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权强占保送名额、钉子户被杀…这部黄渤监制电影够硬
娱乐

特权强占保送名额、钉子户被杀…这部黄渤监制电影够硬

2020年08月01日 10:48:03
来源:Ifeng电影

文/motion

这部上影节金爵奖入围的电影,真不是来吃素的。

特权抢夺保送名额、钉子户被欺压等现实问题,在这部电影被毫无遮掩地展现出来。

硬骨头的章宇收起了刺与戾气,与李鸿其一静一动对飙演技;甜美的邓恩熙涂上蓝色眼影,演起了不良少女;宋佳与章宇女A男O(女强男弱)的搭配惹得导演爆笑……

就是这部由黄渤监制,《少女哪吒》《灰烬重生》导演李霄峰执导,顿河担任制片人,汇集章宇、宋佳、王砚辉、李鸿其、邓恩熙等实力演员的《风平浪静》在上影节带给我们不少惊喜。

《风平浪静》的时间跨越十余年,讲述了高中优等生宋浩(章宇饰演)的一次误杀事件所引起的家庭、友情、爱情的变化与命运的纠葛。

在奇情罪案的包装与出色的悬疑氛围的烘托之下,本片既对社会形态的变迁做了一次颇有力道的速写,也为时代洪流中的个人留下了极具个性的油彩画像。

导演叙事能力的进步,演员们火花四射的表演,别致的人物设计,揭示社会问题的野心都让我们惊讶。

这次,Ifeng电影有机会在这样一个特殊的上影节,独家专访《风平浪静》的监制黄渤、导演李霄峰,让我们看到这部电影背后所激荡的风与浪。

谈监制与导演

黄渤看重综合素质,把导演从自我中拉出来

《风平浪静》是黄渤“HB+U新导演助力计划”中第二部将会在院线上映的电影。本片主打的类型元素是犯罪与悬疑,与黄渤监制的上一部《被光抓走的人》的科幻高概念风格大相径庭。

“这两部片气质太不一样了,探讨的话题也区别很大。”黄渤直言。但他的选片原则却还是围绕着这部电影“是否独特,是否能吸引我”展开。

他与这部电影的相遇实际是从文字开始。

所以综合素质强,并有丰富创作经验的李霄峰(执导《少女哪吒》、《灰烬重生》)获得了黄渤青睐。

“霄峰导演因为前面已经有了一些经验,包括前面拍摄的经历,所以对于整个操作来说,我一开始就很放心。”而且,最后的成片也没有过多改动,“粗剪就是120多分钟(成片118分钟),控制得其实比较好。”

黄渤在一个创投会上看到了这个项目,吸引他的则是剧本里的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劲与独特的气质,“我觉得这种独特性对于创作者来说,是难能可贵的。”

同时,李霄峰在视听技术上的想法,以及剧本的类型片属性,与黄渤想要在类型片上作出更多探索的想法不谋而合。

在黄渤看来,不同的片子有自己的特点和属性,在一瞬间会很吸引他,但在把文字剧本影像化的过程中,可能会遭遇一些偏差。

“有时候我们仅仅从文字上可能并没法判断他是一个优秀的导演,他有可能只是一个优秀的编剧,因为优秀的导演还需要很多其他的素质。”

当Ifeng电影向黄渤问起具体的监制工作时,没等黄渤回答,李霄峰就迫不及待地向我们讲起了黄渤的监制日常。

在剧本创作的阶段,黄渤就参与了进来。

“包括人物和人物关系的建设,包括整个剧本的节奏,实际上是对我帮助和推动特别大的一次尝试。”李霄峰说道。

但在剧本的把控中,黄渤的重点并不在如何让电影更类型化上,还是充分尊重李霄峰的想法,从人物与人物关系出发,并且对影片的节奏提出建议,“每次聊剧本都会聊很长时间,十几个小时,一直到早上。”

李霄峰坦言,自己作为创作者,容易陷入一个自我的空间出不来,而黄渤就是那个把他拉出来的人。

“我觉得他的电影平衡感,比我要强大很多很多,实际上更多的时候,比如说我们会聊感情的部分,他可能就会理性一些,他可能会帮助我从里面走出来一些,这个实际上是特别棒的,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包括在剪辑期,他的意见也都是很棒的。”

谈演员

黄渤开始没想找宋佳,评价章宇表演很聪明

在影片里,章宇一改在《我不是药神》里坚毅勇敢的形象,饰演了一个被往昔罪孽纠缠,被家庭和朋友抛弃的孤独、压抑的角色。

而宋佳则是春风化雨,用爱情将章宇拯救出来的那个女人。两人一冷一热,一个偏少年,一个偏熟女,形成了女强男弱的搭配。

在表演中,两人的同框让影片的调性从压抑、紧张,回升到了一个相对轻松和幽默的状态。问及两人同框后影片风格喜剧化的转变,李霄峰直言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第一次试妆的时候,俩人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笑喷了,这个组合特别不可思议,在大银幕上,他们俩之间的化学反应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没有预料到这么好,尤其是潘晓霜(宋佳饰演),她是真的给宋浩(章宇饰演)这个人带来了生命中唯一的暖意、亮光,他们天然结合在一起。”

黄渤则直言一开始没想找宋佳,而是想找一个“温暖的小光亮,无公害,暖暖的、软软的女演员”。

“所以一开始我觉得宋佳是不是太强了?”但宋佳还是用表演征服了所有人。

黄渤感叹:“你会看到一个女演员慢慢成熟了以后,她的表演魅力是自己散发出来的。这个就是电影好玩的地方,换一个导演同样的故事,可能呈现出来不一样,换一个演员同样也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特征,当她和对手跟这个故事发生一些化学反应的时候,就会有些奇妙的表现。”

巧合的是,宋佳也表示自己被剧本吸引的同时,也想“会一会章宇”。

影片结尾对于章宇与宋佳关系的回溯也颇为惊喜,一下子解释为何宋佳如此“花痴”章宇。谈到这种把人物关系压在最后才揭晓的安排,李霄峰表示这是剪辑师的主意,并且非常满意。

“第一次看这个版本,看到他把这个画面放在那儿,一下子我就站起来了,对我来说是非常非常打动的。我觉得百感交集,但我不知道你们看完是什么感觉。”

章宇在本片的转变同样令人惊讶。他是最先定下来的演员,而且也做了充分的准备,用新方法去诠释人物。

“他用了一个比较收敛的方式,我觉得这是很聪明的,不然的话其实他很难跟王砚辉身上的那股气场对得起来,其实这种收敛反而是一种力量,所以我觉得演员很聪明。”黄渤这样评价章宇。

而本片的强大演员阵容,也让黄渤直呼:“我觉得李霄峰很有福气,能找到这么多好演员一起合作。”

谈犯罪片与大时代

黄渤:人的存在就像一条被划过的信息

李霄峰:“神预测”高考顶替案,这是创作者应该面对的

大多数犯罪片中的男主角,都具有很强的行动力,哪怕逃不过命运的网罗,也还是会拼尽一切。

而章宇饰演的宋浩在行为上倾向于逃避、放弃、不挣扎,面对误会和陷害不会反抗,只会当“背锅侠”,只有在被外部因素逼迫到极限时,才会行动,是一个”非典型”犯罪片男主。

众所周知,犯罪片通常比较依赖强节奏,以及人物的欲望和行动来刺激观众,而《风平浪静》中的章宇,在大多数时刻都处在一个相对静态的状态中,用一个比较被动的方式面对各种事件。

谈起这种设计,李霄峰表示自己一开始并没有想这么多。但后来他发现,这类所谓“消极”、”被动“的人在社会上其实很多,这些人需要被展示出来,不管是他们的悲剧,还是他们的善良。

“善良的人有的时候在这个社会上是软弱的,但善良的人往往会是柔软的。”

回顾李霄峰的创作,很容易发现在他的电影中,家庭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好家庭。家长的缺位、过度控制往往为家庭蒙上一层阴影,在《风平浪静》中也不例外。

说到这样的处理,李霄峰笑着“澄清”自己的家庭很幸福,家庭观也健康。这种处理并非刻意为之。

“时代发展得很快,其实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发生了很大的变革,与西方相比是高度压缩的。”

所以在李霄峰看来,在高速的发展过程中,人心难免会发生一些想不到的变化,而社会的变化,可能最先体现在家庭。

“尤其是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和爱人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个电影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是爱情,就是潘晓霜和宋浩之间的爱情,这跟我前两部不太一样,它是温暖的。”

在影片中,邓恩熙饰演的角色是男主误杀的人的女儿,并且性格叛逆,与章宇的对手戏火花十足,却没有继续形成“少女爱上杀父仇人”的戏剧化人物关系,而是戛然而止。

李霄峰承认两人之间确实存在一些化学反应,这对人物关系也和黄渤讨论了很久,但“确实是因为她未成年,而且章宇这个角色不会接受这样一个女孩的追求或好感,因为她是他心中最后一点点干净的东西,只要她活着,他的罪责感就会稍微轻一点。”

黄渤则透露,本来是想把邓恩熙的角色遭遇放在宋佳的角色上(会形成章宇误杀暗恋自己女同学的父亲的关系),但最后还是去掉了,因为“还是觉得太多了,剩下其实就是导演的选择,整个度上,戏剧化太强了也未必是好事。”

黄渤与李霄峰也相当坦诚大方地回答了我们对于电影剧情的疑惑。

片中,章宇饰演的宋浩,在高考之前突然离开,十五年后再返回家乡。而宋浩往昔的朋友亲戚,对这离奇的出走与回归却没有太多好奇。

对此,李霄峰从剧情设定与电影制作的角度解释,因为宋浩的圈子并不大,而且由于电影篇幅的限制,他没有特意在这方面展开。

黄渤则认为这种“不好奇”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也很常见,因为宋浩生活的年代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变化最大的十几年,每天都在接受新的变化,接受新的信息,来得快,去得也快。

“其实宋浩也就像曾经的一条信息,有的没的对大家好像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无论是他的存在还是他的好坏。”

《风平浪静》同样怀揣着观照现实的野心。片中展示了特权抢夺保送名额、钉子户被欺压等现实问题。

对此,李霄峰表示,这些问题并不是消极的,因为它们在阳光下客观存在。在创作时,宋浩保送名额被抢的情节对现实也是“神预测”,本来是虚构的,可最近山东高考成绩被顶替的案件,却结结实实地把李霄峰吓到了。

“我当时第一时间就把新闻发给了制片人顿河,原来我们能够想得到的东西,生活里面早就有,而且比我们想象得还要丰富和宽广。所以我觉得对于创作者来说,是应该去面对的,对这部电影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你得面对这个东西,我觉得还挺棒的。”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