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琉璃》,欢瑞恐怕也难走出“至暗时刻”
娱乐

凭借《琉璃》,欢瑞恐怕也难走出“至暗时刻”

2020年08月10日 09:19:08
来源:Ifeng电影

文/ 余抗

《琉璃》一开始受关注,是因为优酷和芒果TV之间的纷争。

先是8月6日,优酷官方微博发布《琉璃》定档信息,称其将于6日起在优酷全网独播。

8月6日,芒果TV在官微发表致歉声明,事情主要因为“原定于8月6日晚在芒果TV上线的电视剧《琉璃》,因某平台于2020年8月5日晚突然单方面提出解除合同,并拒绝向芒果TV交付播放介质,导致该剧无法与大家见面”。

#琉璃单方面与芒果TV解约#,冲上了热搜。

最后,《琉璃》在优酷播出一个多小时后也在芒果TV播出,芒果TV删除了致歉声明。

这起冲突引发不少观众的好奇:欢瑞出品的仙侠玄幻剧《琉璃》,真值得这两家视频网站“争抢”吗?

对于深陷困局的欢瑞来说,《琉璃》能成为重启之作吗?

仙侠玄幻的老套路

《琉璃》根据十四郎小说《琉璃美人煞》改编,它是一部仙侠玄幻剧。

剧集讲述天生“六识”残缺的少女褚璇玑(袁冰妍 饰)和离泽宫弟子禹司凤(成毅 饰)在面临爱情与前世阴谋的双重压力下,携手共渡百般腥风血雨,缔造了一段极具色彩的仙侠传奇的故事。

自2005年由胡歌、刘亦菲等主演的《仙剑奇侠传》之后,仙侠玄幻剧,便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并且诞生了好几部爆款。

比如2014年的《古剑奇谭》,2015年的《花千骨》,2016年的《诛仙·青云志》,2017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018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等等。

之后仙侠剧也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套路。

第一个套路,剧集会建立一个充满东方奇幻色彩的世界观,人魔仙杂糅。

比如《仙剑奇侠传》的世界就源自于“三皇五帝”和“三界”的传统神话设定;

《香蜜沉沉烬如霜》用云层将世界分开,分为六界;

《青云志》中,千载以来正魔两道争斗不休……

《琉璃》亦然。一开篇就是画外音,通过一段冗长的念白告知观众世界观:代表魔界的魔煞星闯入天界,与众仙人大战,但是在大战之前魔煞星竟然消失了,战神将修罗一举消灭,他的星魂被封印在了琉璃盏,元神也不知去向……同样是天界、魔界和人界的混战。

第二个套路:只见仙,不见侠。

仙侠与武侠一样,本该都有“侠”。

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主人公虽有私仇,却也心怀天下,路见不平,惩恶扬善,虽九死其犹未悔。

这是仙侠剧和武侠剧都应该有的“侠魂”。

但近年来的仙侠剧都有言情化的倾向,故事的主线就是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侠之大者”不见了,只剩仙侠虐恋。

《花千骨》是师徒“虐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三世“虐恋”。

这回到了《琉璃》,则是十世“虐恋”。

男女主角每一世都会相恋,但女主角不记得男主角。

第十世,男主角先爱,而女主角却“无六识”,懵懂无知,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男主角的心意。

心灰意冷下,男主角迫于无奈戴上情人咒面具,一旦心中有爱,身体和心灵便承受双重折磨。

第三个套路:“美强冷/惨”与“傻白甜”的人物塑造。

宏大的世界观更像是幌子,万变不离其宗的是“美强冷/惨”男主角和“傻白甜”女主角几生几世谈恋爱。

《香蜜沉沉烬如霜》中的“美强惨”的润玉大火了,男主角也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美强冷”走向了“美强惨”,天灾人祸、背叛失爱等悲剧轮番发生在男主角身上。

《琉璃》中的禹司凤是又一个润玉。“美强惨”的人物塑造会激发观众的怜爱之心,增强观众对剧集的黏性。

公正地说,《琉璃》的剧情流畅,特效也基本在线。只是如果熟悉了仙侠玄幻剧的套路,也会发现它实在没多少新意。

欢瑞的古装剧依赖

《琉璃》播出之际,欢瑞在二级市场上并不顺利。欢瑞创始人辞职,股价表现继续平庸。

年报显示,欢瑞世纪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5.40亿元,同比下滑59.3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1亿元,同比下滑269.79%。

欢瑞的财务困境与其以古装剧为业务核心有关,虽然昔日欢瑞的崛起,靠的正是古装剧。

欢瑞世纪的前身是成立于2006年的浙江三禾影视文化有限公司,2011年9月,三禾影视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并更名为欢瑞世纪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更名后,欢瑞抓住了古装剧的红利,进入快速发展期。

2010年后,“穿越”题材火爆,欢瑞世纪接连推出《宫锁心玉》《宫锁珠帘》,一炮而红,跻身一线制作公司行列,同时捧红了杨幂、冯绍峰、袁姗姗等明星。

2014年前后,欢瑞又抓住了古装剧下一个热点“仙侠”题材,陆续出品了《古剑奇谭》《青云志》等大剧,捧红了李易峰、陈伟霆等。

2016年古装宫廷剧成为热门后,欢瑞世纪也在2017年推出宫廷权谋剧《大唐荣耀》,捧红了任嘉伦。

古装剧集的火爆,也让欢瑞有“造星工厂”之称。

2016年,风光无限的欢瑞世纪作价30亿元完成借壳上市,2017年,欢瑞市值一度高达134.5亿元(如今市值只有38亿左右)。

欢瑞在古装剧吃到了甜头,以为这就是一劳永逸之道,大举往这个方向投入。

殊不知极盛而衰,危机也在这个时候埋下了。

2018年最严“限古令”实行。其中有相关规定:

1、所有卫视黄金时段每月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月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

2、所有卫视黄金时段年度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

3、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原则上不得接档、连续排播两部古装剧。

一方面是卫视黄金档能够编排的古装剧集数大缩水,另一方面是政策对古装剧的审核更加严格。

以古装剧为核心的欢瑞,开始进入漫长的“水逆”。

其古装剧主要有三类:

一类是,拍了,但播不出来,或者播了,又被撤了。

张涵予、李雪健、秦俊杰等主演的《天下长安》2017年就已经杀青。屯了三年,之前还屡次传出播出消息,如今连“传闻”都少了。

《天下长安》能为欢瑞贡献5.67亿元的营业收入,但因为剧集无法播出,去年有4.41亿元应收账款未收。

由杨紫、任嘉伦主演的《天乩之白蛇传说》虽然成功作价3.3亿元将独家网络版权售与爱奇艺,并已于2018年7月9日全集上线播出,但仅14天后就被勒令下架重整,之后上架后再次下架,导致未能收回全款,应收账款达到2.64亿。

一类是拍了,但被退片。

张睿、李曼等人领衔主演的古装神话剧《封神之天启》曾于2017年卖给腾讯,预计从2018年暑期开始陆续上档播出。

然而,受限古令等影响,《封神之天启》至今未能播出。今年终被腾讯退片,欢瑞世纪计提了近一亿的坏账。

还有一类是播了,但口碑不佳。

像去年播出的《听雪楼》,也是改编自知名IP,但设定老套、自我重复、拾人牙慧,口碑相当惨淡。

不只是古装剧,欢瑞出品的其他题材的电视剧,都有倚重流量和IP,轻视剧本和内容的倾向。

去年至今,除了《琉璃》外,欢瑞还有多部作品播出,包括《盗墓笔记2之怒海潜沙》《盗墓笔记2之秦岭神树》《听雪楼》《掩不住的阳光》《漫长的告别》《锦衣之下》《秋蝉》《我在北京等你》等,除了《锦衣之下》因甜宠风格火了一把外,其他要么口碑不佳,要么无声无息。

曾几何时,欢瑞凭借古装剧叱咤市场,如今古装剧成为欢瑞沉重的负担。

截至目前,欢瑞仍有《封神之天启》《江山纪》《天下长安》等古装剧未播,单单这三部古装剧的存货额就突破5亿元。

一旦无法播出,欢瑞世纪则将面临巨额计提。

这是造成欢瑞2019年财报亏损的重要原因。

能否走出“至暗时刻”

但对于欢瑞来说,困境不只是古装剧成为“负资产”。

这两三年来,欢瑞方方面面都在走下坡路。

其一,业绩造假,公司形象下滑。

去年7月,欢瑞收到了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证监会调查显示,2016年通过借壳上市的欢瑞影视,在2013~ 2016年连续通过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收、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等手段虚增利润,导致重组方案和借壳后的年报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而业绩造假的目的则是做高重组标的估值。

其二,顶尖艺人不断流失。

欢瑞世纪最辉煌的时候,是造星工厂,与杨幂、唐嫣、杨洋、赵丽颖、林心如、刘恺威、何晟铭、明道、杜淳、贾乃亮等知名艺人密切合作。

2015年,凭借《盗墓笔记》走红的杨洋及其经纪人贾士凯离开,另立门户。

2016年年底,欢瑞上市前夕,杨幂率先宣布,其工作室不再挂靠在欢瑞世纪旗下。随后,刘恺威工作室等也纷纷与欢瑞世纪解约。

2019年,李易峰宣布与欢瑞合约到期后不再继续续约。

如今欢瑞还拥有杨紫、任嘉伦、秦俊杰、成毅、颖儿、侯梦瑶、袁冰妍等47个签约艺人。

虽然艺人梯队完整,但当前超一线艺人仅杨紫一人。并且杨紫也开了自己的工作室,合约到期后是否续约仍存疑。

其三,IP储备也在流失。

早在IP概念流行之初,欢瑞就借势屯了大量IP,成为公司的一大利器。

比如从2013年取得《盗墓笔记》版权之后,《盗墓笔记》一直是欢瑞世纪的重要收入来源。

除此,欢瑞还拥有如《沉香如屑》《轩辕诀》《枭臣》《东成西就》等古装大IP的影视剧改编权。

但随着政策的限制,未来能否被影视化悬而未决。

且因为资金链的紧缺,一些IP也无法立即付诸创作,开发缓慢,屯到过期。

2019年,《盗墓笔记》版权到期。有些只能选择转售。

像很多粉丝期待的《十年一品温如言》,出现在了光线的计划电影片单中。

欢瑞从风光无限的大道拐入四面楚歌的“至暗时刻”,看似偶然,但偶然中又有必然。

说到底,是公司的发展导向出现了偏差。

欢瑞的发展哲学,简单地说,就是“IP+流量+古装”。欢瑞借助IP热潮和资本热潮,一度也达到市值的顶峰。

但海水退潮后,就能看到谁在裸泳。以IP为主导的创作理念,很容易走向急功近利,作品质量不高,甚至出现“欢瑞出品、IP必毁”的局面。

“以剧造星、以星辅剧”的业务闭环,对于新人的确有帮助,比如对于《琉璃》的两大主演成毅和袁冰妍,欢瑞的投入不遗余力,希望“以剧造星”,艺人成名后能成为公司稳定营收。

但对于成名艺人来说,“以星辅剧”很容易变成借流量明星的人气给欢瑞的烂剧造人气、帮欢瑞捧其他新人。顶级流量为什么要当别人的棋子?所以欢瑞顶流纷纷离开。

而凭借古装剧“一招鲜、吃遍天”,也导致欢瑞内容矩阵不够多元化,尤其是关注当下生活、题材安全的现实主义缺失,让欢瑞在面对风险时相当被动。

在古装大剧无法播出的情况下,欢瑞在《琉璃》上投入大量资源。但即便《琉璃》爆了,也不意味着欢瑞就能平稳过渡。

可如果《琉璃》平庸收场,那么这对于欢瑞的古装剧品牌无疑是雪上加霜,欢瑞作品的议价能力会进一步削弱,对于公司后续发展会有不利影响。

欢瑞手中还有牌可打,除了几部古装大剧外,还有《隐秘而伟大》、《权与利》等大剧。

但如果没有从根本上调整“IP+流量+古装”的业务模式,欢瑞要重回一线,难。

你看《琉璃》这部剧了吗?评价如何?欢迎参与投票。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