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诗,不面瘫就不会演戏了?
娱乐

刘诗诗,不面瘫就不会演戏了?

2020年09月15日 13:39:14
来源:8号风曝

刘诗诗、朱一龙领衔主演的《亲爱的自己》播出后,还是收获不小的关注度。

这是刘诗诗产后复出的第一部作品。

观众对刘诗诗也有新的期待:为人妻、为人母的新身份,能否为她塑造角色注入更多的生活感悟?

但就目前播出的剧情看,《亲爱的自己》依然没能承担起刘诗诗转型的任务。

剧集播出后,对刘诗诗演技的争议就不曾停歇。

粉丝们坚定地认为:刘诗诗成功转型。

但路人观众更多是感到尴尬:比起现在这个用力在扮演可爱活泼的刘诗诗,观众更愿意看到以往那个虽然面瘫但气质如菊的刘诗诗。

为什么说刘诗诗的这次转型不成功?演员有必要强行转型吗?

01 古装角色更打动人

粗暴地给刘诗诗扣上“演技差”的帽子,也不够公正。

回顾刘诗诗的演艺生涯,她有几个古装角色,一直是一些观众内心中的白月光。

比如《仙剑奇侠传三》(2009)中的龙葵。

蓝衣龙葵,用情至深,温婉柔弱,我见犹怜。

红衣龙葵,热情如火,眼神锋利,形成强烈反差。

《怪侠一枝梅》(2011)中的燕三娘,个性爽朗、英姿飒爽,有着不一样的英气。

《步步惊心》(2011)中的马尔泰·若曦,更是刘诗诗演艺生涯最经典的角色之一。

若曦聪明伶俐,敏锐细腻。具有现代人意识的她,身不由己地卷入一场风云诡谲的夺嫡之争,难以挣脱宿命的困境。

这个角色后期释放出的强烈悲剧色彩,与刘诗诗古典、淡雅的气质,形成强烈共振。

《轩辕剑之天之痕》(2012)中的挞拔玉儿,聪明果断、重情重义,同时又多了一些活泼和灵动。

刘诗诗早期这些角色让人难忘,与其说是刘诗诗演技好,毋宁说是刘诗诗的个人气质与这些角色的性格特点相契合。

出生于1987年的刘诗诗,是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专业本科班的学生。

多年的芭蕾舞经历,让刘诗诗拥有了极好的体态。

她有着笔直的双腿,直挺的脊背,优美的天鹅颈。

同时,芭蕾舞优雅的气质也注入到刘诗诗的个人气质中。

她端坐在那里,微微一笑,给人的感觉是人淡如菊、气质如兰、优雅从容。

这种内秀的个人气质,本身就很适合古装扮相。

同时,淡雅的气质也非常适合那一类温柔隐忍,柔中带刚,或者有强烈宿命色彩的角色。

刘诗诗在表演这类角色时,也更加顺手。

因为演员在扮演与自己相似的角色时,他们就无须隐藏真实自我的个性,无须过多“体验”角色,他们要做的是以在生活中的本来面目出现在摄影机前。

02 现代戏让人出戏

刘诗诗早前几乎都是古装戏,现代戏凤毛麟角。

但她最近的两部戏,都是现代戏。

除了《亲爱的自己》外,2019年上星播出的《如果可以这样爱》,也是一部现代戏。

普遍来讲,现代戏对演员的考验比古装戏更大。

古代背景的故事怎么天马行空,表演怎么浮夸过火,都因为距离当下时间久远,观众无从考证,就会更宽容一些。

但现代戏如果是以当代生活为背景,那么观众可以从自己的现实生活找到对应,剧情或表演中悬浮或者狗血的地方,都会被敏锐发现。

《如果可以这样爱》播出期间,刘诗诗的演技就遭到广泛质疑。

只不过因为这部剧又糊又烂又积压许久,关注的人本身没那么多,所以批评的声音不那么响亮。

《如果可以这样爱》的剧情相当狗血,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男主角的老婆和女主角的老公殉情了,而男主角和女主角相爱了。

刘诗诗饰演的白考儿,与她以往的角色有所差异。

刘诗诗的古装角色,更多体现出了隐忍。而作为现代女性的白考儿,则离经叛道、敢爱敢恨,还带有一点泼辣。

剧中还有她手撕恶婆婆的桥段,以此凸显白考儿的刚。

当时也有粉丝以此夸奖刘诗诗的戏路广。

但这恐怕是很大的误解。不是说演员演了一个不同的角色,就代表演员戏路广,关键是看演员能否驾驭得了,演得好不好。

而显然,刘诗诗没演好白考儿。

这个角色超出了刘诗诗的气质舒适区,刘诗诗对她一些大开大合情绪的表现,浮于表面。

观众可以看出刘诗诗“演”的痕迹,白考儿那些浓烈的情绪,比如气馁、发火,刘诗诗并没有办法进入内心,只是通过面部表情“演”出来。

这一问题同样存在于《亲爱的自己》。

李思雨在职场上是一个精英女性,她独立、干练又重感情。

在男朋友陈一鸣那里,她不必遮掩情绪,可以尽情做她自己,所以会流露出可爱、爱撒娇的一面。

本来刘诗诗演精英女性还是可以期待的,因为观众或许可以看到精英女性柔性的那一面。

奈何刘诗诗在诠释职场女性时,调用的还是偶像剧演法。

在厕所里堵客户,跟偶像剧里堵男主角一模一样。

观众可以对比一下《安家》里,房似锦去医院堵客户时的一整套言行举止。

孙俪表演出了中介人员遭拒时的“小心”,抱歉、卑微和诚恳等情绪杂糅,同时也有坚韧的一面——她渴望得到客户认同。

刘诗诗的表演没这些层次,她轻易就说服客户签下千万订单,也就失去信服力。

而一旦回到办公室戏份,面对办公室斗争,与对手演员张瑶相比,她少了一份成熟的定力。

她的很多情绪是下意识的,缺乏内在的酝酿和转换,这让她显得稚嫩和青涩。

再加上她的台词一直有点气若游丝的问题,有时让人觉得底气不足。

这一层面属于演员没有吃透角色,功夫还下得不够。

而一回到恋爱中的女人的状态,要活泼可爱、要娇气撒娇,刘诗诗的表演就进入了挤眉弄眼的阶段,用力过猛。

哪怕是备受好评的《步步惊心》,她有几场活泼的戏,也是叫人看得尴尬,就像咋咋呼呼的粗野丫鬟。

刘诗诗扮演可爱活泼,不怎么出戏的,当属《犀利仁师》中的路云霏。

这部戏搭档吴奇隆,当时俩人正处热恋,本身是恋爱中的女人,刘诗诗终于演出了这个角色的内在可爱。

作为古典内秀的美人,刘诗诗一直没有学会如何松弛地表演可活泼爱,所以她演起可爱来,就用力过猛、放飞自我。

03 演员一定要走出舒适区吗

《亲爱的自己》证明了刘诗诗转型的努力。

李思雨这个角色前后情感有明显变化。

从片花可以看出,后半程进入刘诗诗的表演舒适区,李思雨几处眼眶眼泪的画面,情绪传递还是很到位的。

不仅仅是刘诗诗,很多演员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在舒适区里,演员能够更好地演绎角色,那么演员是否要一直待在舒适区里?

走出舒适区,挑战不适合自己气质和个性的角色,失败的概率很大。

但为转型而转型、为突围而突围,也常常会带来“播下龙种、收获跳蚤”的尴尬。

到底该何去何从?

事实上,不论是演员还是观众,对于表演都存在一些误解。

这里有两个常识有必要厘清。

其一,最优秀的演员,不只是包括那些戏路广、演什么像什么的演员——这样的演员少之又少,还包括那些戏路虽然不那么广,但在他擅长的表演类型里,他能够演到极致的演员。

比如好莱坞那些最厉害的演员,都有自己所擅长的,亨弗莱·鲍嘉擅长演硬汉,克拉克·盖博擅长演浪漫男主角,查理·卓别林擅长演喜剧演员……

你让卓别林演硬汉他不一定能演好,但这不影响他是最伟大的演员之一。

不同的演员由于不同的形象、性格、气质等,适合饰演不同类型或性格的人物,或不同阶层中的不同类别的人物。

葛优就表示:“演员都愿意试试他没演过的角色,但是试过以后,可能会知道不是什么都能演。事实上我是尝试过几回的,有失败的。其实经历过那几次之后,我也是怕了这东西。”

所以在中国传统戏曲中,艺术家们将剧中的角色以行当来归类。

以京剧为例,就分为生、旦、净、末、丑五大类。

各有所长、各得其所,反而能将艺术效果放大到极致。

第二个常识是:演员之所以被诟病自我重复,不是因为他只演自己擅长的角色,而是他没有把自己擅长的角色琢磨透,始终停留在表面的层次、本能的层次。

冯小刚说:“演员被类型化了以后,也依然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不必非去演一个自己没演过的角色。而我认为分寸感只要把握好就成,还有就是怎么演得更生动、更丰满,怎么能跟别人演的不一样。”

同样是演喜剧,葛优在《甲方乙方》和《让子弹飞》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同样是表演有灵气的角色,周迅在《恋爱中的宝贝》与《李米的猜想》中的气质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没有人会说葛优、周迅或章子怡戏路窄,因为这些优秀演员把符合自己气质、自己擅长的角色,诠释得出神入化。

所以对于刘诗诗来说,与其往自己不擅长的方向突围,不如在符合自己气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默默苦心耕耘,争取演到极致。

而一些流量演员的粉丝们,也不要动不动就以突围、转型来论证偶像的“演技炸裂”。

没有实力基础的突围和转型,只是尬“突”尬“转”。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