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宇:我只是命好,不为了“爆”而演戏 | 非常道实录
娱乐

白宇:我只是命好,不为了“爆”而演戏 | 非常道实录

2020年09月28日 11:17:59
来源:凤凰网娱乐

白宇生活中不是个爱哭的人,但《沉默的真相》里这场丢钱包的戏哭得让观众心碎;这个年轻正义、充满理想的检察官,在经历了2年牢狱后仍在苦苦追寻真相,却因为找不到钱包,头一回无助地抱紧了自己放声痛哭。

去感受吧,情到真处,不用演就能自然流露。为了贴近“江阳”的形象,白宇在戏外也作出了很多努力,包括刻意节食瘦身去符合后期患癌后的孱弱形象。

《沉默的真相》在一定意义上让白宇再次出圈,连原著作者都连连称赞他的演技是“可以拿奖的水平”,白宇认可“红”是好事,“红”就意味着有更多的选择权,可以更单纯不受限制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个圈子也确实是有很多纷杂的外部的东西,但啥事都不要想得太复杂就干好自己的事就完了。”

以下是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欢迎收看这一期的非常道,这期的嘉宾是白宇。你第一次看这个《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剧本的时候就决定要演了吗?

白宇:就是想演,很想演。

白宇:我只是命好,不为了“爆”而演戏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其实这个角色我们说做评论的话,他其实符合很大角色的一个三要素,就是表演空间、高光时刻还有最后死了,所以他其实肯定是所有的演员看到他,其实都想演的这样的一个角色。

白宇:肯定的,一定是这样。

给我剧本我就看,我看了之后就觉得好,也是后来我和戴莹姐聊天,戴莹姐和我说,因为我们很早之前就见过,就《美人为馅》的时候,之前,开拍之前我们见过一次,然后戴莹姐后来跟我说的是,她虽然跟我见过次数也不多,然后后来也没怎么联系过,但是她觉得,觉得她说我比较,我翻一下记录,我翻一下手机记录。我找找,稍等一下。她说她能感觉到我骨子里的敏感和坚定,然后就是也能感受到纯真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在这两天是不是已经把这个剧已经全部看完了?对自己有什么样的评价吗?

白宇:看完了。我对自己的评价是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更好。打了多少分?让我想想,打个7分、8分。因为我在前期做功课的时候,把江阳的这一生划分了好几个阶段,然后我自己的重心其实全部放在,也不是全部,把我的一个比较大的比例的重心全放在了后期,所以前期的话就会有一些遗憾。就是看每场戏的时候,就会觉得当时自己的这种处理也许可以更好。

凤凰网《非常道》:你会从很早就开始预期,就是设计哪几场特别重要的戏吗?

白宇:其实我觉得我脑子里绷着的一场戏就一直是丢钱包这场戏,之前最早的时候有过想象自己该去怎么演,那会还没有进组,看了剧本之后就会在想,然后等进了组之后,这场戏就一直在我脑子里绷着,但是就一直也没有想说过去怎么设计它,因为我害怕我设计了之后,反而在表演的时候会给我造成一些不好的一些东西,就光在乎设计的东西了,有可能你真情实感的东西就会被它所影响。然后不要设计了,你就去吧,去演呗,去感受呗。

白宇:我只是命好,不为了“爆”而演戏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你演过很多哭戏吗?这是不是你最难忘的一次?

白宇:对,是我最难忘的一次,每条卡完之后,自己还会陷在那个情绪里吧。我在生活中也不爱也不咋哭,然后也没有说是放声哭过,第一次,所以确实印象很深刻。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前期就是我们看到江阳他出场的时候是那种天真的,然后元气满满的一个状态,你觉得这一段是反而是相对好把握的,还是说你觉得这个尺度上还是有一点难?

白宇:因为我自己捋的时候,我认为江阳一开始一定要把他做的非常的活泼开朗或者说是很好,因为这样因为江阳在我自己在做功课的规划中,他阶段很多,有很多个阶段,而且这个阶段也说是变化,(年龄跨度)也没有那么的大,所以我必须得在每一个阶段,就我做的多了之后,每个阶段再往去拿一些东西,就这样更好去区分,但确实我也在后来看的时候,也发现自己前面的功课做的不够细,也会有一些地方让自己也不满意,但是确实我觉得一开始的江阳,而且我一定希望是江阳是一开始是美好的,等于说是他这一辈子,也算是我的私心,也算我们创作整个团队的私心,希望那几段一定是非常美好的一段,对于江阳来讲。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在后期的这个时间上,就是你的要有一个绝症的一个状态吗?其实你是那种,你的处理就是微微的驼背,然后你的声音上也是有一种喘气里面带着拉丝,就是见过这样的病人去这样准备的吗?

白宇:我只是命好,不为了“爆”而演戏 | 非常道实录

白宇:我外公当年就是肺癌,然后就走了,然后后来也,因为我也因为气胸也住过院,大概也就是比较了解这方面的病的这个状态。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拍摄的时间整个时间是比较短的,所以你不太可能去做一种强的那种体形上的反差?

白宇:对,是没有时间,而且因为拍摄也不可能说是从头到尾给你顺着捋下来,要是顺着捋下来的话其实也好办,我越到后面越少吃点,其实也能瘦下去。因为拍摄他跳着拍的,这个没办法去做这个事,但是我当时是挺希望江阳后期从监狱出来之后,整个人一下子就能看瘦一两圈那种感觉。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和儿子诀别的那场戏也挺感人的,而且印象中你是第一次演父亲的一个形象,然后你是怎么样去进入这种关系的情景,需要跟小演员做很长的沟通的交流吗?

白宇:还好,没有做特别,因为我之前其实那场戏,我处理的我是在致敬超哥,我那天拍完之后我就给超哥发了个信息,我说超哥我有一场戏模仿你,然后也算是,怎么说,也算是之前的父亲交给了儿子的一种情感的表达方式,然后我再用这种情感表达方式来表达出来。

白宇向邓超请教“当爸爸”经验:我在致敬超哥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自杀的那场戏,一个方面就是它既要保证安全,然后但是它要呈现一个真实。邓超在拍《烈日灼心》的时候,他是那种体验派的做法。我不知道你在演那场戏的时候你有什么方式呢?

白宇:因为从来没有体验过被窒息,然后那天在走戏的时候,我自己会刻意,因为他们绳子收到一个度,他们也就不敢再收了。然后我会刻意自己跟绳子对着,那绳子不是往后吗?我自己会用自己的劲去用绳子跟自己对着来,然后真的是感受到了,也没有说是多么严重、厉害的那种,也不至于像超哥那样的,我比较惜命。确实感受到了那个绳子对你的喉结造成了一种压迫感的那个感觉是有的。

凤凰网《非常道》:你当时在演完这场死亡的戏份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感受?

白宇:其实我那会儿感受,其实没有角色以外的感受,那会拍的时候我就觉得江阳终于要,怎么说呢,解脱了。然后拍这场戏的时候,其实我那场戏好像也拍了两三次,其实我一路拍的时候都泪流满面,就讲话虽然很平静,就很平静的在讲,但是就不知道为啥,就是泪流满面,真的是,那个感觉是挺奇妙的我觉得。

凤凰网《非常道》:江阳这个人物你觉得对你的表演生涯有没有什么影响?

白宇:有,我觉得是有的,刚好演完江阳我也三十了,也三十岁了,确实心态上会有一些变化,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年龄的问题,还是江阳的问题,反正总之是让自己对有些事会有一个重新的思考。后来跟一个人聊天就说是,他就说,一个好的角色真的是会让你重新去思考一些东西,这句话我非常认同,一个好的角色确实会让你,你会重新思考一些东西,会给你的精神世界会带来别的一些东西。

凤凰网《非常道》:你走出这个角色用了很长时间吗?

白宇:有一段,大概一个月差不多吧。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刻意地要自己赶紧,或者说给自己一个时间去离开这个角色吗?

白宇:一定要休息的,因为那个戏确实全程都让自己挺压抑的吧。

凤凰网《非常道》:那在这个江阳之后,你在再挑选新的项目的时候,会不会眼光变得更高?

白宇:我眼光一直都还行,我觉得,肯定会,肯定希望也是以后能继续遇到这种好的剧本、好的角色,眼光高不高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缘分找好的剧本能碰到你的。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这次这个导演是新人导演陈亦甫,然后你跟他的合作你觉得怎么样?

白宇:我觉得挺顺利、顺畅的,我感觉整个他们导演组,整个编剧导演,整个团队的,我感觉跟演员在一起就感觉很合拍,就感觉所有人的想法还是什么的都是都比较一致,对戏的这些理解或者表达都还比较一致。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像其他的演员,比如说像田小洁、宁理、赵阳,还有曹卫宇,这些他不都是老戏骨吗说起来是,感觉到有压力吗?

白宇:压力倒还好,但是确实能感受到他们几个很稳、非常稳,就是好的对手演员,真的是能给你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很让你又感觉很真实,就完全不会不会让你有任何想跳戏,或者说是这种感觉,我们在一起拍一场戏,如果人比较多的时候,大家会先走戏,会讨论这场戏,然后会说我自己对我自己的角色有什么想法,大家都说的是自己,最后大家聊了之后都觉得ok,然后每个人就会加一些自己的东西。好的对手演员真的很非常重要,这次合作的这些老师真的,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吧。

白宇:我只是命好,不为了“爆”而演戏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像你们就是像和田小洁、赵阳,你们是火锅三兄弟,然后算是平康三杰这样的,你们私底下是怎么样相处的?

白宇:私底下,也没啥太私底下的,然后只有在片场的时候在一起,我和阳哥还没事总在现场还闹一闹,田小杰老师呢也不敢跟他闹,就还好,但是确实让我感觉就像三个人的状态,就不管是戏里还是戏外,给我的感觉,真的是有那种兄弟的那种感觉,忘年交的那种感觉。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你对于自我的评价有没有比之前会更好?因为看到这个原著作者紫金陈也发微博,然后夸你这次的一个表演,然后他说你是可以拿奖的那种好。

白宇:我觉得不至于,不至于,得到大家的肯定我很开心,但是我自己觉得,我觉得也不至于还拿奖吧,我觉得再磨炼磨炼,再磨炼磨炼以后就有可能,对。

凤凰网《非常道》:你过去的偶像剧其实演得比较多一点,而且大家会把你当作流量小生。就像昨天我采访紫金陈老师的时候,他就说他对你之前的印象也是流量,然后颜值这一块。就是你是不是也会想到,我想通过一个比较现实向的一个比较复杂一点的人物来对我自己做一个改变或者提升这样子呢?

白宇:也没有想过说要做改变,因为外面这些所有的标签都是外面给的,那我到底是一个啥人,我自己心里比较清楚,也没有想着刻意说是要怎么样去改变外人对我的看法,我觉得就一步一步地走呗,总有一天大家会知道你是一个啥人。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是不是因为你的骨子里是比较骄傲的,所以觉得外人的看法其实不会来扭转你的想法,不会扭转你自己的想法?

白宇:也不一定,你要是讲道理给我讲服了,那我也服你,对吧?也不是说是骨子里骄傲的一个人,我也不算那种骨子里比较骄傲的人吧,就还好吧,我觉得。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我其实看你这些年的这些表演经历,我觉得更多好像是你自己在去摸索一些表演的方式也好,就是没有,就是然后再去通过一个你的经验去进步,但是没有遇到一个特别强大那种能够调教你的那种导演?

白宇:其实这个事我想过,但是这样的导演可遇而不可求,而且导演他的工作量确实太大,

他还得考虑整个大局,灯光摄影各种,考虑得太多了,我也不是那种特别爱给人添麻烦的人,我觉得大家都是为了这一个事好,但是不一定是,那他要是光顾着调教你的表演了或者什么东西,那他肯定还会,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去管一些别的事了,我觉得就是自己,每个人尽量努力去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但是我也希望,我非常希望导演能来这样调教我,或者说是指点我,我很希望导演这样。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你最近在拍这个正午阳光的《乔家的儿女》,包括你之前还客串了,那这个过程是怎么样的?因为大家都很好奇,突然就跟正午阳光开始合作?

白宇:就是有一天公司说带我去见见正午阳光,然后我就去了,我就见了导演他们,就见了,那会儿我好像在哪,在拍着戏呢,然后就回北京见了一面。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有人可能因此就说白宇的资源怎么变好了,就是连续的在跟这些优秀的团队跟对手在合作,你自己有这种感受吗?

白宇:其实我觉得我这两年一直都挺,合作的团队和对手都挺优秀的。对,那咋说,我修来的福气呗,我咋说,也许是命好。大家都希望,所有人肯定都希望自己越来越好吧,那肯定是首先你想越来越好的条件就是先磨炼自己,当你真正的不断在变好,它会有很多人能看得到。

凤凰网《非常道》:你就是在这个江阳之后,你是又跟杨幂合作了那个《谢谢你医生》,就是演这个医生的过程中,他也是遇到疫情,然后,而且你们拍的医院戏,所以可能是不是也遇到一些麻烦的事情呢当时?

白宇:当时疫情我们就停工了,大家在原地待了两个多月,然后本来好像是可以复工的,但是又由于疫情的问题,又复不了工了,所以大家就暂时停下来了。

凤凰网《非常道》:有一些焦虑吗在那隔离的时候?

白宇:那会儿是挺揪心的,揪心的点是在疫情身上,那会儿天天关注有关疫情的新闻这些东西。也是因为疫情也会有很多思考,也从来没有觉得说是有一件事突然能对我们的生活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疫情一下就来了,确实是也让自己有了一些新的思考吧,对于生活。

凤凰网《非常道》:之后又在三亚跟姚晨拍了一个贺岁剧,那个看起来好像是比较轻松的。

白宇:其实我觉得是轻松点好,轻松点,因为之前演了江阳,然后完事之后能找到轻松的演当然好了,而且疫情确实也为大家带来了很沉重的一些东西,我觉得也该拍一个比较轻松的东西带给大家,能舒缓一下大家的心情。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跟姚晨演这个姐弟恋呢有什么样的感受?

白宇:感受挺好的,姚晨老师她是一个要求很高的一个演员,然后她也很帮助我在现场,也会跟我交流有关表演,然后剧本上的一些东西,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怎么去理解红这件事情呢?

白宇:怎么去理解红这件事?红是好事,然后但也会有烦恼,但是也会让你有很多主动权,就还是,红是好事。

凤凰网《非常道》:你现在已经可以就是自己去排解那些红带来的烦扰了是吗?

白宇:也可以排解吧我觉得,没啥不好排解的,而且尤其是三十上了以后,你看一些东西就会看淡,就觉得有些东西就看淡了吧,可以排解。

凤凰网《非常道》:就比如说你演了一个自己花费很大力量的戏,就比如说像这部戏,就是它可能没有达到一个预期或者说没有爆,没有说一下子,一下子成为大家就是皆知巷闻的这样的一个作品,你会感到很遗憾吗?

白宇:其实就比如说像《沉默的真相》来讲,其实我觉得我能够参与进来,我能够完成江阳这个角色,我觉得我心里其实真的就挺满足了。我当时也没有想着说这个戏一出来一定会怎么怎么样,只要这个东西我完成了,然后就行。

凤凰网《非常道》:你是就艺人里面挺难得,就是并没有因为我红了,然后我的态度,或者说我的对事情的看法,有什么很剧烈的转变,这是你,你是怎么样保持这样的一个很平和的心态的?

白宇:因为这个圈子也确实是有很多纷杂的外部的东西,但是我觉得就单纯地去做自己该干的事,不要想得太复杂,啥事都不要想得太复杂,就干好自己的事就完了。而且我也觉得演员其实跟别人一样,是一个职业,只不过是我们会让更多的人看到,没什么好觉得自己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