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宝》被拍成年度大烂片,亦舒作品为什么那么难改?
娱乐

《喜宝》被拍成年度大烂片,亦舒作品为什么那么难改?

2020年10月18日 10:06:29
来源:Ifeng电影

谁都想不到,今年的年度烂片,会落到《喜宝》头上。

毕竟,这部电影从海报设计到前期宣传,都做的有声有色,看着蛮像那么一回事的。

以红黑作为主色调的海报, 颇具高级感的设计,与《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正式海报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上映之后,这部电影收获的口碑,却让人大跌眼镜——豆瓣3.3,好于0%的爱情片,好于0%的剧情片,称得上是“史上最烂的亦舒改编电影”。

所以,今天趁刚上映不久的新鲜劲儿,我们就来好好盘盘它。

《喜宝》由亦舒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来。

亦舒是香港都市文化的代表人物,她的作品曾影响了几代女性的价值观和婚恋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创作的小说与当代的快消经济其实是相辅相成的。

在她笔下,女性向来都是绝对的主角。她们追求独立,紧跟潮流,鲜活伶俐……很多都市女性,都透过她的作品,隐约看到了自己。

而小说《喜宝》,更是她众多作品里最具代表性的一本。

书中说的那句“最希望要的是爱,很多很多爱,如果没有爱,钱也是好的。如果没有钱,至少我还有健康”,至今仍被很多人津津乐道。

虽然亦舒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女权作家,但她创作的小说,却总会在不经意间体现出都市女性所面临的双重压迫:一方面来自于生活,一方面来自于男性。

而小说《喜宝》,便将这两重压迫,发挥到了极致——

女主姜喜宝,在金钱与爱情当中艰难取舍,最终失了尊严,没了爱情。

这种选面包还是选爱情的情感困境,即便放在当下来看,依然能够稳准狠地切中女性痛点。

但电影《喜宝》,却撇开这些痛点不谈,将这本小说拍成了一部“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玛丽苏电影,看起来空洞且廉价。

小说《喜宝》用一场不伦恋,交代了用“青春换金钱”的灾难性下场,对那些渴望靠“糖心爹地”走捷径的年轻女孩予以讽刺和批判。

而电影《喜宝》,却将亦舒投放在原著小说中的精神内核毁坏的一塌糊涂。

透过这部电影,我们看不到任何女性追求独立自主,向往实现自我价值的个人诉求,只看到了一个老年王子拯救灰姑娘的纯爱故事。

21岁的姜喜宝,漂亮、率性、聪明,她洞悉一切,看透人心,是剑桥大学的高材生。但她却选择堕落,不顾44岁的年龄差,做了富商勖(xù)存姿的金丝雀。

原著中,勖存姿的夫人并没有故去,喜宝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二奶”。可电影却将勖夫人直接“写死”,用“你我都是单身”的台词,让两人关系合理化,将一场不伦恋变成了忘年恋。

此举虽然消解了原著的“三观不正”,但也削减了影片在叙事上的张力。

片中爆发的所有矛盾点,基本上都毫无铺垫,完全靠演员声嘶力竭的嘶吼来强推冲突——

飞机上结识的朋友,突然成了父亲的“二奶”,我吼!

自己看上的女孩,突然成了父亲的“二奶”,我吼!

所有表演,都掺杂了明显的虚假做派。演员演得吃力,观众看得更吃力。

事实上,早在选角阶段,《喜宝》就像《第一炉香》一样,被书粉诟病不已。

男主勖存姿,由张国柱饰演。张国柱是张震的父亲,出演这部电影时,已是七十岁的高龄。尽管气质还在,但年龄感过重,过于“风烛残年”。

女主姜喜宝,由郭采洁饰演。郭采洁在形象上与原著也存有较大的偏差,身材不够高挑丰满,娇俏有余、冷艳不足。

如今,影片上映后,确实也从侧面印证了书粉的这种担忧。

一方面,七十岁的张国柱在举手投足间表现得非常疲惫、吃力;另一方面,郭采洁气质稍显单薄,港台腔+娃娃音的个人特质,让人十分出戏。

原著中的勖存姿,是一个深不见底、颇具魅力的男性形象。由于亦舒将这个角色刻画的太有魅力,当年小说问世,还引发了不小的争议,觉得她刻意偏袒有权有势的上层阶级。

然而,电影《喜宝》在处理角色方面,却将勖存姿塑造成了一个徒有恋爱脑的老年富商。无论是用金钱笼络喜宝,还是因喜宝与其他男人亲近而争风吃醋,都像极了情侣之间的小打小闹,并没有什么身段、魅力可言。

而郭采洁对喜宝所进行的诠释,也与《小时代》中的顾里如出一辙,有着顾里式的不屑与松垮,仿佛下一秒就要喊出那句“没有物质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的窒息台词。

除两位主演之外,其他配角看起来也非常糟糕,似乎从哪个不入流的网剧里临时拉来串场的一般。

喜宝父亲出场后,对喜宝大呼“我是你爸爸”,台词功底之差,仿佛让人直接脑补穿越到了《帝国反击战》。饰演勖聪慧的演员看起来小家碧玉,丝毫不具备富家千金理应具有的气质。宋佳明装腔作势,勖聪恕过目即忘……

几乎每个配角,都表情僵硬、台词糟糕、演技灾难,根本撑不起这样一部改编之作。

原著小说出版于1979年,书中故事以70年代初的香港作为背景。可电影版的《喜宝》却在年代和地域背景方面,表现得很悬浮。

因为没有明确的时空背景做支撑,所以原著里那种消费主义金钱观对知识女性所进行的侵蚀、操控,也随之失去了可信度。

我们无法获知导演拍摄这部电影,究竟是意欲何为。难道就为了讲一段老年霸总的忘年恋?

可以说,撇开糟烂的剧情不提,光从设定来看,这部电影就已失却了原著的所有味道。

而生硬的转场、糟糕的故事讲述,则无疑更让它雪上加霜,烂上加烂。

片中故事,都是由姜喜宝和勖聪慧在回忆中慢慢讲述的,所有剧情上的起承转合,几乎都是不存在的。只是一条线的平铺直述,不带有丝毫波澜。

从剧情安排到人物动机,都拍的迷之跳跃。

上一秒,姜喜宝还在挑选钻戒;下一秒,勖存姿就突然出现在了喜宝身边。

勖存姿的儿子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喜宝,又莫名其妙地与父亲决裂。

勖存姿明明知道女婿喜欢喜宝,还执意把女儿嫁给对方。因为女婿和喜宝暧昧,勖存姿就大吃干醋,莫名其妙地扇了喜宝一巴掌,警告她“你是我的女人”,又莫名其妙地把女婿杀了。

虽然影片复制了小说中的大部分情节,但它完全是在照本宣科,并没有用细节串联全片,交代事件的前因后果,对人物的行为动作进行合理化编排。正因如此,所以看完《喜宝》你会发现,这部电影从头至尾,都没有一场戏是具有可信度的。

各种亦舒名句时刻穿插其间,听上去空洞、做作且毫无营养:

“名校文凭是女孩最好的嫁妆”、“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是另一些人”、“生命是一场幻觉”……

初执导筒的王丹阳导演,用这部电影表现出了令人咂舌的生疏与拙劣。

其实,早在1988年,《喜宝》就曾改编问世过一部电影,女星黎燕珊在片中饰演喜宝,时年43岁的柯俊雄在片中饰演勖存姿。

虽然1988版改编的不那么成功,但与当下改编的这版相比,还是不乏可取之处,正如豆瓣网友所说:“比1988年那版,差了10个《小时代》。”

“亦舒难改”,一直是很多书迷和影迷发出的共同感叹。这种难改,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则,是亦舒女郎的外貌气质,总是格外难寻。亦舒笔下的美人都有一个共通点——“姿态好看。”这种“姿态”,既包括外貌姿态,又涵盖了处事姿态。当年杨凡改编《玫瑰的故事》和《流金岁月》,也是千挑万选才选出了张曼玉和钟楚红这样的人才。

二则,是亦舒的语言风格,总是叙事简洁、略带抽象。即便是再复杂的矛盾冲突,也能被亦舒三言两语说得清楚明白。但一旦要对其进行影视化改编,就会因细节不足而显得捉襟见肘,需要创作者费心费力地去大量填充。

三则,是亦舒小说流露出的“三观”,与当下的主流意识不相符合。各种“恶劣”的故事情节,时刻充斥其间:比如,《喜宝》讲知识女性被富豪驯化,《印度墨》讲美女明星辜负痴情小白领。这种故事桥段,一旦改编搬上银幕,很容易就会招致观众反感。

正因如此,亦舒小说的影视改编率一直很低。到今年为止,亦舒已经写出了316本书。这其中,有300本左右都是小说。但多年过去,根据亦舒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却只有区区十多部。

而三年前问世的《我的前半生》,则无疑是其中改编的最成功的一部。这部作品之所以会取得成功,其中多少是有些“投机取巧”的成分在的。毕竟,像这种讲家庭主妇走上社会,实现逆袭的人生故事,还是比较容易被大众所认可的。

接下来,倪妮与刘诗诗主演的《流金岁月》,也将以电视剧的形式与观众见面。

该剧集结了《我的前半生》的原班人马,早在选角阶段就颇具看点——

刘诗诗性格温婉、气质优雅,擅长扮演通透明理之人,与独立大气的蒋南孙不谋而合。倪妮妖娆妩媚、闪耀夺目,擅长在红毯上艳压群芳,与颠倒众生的朱锁锁相映成趣。

接下来,它将如何还原亦舒小说中的神仙友情,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但愿这一次,它能接棒《我的前半生》,给观众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你看这部电影了吗?评价如何?

快来参与投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