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情报局》回归成功了吗?摆脱自嗨是关键
娱乐

《火星情报局》回归成功了吗?摆脱自嗨是关键

2020年10月23日 09:36:14
来源:Ifeng电影

文/小橘子

自10月9日起,每周五中午12点,《火星情报局5》正式播出。

迄今已播出前两集,豆瓣评分7.5,与第一、二季评分相近。不少新粉喊道“全程爆笑,笑到脸都要抽筋了。”而老粉说“终于有前两季的味道了,比垮掉的第四季强不少。”

可以说,火星IP的回归,开局成绩尚可。

在快速迭代的综艺市场,《火星情报局》何以走到第五季?

就如节目总导演胡明所说:“IP和人一样,它有高光时刻,也有低谷时期。每次延伸不一定都保持高光,但沉寂却是为了更好的蓄势待发。”

《火星情报局》即是经历了这一起起落落。

第一季诞生于2016年,在当时,网络端口还只是电视端口的附属品,“先台后网”是普适的编排策略。

作为首档用综艺手法检验全民新奇发现的网络涵综,《火星情报局》依托优酷土豆的大数据,选取极易触发网友共鸣的话题作为明星特工们的提案,向汪涵出任的局长汇报,由他给出建设性提议。

多元价值观的探讨、搞笑大胆的特工、趣味十足的剪辑、颇具网感的花字,搭配“火星”、“局”的情境设置,从内容到形式充分彰显网生综艺的特质,堪称是网综界的鼻祖。

第一季激活了项目IP的潜能,招商总额1.5亿元破行业纪录,累计播放量9亿,微博话题阅读超14亿,并荣登2016中国泛娱乐指数盛典“中国网生内容榜-网络节目榜top10”。

同年隔个季度便推出了第二季,也荣获“微博电视影响力盛典”中“年度优秀网络综艺”奖。

然而,2018年网综选秀节目崛起,脱口秀一个小体量的节目稍显乏力。导演团队们对第四季进行了大改版。

增加的“解决问题”环节,是集奇葩道具、尴尬表演大赏。

解决独居女性的安全问题,是涂上“功夫口红”化身李小龙,是穿上“战熊浴袍”就刀枪不入……

毫无说服力的道具,徒留下局内人的自嗨。特工们演得费劲,观众看得尴尬。最终评分跌至4.1,收官后停播一年。

如今,IP是如何再次焕发生命力的呢?

引入生存季,释放艺人超强艺能

以往脱口秀节目在电视台播出,是周播节目。移植到互联网后,变成了季播的形态,在操作上没有大型选秀节目依靠淘汰变化来得讨巧。

新一季的《火星情报局》融入了竞争的赛制,打出前4季都没有的“火星特工的生存季”概念。

“如果说《奇葩说》是杠精人设,《吐槽大会》是毒舌的人设,那《火星情报局》就是逗B人设,节目内容及衍生IP开发皆会围绕着’综艺咖’夯实。”总导演胡明说道。

每期节目都会有一位重量级的副局长带着三位新的特工,最终由三百名观众决定留下表现最佳的新特工。新特工形成固定班底后,后期会有综艺咖来踢馆。

一方面新嘉宾能为节目带来新鲜感和刺激性,另一方面,新晋特工和元老特工齐聚释放艺能,叠加舞台笑料。

第一期伊能静带着黄圣依、秦牛正威、张馨予登场,艺人们释放超强艺能,贡献不间断的笑点和亮点。

从《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的名场面cue起表情管理,伊能静和黄圣依的“塑料姐妹情”引起观众吃瓜看戏。

刘维现场教学女团舞的“呼吸感“,杨迪和薛之谦模仿年轻艺人的幼稚打招呼,汪涵和男特工们齐跳钢管舞、秦牛正威金句灌输。

舞台上的嘉宾们能歌善舞,能言善辩,发挥出各自特色艺能。

第二期迎来金星带着GAI(周延)、肖骁、庞博。金星凭借犀利而中肯的点评为节目引爆话题和热度。

秦牛正威唱完她的rap后,导师GAI不偏不倚地说说唱没有明确的标准,就是要打开嘴巴大胆地表达自己。最后带出“能不rap就不rap”。

金星直接怼“她刚才说唱的尴尬和angelababy演戏一样尴尬”,引发现场一片混乱。

她真诚地解释道:“和人没关系,不会演戏就不会演戏啊,行业有标准。中国盛产明星,叫明星的一筐一筐地,但叫女演员的没几个。“

被评为“综艺混子”的刘维,金星委婉地赞誉他“什么都不到80分,唱歌75分、跳舞75分、讲故事75分,但是在欧洲在北美,这样的艺人是最有价值的。”

《奇葩说》里的金星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地拔高论题立意,与节目、受众的气质不符。

而在《火星情报局》嬉笑怒骂、万物皆不正经的氛围中,她的直言不讳更能爆出更多猛料和多元的价值观,冲破单一甚至偏执的审美判断。

兼具娱乐性和人文性的议题

脱口秀节目的实质是在特定场域里讲故事,以人文关怀激发大众共鸣后,进行精神启迪。

《火星情报局》里特工的提案从日常生活到文化理念,均与群众息息相关。

第一期里的三个提案:“表情管理是地球人急需提升的技能”、“再成熟的男生都是幼稚鬼”、“每个地球人在工作中都有一个最害怕的人”。

内容涉及的是人与自我、恋人、工作间的关系。

首先由明星将自己的私域故事与情感公之于众,吊起观众的兴趣,再结合唱歌、跳舞、表演等具有画面性、趣味性的形式加以展示,迸发出喜剧的娱乐效果。

搏军一笑过后,有意提升议题的人文属性与社会意义。其中,局长汪涵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表情管理”提升到“深层次是自我情绪的控制”的高度,“再成熟的男生都是幼稚鬼”落脚到和谐融洽的两性关系,“工作中最害怕的人”提倡虚幻若谷的状态。

第二期的提案分别是 “有些场子怎么热也热不起来”、“地球上最难推销的是自己”、“地球人总有一次没有见过世面的经历”。

明星推销自己会有何难处呢?刘维分享自己发专辑的经历。娱乐圈众多好友帮忙推广,实际销量只有1万多张。尽管占据人和,终不见得好的结果。“但得坚持努力,才会有机会。“

肖骁趣味分析杨迪的走红之路,又是@明星蹭眼熟,又是推销自己。杨迪直言“一个艺人不想红就是不敬业。” 常人需爱岗敬业,艺人同样如此。

而汪涵以自身故事为例,鼓励大家跳出自身行业,把眼光放到更远的地方,把每一分钟当作是世面去见它,人生注定将变得更加丰富。

娱乐属性之余,是多元价值观的传递与包容。

综合前两期,节目的优势与问题明显。

优势是搞笑、有梗的嘉宾能为节目添彩不少。例如拥有神级临场反应的杨迪,金句不断的金星。

但问题也同样出现在嘉宾身上,艺能感不足的嘉宾会影响提案的质感、节奏的把控。

第一期姐姐在探讨表情管理时的篇幅过多,男特工们的表演也有点尴尬。不够利落的节奏致使观众脱离,感到节目“水”和“自娱自乐”。

第二期里的庞博,虽在隔壁《脱口秀》里收割一波热度,但在《火星》里的表现整段垮掉。包括常驻田源,宛如透明的存在。

导演曾透露有很多明星争着上《火星》,这值得团队们警惕。

无论艺人多么大咖,皆要围绕着是否能“有趣地讲抓马故事”的创作中心,意旨在引起观众的兴趣与共鸣,否则又会落入自嗨的俗套当中。

目前秦牛正威、GAI被选为新特工留在了节目,后期每集会继续出现。就他们出现的当期,表现是相较精彩的,但难保后续的表现是否真的能匹配上“综艺咖”的称号,以及与其他艺人的碰撞,也有待观察。

节目既然已有遴选“综艺咖”之意,接下来落实艺人和舞台便是重中之重了。

你看节目了吗?评价如何?

欢迎参与评分~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