风

《三十而已》播出后,关于王漫妮、顾佳、钟晓芹三位主要女性角色的讨论不绝于耳。

这是一部久违的女性群像剧,和《二十不惑》属于同一系列,也是同一个公司——柠萌影业制作。

两部剧的总制片人都是陈菲和徐晓鸥。

和《欢乐颂》等都市女性群像剧不同,《三十而已》在剧情的现实感上进行了一次迭代。

不再将冲突对准贫困女性的原生家庭问题,而是借人物处境反映了近两年舆论场对女性新的讨论点。

比如职场女性、全职太太、新型恋爱关系、丧偶式育儿等等。

王漫妮是典型的沪漂,背负着父母催婚、高房租和职场竞争等多重压力,年近三十,看上去还一无所有。

顾佳是委曲求全的全职太太,为了儿子去到好的幼儿园拼命打入上流社会,还要帮老公收拾公司的烂摊子。

钟晓芹是平庸的大多数,本地人、不愁吃穿,工作上不努力也不拖后腿,到什么年纪干什么事,早早结了婚但心理上还没长大成人。

她们三个代表了三种完全不同的女性群体,每一类人都有各自的烦恼。

《三十而已》将社会上这三类女性遇到的所有困境里讨论度较高的几个设置在了她们身上,所以剧集播出后,几乎每天的剧情都能引发话题讨论并产生共情。

有职场女性的艰难,全职太太的辛酸,随着剧情开展,还会有婚内出轨、不婚主义等更具讨论性的话题出现。

但这些话题的设置并不突兀和狗血。

有和剧中王漫妮同样职业的奢侈品店工作人员,说王漫妮职场部分的所有剧情百分百真实。

也有网友贴出生活中的贵妇聚会图,大家发现竟然和顾佳要打入的太太圈聚会一模一样,人手一个爱马仕,站C位的人包包也最高贵。

如何让讨论度高的话题恰到好处的发生在几位女主角身上,是对幕后主创的一大考验,如何让剧情走向最终高于现实却不崩塌,也与主创人员的格局与审美高度相关。

带着这些问题,Ifeng电影独家专访了《三十而已》的总制片人、柠萌影业总裁陈菲。

在创作上,陈菲说《二十》和《三十》都是角色人设先行的思路,做的就是“特殊”。

希望借由三位主角在特殊困境中的心路历程找到和观众共同的情感连接,引起大众共鸣。

但陈菲同时否认了这是一部丑男图鉴,女性题材的创作出发点还是在女性,创作当然会有侧重点。

但《三十》里的男性角色仍然是力求丰满的,女性也不会大开金手指或全然正确,她们的归宿各有不同,有好有坏。

对于柠萌今后的创作方向,陈菲说会长剧与短剧并重。

短剧的成功已有多方验证,柠萌会利用自己制作现实题材剧的优势,在今年发力纯网短剧,开辟新的赛道,比如两性情感、悬疑现实等题材这是柠萌坚决要深耕的一个方向。

Ifeng电影对话陈菲:

Ifeng电影:和《二十》相比,《三十》的剧情冲突更强,女主人设也更特殊,它的创作思路大概是怎样的?

陈菲:《三十》和《二十》在创作上类似,跟我们之前做小系列的纯现实主义思路不太一样,是特殊人设先行的创作方法,尤其是《三十》。

在定位这三个人的时候,通过描募特殊的人设、特殊的职业人生关卡上特殊的困境,这是我们创作方法的起点。

但是主人公面对困境的选择、勇气以及成长,人物的情感逻辑追求现实真实,希冀让广泛观众产生强烈共情。

这样的创作方法非常难,因为这两部剧展示的都是极致和真实之间的矛盾,这是现实题材中非常重要的一对矛盾,它的配比和取舍需要特别考究。

就组对立关系就像我们编剧张英姬讲的,写重了狗血无常,写轻了不痛不痒。

Ifeng电影:因为感情逻辑比特殊职业更容易引起共鸣,那《三十》会更注重情感细节,弱化职场部分吗?

陈菲:我们没有弱化职场,因为人在二十岁和三十岁面临的人生命题本身就是不一样的。

二十岁的时候,你的事业是第一优先级。

因为大四迈向社会的时候,情感很可能不是第一需求,职业才是,所以《二十不惑》里较大篇幅是四个女生对自己的人生定位、职业的追寻。

但三十岁的女性面临的是什么样的问题呢?职业当然是重要的部分。你在职业上有没有进阶有没有遇到瓶颈。

但同时是在情感上,你是不是要选择迈入婚姻,是不是要成为一个母亲,怎么平衡事业和家庭育儿的关系,这是女性在30岁难以回避的问题。

所以你可能觉得它呈现在这方面的困境、问题上要多一些。

其实《三十而已》的三个女主,我们给每一个人都铺展开写了职业线。

顾佳是阶段性全职太太,本来安顿好儿子她是要重回职场的。实际她和丈夫是创立了共同事业,甚至她在掌舵公司经营。

所以当她后来发现烟花厂的风险太大,自家事业好比坐在火药桶上,就想去开拓一个全新的事业方向,这是她事业线的逻辑。

而王漫妮是一个未婚未育的女性,事业是当下她唯一的抓手,她在三十岁想成为主管,是一个阶段性对自己事业成果的交付。

她同时也想要寻觅良偶,迈入婚姻生活,但事业也并不想偏废。

当她经历了情感的破灭以后,短暂的缴械投降后又重振旗鼓,她觉得还是要靠自己,找了新的事业起点重头开始。所以她的事业线也非常重。

钟晓芹是一个钝感比较强的,没有什么太多目标的人。她在30岁的时候首先面临的是缺乏交流的婚姻寂寥中要不要生育。

后来孩子流产以后,她发现自己不能再接受一成不变的生活,要重新追寻新的自我,也找到了一个新的人生技能点就是写作,并且通过写作实现了他们家庭经济地位的逆转。

其实三个人的事业线都很完整,但为什么会带给观众的感觉是情感占比重。

可能是因为情感的撕裂是更浓重的,女主在情感上被欺骗、被伤害的感觉是会留给观众尤其女性观众,更强烈的情感冲击。

Ifeng电影:为什么要给每一位女性安排那么多的情感困境,比如顾佳,她已经在丧偶式育儿中了,后面还要经历老公婚内出轨,特别惨,会不会担心有些悬浮?

陈菲:我觉得现实题材剧创作的初衷就是直面问题不粉饰。

既然要探讨三十岁的女性不同的人生状态这个话题,那么在这个阶段,我们都是想要去提炼概括和表达她们所面临的各种困境。

一个四十集的长篇剧集,为什么不尽量地去表达呢?

通过主人公直面那些困难、问题所作出的选择,能够更好展现人物的成长。

而且我觉得在当下的婚姻状态中,出轨这个问题有一定的现实性。我们不是爽剧或虐剧的创作方法,虽然我们是用特殊人设抵达真实共情,但它依然是一个现实题材。

现实题材就是要直面现实生活当中的痛点、问题、困境,然后引发大家的讨论、思考、共情,最后通过主人公的选择和成长,让大家获得力量。

观众现在看剧集,对于信息量的要求是很大的,你如果给他看事件密度不够的剧他很难满足。

三十的做法我们认为是符合当下观众观剧的心理节奏,以及对信息接纳的需求。

张晓波导演这次还有一个非常创新的尝试,在很多集片尾都有城市中第四个三十岁的女性。

她的生活碎片状态没有台词只有配乐的呈现,像散文诗那样,试图给观众更丰富的心灵体验。

柠萌的每一次创作,我们都会去考虑怎么去达到观众在内容消费上对于新和极致的体验。

Ifeng电影:《三十》里每一位女主角的老公或男朋友都有不同程度的问题,集当代女性最讨厌的男性特点之大成,有人说这是一部当代丑男图鉴,你是怎么看的?

陈菲:我们没有这样的用意。创作有侧重和取舍。

《三十》是女性题材剧,我们主要的立足点和视角是女性,写的是这三个女人在30岁剖面的人生状态。

但不管在社会关系还是在家庭关系、情感关系中,她们的另一面是男性。

所以女性和男性其实是这个剧中的两个面、两个立足点。

剧中的女性也都是不完美的人设,而男性我们也努力的刻画呈现,没有刻意居高临下贬损男性。

比如陈屿心地纯良,他为这个家做了很多事,但是不擅沟通表达,好多男性会存在这样的问题,这是比较能引发大家共鸣的。

但随着剧情展开你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实诚的人,在处理生活危机的时候,能直捣问题核心去解决。剧集中后部他实现了成长,还面临新的考验。

钟晓芹成为作者以后,他们家的经济地位出现逆转,当女强男弱的时候,他怎么来调整自己的心态,建构这个家庭一个新的平衡,他做出了很好的范例。

这个人物其实是偏正面的,还有钟晓阳,王自健扮演的张志,都是有缺点也可爱的普通人,和女主的冲突矛盾并不是黑白是非的问题,而是合不合适需求不匹配的问题。

许幻山最终是出轨的,在我们的立场,对出轨零容忍。

但在前半部分,他是一个尊重妻子,在事业上对太太有所依赖的人,家里琴瑟和谐。

而在顾佳短暂沉迷于太太圈,希望走人生捷径的时候,许幻山的立场一直是批判的,清醒的。

这是交织的写法,我们也试图呈现出比较客观全面的人物,不可能面面俱到,但每一个男性角色的弧光落点都是不一样的。

陈屿就一个从问题爆发到最后成长成熟的状态,而许幻山则是看似完美却走向幻灭的过程。

Ifeng电影:创作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这部剧里给每个人的归宿设定相对来说是比较美满的,现实中很少有人会是这样的结局,这是所谓的高于生活的部分吗?

陈菲:我觉得人物的起点首先是不完美人设,她们都有人性上的弱点。

有自己真实的欲望,也会沉迷、沦陷、缴械投降,我们没有美化,反而是真实展现人物的困境,让大家看到。

其实王漫妮那条线是非常痛的,观众看完可能会被虐到,它没有符合观众对这个人物要一路开挂、开金手指的设想。

顾佳也是,看似她在太太圈进阶好像有点开挂了,但很快就掉进坑里被骗,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包括在婚姻上的代价,家庭也破灭,她最后失去的是很多的。

但我们做的这部剧是一个大众产品,柠萌在现实主义题材上的初心就是温暖现实主义。

直面问题的同时希冀抚慰观众给与温暖和希望。

在这个过程中直面了痛点、焦虑,把问题展现,但给观众提供主人公的选择方案,不一定对,是一种可能性的探讨。

这样的方案是不是能够提供一种心灵的慰藉,抚平焦虑,提供勇气,让观众能够从中获取力量,才是我们创作的本心。

不管是“小”系列还是女性系列,柠萌的现实题材都是这样的出发点。

Ifeng电影:除了现实题材的电视剧,最近短小精悍的网剧也比较流行,之后柠萌会不会进行这方面的尝试?

陈菲:会的,这是我们今年的战略重点,其实已经酝酿两年了。我们今年会推出一个新的赛道,专注纯网短剧集。

规划了几个题材赛道,有悬疑现实,有青春言情,有两性话题,其中都市男女的两性视角,这个是柠萌相对比较擅长的,我们正在做相关选题的储备。

纯网短剧已然是一大趋势,我们的长剧集定位的是大众台网向的用户人群,我们的短剧集定位的是圈层用户。

我觉得现在圈层用户有足够的基数和内容消费需求,一个新锐的内容,从圈层突围成为大众爆款,这个路径和可能性也被反复验证过了。

作为内容创作者来说,永远是求新求变,更新锐、更极致,短剧集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这是柠萌坚决要深耕的方向。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