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分钟70万,是赚钱鬼才吧
娱乐

6分钟70万,是赚钱鬼才吧

2020年10月21日 14:56:04
来源:8号风曝

这年头,翻唱翻跳都是常事。

在大部分情况下,原作的粉丝还是对翻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表演得好的夸两句,差的就再回头夸夸原作。

但这次,少年偶像表演的改编版《一块红布》却引来了激烈的骂战。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01 摇滚经典疑被拿来“卖腐”

时代少年团宋亚轩、刘耀文两人合作演绎了舞台《一块红布》,本是一次常规的舞台表演,却因为对歌曲的不当改编而引发了诸多争议。

《一块红布》是一首著名的摇滚歌曲,由摇滚老炮儿崔健作词作曲,诞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具有特殊的创作背景和政治隐喻。

在综艺《少年ON FIRE》第二次舞台公演中,宋亚轩和刘耀文的表演舞台使用了这首歌曲。

这次舞台不仅对这首歌曲进行了颠覆性的改编,从摇滚歌曲变成电子舞曲,编舞还加入了颇为暧昧的舞蹈动作,完全抛弃了歌曲本身的内核。

迷幻昏暗的红色舞台灯光,纠缠不清的舞蹈动作,让这个舞台怎么看怎么奇怪。

改编之大让摇滚博主忍不住发微博吐槽“这是在干什么”,怎么也想不到会被改成这个样子。

这条微博被迅速转发出圈,更多的音乐博主出来发声。

引发了摇滚圈与爱豆圈的互骂混战。

粉丝说你不喜欢可以不看,每个人的审美都是不同的。

面对诸多争议,编舞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这个舞台是公司给的孤独症主题,编舞之前也并没有听过原曲。

看了这个回应,小妹觉得有点甩锅的嫌疑,但毋庸置疑,很大程度上要为这个结果负责的是公司。

选曲时,宋亚轩是这么说的:觉得《一块红布》比较摇滚。

看到改编后的版本,他的反应是这样的↓

在花絮里,刘耀文也表示了尴尬,说“在台上我都不知道我干嘛”。

表演完下台之后,刘耀文直言缺少了在舞台上信仰感。

第一次公演,马嘉祺所在的《末日狂花》组被改成了疯狂科学家和试验品,于是第二次公演准备的时候,他表示“不知道是改成啥样”。

可以说在拿到正式的改编版本之前,谁都不知道选的歌会不会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其实改编本身不是问题,问题的症结在于,为什么要把这样一首歌用这样的形式来改编。

也许公司和策划团队真的没有人了解这首歌,但要说深一层的原因,还是在于公司希望通过

这样的合作形式来营业成员之间的cp。

在他们的团综节目中,双人舞台一共有八个,从舞台概念来看,有和原作贴近的,有延伸想象的,也有改得面目全非的。

比如以韩国电影《素媛》为创作灵感的《负重一万斤长大》,采用了歌者和舞者的角色分配,概念与原作基本一致;

表达要找回纯真的《rising sun》改成了以警匪为主题;

总而言之,八个舞台,有五个舞台的概念和cp不沾边。

除了《一块红布》之外,被认为是cp舞台的还有《做我的猫》和《血腥爱情故事》。

《做我的猫》是一首饶舌情歌,公司给的舞台概念是男孩驯服猫咪,把故事线直接放在了表演者之间,和成员想象得相去甚远。

《血腥爱情故事》则毫不掩饰,上来就是囚禁的爱。

可能有人会说,这是因为原作的概念就是这样。

但小妹发现,以张爱玲笔下的红白玫瑰爱情为主题的《红玫瑰》被改成了木偶觉醒的故事。

且不说改得怎么样,至少公司是有这个意识,是可以做到去规避cp向的舞台概念的。

但这两个舞台不改,甚至把《一块红布》魔改成孤独症少年惺惺相惜的原因是什么呢?

表演《一块红布》的宋亚轩和刘耀文,《做我的猫》的严浩翔和贺峻霖,与《血腥爱情故事》的马嘉祺和丁程鑫,是时代少年团内热度最高的三组搭档,被粉丝称为“三大cp”。

表演节目的组合不同,是导致改编概念不一样的原因。

02 cp,公司的挣钱生意

改编的根本原因,在于为了争取商业效益。

这个打歌节目一开始就说明,要对八个双人舞台进行投票,排名前列的组合可以获得奖励。

投票得分的80%来自官网投票,官网投票仅对每年会员费298元的高级会员开发,使用的小葵花也需要充值购买,算上会员优惠和最高充值档次的折扣,5000朵小葵花的价格是432元。

可以说,表演内容和直接进帐的收入挂钩。

如此一来,只有热门搭档表演cp向舞台,才能最大程度地刺激粉丝打投,这样的舞台改编也不奇怪了。

从商业效益来看,公司的算盘打得不错,排名前三的舞台的确是这三个。

截至今天早上,前两名的小葵花总数已经超过1600万,按小妹上面的算法换成人民币在135万左右。

这...小妹被震撼了。

cp营业带来的经济效益可真大。

当然,这不是时代峰峻第一次通过这种方式来逼粉丝氪金了。

早在去年十月,时代少年团刚成团不久,公司就推出过投票决定秋游搭档的活动,前两名的组合可以两两玩耍,其余三人则自动成为一个队伍。

为了让自己喜欢的搭档一起出去玩,各家cp粉也卯足劲投票,豆瓣有粉丝算过帐,前四名组合投票花的钱在四十万左右。

组合单人和团体的后援会联合出了抵制声明,称公司“利用不正当策划捆绑成员关系,束缚旗下艺人自由”,但声明来得太晚,cp粉已经进入了战场。

尝到甜头之后,公司变本加厉。

去年年底的家族新年音乐会,全场没有安排双人节目,除了一个三代练习生和时代少年团成员合作的奖励(也是花钱投票投来的)之外,仅剩的一个双人舞台也要通过投票来决定。

十几个组合里选一个,卷入的人员较多,参与的范围更大。

最终贺峻霖x严浩翔的组合以近30万票差胜出,换成人民币可以理解成,70万人民币买来了一个6分半的双人舞台,每秒价格在1800块。

真的很贵了,但至少有得看,而第二名的67万等于打了水漂。

投完票之后粉丝又开始抵制,但效果依旧甚微。

当然,公司的算盘不是每次都能打响,今年4月总算是抵制成功过一回。

4月中,时代峰峻做了一个明星主页的策划,可以粗浅理解为在公司官网的QQ空间,粉丝要通过贡献TF币才能解锁和维护各个主页,看到成员们的动态。

其中还包括双人主页,价格还是最贵的,按说明中的价格,每个月一个双人主页就要花12万来维护。

听说时代峰峻的老板李飞是中央财经大学毕业的,小妹不得不说一句:真是赚钱鬼才。

这个策划因为涉及的粉丝群体较多,引起了粉丝的极大不满。

最终公司道歉并修改了策划,直接取消了双人主页,并将其他八个主页也直接免费向高级会员开放。

从数字可以看出,粉丝的氪金能力在增强,公司的胃口也在变大。

当这次双人舞台投票的规则公布时,也有不少粉丝表示拒绝,但面对周年演唱会双人舞台和special video的诱惑,相当一部分粉丝也已经身不由己地卷入了这场战斗中。

03 cp是蜜,也是刀

时代峰峻这些想法设法挣钱的骚操作固然不道德,但也反映出当下cp文化的盛行。

近年来,随着选秀节目的兴办,爱豆团体也层出不穷。

可以说,我国爱豆团体的发展模式和日韩日益趋同。

爱豆们想要获得更多的粉丝,个人的魅力和姣好的外形是一方面,CP运营成功与否又是另外一方面。

在日韩的偶像团体中,团内cp是个很常见的现象,不管团体的火热程度,每个团基本上都会有一两对受到粉丝欢迎的cp组合,“炒cp”逐渐从粉丝喜欢一步步发展成了公司的一种营销模式。

不可否认,这种营销模式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是成功的。

造星工厂SM公司旗下的韩团super junior(以下简称SJ)的成员李东海和李赫宰的就是韩圈内一对有名的cp,两人的cp被粉丝称为“赫海”,可以说,SJ红了多少年,“赫海”也就火了多少年。

而李东海和李赫宰两人也因为cp的火爆,在团内的人气也十分靠前。SM公司甚至还因此出了两人的小分队——Super Junior-D&E。

而我国的爱豆发展模式也深受此影响。

尤其最近两年,随着耽美文化的兴起,不仅仅是越来越多的耽改剧相继上映,大众也开始对“cp”更为上心,尤其是两个颜值高的明星组成的cp更能得到大众的追捧。

《陈情令》的两位主演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王一博和肖战两人因为出演《陈情令》而开始爆火,而让他们两个能吸引到一大批粉丝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来自于两人的cp。

哪怕是如今距离《陈情令》播出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多,两人的cp肖博君一肖”仍然占据微博cp排行榜的第一名。

而这个微博cp排行榜的前十名,也几乎被男性与男性的cp霸占着。

有人气,自然就会有盈利。

十月初,博君一肖站姐出的单价238元的周边,卖出了5.5万套,销售额接近1300万。

公司对《一块红布》的改编,与其说是魔改,不如说这从一开始就公司是打算要通过给CP粉们福利来打开他们的钱包。

事实证明,除了“魔改”的争议,有关《一块红布》的舞台,的确是引来了CP粉们的狂欢。

“炒cp”已经成了饭圈用语中最火热的词语,随之而来的还有“kswl(嗑死我了)”。而“炒cp”这个现象在现在的男团、女团中分外常见。

公司往往会为了吸引更多粉丝,制造更大的盈利而让团内的成员组成cp,通过两人之间的亲密互动,从而营造所谓的cp感,吸引更多喜欢嗑cp的粉丝。

不可否认的是,“炒cp”的确是爱豆们吸粉的一大捷径,但这个捷径也并非没有弊端。

不久前,r1se的成员夏之光突然被曝恋情,引来一片哗然。

他的粉丝群体中,除了一批女友粉之外,最受冲击的大概就属他和别的成员的cp粉。

在夏之光恋情曝光后,他和队友翟潇闻的“光电潇应”cp也受到不少打击,双人后援会发起的各项集资及周边购买都被纷纷要求退款,cp粉大量流失。

不止是男男cp,“炒cp遭反噬”这件事在女爱豆身上也有所体现。

SNH48中李艺彤和黄婷婷的“卡黄”cp在一段火热期后也迎来了终结。

从一开始的队内大热cp到爱豆本人亲自下场手撕cp,也不过短短一两年。

两个人的关系甚至一度僵到就连在采访中看到对方都直接摆臭脸。

而最初由cp带来的热度,在闹剧过后最终都成为了两个人身上的争议。

不得不说,“炒cp”之所以为成为圈子里的大热现象,乃至发展成一种运营手段,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爱豆们或多或少都享受过“炒cp”的红利,而炒cp也的确是一种吸引粉丝的重要手段之一。

但随着各家爱豆公司都开始热衷于炒cp的同时,反而带来一种物极必反的现象,不少观众也开始反感过度的cp炒作。

无论是作为爱豆还是作为演员,大众更看重的是明星本人在舞台上或者作品中的表现。

无下限的cp炒作只会在吃尽粉丝红利之后,遭到更惨重的反噬。

而让明星们真正立足于舞台的,永远不会是cp,而是他们本身的实力。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