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娱乐

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2020年09月29日 09:43:21
来源:Ifeng电影

文/南风

在加入《姜子牙》制作团队之前,王昕是暴雪游戏角色总监,他在那里工作了14年,期间回国考察过好几次国漫市场,还在犹豫。

直到程腾和李夏登门。

他俩是大学同学,李夏又是王昕在南加大进修时的同学,就这样,几人得以相识。

当时李夏和程腾已经决定要回国做《姜子牙》,二人还想叫上王昕一起,但被王昕反过来劝阻。“国内动画要做出原创的好东西,是挺难的,我觉得这坑还挺大的。”

他俩不听,执意回国,说为了信念。

导演:王昕(左) 程腾(右)

导演:王昕(左) 程腾(右)

回国前,他俩约王昕在暴雪的工作室见面,想在回国前参观下一流动画公司,顺便交流一下行业经验。二人带着当时国内比较好的动画作品,从南加大驱车赶来,让王昕给参谋参谋。

王昕看过后被吓到了:“就这?”

当时是2016年,国产成人向动画电影的巅峰是《大圣归来》,而这部作品还是向89位投资人众筹的资金,悲壮又心酸。

有心无力,这就是国漫从业者的现状。

可能是被程腾和李夏的信念感打动,也可能是想挑战自我,以一己之力填补国漫的大坑,王昕最终决定跟程李二人一起回国,“坑多了才有挑战。”

暴雪14年的工作经历让王昕带着先进的动画理念回国,他做《姜子牙》的一个初衷是,要把视觉和故事相融,让视觉故事化而不是像原来一样两张皮。

四年之后,《姜子牙》问世。程腾是电影导演之一,李夏和王昕是联合导演,其中王昕负责视觉部分。

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先有故事再有“神话宇宙”

姜子牙是普通人,会让年轻人共情

《姜子牙》这个项目最初是在制片人高薇华手里,她是程腾本科念书时的一位指导老师,也是她找到的程腾和李夏,告诉他们自己想做姜子牙的故事,设定是“封神演义后传”。

“当时我知道的差不多就这么点信息。‘封神演义后传’应该是还没有确定,相当于我们一起聊出的大纲。”

在双方交流中,高薇华表示想为《姜子牙》注入学院派气息,使其变成学院派与商业感兼并的作品,所以她才会找来学院派的程腾和李夏。

程腾则更多是被故事打动加入的团队。他本身就是神话迷,也很喜欢封神的故事,“我感觉它的故事内核还是蛮有劲的,是我想看的那种,就是能在年龄上向上兼容一点的动画,然后我就想做了。”

当时国内动画大多是低幼向的,像《熊出没》已经做成了系列电影而且票房不低,在春节档可以与很多大制作类型片分庭抗礼,而成人向动画鲜少有人涉足。

《大圣归来》的票房无疑证明了成人动画的市场前景,不少团队紧随其后。

《姜子牙》和《哪吒》几乎是同时启动,顺着两个故事的内在联系,投资方光线传媒有了做神话宇宙的想法,目前他们的下一部电影《杨戬》正在制作,有望在明年和观众见面。

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其实《封神演义》里程腾最想做的人物是反派角色通天教主,“我一般都是喜欢反面角色超过正面角色。”不过姜子牙也是他最喜欢的人物之一,因为他更像一个“人。”

“我作为一个创作者去评估一个角色的话,我会去找这个角色身上有没有让我自己以及我所代表的年轻人的共情点。”

之前的两部巅峰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哪吒》中的主角有一个共性是天生自带神力,赢在起跑线上。

“如果按弗洛伊德话说,他们有点像我的超我,就是我希望能变成像他们那样。”

姜子牙则不同,他的起点是一名普通的人类。

“然后吭哧吭哧修炼好几十年,成了一个昆仑弟子,后来又在昆仑弟子里边干活,帮他们发动封神大战,斩奸除恶,最后终于成了众神之长。”

程腾觉得,姜子牙的奋斗经历很像当代社畜,每天加班加点干活,期盼升职加薪。

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但你以为成为众神之长就是彻底登上人生巅峰了吗?并没有。

电影《姜子牙》的设定是在封神之后,整部电影讲述的是姜子牙从神坛跌落变成普通人,最后再成神的过程。“但是最后结尾的那个神跟开场的神已经不是同样的意思了。”

这是一个把自己打破重建的过程,程腾觉得和自己以及很多年轻人的经历一样,“我们想做转变很难,因为之前经历了很多,学习了很多,在这样的基础上带着一堆犹豫去做转变,非常困难。”

姜子牙身上所投射的普通人视角,是最吸引程腾想要加入这个团队的原因。

《姜子牙》不会魔改,女主角原型是导演女儿

在团队组建之初,四位导演为影片定下基调,影片将主要讲述姜子牙如何求道成神的过程:“就是我们不会去魔改,还是要尊重它原来角色的定位。”王昕解释道。

首先姜子牙是一位智者,其次姜子牙的性格是沉稳内敛甚至有些压抑的,因为他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经受了很多社会的毒打,不会像大圣和哪吒一样反骨、不羁。

“在生活的重压或者是在秩序里面,他已经循规蹈矩地去做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可能成为英雄,在片子最后其实他有自我的释放。”

这就是姜子牙的人设,也是包括他在内的所有角色的设计思路,即角色要为整个故事和世界观服务。

他们对姜子牙的外形有过很多讨论,什么样的脸型、穿什么衣裳、拿什么道具,“所有的这些想法、探索要符合我们整个故事的逻辑和体系。”

影片中和姜子牙产生最多故事关联的是女主角小九,她和姜子牙在形象设计上的迭代次数相差无几,“我们有调查出来数据是200多版。”

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因为涉及美术创作,动画电影的角色一般都有原型或者参靠对象,姜子牙的外貌他们有想过参照明星设计,小九原型则是王昕的女儿。

“我自己的可能是下意识的,因为那时候每天给女儿打电话。”

王昕说这是他们在动画设计上的一个默认思考方向,“从身边能够接触到的所有信息开始观察入手。”有趣的是,小九的主要设计师是一位90后年轻的女孩,在程腾他们看来,这个角色里同样有她的影子:“我们都说一开始她画的那个小九特别像她,然后到老王手里又变成他女儿了。”

小九在《姜子牙》里承载的意义很多,其中一个是天下苍生的化身。

因为姜子牙在整部片子中的经历就是理解何为苍生的过程。他一开始发动封神大战是为了拯救苍生,但一夕之间从神坛跌落被贬入凡间以后,他见到了大战后的世界,然后顿悟,以前看到的苍生并不是真的苍生。

“在这个里面苍生这个概念我们需要有一个人能代表,就是小九这个人。”程腾说道。

小九的另一重意义,是姜子牙的精神导师。他们认为,像姜子牙这样曾经建立过牢固信仰的人,在做出改变的时候一定会犹豫和胆怯,所以他们想要加入一个身世非常悲惨,但是对自己的梦想非常坚定的角色,帮姜子牙打通他思想上的任督二脉。

“从这点上来讲,我认为小九又是姜子牙的一个精神导师。”

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此外,小九还是推动剧情的线索。

“我们想布置一个那种以天地为局的、非常庞大的、没有人可以打破的、看不透的一个大阴谋。”电影开始的时候,是一个看似合理的世界,人类有了周朝,商朝的残兵败将和妖魔鬼怪被感触人类生活圈。

“但这世界总有一些不太对劲、不公平或者拧巴的地方,你说不清楚是啥,直到这个女孩出现。”小九就是导向这盘大棋真相的唯一一个线索。

直男导演自动带入女性视角

试图摒弃男女主的性别差异

在以上这些意义的基础上,小九同时还提供了一种女性视角,承载着女性共鸣点。

“姜子牙一个古板的老大叔,又是一众神之长,他其实不太接触真正的市民的疾苦了。我们觉得能提供巨大反差的往往是一个很柔弱的女孩。”

“小九其实综合了很多被骗、被漠视或者被折磨的女性,是她们的缩影,我觉得这个可以和姜子牙有一个很好的戏剧张力。”王昕补充道。

不过承载这么多女性困境的小九只有14岁,“上古时代14岁已经算年纪很大了。”他们也想过做成更成人的设定,但影片中的另一重要女性角色妲己已经是一位现代视角下的成人了。

“如果要把所有人物作为一个缩影,和小九联系起来的话,我们觉得这个年龄是合适的。”

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这或许和《姜子牙》的编剧团队有关,这个团队里一半以上都是女性,四位直男导演在这一角色的创作上被这些编剧反复捶打过。

“我自己本身非常反感大男子主义,整个过程非常小心,到最后已经有点PTSD了。”程腾笑道。

王昕本人则是有两个女儿,他们关系非常亲密,其实一开始他爱人生孩子之前问他想要男孩还是女孩的时候,他当时说的是儿子。“因为这样的话就可以一起玩,这是一个要当爸爸的自然的想法。”

女儿的出生改变了这一切,在和女儿的相处中王新发现,自己的人生变得更加完美。

再加上小九的原型就是他女儿,所以他很容易在小九身上带入女性视角观察世界。

他们在这方面的思想非常开明。程腾在真正做小九和姜子牙的戏份的时候,一直试图不让她的言行举止太女性化,“我想尽量摒弃掉姜子牙和小九的性别,他们就是一个人和一个曾经的神的关系。”

王昕觉得,越是在困境中坚持的女孩,可能表现得越像个男孩,“或者是不太柔弱的气质吧,在我看来是很符合这个角色的一个自然的行为。”

申公豹是姜子牙迷弟,想启发观众相信自我

另一个和姜子牙产生诸多故事的,是他的师弟申公豹。

《姜子牙》中的申公豹是一个相对正面的角色,和《哪吒》里很不一样。

他们本来也是把申公豹作为反派描述的。

“后来发现姜子牙的敌人有点多,反而比较缺一个战友或者兄弟,所以申公豹就开始往这个方向去调整了。”程腾说道。

申公豹在一开始是姜子牙的师弟,同时也是这位众神之长的小迷弟、崇拜者,当姜子牙人生一落千丈、萎靡不振的时候,申公豹的信仰也随之崩塌。“他是姜子牙下界以后的鞭笞者,让姜子牙别去胡思乱想,赶紧回去好好地听师父的话。”

这中间他们会思考本片最大的主题:师父的话一定是对的吗?

由这个质疑引发的“独立思考、相信自我”从而被导演们认为是《姜子牙》想向观众传递的价值观。

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电影在角色等级上有参考道教的设定,姜子牙和申公豹的师父天尊在里面是姜子牙信仰的代表。

整部电影是姜子牙从神到人再到神的过程。开场的众神之长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结尾的神则是一种哲学概念。

程腾说,“用片子里一句话讲就是,用自己的方式去成为一个真正的神。”

但至于自己的方式是什么,要每个人自己去悟。他们不想为观众提供一种固定的解决方案,因为这是一个神和苍生的大命题,“最后姜子牙自己因为这些过程,做了这个决定,并不代表我们会让观众觉得这个选择就是对的或者好的。”

电影的本质是体验,避免讲述成现代故事

虽然几位导演都是从美国回来的,但在做《姜子牙》的时候,他们会尽量避免在古风视觉的外壳下包裹一个现代故事。

程腾说,“这也是我回国做动画的原因之一,我和老王甭管是从故事上还是从画面上,都尽量让它很不西方。”

换言之,他们要做地地道道的中国动画。

不过中国动画在市场层面有一个共同的问题:经费困难。

《姜子牙》同样遇到了。但和其他影片不同的是,为了保质量,他们决定把更多预算和精力花在前期制作上。

“动画是一个很严谨的群体活动,你不能特别天马行空地拍脑袋,因为一大堆人围着你做呢。所以基于这个认识,再加上中国具体的国情,动画中期团队的平均的素质和经验其实是不够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开始就做出了这样的规划。”王昕说道。

他们在制作上还有一个共识,就是为了让观众在整体视觉上都有完全不同以往的感受,他们要在片子的综合气质上下功夫,而不是追求单个爆点。

所以他们对画面、表演等多个方面做了整体升级,为了满足中间一段二维动画的创作,甚至专门有一支团队去了敦煌考察壁画,想做出古风效果。

独家专访《姜子牙》导演:激发普通人共鸣,加入女性视角

如今四年过去,《姜子牙》终于制作完成,几位主创也到了分开的时候。

动画团队和影视剧制作团队不同,他们是项目制作业,“就是说因为电影这个项目本身去形成的团队,这个在业界是很常见的事。”王昕解释说。

对于他们接下来的打算,王昕说,“他已经找到工作了,我还没有找到工作。”

至于《姜子牙》会不会再做续集,创造自己的IP系列,程腾笑道:“这要看你们足不足够支持。”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