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上影节展映:黄牛成了笑话,影迷刚需被尊重
娱乐

疫情下的上影节展映:黄牛成了笑话,影迷刚需被尊重

2020年07月31日 09:26:17
来源:Ifeng电影

文/连城易脆

7月16日,当国家电影局发布在疫情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后,无数的影迷都在翘首以待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官宣。

就在第二天,上影节微博正式官宣第23届上影节将于7月25日-8月2日举办。

此前,电影院迟迟不能复工,令上影节的举办充满变数。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四眼老王(上影节排片负责人)的这条微博也给上影节能否正常举办笼罩了一层阴影。

影迷只能一次次刷新上影节官网的排片表页面。不少人甚至悲观地认为,上影节也将像之前的戛纳电影节一样被遗憾取消。

万幸,上海国际电影节还是来了!只是作为全球在疫情后第一个正式复工且在线下举办的国际电影节,虽然幸运地不需要因为新冠而在2020年留下一个空白和断档,却也意味着要面临诸多艰难与窘迫。

Ifeng电影将从多个维度透视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影展,力求全景式地展现本届上影节的特别之处。

【展映大瘦身,从400多降到300部】

根据上影节官网最新的排片表显示,第23届上影节参与展映的电影只有300部,相比往年的400多部,减少了100多。

去年参与影展的电影院也多达40余家,基本上覆盖了整个上海市区,而今年也锐减至29家。

同时,为了落实防疫要求,观众必须隔排隔座,整体上座率要控制在30%以下,疫情又使得原计划在6月份举办的上影节推迟到了暑假期间,学生大军也将加入这场久旱逢甘霖的盛宴,这也使得本就紧张的票源愈发僧多粥少。

可见因为疫情带给上影节最直观的变化就是影展规模大幅缩水。

然而即便如此,本届上影节在策展层面依然充满了匠心巧思,体现出了国际A类电影节的选片水准。

Ifeng电影也采访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节目策划范静雯女士,她表示今年整体上依然延续了过往的思路和框架,但也做了一些特别的调整,不再局限于某种主题,同时增加了电影厂牌的关照。

比如“松竹映画100周年”和“Tristar影业”。这也是从制作的角度,对电影史进行梳理和呈现。另外也从去年主打音乐主题的“SIFF狂想曲”单元扩展到了今年所有的艺术形式,囊括了舞蹈、电影、音乐等各类概念。

范静雯女士也告诉Ifeng电影,今年的“人类启示录”单元为特别策划,是疫情之后特意新增的,算是对本次全球性事件的一种回应。该单元挑选了5部来自世界各地的剧情片和动画片,反映全球化时代下,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考。

在今年siff狂想曲单元里,有一组特殊影片——《女性电影人:一部贯穿电影史的新公里影片》,共14集,每集一个小时,是一套关于女性电影人的系列纪录片。

范静雯女士透露,去年设立了“特别策划”的“致敬女性电影人”子单元,计划作为一个常设单元,并在今年放映《女性电影人》这套影片。但由于今年放映体量的调整,该单元被放弃,最终精选了比较有代表性的四集,分别组成两个长片的长度进行排映。

“这四集不仅适合影迷和从业者,也适合普通观众。目前看到不少观众都对这套影片有不错的反馈,我感到当时的坚持是值得的。”

不少影迷朋友也注意到了今年上影节日本电影的展映比重较大,范静雯女士对此回应道:历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日本影片数量都不少,尤其是新片部分,只是今年因为恰逢松竹映画100周年,以及今敏逝世10周年,所以比较凑巧,经典影片中日本片也就变多了。

【外宾只能连线,无颁奖礼令黄牛像笑话】

每年上影节,很多参展方会到上海和广大影迷见面互动,如今不仅取消了走红毯,连颁奖礼也一并取消。

线下见面会只有区区十来场,嘉宾也都是国内电影人,而国外的导演也只能借助互联网,和大家以直播连线的方式进行互动。

这使得一些不大了解情况,依然复制粘贴着往年售卖颁奖礼门票文案的黄牛显得像个笑话。

往年在上影节主会场门口总能听见“票子要伐”的声音,如今黄牛的踪影也少了许多。

朋友圈中有位黄牛直接坦言:“今年不好做呀,票子都很难收到,很多人都是只换不出,感觉还不如去做一些话剧票来得划算呢。”

而且今年官方对于黄牛的打击似乎也比往年严厉了许多,不少超高溢价票的链接也被闲鱼app直接屏蔽,去年在天山电影院门口直击警方抓捕黄牛的场景,恐怕很难再现。

然而全系列8部《哈利·波特》电影重映,又赶上第一部上映20周年,哈迷的热情也让不少黄牛看到了发财的机会,有些黄牛直接以500每张收票再转手1000每张卖出,可见这个系列电影的火爆程度,以及影迷们长达半年无法观影的如饥似渴。

【5分钟抢空10万票,几万人放弃观影】

“这届上影节抢票可以用哀鸿遍野来形容吧?”豆瓣上一位资深影评人如是形容。

7月20日,周一,工作日,上午8点整。全中国数以万计的影迷及其抢票亲友团的手机屏幕都停留在同一个界面上——淘票票上影节专栏下我的日程。

仅仅5分钟后,就已经售出近10万张电影票,多数场次仅仅几秒钟后就被系统标记为“满座”。

根据淘票票公布的数据可推算今年的总票数大概是13万余张,而再根据最高30%的上座率以及电影场次相较往年的减少,可以大致估算今年将比以前减少大几十万的票量!

也就说明至少几万人以前能抢到票的观众今年只能无奈选择放弃。

Ifeng电影也亲自参与了这次堪称史上最难的上影节抢票,甚至早早制定了策略:优先抢最大的千人厅,打开后直接挑第一排最边上的抢。毕竟有的看就已经谢天谢地,不敢挑肥拣瘦。

然而尴尬的是,当点击抢票两个字后,屏幕页面显示“加载中...”,Ifeng电影知道已然没有机会,空恨没有5G信号。

四眼老王也在朋友圈中透露,因为这次本身场次较少,又有30%的上座率限制,故往年惯有的团体票一律被取消。这意味着即便是影院经理都得自己进行抢票。

那些原本可以依赖媒体赠票而稳坐钓鱼台的影评人也不得不订好闹钟和普通影迷一样测试手速。

值得一提的是提名本届上影节金爵奖剧情片单元的《风平浪静》,其制片人顿河也在豆瓣尴尬地表示,作为片方也没抢到几张票,希望抢到的影迷可以转让一些,艰难程度可见一斑!

【用签名碟换票,《红辣椒》竞价6690】

每年抢票手速赛结束后,就自动转化为花式求票大赛。

“你还只是在微信群里求换票吗?”一位影迷朋友在看到Ifeng电影的求票信息后特意私信道。“是啊,不然呢?”

当Ifeng电影表达疑惑后,这位影迷朋友直接丢过来一个叫做“二手影票流转”的微信小程序。

当点开这个小程序以后,如同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小程序非常清晰明了地分为出、求、换三大类,每个类目下都有大量上影节相关的转票信息。

而且更重要的是,小程序非常贴心设计有搜索功能,可以一下子锁定想看电影场次的所有相关票源供需信息,可谓集成效果拔群,无论是出票还是求换票的效率都比过往提升了不少。

Ifeng电影也很快透过这个小程序收到了非常想看的日本新片《不痛的死法》,果然是宝藏小程序,影迷朋友们就再也不需要奔波于几个甚至十几个微信群复制粘贴求票信息了,也可以有效避免因突发意外而造成票源浪费的情况。

可见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也在逐渐改变着电影节的生态。

今年最受宠的莫过于今敏大师。其4部电影有3部进入上影节展映,倘若你能手握2张今敏的电影票可谓人生高光时刻,如若集齐3张,那真的就是人生赢家,几乎想换什么票就能换什么票。

Ifeng电影所在的几个上影节相关的影迷群中,求票提及率最高的就是今敏的几部动画电影了。

闲鱼app作为黄牛集散地,上面的转票价格也体现了电影的热门程度。

科波拉的《现代启示录》、长泽雅美的《行骗天下》都产生了极高的溢价,而最令人咋舌的无疑是今敏的代表作《红辣椒》了,原票价60元的电影票以1600元成交,之后依然出现了恶性竞价达到了6690元这样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数字。

可见在上影节期间,热门电影的电影票就是实实在在的硬通货,甚至有不少影迷甘心用导演签名的蓝光碟,来换一张自己心仪电影的入场券。

但也有影迷在微信群内非常坚定地表示,绝不收溢价票:“一毛不加,有票直接加我,绝对要!”

上影节策展人妖灵妖也真诚劝告:

1、没有什么电影是非看不可的,大银幕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多,来日方长;

2、不要去买高价黄牛票,让它们烂在他们的手上;

3、你们还年轻,要争取一切机会帮助电影节进步,而不是由着它叠加自己的人生成本。

【影院重新规划路线,入场扫随申码】

除了电影票和口罩外,今年上影节影迷想要正常入场观影,则必须在测量体温后还要出示绿色的随申码,以示身体健康。

而且为了确保你出示的随申码不是之前的截图,并可以进行信息登记,工作人员会要求你现场扫码。

Ifeng电影同几位电影院的工作人员沟通得知,这次为了落实防疫要求,提前做了不少动员和准备,例如对电影院的各种设备、摆设和人员路线做了重新规划,既要保证防疫措施的到位,也得避免给影迷造成过多的不便或者拥挤。

因此,取票机的摆放、散场路线的设计、工作人员的分工安排都有过不少精心的考量。

例如曾享有“远东第一影院”美誉的大光明电影院,入场时必须先扫描随申码显示为绿码后方可进入正门,然后再接受体温检测合格后进入大厅。

倘若此时你手中有饮料或者食物,工作人员会引导你寄存物品,避免你带进影厅中。

寄存后即可检票入场,对号入座,整体呈梅花桩式分布。观影结束后,会有专门的散场通道,与之前的入场通道彻底隔开,不再进入大厅。

而像主会场SFC上海影城,甚至要扫两次随申码方可进入影厅,工作人员甚至会在电影放映开始逐排检查观众是否正确佩戴口罩,也是尽职尽心。

显然这是疫情下进行电影放映的必要措施,观众基本都能理解,也愿意主动配合。

只是上影节也有很多相对年迈的影迷朋友,他们似乎对于如何出示随申码显得有些不得要领。

在检票过程中,Ifeng电影也发现很多中老年影迷卡在这个环节,而迟迟不能进入电影院,只能求助于现场工作人员,当然一般也都能得到妥善解决。

【字幕纯手动操作,五百句台词敲一千下】

对于资深影迷来说,外挂字幕早就见怪不怪,日常影展由于版权、成本、时间等各种因素所限,大多数寄送过来的电影拷贝都不会内嵌中文字幕。

因此就需要策展方招募一定数量的外挂字幕操作员,在电影放映时,实时通过操作电脑上的字幕软件,将中文字幕投射到大银幕下方专门展示字幕的长条形LED屏上。

据Ifeng电影了解,往年一般都会招募一些上海大学的在校生作为志愿者,因为时间相对充裕,且精力充沛富有工作热情,具备良好的外语水平。

而今年受疫情影响,且时间极为仓促,使得志愿者的招募更多面向了社会大众,上岗前有且只有1次正式培训和实操的机会。

再加上本次外挂字幕完全纯手动操作,不像去年有时间轴自动匹配,也为志愿者的工作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这意味着倘若电影有500句对白,字幕操作员就得按500下回车键,有1000句台词,就是1000下,还得异常专注,确保外挂字幕与电影的实时剧情对白保持一致,避免过快或者过慢。这似乎也为影展的放映质量带来了一些小小的影响。

Ifeng电影也在上海影城观影结束后采访到了外挂字幕操作员,询问字幕操作的难点在于哪里?他们又是如何克服这些困难。

这位操作员表示:主要还是时间比较紧迫吧,但是我们会提前利用电脑做一些练习,同时因为是2人一个小组,互相也能进行配合和弥补,来确保实际放映时能有较好的效果。

至于我们为什么坐在最后面,主要还是避免电脑的亮光影响到观众的观影体验。

另外一位操作员补充道:其实你会注意到如果是小语种电影,会有英文内嵌字幕,在进行操作的时候,可以捕捉英文单词来匹配中文字幕。

而如果是英语电影的话,那就只能靠听力了,大银幕上一般不会有英文字幕,就相对考验自身的外语水平,尤其是面对一些长难句的时候。你知道英语相对中文而言一般是倒装句,所以在匹配中文字幕时时机的把握还是比较困难的。

看来看似简单的字幕操作其背后也有不少门道,Ifeng电影也有观察到一部分影迷对在大光明电影院放映的《现代启示录》的字幕有所怨言,似乎经常会出现字幕和台词对不上的情况。

根据部分影迷的反馈以及Ifeng电影亲自观影的感受来说,这届招募的外挂字幕操作员水平虽然也存在一定的参差不齐,但整体尚可,暂时没有出现特别严重的失误或者放映事故。

一些观众也表示,即便略有瑕疵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准备时间非常有限,能够正常展映已实属难得。

【不文明现象减少了,但怀念热烈的气氛】

包括上影节在内的各类影展,一般在放映结束后,影迷会礼貌性地鼓掌以示对电影的尊重,一些经典的大师级电影甚至会有经久不息的掌声。

而今年上影节由于观众直接少了2/3,掌声明显不如往年热烈了。

一些深受上海市民喜欢的日本喜剧片也不像过去那样会惹得整个影厅的观众都哄堂大笑。

尤其是承载着去年光环的《行骗天下》续集公主篇,也因为观众数量的下降以及三浦春马最近的离世,而没有了去年那种引爆全场浓烈欢快气氛的感觉了。

Ifeng电影本以为这次上影节因为疫情需要,出示随申码、测量体温等操作可能会大排长龙,然而因为人员数量大幅减少,其实几乎不需要排队,影院大厅内也显得非常空旷,取票机前也几乎没有队伍,不像往年那样摩肩接踵。

这对于那些本来需要赶场的影迷来说就显得不用那么着急了,当然由于票量的减少,影迷的人均持票量也大幅锐减,需要赶场的情况也少了许多。

“去年我可抢到20来张票呢!”从事英语培训也酷爱看电影的王老师向Ifeng电影感叹道。

另外参与展映的电影院数量本身的下降,也一定程度缓解了影迷赶场的紧迫性,大多数影院都集中在市区内,地铁通达也比较快捷,使得今年的观影相对往年会略微从容一些。

同时正因为观众数量的减少,使得不文明观影现象也少了许多。Ifeng电影依然记得去年上海影城千人巨幕厅,有时候竟有上百人迟到!

而今年,不少影厅在30%上座率限制下即便坐满都不足百人,而且隔座的要求也减少了一些观众边看电影边聊天的情况。

禁止将饮料食物带入影厅的规定同样规避了很多破坏观影氛围的现象,使得整体的观影体验得到明显的提升。

“真好,没人发人肉弹幕,没人吃东西,也没人会再踢我的椅背,而且想怎么坐就怎么坐,再也不用和别人分享扶手了。”同Ifeng电影一同观影的一位影迷,在散场后发出这样的感慨。

当然,不文明的现象依然是存在的,作为影迷,仍然要坚定地同这些现象进行斗争,保卫我们良好的观影体验。

很多影迷也像过去那样在上影节官方媒体平台下留言描述所见所闻,他们的分享也是电影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由于必须全程戴口罩观影,这对于戴眼镜的人士可能会造成一些困扰,呼吸带来的热空气容易让眼镜起雾,于是口罩上沿就必须捏捏紧。

而这个问题在和平影都或许不会发生,因为Ifeng电影了解到在上海这家电影院的空调是出了名的冷,同时因为观众减少,影厅也更加空旷,就愈发显得寒风彻骨,于是就有影迷在微信群中贴心地提醒道:去和平影都看电影记得要穿长袖哦。

有电影学者提出,电影节展映本身就带有极强的“聚众性”,因此如何聚拢更多的影迷本身也是影展需要努力的方向,也许因为观众的减少,一定程度提高了观影的舒适性。

可更多的影迷则更加怀念往年那种极其热烈的氛围,因为其他观众基于电影而产生的欢笑、泪水、掌声,也是构成观影体验不可或缺的要素。

【电影是影迷刚需,上影节是复工强心针】

也许不少人认为影展期间,电影票瞬间售罄,一票难求,影院或许会赚得盆满钵满,实则不然。

一位影院经理向Ifeng电影透露,由于票房还要和上影节组委会、片方以及电影发展基金进行分账,再加上今年上座率的限制以及不许销售小食和饮料,真正可以到手的收入非常有限。而且还要额外投入人力、物力到防疫措施的落实上。

但是无论如何,上影节的举办是对电影院复工的一针强心剂,坐以待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只有开门营业方有转圜的生机。

豆瓣上这几天有影迷创建了这样的一个话题:“最适合在大银幕观看的电影”,话题下方如是描述:疫情后,很多人开始质疑电影院存在的必要性。但随时随地看片的时代,仍有一些电影,只适合在大银幕观看。

对于影迷来说,电影就是一种生活必需品,而上海国际电影节作为中国唯一亚洲唯二的国际A类电影节,更是影迷们的专属节日,他们的刚需也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

上影节依然在进行中,提名金爵奖的《吉祥如意》意外地成为了爆款,长达6个多小时的《水俣曼陀罗》也获得了不俗的口碑,不少影迷在今敏和费里尼、北野武等大师的展映单元中获得了深深的满足感。

疫情笼罩下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减少的是电影参展的数量,不变的是影迷依旧的热情。

希望明年疫情将不再成为阻碍,能有更多的影迷共襄盛举,一起重逢于银幕前收获愉悦与感动。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