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坏了迷雾剧场的口碑,五元文化这家公司需要反思了
娱乐

差点坏了迷雾剧场的口碑,五元文化这家公司需要反思了

2020年09月28日 09:27:11
来源:Ifeng电影

文/从易

《沉默的真相》以今年“国产第一剧”的超高口碑,为爱奇艺今年的“迷雾剧场”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迷雾剧场”以《十日游戏》开始,口碑尚可,之后《隐秘的角落》的大爆,把这一品牌给打了出来。

正当观众对“迷雾剧场”保持极高期待的时候,接连播出的《非常目击》《在劫难逃》,又狠狠地给观众泼了冷水。

“迷雾剧场”的口碑也差点被毁了。

好在《沉默的真相》及时“救场”,“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迷雾剧场”目前推出的五部剧集,反响一般的那三部,来自同一家出品公司。

《十日游戏》《非常目击》《在劫难逃》,都是五元文化出品的。

优酷悬疑剧场推出的《白色月光》,出品公司同样是五元文化。

虽然五元承包了如此多的悬疑短剧,尴尬的是,“平庸”是今年五元短剧的普遍特点。

出品最多,爆款为零。

五元文化之后还有一系列作品即将推出,它们能否赢得观众信赖?

这家走得很快的影视公司,是否需要检讨些什么?

五元发展史

五元文化的核心人物,是导演五百。

1980年出生的五百(原名郭书博),2009年以喜剧短片开始他的导演生涯。

2015年,五百担任悬疑网剧《心理罪》的导演。

《心理罪》获得不错的评价,也让五百为业内所注意。

2015年12月,五百成立了五元文化。

2016年,五百与杨苗联合执导的网络剧《灭罪师》播出,口碑较《心理罪》有明显的下滑。

2016年,五百与王伟联合执导网剧《画江湖之不良人》。这是一部相对成功的国产漫改剧。

2016年底《画江湖之不良人2》播出,人还是那帮人,但作品质量江河日下。

2017年,五元文化推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白夜追凶》。王伟担任导演,五百担任监制。

《白夜追凶》市场与口碑双丰收。当时影视圈大量热钱涌入,五元文化也被广泛看好。

2018年,五元文化获得B轮数亿元融资。

2018年,五元文化只推出一部网剧,余庆执导的《古董局中局》。虽然也是IP改编,但反响不及预期。

2019年,五元文化没有推出网剧,而是首次尝试大银幕作品,五百执导的《“大”人物》上映。

2020年,是五元短剧的爆发年。除了《十日游戏》是改编自东野圭吾的作品外,《非常目击》《白色月光》《在劫难逃》都是原创故事。

除了这些已上映的作品外,五元还有一系列待播作品,并且以长剧为主。

包括黄轩领衔主演的《瞄准》,李易峰领衔主演的《隐秘而伟大》,白敬亭领衔主演的《荣耀乒乓》。

拍摄中的长剧有宋佳领衔主演的《盛装》、李现领衔主演的《人生若如初见》。

值得注意的是,五元文化成立五年了,迄今未播出过上星剧。

待播的悬疑短剧还有杨苗执导的《致命愿望》、余庆执导的《迷雾追踪》。

总的来说,这是一家发展得非常顺的公司。虽然在长剧的营销能力一般,但其悬疑短剧颇受视频网站巨头的认可。

从已播出的作品看,五元文化是否被高估了?

三个弊病

回顾五元文化出品的、已播出的影视作品,会发现它们不约而同存在三方面的弊病。

其一,原创能力相对薄弱。

五元文化已播出的作品中,有一半以上是改编或翻拍。

像《“大”人物》,翻拍自韩国2015年的爆款电影《老手》。

《古董局中局》,改编自马伯庸的同名小说。

《十日游戏》,改编自东野圭吾的《绑架游戏》。

有相对经典的作品打底,翻拍或改编后,也不会荒腔走板到哪里去。

一旦进入原创故事讲述,除了《白夜追凶》外,其余原创作品都令人大失所望。

五元文化有必要在原创剧本的开发与打磨上下大工夫。

哪怕是改编这样的二次创作,五元文化的完成度也只是中规中矩。

像《十日游戏》,将所有不合理的地方都归因于爱。但细细推敲,于海与沈芸的爱来得太容易了,以至于两个人愿意为彼此承受代价时,难以给观众带来太强烈的情感冲击。

其二,误解悬疑,故弄玄虚。

五元文化深耕悬疑短剧,是一个很正确的决策,毕竟放眼全球影视市场,悬疑一直是最受欢迎的元素之一。

《非常目击》《在劫难逃》《白色月光》,也都体现出五元文化的一个优点:擅长营造悬疑氛围。

《非常目击》通过夜雨雾的氛围制造了一种诡异感。

《在劫难逃》一开篇就通过时间穿越的引子先声夺人,勾起观众的好奇心。

《白色月光》,也通过大量的手持摄影反映人物的心理活动。

过犹不及的是,这三部作品在氛围营造上,为了炫技而炫技,故弄玄虚。

常常只是做个样子,把观众唬住,自以为神秘莫测。结果,能够为观众提供的有效信息量,为零。

《非常目击》和《在劫难逃》中,都有大量的两个人在那边说一些有头没尾、神神秘秘的对话。

例如《非常目击》中,王泷正饰演的石头的首次出场,与周胜对话。

或者《在劫难逃》中,李康生饰演的姜叔,与张皓然饰演的刘雨奇的每一次对话。

观众起初掌握的信息量有限,总以为这些你来我往、连篇累牍的对话里,隐藏着破解案件的关键信息。

当真正悬念揭晓后,观众恍然大悟:他们说的都是一些废话。

导演只不过是在观众不能掌握前因后果的时候,利用看不懂的人物对话把水搞浑,把观众搞晕,以此来体现所谓的悬疑感。

但这是对悬疑的极大误解:没有信息量的悬疑感,只是空架子。

《在劫难逃》空洞的悬疑感,不仅体现在人物对话上,更体现在整体的剧情逻辑上。

中后段的无效信息太多。比如几个主人公的前史,翻查档案就能解决的事情,非要浪费好几集篇幅来回倒腾,搞得欲盖弥彰。

再比如警方调查化工厂的受害者,警方挖到赵彬彬父亲的遗体等桥段,它们占去不少篇幅,但与主线关系不大。

最后两集匆忙地交待前因后果,剧情飞快得像是在说故事梗概,并且毫无最基本的逻辑,情节似乎在侮辱观众智商。

比如孙晓萌的父亲孙晨,突然成了药剂开发专家。孙晓萌突然被安上了个不治之症。还有什么白房子、分子式、弧光科技,各种没有任何铺垫的概念和情节纷至沓来,只是把剧情留下的“时间穿越”的大坑,以最潦草的方式填补起来,并且还留下好几个悬而未决的坑。

演员都是好演员,就像《在劫难逃》中,鹿晗就有很出色的转型。但剧本没有配得上演员的努力。

令人玩味的是,《在劫难逃》烂尾后,五百和五元文化联盟创始人马李灵珊微博或采访中还做了一系列回应。

他们隐晦地将问题推给审查删减,之后透露作品的各种脑洞,画了一个第二季的饼,将作品的不足推得一干二净。

好像作品现在这个样子,一怪审查,二怪观众没跟上主创者的脑洞,观众没看懂。

但纵观那些经典的高智商烧脑影视剧,无论观众是否能够完全get到导演传递的信息,都不会影响影视剧本身在叙事、人物塑造等方面的杰出。

而审查问题,也并非五元一家公司要面对。

就像《隐秘的角落》,也许你没有看到那层隐秘的结局,但你还是能够感受到作品中的美感。

看《沉默的真相》时,观众也会被江阳那悲怆的理想主义气质所深深感染。

《在劫难逃》并不是这样。哪怕导演在剧集之外各种挽尊,各种填补脑洞,这部剧集无法传递给观众美感和情感冲击。

说得天花乱坠,都不影响《在劫难逃》本身是一部烂尾的剧。

不正视问题,而是通过各种理由和借口来遮掩问题,折射的是创作者的自恋和自大。

其三,短剧注水。

近两年来短剧迎来高速发展,短剧是对注水长剧的拨乱反正。

但一个常识也有必要澄清:长剧不是“原罪”,短剧也不是“勋章”。并不是说一部剧50集以上,它就是一部“注水”剧,也不是说一部剧只有12集,它就一定是精品剧。

短剧不是长剧的一个片段或截面,如果短剧只是短的“注水剧”,那么短剧同样会遭到观众唾弃。

短剧之“短”,意味着精简、精炼和精华,缩短的只是剧集不必要的篇幅。

上述提到的叙事问题,假设剧集能再简短一些,恐怕还可以忍。但五元文化今年推出的短剧,还是过于冗长了。

《白色月光》花费12集篇幅讲究一个出轨故事,用大量镜头堆叠女主角的情绪变化,刚开始还有新鲜感,用到最后观众都疲倦了。

《非常目击》开篇就劝退观众,前六集的铺垫和进入太慢了,等到后六集节奏加快时,观众已经离开了。

即使笔者被迫去看了剧方透露的原始剧情,也并不认为,加回这些剧情就会颠覆对该剧的评价。

《在劫难逃》如果凝练一点,一季就可以讲完。它将大量的时间都花费在了无效剧情上。

观众期待的短剧是像《隐秘的角落》《摩天大楼》《沉默的真相》那样,没有废笔、直击要害。

但五元的几部短剧则让观众发现:短剧注水起来,一样可怕。

需警惕抱团“自high”

观众在五元文化出品的短剧的演职员表上,常常看看一些人名后面有【A.L.U】的标识。

【A.L.U】是弧光联盟的意思。

五百几乎是在五元文化成立的同时,也发起弧光联盟。最初的成员是几个导演,包括五百、王伟、杨苗等人。

当前弧光联盟的成员有三十多个人,几乎涵盖了影视领域的全部工种,包括剪辑、作曲、美术、造型、摄影、灯光等。

五百的出发点是:“友谊不是互相取暖,而是相互成就伟大的工业。”

五元文化与弧光联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五元文化出品的作品,都有弧光联盟成员的参与。

但弧光联盟又不是公司制的,创作者与公司之间有一道屏障。

公司为联盟提供资本、营销、制作等资源的支持,帮助想要创作的人才摒弃外界的干扰,增加项目的稳定性。

而联盟集合了各行各业的人才梯队,也为五元文化的作品提供稳定的制作团队,确保作品的工业化和标准化,保证作品达到一个基本的质量。

五百的出发点无疑是美好的。

人才要创作,公司提供支持;公司要创作作品,立即有人才可以派上用场。

正午阳光其实也是这一类型的公司。

如果弧光联盟都是行业最顶尖的精英,那么弧光联盟的作品就是品质保证。

可问题是,如果联盟里新人居多呢?本来是还需要学习的,结果却被赶鸭子上架,作品质量如何保证?

正午阳光有一批成熟的导演团队,大多经过多部作品的磨练,尚且有失手的时候,更何况弧光联盟?

五百曾在采访中说,他对于弧光联盟里的新人,“我就是‘硬带’,手把手教。”

但说句不好听的,五百离一名优秀的导演尚且有不小的距离,他的“手把手教”在传递一些有价值的经验的同时,是否可能把其他导演带入误区?

五元文化今年的短剧的几个弊病就如出一辙。

这是给五元文化一个重要的警醒:抱团发展的初衷虽好,但一定要避免圈子化,避免“抱团自high”。

尤其是联盟里的年轻人居多,需要更多的学习。比如公司出品的作品,不是非得要联盟的导演来拍,可以请外援大导演,让联盟的导演从副导演学起。

短剧的试错成本较低,五元文化还有几部大制作的长剧,一旦扑街,对品牌对公司的伤害更大。

步子迈得太大,走得虽快,但不一定走得远、走得稳。

五元文化需要停下来复盘,自我检讨,而不是找借口、找理由、自我蒙蔽。

总体来看,五元文化仍是一家有锐气和希望的公司,希望它不会变成“伤仲永”。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