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饭店》:可能是史上最烂的“东野圭吾改编电影”
娱乐

《假面饭店》:可能是史上最烂的“东野圭吾改编电影”

2020年09月15日 10:43:01
来源:Ifeng电影

文/阿诺

“东野圭吾出品,必属精品”,早已成为影视行业达成的统一共识。

基本上,只要有东野圭吾的名字做背书,这部作品一般就不会差到哪去。

不过,这其中偶尔也有例外。

比如,拿下东野圭吾改编电影最低分的《假面饭店》,就正是其中之一。

《假面饭店》与《信条》定档同一天,于9月4日登陆内地院线。

事实上,早在去年1月,该片就已在日本上映,拿下了十分亮眼的票房成绩——不但是2019年观影人次突破百万速度最快的日本电影,而且还取得了46亿日元(约3.043亿人民币)的超高票房。

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亮眼的票房成绩,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主要归功于该片亮眼的卡司阵容。

片中的两位主角,由木村拓哉和长泽雅美分别饰演。

木村拓哉饰演刑警新田。

这是他从影30多年以来,首次出演警察。为了贴合角色,他甚至将长发剪短,贡献了有史以来“发型最短”的银幕形象。

导演铃木雅之此前曾与木村拓哉有过9次合作,其中最经典的非《悠长假期》和《律政英雄》两部作品莫属。

如今再度携手,自然轻车熟路。

女主山岸,由日本“国民女神”长泽雅美饰演。

她不但是无数直男心目中的白月光,而且还是古美门(《Legal High》)永远得不到的女人。

除此之外,该片的配角阵容,同样也豪华到可怕:金牌绿叶小日向文世、日本影后松隆子、AKB48出身的前田敦子、九头身名模菜菜绪等等。

光看配置,就是妥妥的有生之年系列。

只可惜,卡司豪华是一回事,剧情立得住又是另一回事。

尽管阵容亮眼,但影片剧情,却让人大失所望。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落差,其中有一部分原因,要归咎在原著身上。

原著小说,只能算是东野创作出的下等作品,支线多且凌乱,推理内容比较薄弱。

熟悉东野圭吾的人都知道,他往往会将复杂的人性和浓浓的人情包裹在小说中,即便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凶手,也会让读者产生莫名的同情。

写推理还是写人性,有时候是一件很难平衡的事,一旦厚此薄彼,就很可能会沦为庸作。

而电影《假面饭店》,便正是这样一部作品。

该片刻意弱化了推理部分,转而放大了人性段落,试图在酒店这个封闭的场所里,描摹出了一幅群像式的“众生相”。

一如导演本人所说:“酒店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陌生的人,充满了变数和不确定性,酒店自带一种‘日常悬疑’的属性”。

拍摄初衷是好的,但拍出来的效果,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片中故事,起源于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案——

东京接连发生了三起谋杀案,每个被害人身上都被放置了一张写有数字的奇怪纸条。

三个被害人互不相识,而且他们的生活轨迹也没有丝毫交集。这让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受到了莫大的阻力。

通过这些数字,警方破译出了下一场谋杀案发生的坐标位置——一座名叫“柯尔特西亚”的五星级酒店。

于是,为了阻止悲剧发生,也为了抓到凶手,警方决定先下手为强,提前在酒店卧底,布下天罗地网。

而男主新田,则被安排在酒店前台,和资深前台山岸一起捆绑合作。

无论是行事风格还是待人理念,新田和山岸都存在着巨大的价值冲突。

新田作为警察,将逮捕凶手放在首位,对所有客人都秉承着怀疑的态度;而山岸作为酒店人员,则将客人的安全放在首位,对客人予以充分的信任。

正因如此,所以导演为两人设置了一条奇妙的人物成长线。

通过接触,他们开始放下成见,慢慢向对方靠拢。

新田向山岸学习,开始信任客人,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前台;而山岸也向新田学习,给自己留出余地,不再无条件地信任他人。

为了表现两人所发生的转变,导演用了一大半的篇幅,来事无巨细的呈现出酒店的专业服务:被反复摆正的镇纸、鞠躬时的幅度(十五度鞠躬表示欢迎,九十度鞠躬表示抱歉)、滴答作响的时钟等等。

看过之后,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看了个“酒店宣传片”或“优秀酒店服务人员培训手册”?

直到后半程,影片才终于慢慢悠悠地进入了破案的正题。

此外,该片还设定了一系列形形色色的奇葩配角:有假装盲人的老太太,有对学生记恨多年的失意老师,也有为寻找丈夫出轨证据而特意跑来捉奸的妻子……

这些奇葩配角,与片名中的“假面”刚好形成了某种互文。

人来人往的酒店,是一处鱼龙混杂、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流动性场所。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戴着“假面”,怀揣着不同的心事,演绎着不同的故事。

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

虽然影片先后登场的角色很多,但他们本身,却都只起到了烟雾弹的作用,与推理案件关系不大。

这种“重思辨,轻推理”的叙事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拉低了影片的叙事节奏。

各个角色走马灯般的轮番登场,要么突兀的出现,要么潦草的收场,很难让观众在情感上与其达成共鸣。

而且每次案件取得突破性进展,都是山岸和新田从日常接待经验中提取出来的,大多源于巧合而非智取。

他们从接待经验出发,堪破了男人偷欢、栗原刁难新田等各种阴谋。

其中,看似不经意的镇纸摆放,还在破案环节还起到了决定案件发展的关键作用——

工作一丝不苟的山岸,曾多次在各个房间将镇纸摆回原位,正是凭着这个细节,新田找出了劫持人质的908房(几间无人入住的房间里,只有908房的镇纸被人挪动过)。

这种利用接待经验解谜的设定,无疑是一种非常敷衍的推理做法,不但让人丝毫提不起兴致,而且也在很大程度上拉低了推理部分的可看性。

个人认为,如果将《假面饭店》拍成日剧,用单元剧的形式介绍每个可疑的客人,让支线与主线彼此缠绕,最终集中收拢,重点破案,那它最终呈现出的效果,很能会好很多。

毕竟,《假面酒店》中的人物线索太多、太碎,并不是盲目地堆积到一部电影里,就能说得清的。

有人曾将《假面饭店》称作是“日本版《布达佩斯大饭店》”,但其实,该片只是习得了《布达佩斯大饭店》视听方面的部分皮毛,比如对称构图、复古设计、豪华卡司等等,并没有得到布局谋篇方面的真传。

一直以来,酒店题材都是众多导演的心头好。

不少经典影片,也都问世于此: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维姆·文德斯的《百万美元酒店》、三谷幸喜的《有顶天酒店》、李惠民的《新龙门客栈》……

这些作品之所以能够称之为经典,主要在于它们拍出了酒店住客身上那些忠奸难辨、尔虞我诈的复杂特性,并根据这些特性来进一步铺陈剧情,或伪装,或拆穿,或将计就计。

惟其如此,才能拍出扣人心弦、惊心动魄的别样剧情。

而《假面饭店》,在这方面却是完全失衡的,只是流水账般的处理剧情。

而且除男女主之外,它给每个人物留出的篇幅也很有限,使得人物过于单薄,不够立体。

与推理片相比,它更近似于是一部直面人性的温情片——演员第一流,鸡汤第二流,推理第三流。

作为一部差强人意的东野圭吾改编片,它最多只能算得上是一部用来打发时间的6分电影。

若非对卡司阵容感兴趣,其实大可不必前往影院观看!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