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视节观察:网剧成白玉兰大赢家,短剧是未来增长重点
娱乐

上视节观察:网剧成白玉兰大赢家,短剧是未来增长重点

2020年08月08日 11:47:43
来源:Ifeng电影

文/南风

白玉兰颁奖典礼后台,和最佳主角与配角的颁发都迎来小范围掌声不同,当最佳中国电视剧大奖花落《破冰行动》时,后台一片沉寂。

大家都没想到它能在和《安家》《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外交风云》《小欢喜》等剧集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是当晚的大冷门。

郑晓龙作为本届白玉兰奖电视剧类别评委会主席,在接受采访时也说:“我不知道今天评出来的是不是大家都满意,也可能不一定大家都满意,会有觉得是冷门或者意外的,但是我们确实是凭着我们对艺术创作的认真的态度来评比。”

但当记者追问郑晓龙关于《破冰行动》的相关评选时,他透露这并非评委们争议最大的项目,还开玩笑说:“哪个奖项到了这个程度?我不告诉你。”

相比《破冰行动》拿下当晚最大奖项,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破冰行动》作为先网后台播出的剧集,按白玉兰此前的评选标准这应该是部网剧,无法入围。

而今年,网剧首次被纳入白玉兰的评选体系,评委会就把最高的奖项给了它。

这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白玉兰的开放纳新和网剧的精品化程度可见一斑。

此外,本次入围白玉兰的网剧《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也拿到了最佳美术、最佳编剧、最佳男配角等不少大奖。

综合来看,网剧堪称本届白玉兰的最大赢家。

网剧进入主流评选是大势所趋

台网审核标准未来会统一

在谈到以《破冰行动》为代表的的网络剧时,郑晓龙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网剧和电视剧其实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播出的平台不同而已,我始终不认为网络上播出就受到歧视,电视上播出来就不受歧视了,现在电视上播出才受歧视。”

郑晓龙认为,现在的网剧本质上还是电视剧,并没有因技术原因而带来生产方式和观看方式的改变,即使网络观看自由度更高,“但是它都不改变电视剧的生产样式。”

但网剧参加白玉兰评选,还是提高了奖项入围作品的整体质量,并极大扩充了题材类型的多样性,同样作为评委的沈严认为,这是“技术进步,大势所趋”。

以往白玉兰的入围和获奖作品基本都是现实主义题材剧,今年《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等剧的加入和获奖,使得古装剧也成为主流剧集类奖项的大热之选。

在本届《白玉兰》上,《庆余年》拿下了最佳编剧(改编)类和最佳男配角等大奖。

两三年前,网剧还没有撕下粗制滥造的标签,即便有《鬼吹灯》系列剧和《白夜追凶》等口碑与流量兼得的大热网剧,仍不能获得主流奖项的入门券。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精品网剧的不断推出,让更多人看到了网剧持续生产精品内容的能力,从而为今年的白玉兰评选赢得邀请函。

经过这次颁奖,主流声音对网络剧的认可会越来越多,在本届上海电视节评委见面会上,沈严说,“我希望有朝一日把无论在哪个平台上播出的连续的剧,都可以放到大家一起来讨论评奖的范围。”

甚至郑晓龙目前在创作的剧本中,就有一个题材被看好做成超级网剧。

他丝毫不抵触这样的形式,“技术上的巨大进步必然带来样式的不同,这是没办法阻挡的。生产力带来生产关系的变化,这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基本道理。”

网剧的流行和高自由度让越来越多传统影视公司和中小制作公司进入该领域,但郑晓龙认为,网剧这些年的繁荣,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网剧审查体系的宽松。

其实不止网剧,整个网络内容的审查和电视内容的宽窄度都略有不同。

最明显的莫过于同一IP下的不同内容展示,比如网综《明星大侦探》和台综《我是大侦探》,无论是被害人的受伤状态还是破案逻辑的复杂程度,前者都比后者尺度更大。

但从近两年的内容来看,两套审查标准正在趋同,标准统一也将是大势所趋。

郑晓龙表示,“到一定的时候它会统一,而且是会要求统一。网剧不光是在精品化上下工夫,还要更多的是在内容,在如何讲故事,如何开掘演员、人性和角色的这些方面做好,这才可能使网剧能够长远发展下去。”

短剧将在未来五年,成为影视剧增长重点

95%以上的故事都能在40集内讲完

与电视剧要面对的客厅文化不同,网剧要适应的是个性化观看需求,垂直性和圈层化更明显。

也因此,不少中小成本网剧都凭借跳出电视剧局限的新鲜剧情,成为圈层爆款。

视频平台方由此开发出单片付费和超前点播等多种观看类型,满足了观众的个性化需求。

以爱奇艺为例,整个上半年,爱奇艺站内内容热度破5000的分账剧有7部,同比增长600%,分账收益同比增长65%,跟播期破千万的项目数量同比增长300%。

其中分账剧《少主且慢行》分账金额突破7000万,打破同平台爱奇艺《绝世千金》一年分账6600万的记录。

此外,像《传闻中的陈芊芊》这类小而美的圈层网剧和以《隐秘的角落》为代表的短剧,也在上半年成功突围成为新的制作趋势。

据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透露,现在他们对于短剧还在学习阶段,“未来肯定会拍摄的。”

柠萌影业董事长苏晓也说,他们正在抓紧研发20多集和十几集的剧本,“现在出现的苗头已经给制作业看到一点希望。”

作为短剧类型的发起方,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认为,像Netflix那种数量多、集数少的剧集供应模式将成为新的方向。

“我一周可以给你上三四部,不喜欢这个故事可以马上转到那个故事去,让他喜欢这个剧才能留住他为这个剧付费。”

而有针对性的供给短剧,也将促使用户改变现有的倍速观看习惯,更完整的看完剧集。

“未来短剧里面倍速看的会很少。过去是看片花,正片占到50%就很了不得了,现在正片达到70%。从用户需求和创作本身,短剧起码在未来五年,将成为影视剧增长的重大的点。”

同时,短剧也是今年广电总局2月下发的新规的要求,为应对内容注水,通知规定:电视剧网络剧拍摄制作提倡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的短剧创作。

对于长剧集的发展和内容注水的严重性,负责审剧的湖南广播电视台副总编辑彭国元深有感触,说现在的剧集像拖拉机,越拉越长,“最长的八十几集,审得眼花缭乱的,一天审二十几集。”

内容注水目前已成为行业顽疾,在Ifeng电影此前对《穿越火线》编剧徐速的采访中,他透露,“一般来讲,在我过去的创作经历里边,一般比如说写30集的剧本,最后可能拍成36集,写32集、34集,最后可能拍成40集。”

在本次上海电视节的论坛上,柠萌影业董事长苏晓说,到去年底、今年初的时候,大部分年轻人都是在用倍速观看的方式看剧,“长此以往的话,对制作业来说也是灾难,制作消耗成本都是极大浪费。”

新规之下,苏晓认为“对剧集来说95%以上的故事都是40集以内能够讲完的。”

现实题材走俏,精品化要求提高

“真些真些再真些,短些短些再短些”

内容不注水只是对内容的基本要求,其根本还是想要精品化,否则即便剧集短到只有30集,如果不能增加内容浓度只是单纯减少集数,那短剧的倡议也无济于事。

在上海电视节的互联网影视峰会上,有人提及一个数据,中国网络视频的用户规模达到8.5亿,占整个网民的90.1%。

到今年3月,网络视频包括短视频用户有8.5亿,比2018年底增长1.26,占网民总体的94.1%,接近天花板。

同时,到今年3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7.73亿,比2018年底增加了1.2亿。

另外,2019年,持证备案机构网络视听总体收入1738.18亿。网络视听的付费用户达到将近6个亿,3月份是5.47亿。

短视频用户规模和付费用户的扩大对内容创作也提出了新的要求,5G时代,短小精悍的内容将有更大市场空间,在这一点上,其实现实题材网剧的创作还远远不够。

从本届入围白玉兰的剧集内容的分类来看,电视剧里现实题材居多,网络剧里则以古装剧、年代剧为主。

但从2019年上线情况来看,网络剧当代题材占到8成,远高于古装剧,不过在国际化传播上并不占优势,即使《破冰行动》《白夜追凶》等现实题材剧也在海外发行,但我们受国外欢迎的剧集仍然以古装剧为主,比如《步步惊心》《甄嬛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

五元文化创始人五百觉得,当下中国剧集的海外传播太单一了,但能撕开国际化传播的口子总是好的,“把这个口子撕开的同时,想办法进入现实题材。像非洲片一样,我们觉得去非洲为什么不跳舞?为什么不穿成那样?他会了解得片面。借着好的一面,可以把其他的层面打开。”

当下网络现实主义题材剧集市场的现状有点像早期的网络剧,数量很多,但整体质量不高。

随着《隐秘的角落》大火,精品现实主义题材短剧证明了自己的市场价值。

在“守正为本 创新为王——电视剧创作的精品化之道”的论坛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司长高长力透露了未来剧集制作的两个指标:多样化和高质量。

“对于管理者来讲,如果我们不是这个战略目标,那就会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有时候不得当,把某方面电视剧管死这不是我们的目标,管乱了更不是我们的目标。所以既不能管死,更不能管乱。我们所有的努力和政策都是为了让荧屏多样化、高质量。”

做纪录片出身的高长力认为,电视剧的最高境界就是做到像纪录片那样真实感人,“当然很难。我最近提了个口号,真些真些再真些,短些短些再短些。”

因为疫情原因,中国剧集制作市场整体收紧,多个剧组拍摄延迟数月,内容供给量严重下降,用户的观看习惯也在悄然变化。

柠萌影业董事长苏晓认为,在影视寒冬和疫情的双重打击下,原来靠点击率换广告的B2B模式将慢慢转变为C端用户付费观看的模式。

撒钱的时代已经过去,精品化与其说是行业的自我要求不如说是用户的需求。

苏晓对制作公司提醒,“不要赌太大”,控制成本是必须的。王晓晖也劝说大家要把梦想收一收,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苏晓觉得,“原来制作业的梦想都非常宏大,都指向做迪士尼。我们把梦想缩小一点,就以优秀的制作公司为目标,好好把眼前每一个剧本做好。”

经过疫情,制作公司应该及时转变以前唯流量论的想法,将目光放长远,苏晓表示,“对于一个想长期做下去,持续发展的公司来说,眼前的流量、收视,各种各样的网络热搜等指标,很多过两年都是过眼云烟。还是应该放长远,慢慢的使自己作品留下来,走出去。”

5G时代,新技术的发展必然带来观看习惯的变化,如今长视频的网络剧要面临的挑战对象不再是电视剧,它和电视剧反而都要应对短视频的侵占。

用户每天的观看时间有限,碎片化阅读和观看已然成为新的用户习惯,如果想更多留住用户时间,长视频在一定时间内的内容质量必然要更高,这是所有长视频创作者未来将面临的挑战。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