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之间的化学反应,让人太上头了!
娱乐

他们之间的化学反应,让人太上头了!

2020年08月02日 07:48:13
来源:8号风曝

曾以为这个夏天被妹妹承包,被姐姐霸屏。

但没想到,才过了1个月,就入坑了弟弟们。

没错,就是《明日之子乐团季》。

他们之间的化学反应,让人太上头了!

#用唢呐吹EXO的咆哮#、#八种乐器改编王者荣耀#、#用数据概率写旋律#……这些看似完全不沾边的组合,就这样在节目中结合,还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惊了!

看节目前,从不知道,柚子+牛油果+香蕉的组合居然不是黑暗料理,而是能让朴树留恋欣赏的“美味”。

果然,炙热的夏天就要玩点不一样的。

准备好了么,pick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节目。

我们不说音乐有多成熟,乐器玩得有多溜,只想讨论讨论,这群奇妙组合构成的“明日”,带来了什么全新体验。

01 玩到一起,才能炸出化学反应

前三季的《明日之子》,都是单打独斗,这次一上来就说要组个五人乐团。

只见小伙子们带着各式各样的乐器就来了,从吉他贝斯这样的常见款,到唢呐马头琴这样的“异类”。一登台,仿佛就是个精彩大乱斗。

前三期,愣是从一人solo玩到了两两对决,这一期索性来了个三人行。

果然,每期都要加“新人”,玩“新乐团”。

正如“三人法则”的定律那般, 只要步调一致,能把音乐玩到一起,舞台必然炸

这一场加入Rainbow和马田原组的达西,对“玩到一起”最能感同身受。

舞台上,三个人欢快地撒着金币巧克力,甚至将琴键都刷成彩虹的颜色,还设计了小熊猫弹七彩琴的小桥段。

明显地,从过去不适合的二人团中脱离,被挑选进入新组合的达西,在舞台上也变得更从容享受了。

他自己也说和Rainbow、马田原在一起,常常是玩的时候,在情绪快乐的时候,灵感会biubiu地蹦出来。

一起玩得开心,让他们的音乐也成了“开心”的散播器,听了,就忍不住乐。

玩到一起的不止他们三个人,模特队的杨英格,也挖掘到新队员泰乐的优势特点。如朴树所说,杨英格用自己的风格影响了他们,将整个队伍的气质统一。

刚加入杨英格队伍的泰乐,在音乐素养上是存在很大成长提升空间的,杨英格用自己的方式让泰乐扬长避短。

首先是给了泰乐足够的信心,面对之前接连垫底的成绩,泰乐其实不算有自信,但杨英格一直不停地夸,说欣赏泰乐纯粹的快乐,让泰乐感受到了认可。

然后是悉心的指导,用身体的语言让泰乐记住该保持在哪个key上。

还有贴心的定制,杨英格明白泰乐的声乐不算强项, 所以量身定做为泰乐的舞台部分加入了一段说唱 solo ,当泰乐用磁性带着夏日晚风沙沙的嗓音念出英文 rap,谁能不被征服呢?

谁能想到上周还在“吃炸鸡”的邻家弟弟,这周变成了电台里给你念爱情格言的梦中情人。

不得不说,杨英格这样的成熟Fman,魅力就是那么大。

如果说作为Fman杨英格是为泰乐找到了适合他的风格,那么小智,则是一个全心全意包容队员的Fman。

还记得上一场的公演中,“奶拽”杨润泽突然不拽了,因为不会编曲,自信心备受打击,在两两对决中败下阵来。

随后,他加入了张旸和小智的“水果星球”,肉眼可见地,这仿佛是一场“爱的救赎”——

张旸带着杨润泽健身;

小智教杨润泽弹吉他;

杨润泽和两位哥哥学养生……

三个人,生活里玩到了一起,音乐里自然如此。

小智知道杨润泽适合什么样的音乐,明白什么样的舞台可以最大程度展现他的拽,于是,连同张旸一起,为杨润泽量身打造了个独一无二的FUNK舞台。

他们的舞台有多炸?

看票数,小考和现场演出都是第一,双料第一,厉害厉害!

看评价,梁龙称小智为“最佳的Fman”,周震南调侃这是小智的招数,用舞台招揽到更多实力队员;

看氛围,朴树第一遍听的时候,就说“很喜欢”,在现场听的时候笑容咧到嘴角,手舞足蹈停不下来,爱了爱了!

不难看出,在一块融洽玩耍的年轻人,音乐舞台上也是最具有感染力的,无论他们的Fman是马田原这样散养型的,还是杨英格这样格式化型,亦或是小智那般的包容型。

其实,乐团和夏天特别像,都是欢腾的,炽热的,理想的,闪亮的…能玩到一起的,乐团那味儿,就对了!

尽管组队过程中其实或多或少都有受过挫折,但克服挫折的方式,更多地来自Fman的帮助。

找到脾气秉性合适的伙伴,从对方身上汲取能量,同时自身做着让步。

这群年轻人已经慢慢地开始学会切割掉自己身上的一部分,互相交融,也学会了个人对团体负责,尝试维护住团体的和谐。

纵使彼此音乐有屏障,纵使团员水平参差不齐,只要导线插上,开启音箱,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没有什么融合不了的。

由I到WE,他们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02 Fman是个体,更是团体

但,也并非人人都能乐在其中。

三人组合,看似是最稳定的三角形状,但总有的角太钝,有的太锐,想要磨平棱角,不是件容易的事。

抢眼又抢耳的唢呐+炸裂耳膜的架子鼓+电子感十足的rap,这仨组合,不用听现场,光看乐器种类就知道,只有两个结局——

要么燃炸现场,要么吵翻现场。

这一组合,在小考时,基本是被教练团一致地不认可。

郎朗形象地说他们的表演就是从头到尾的“哇哇哇哇哇”。

本是 Fman的“微笑鼓手”鞠翼铭 也因自责而 暴躁出走,扔下属于 Fman的徽章。

其实早前在两人组队的时候,鞠翼铭的暴躁属性就已初显。这一次,闫永强带着唢呐加入,虽然强哥本人调节了组内的气氛,但他带来的唢呐乐器,太过霸道,鞠翼铭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将它完美融入音乐中。

所以他苦恼,沮丧,甚至心态有些崩了。

在午夜马路上狂奔的他,为组合的前途未卜而紧张,也因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愤怒。

同样的,沈钲博这一组也面临矛盾。

沈钲博非常努力,为歌曲编了很多即兴的和弦,然而老师的一句评语“钢琴做减法 ”,让他深受打击。

按照郎朗老师的话说: 小沈这个孩子应该学会 “让”。 他太过沉溺于自己的世界,即使 主唱 在唱歌的时候, 他依然 要突出自己的钢琴。

目前来说,沈钲博还没有get到团的概念,所以尽管一直在付出,却依然困顿迷茫于乐团究竟如何才能完成突破。

这些男孩的困境其实不难理解。《明日之子4》的学员大多都是20岁左右的男孩,他们有的心智尚未成熟,现在并不具备带领团队的能力,常常是有心无力。

而等待他们的残酷命运是:换Fman或者拆散重组。

为了能继续在明日高校和小伙伴生存下去,他们必须马上站起来,摸索着、尝试着一步步地去当好Fman的角色。

胡宇桐因为他个人的过往经历,很怕再失去队友,很多时候他不愿将想法表达出来,而是自己消化。

他知道主唱小熊唱歌存在欠缺,对外却遮掩是小熊嗓子不舒服;他不喜欢团队的名字“气运联盟”,但只要两个弟弟能开心就好。

然而,一味地让步只会带来反效果,团队的进度被拖慢,胡宇桐组小考成绩倒数第一。

一边是对胜利的渴望,另一边是和队友的友情,身为Fman的胡宇桐需要找到一个平衡,勇敢地迈出第一步。

他开始严格要求小熊练声,可以看到,当胡宇桐直白地指出问题,小熊并没有预想中的叛逆失落, 反而很快地接受批评,也正视自己的问题: “在温和的环境下长大,成长速度会慢一点。 ”

即便 票数不高,但 “气运联盟”终于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开始摸出了门路, 胡宇桐也完成了从隐忍型 Fman向严厉型Fman的成长, “虽然我们现在不是最好的那一个,但我们正在一步一步向前进。 ”

是啊,少年如他们,注定就是青涩无畏的。

这个舞台,不是只看得到第一名有多优秀,也看得到排在末尾的小伙伴,如何在不断的磨合中发现失误,解决不足。

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没有人永远能保持第一,但至少,在《明日之子乐团季》的舞台上可以永远保持成长。

其实组乐团,音乐性和团队性都同样重要,两人组看重的是配合,三人团更着重展现的是协调性。

三人团的相处过程中,看到了更多伙伴关系的拉扯,也更明白Fman之于团体的意义。

仅仅个人能力突出,并不意味着就能成为一个好的F man。

Fman需要高超的实力,团结他人的能力,统领音乐风格的魄力,也需要学员们共同配合。

团体的利益必须优先于个人,不是众星捧月地突出某个人,而 是要每个人,把一部分个性拿出来碾碎、重组、融合,他们是个体,更是团体。

03 青春就是要野蛮生长

坦白说,一开始看这个节目,是被朴树吸引而来,脑海中在想, 到底 是什么样的节目,能让朴树没有录到一半回家,还从客座教授 成为了 特聘 老 师 ,甚至还发了微博安利。

然而看完就真切意识到,这节目最可贵的在于让大家看到了真正独属于青春的“青涩”和“朝气”。

他们的梦想直白而真实。

王江元一脸认真地询问:“假设拿完冠军之后,还有机会跟以前的朋友一起玩吗?”

Rainbow会疑惑:“成名之后,真的会快乐吗?”

任胤蓬关心恋爱问题,赵珂则迫切地想要点更多外卖。

他们的表现笨拙却可爱。

哈拉木吉直接和Fman王江元说,做了加法的音乐难听,这是专属他们的敢,直来直往;

第一次当Fman的萨木哈尔,会捧着ipad在门外等1个多小时,只为和邓紫棋聊聊编曲,这是专属他们的敢,真诚执拗;

低音炮马哲不想把自己困在抒情音乐的“杀伤力”中,弹了电吉他,玩了一次摇滚,这是专属他们的敢,冒险为王。

活得肆意而潇洒,谁不羡慕。

学员廖俊涛在第一期的节目中,曾这样展望这次旅途:希望能像《海贼王》一样,聚集一群有能力的伙伴,一起寻找音乐宝藏。这一句有点中二的话,正好应和了节目的slogan:“有一群伙伴,比啥都浪漫”。

“上课、作业、写歌、练团、演出,偶尔谈一谈不切实际的梦想,这就是生活的全部了”,这是23年前五月天的时光,也是如今明日高校学员 们 的生活。

没人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模样,但这个比起往年要沉闷的夏天,需要这些年轻人去积蓄力量,去唤醒这个市场。

这两年,很多人常常向往怀念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的那群摇滚老炮儿,向往他们从骨头里渗出的劲儿,那是不随波逐流的。

而明日高校里的他们,正是如此。

舞台下的他们会争吵,对自己喜爱的音乐都会有种近乎疯狂的执着 : 我喜欢什么、我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作品,我 想尝试什么 ……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 、 流行与否,只有想和不想。

在流行音乐风靡的今天,哈拉木吉想要拉着马头琴呼麦,他不是野马,但是他勾勒出了一片音乐草原;说唱歌手只会抵制全世界吗,Rainbow梁国豪就想把rap词写得温情满满,送给妈妈。

每个时代都需要为了梦想而奋不顾身的成长者,更需要敢于突破自我创新格局的领路人。

虽然现阶段用成熟乐团的标准去要求学员,他们还不足够强大——有的人拉琴时手还会发抖,打鼓时会拖拍,唱歌激动到破音……但技术是可以精进的,年轻生命里所带给我们的悸动是无法轻易被复制的。

就像朴树会说这些学员现在不用变得很熟练,不用变得很圆滑,因为此刻的他们,才是最值得被记住的样子。

城市可以慷慨亮整夜光,少年不必恐惧,岁月还长。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