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什么被叫做“木头美人”?
娱乐

她为什么被叫做“木头美人”?

2020年08月03日 13:46:11
来源:8号风曝

最近《三十而已》热播,剧中一众角色成了大家茶余饭后关注的话题,饰演角色的演员们也是如此。

比如继《清平乐》之后,江疏影在今年又一次现身大热剧,也引起了不少话题和互动。

像剧中王漫妮和高海宁饰演的情敌赵静语交锋时,因赵静语扇了王漫妮一个耳光引来网友不满,高海宁高情商回应,在微博直夸江疏影专业 ↓

江疏影也在微博下暖心互动 ↓

和海王梁正贤分手后,获得余文乐在线点歌,庆祝王漫妮“分手快乐” ↓

江疏影也在线调侃,“你的网速有点快哦” ↓

说到“薇女郎”江疏影,自从参演赵薇执导的处女作《致青春》,演艺之路便一路走高。

这些年,参演的作品以都市剧为多,不乏国民度很高、口碑很好的电视剧 ↓

而在《三十而已》当中,江疏影作为三大女主之一,位列一番,也是说明了市场和投资方对于江疏影各方面影响力的认可。

但比起强劲的资源来说,演员江疏影的知名度好像还差点意思,离“红”也还差点距离。

江疏影本人对此也认知清晰,在《清平乐》收官时以一篇“一个怎么捧都不红的女演员的独白”,谈到了“捧不红糊咖都是我的代名词” ↓

究竟江疏影的问题出在了哪里?

01 她真的没有演技吗?

首先,江疏影并不是没有演技。

比如《好先生》当中的江莱,这几乎是江疏影好评度最高的作品了。

作为年轻貌美、有钱任性的富家女,江疏影在神态上嚣张跋扈、明媚动人的气质拿捏很准 ↓

《清平乐》当中需要表现曹皇后皇后母仪天下的气场的时候,江疏影的表现也是过关的。

《三十而已》里面作为奢侈品店的柜姐,江疏影把亲和、干练、精明的销售气质都很好的表现出来了 。

但是,一演起来情感戏,似乎就没有那么得心应手。

比如《清平乐》,江疏影就经常在对手戏演员情绪上大起大落时,面无表情地游离在画面之外 ↓

惹得网友在线diss江疏影是机器人、木头演技 ↓

这回也一样,尤其感情戏上,简直是个重灾区。

02 无法共情的情感演绎部分

梁正贤和王漫妮的爱情,看着不甜。

虽然梁正贤是海王,但是前期高富帅的形象碰上灰姑娘王漫妮,照理说应该会有很多小姑娘代入自己与霸总谈恋爱的。

但是并没有。因为恋爱中的王漫妮既不生动,也没有感染力。

这是她和梁正贤在一起之后和闺蜜摊牌的时候 ↓

陷入爱情的娇羞、欣喜、小心翼翼都没能表现出来,甚至有些摇头晃脑的刻意,恋爱中的开心和其他时候的开心看起来没什么区别 。

再来几个状态大家品品。

这是被梁正贤的告白感动到的时候 ↓

这是她憧憬和梁正贤美好未来的时候 ↓

这是她和梁正贤调情的时候 ↓

表现中规中矩,没有太大的失误,但总是温温吞吞的,感受不太到恋爱的酸臭味。

这体现出一点,江疏影在和观众共情的能力上,略显不足。

这在和高海宁的对手戏里就非常明显。有一幕是赵静语作为原配,跑到王漫妮的工作场合来给对方难堪。

这场戏对于江疏影来说,发挥空间是比较大的,除了生气,逃避、倔强、丢脸、委屈、心虚、紧张…可以同时有很多情绪展现,演好了是比较能够展现演技上的细腻感。

但是江疏影的诠释并不理想,相比之下高海宁的情绪变化明显更加丰富、更有质感。

比如江疏影这个偏头,如果把字幕去掉,光从眼神和表情来看,根本捕捉不到她的情绪,而高海宁一动不动,眼神冷冽,一个小小的深呼吸,就能看出来她的怒火中烧 ↓

接下来也是同样的,先是面无表情,然后是放狠话、怒吼,但是表现出来顶多就是个不耐烦,眼神更是空无一物——在工作场合被情敌当众羞辱,难道只会不耐烦吗?

看看对面的高海宁是怎么表演的。

当王漫妮说现在就辞职的时候,她的眼神会随着对方的台词而做出反应,再到压不住怒火抬起手扇耳光,这种“压不住怒火”的情绪是用皱眉、嘴角的细节变化来传达的,扇完耳光脸部眼神又变得咄咄逼人,短短几秒,三个层次都演出来了 ↓

而被扇完耳光后,低着头,捂着脸,从观感来看,她也就顶多表现出来一丢丢的委屈。

在这里也能够看出来她想表达的是一个手足无措的情绪,但火候也没拿捏好,肢体语言也没能加上分,看起来甚至有些不自然。

可以看出,江疏影在传达情绪上并不精准。

而精准的表现是什么样,可以看看对面高海宁斜眼旁观的一瞥,冷漠、蔑视一个镜头就演到位了 ↓

被扇完耳光的王漫妮,嘴上说着挑衅的话,但脸上面无表情,眼神还是那个灾难重区,甚至连点泪花都没有 ↓

在这里根本看不出来王漫妮对梁正贤的感情,而看到口口声声的说着真爱的王漫妮,对面高海宁失魂落魄、坚强之下的脆弱都把一个害怕失去爱人的女人演的明明白白 ↓

这些片段中,高海宁没有一句台词,但是情感表达统统都通过表情和动作传达出来了,而江疏影的表演却无法共情到观众。

03 抛下程式化的表演

观众信念感的缺失,与演员的表演方式有很大关系。

在《清平乐》当中被质疑演技以后,江疏影有在采访中谈到,因为自己没有做母亲所以只靠想象演不了母亲的角色。

可以看出,她认为如果没有相同的经历就无法很好的诠释角色,作为演员,她自己就放弃了对角色的揣摩和塑造。

从《演技派》当中张颂文的表演教学可以看出,观察、模仿以及对角色心理的揣摩都是演员的基本功,甚至还要进一步去介入生活中的真实场景来还原一个角色的真实反应,而不是像江疏影说的仅靠想象和自身相同的经历。

就比如演员汤唯在结婚之前,并没有做孕妇的经历,但她在《北京遇上西雅图》里面要饰演孕妇的时候,会去尽可能地体验孕妇的生活,包括观察孕妇的动作、体态,在肚子上绑上重物体验模仿等等。

这些都是深入了解真实生活,并在生活当中体验和感受,去慢慢吸取真实人物当中的养分,并运用到角色塑造的一种方式。

王漫妮的角色是有一定的复杂性的,作为想要扎根于大城市的沪漂,有不错的工作能力,辛辛苦苦的在上海奋斗了八年,职业是一名奢侈品店的柜姐。

追求高品质的生活质量,但能力与消费观并不匹配;想要嫁给有钱人,但是又幻想纯粹的爱情;想要通过另一半跨越阶级,但是又不甘心做金丝雀……

而江疏影从上戏毕业以后就去了英国留学读书,回国以后就接到了赵薇《致青春》女主角,顶着“薇女郎”重返娱乐圈,演艺之路也蒸蒸日上。

这顺风顺水的经历和王漫妮没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因此在江疏影寻求和角色共同经历的表演方法时,剧中的表现就显得过于表面了。

王漫妮的生活和选择处处充满了纠结和矛盾,江疏影没有演出王漫妮那种内心的挣扎与苦涩。

即使在和梁正贤并不对等的感情上,也没有能够把王漫妮一些柔软脆弱的点很好的表现出来,除了刚就是刚 ↓

活脱脱女强人和富家女的演法,这让王漫妮这个角色没有了可信度,观感上就是“又当又立”。

在《欢乐颂》里面的樊胜美跟这个角色有一些相似之处,但王漫妮却并没有让人感受到像樊胜美那样真实又让人心疼,因为江疏影的王漫妮,看起来不够真实。

而回顾江疏影的各类角色,都能发现她演的过于表面,她每个反应似乎都有对应的表演指令。

一种情绪就对应着一种反应,所以只要她从剧本里提取到这一刻该有的情绪,就会程式化的去做反应,而不是根据角色的情感自然流露。

所以她对着闺蜜的笑、男朋友的笑和顾客的笑都是极其雷同的。

所以在分手的时候,她只能表现出冷漠和愤怒,而没有最后一丝希望被打破和与爱人诀别时的痛苦。

关于这一点,张颂文也谈过,这种表演上的理性分析和设计会影响到观众的共情 ↓

更有甚者,还会影响剧情的连贯,造成跳戏。

像前文说到的扇耳光的戏,前一秒手足无措,后一秒就面无表情、看起来内心毫无波澜的说着挑衅的话,让人感觉整个角色都不是很完整、流畅,就像是两个好不干涉的场景拼贴到一起一样。

而演员塑造角色时,是要关注到角色在整个戏的情绪变化,以及场景连接的时候微妙的衔接点的。

比如《隐秘的角落》里张颂文演吃馄饨那场戏的时候,会准确的问到这是女儿去世的第几天 ↓

为了憔悴的形象,张颂文还会去绝食三天,因为这一场戏不仅是一场戏,而是塑造整个角色的其中一环。

这些,都是江疏影在表演当中不具备的。

剩下的,只是空洞的眼神,和程式化的表演指令,这必然无法让荧幕前的观众产生对角色的共情。

正如宋丹丹所说的,演戏最重要的并不是技术,更要打动观众。

这样演下来,虽中规中矩、无功无过,但要凭演技而红,有点难。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