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隐秘而伟大》导演王伟:《白夜追凶》不会有第二部了
娱乐

专访《隐秘而伟大》导演王伟:《白夜追凶》不会有第二部了

2020年11月25日 09:12:49
来源:Ifeng电影

文/南风

《白夜追凶》之后,导演王伟只有《隐秘而伟大》一部作品面世,有人笑他是三年只拍了俩预告片的导演。

主演李易峰也在官微下面吐槽,“听说今年彻底没戏了,就别再发微博了”。

但王伟不以为然。“其实早就做完了。”

当《隐秘而伟大》近期终于播出时,对于其中诸多细节,王伟已经记不清了。

他是一个典型的讷于言而敏于行的幕后工作者,只专注于当下制作,不善宣传。

在Ifeng电影的专访中,王伟经常回答“不知道”“想不起来”,但态度真诚并不是在敷衍。

他所属公司五元文化的联合创始人马李灵珊曾在微博爆料:“小王子(王伟)的剧本上密密麻麻全是批注,和编剧围读时连标点符号都要纠正。”

王伟当场拆台,“她说得有点过了”“改标点符号干啥?”

《隐秘而伟大》播出后备受好评,让他回忆拍戏期间的困难,别的导演一般都会说说经历了哪些波折,王伟给的答案是:“都挺顺利的”。

“除了体力上的巨大消耗,剩下的没啥了。”

而身体上的累,是所有拍长剧的导演都会面临的问题。

在不可避免谈到《白夜追凶2》的问题时,他也毫不避讳地首次作出回应。

“《白夜2》拍不拍,不是我个人能决定的,要看版权方和出品方的决定。我只是‘导演’,其他的什么都决定不了。”

王伟透露,第二部的剧本其实2017年就有了,但想要拍摄需要很多硬性的修改条件。

比如对于第一部核心设定的改动,这使得第二部在剧情上无法与第一部顺利衔接。

“所以我个人从导演角度不打算继续做了。”

《隐秘而伟大》有精神输出

造型争议是刻板印象

王伟能拍《隐秘而伟大》,离不开《白夜追凶》的加持。

2017年《白夜追凶》的热播让王伟被业内熟知,其中就包括芒果影视的一位制片人。

他给了王伟几个剧本来寻求合作,《隐秘》是其中之一。

这个剧本当时已经非常成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纲,王伟看后极为喜欢。

“感觉这个故事挺有力量、挺打动人的,整个故事有一个核心的价值观,有一种精神输出的感觉。

后来决定拍摄时,他又跟编剧一起打磨了两个多月的细节,基本都是逻辑合理性的小问题,人物和台词基本没动。

“改的东西很多,但是改完了之后跟原剧本又没什么区别,比如说救陈宪民这种单个事件的合理性。”

剧开播后被观众挑出来的逻辑bug,在他看来并不算bug。

比如警察局里的东北口音,和过于时尚的人物造型。

“因为这个剧二处的人基本上比较轻松欢乐,所以我找的演员基本上都是偏喜感的,恰巧他们都是东北人,赶巧了。我保证了弄堂里都是说上海普通话,剩下的就没有特意强调,警察局里面如果全说上海话,很多喜剧的点就出不来了。”

在人物造型上,有人说民国的妆发不是那样的,以往民国剧里也很少出现如此现代的造型。

王伟吐槽这种刻板印象说:“我不知道那些规矩都是谁定的,很多人说造型没有年代感,我想问问那些观众们,他们也没在那个时代活过,他们认为的年代感都是在电视剧里看见的,那个东西也不真实,反倒我认为我现在做这个是真实的。”

对此,他同样自有一套逻辑。

“我跟造型指导说你看以前那些历史老照片是(这样的),但是你想想我们要去个照相馆,还得收拾收拾,做个造型化个妆的,平时生活中不全是那样,如果那个发型都是造型感很强的话,平时的吃饭、睡觉、做饭这些戏都不成立,生活中肯定都是最自然的发型。

他要的造型,就是不要给演员的头发做造型,越贴近生活本身越好。

王伟本身是有点逻辑控的导演,不然不会花费两个多月修正剧本的细节漏洞。

在片场拍摄时,为了让演员行为逻辑自洽,他还补足了一些前因后果。

比如夏继成经常叼着的牙签和女演员的服装。

夏继成爱吃烧鸡是剧本里写的,编剧想塑造他整天不干正经事吊儿郎当的形象,但叼着牙签是王伟加的。

“我觉得他总吃烧鸡可能塞牙,再一个就是他平时跟王科长、副局长他们聊天的时候,有时候听到一些情报,他抠抠牙还能掩饰一下,要不然他干坐着有点尴尬。”

女演员的服装上,王伟也根据她们不同的人设背景和故事线走向做了区分。

比如丁放是一直穿洋装的,顾耀东的姐姐一直穿旗袍,沈青禾前期穿比较现代休闲的装,跟顾耀东谈恋爱之后改穿旗袍。

“根据她们每个人的属性,想要特点更鲜明一点,衣服也不能乱穿,我拍戏不会过度在意是主角还是配角,每一个角色我都爱,我都希望他们有跟别人不同的气质。”

看街拍发现李易峰的少年感

拍累了就和李易峰玩水枪

对于口碑出色的作品,我们总是试图还原它的高口碑成因,看能否挖掘出与众不同的点。

但事实上,不管是前期的剧本打磨还是选角、拍摄,《隐秘而伟大》的很多选择都是水到渠成的,一切都很顺利。

选角的时候,李易峰和金晨都没试过戏,是直接定的人,在这之前,王伟甚至没看过李易峰的其他作品。

与其说他是对李易峰有充分的信任感,不如说他是对自己选角眼光的自信。

在最初看到剧本的时候,他并没有代入李易峰这个人。

看完了就想谁适合这个角色,当时李易峰正好在拍芒果影视的《我在北京等你》,制片人就向王伟推荐了他。

王伟对李易峰的初始了解和很多路人粉一样,靠刷视频动态完成。

他在网上通过看李易峰的微博、相关剪辑视频和街拍等内容发现了这个人身上的“顾耀东感”,“特别简单干净,然后有少年感。”

紧接着,他们去到了李易峰的剧组和他聊戏。

王伟花了两个晚上和他聊了聊顾耀东这个人,把人物的行为逻辑、感觉、前后的成长变化,剧中几个重要的转折点等等都聊得很充分。

很多人说李易峰在《隐秘》中的演技相比《麻雀》进步了很多。

但王伟回忆说他并没有对李易峰有太多特别指导。

“等到演的时候基本上演了三天左右,我觉得他就已经非常能进入顾耀东那个人物了,我也不太记得怎么沟通的了,反正大概是这样,演得都挺准的。”

金晨也是类似的过程。

当时没想好女主角人选,就问李易峰觉得谁适合演沈青禾,他推荐了金晨,于是制片人约了金晨和她聊了聊。

“金晨给人感觉还挺干练、挺飒的,觉得还挺合适,方方面面都还行。”就定下来了。

《隐秘》不是《潜伏》《红色》那种严肃谍战戏。

其中有很多喜剧情节,所以拍摄过程中整个剧组氛围也十分欢乐,过程也挺顺利。

如果一定要说其中的困难和挑战,大概就是体力上的考验吧。

《隐秘》拍摄周期长达半年,每天拍摄时长平均十四五个小时,这对王伟的体能是极大考验。

“让你没有休息,连着上6个月班,每天早上到点叫醒,你受得了吗?”

为了让李易峰他们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王伟经常和他们一块在片场玩水枪。

“夏天热就往身上呲水,完了各种换小玩具,保持新鲜感。”

演员们有时还会玩狼人杀等大型桌游,但王伟只能羡慕嫉妒恨。

“我没有时间玩,每天拍戏,玩狼人杀这种肯定玩不了,演员他们有时候不拍戏的时候会玩,比如说一处、二处的那些人。”

观众的审判眼光让从业者卑微

不会拍《白夜追凶2》

但片子真正播出后,一路顺风顺水的王伟却被观众伤到了。

《隐秘》是王伟的第一部电视剧作品,相比较偏类型片的《白夜追凶》,这部剧的受众范围更广。

他很注重观众的评价,平时会从弹幕、微博、豆瓣等多个渠道浏览。

这一次,他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众口难调。

“有时候我也挺无奈的,比如说有的人注重情节,就不关注画面,你拍得再好看,观众get不到,有的人可能就比较注重细节跟画面,这个东西就不好说。”

对于其中很多观众的评论,他甚至都看不懂了。

“我感觉现在观众会用一种审判的眼光去看,比如会说‘李易峰还可以,进步了,还可以提高’,或是‘还不错,值得鼓励’,感觉现在电视剧从业人员特别卑微。”

“关键不是说少数,也不只是这个剧,其他剧的评论、弹幕也是,可能是现在都这样。”

他不是不能接受差评的导演,好的坏的他都认可。

“作品既然给所有人看,那谁都可以说,好的可以说,坏的也可以说,只是希望听到真实的对于内容的反馈。”

这种评论对他今后的创作内容没有实质性影响,但很影响他的创作方向。

“最近几年不太想一直拍电视剧了,也想尝试拍电影。”

同时,王伟也是一位不喜欢重复自己的导演,他从《白夜追凶》到《隐秘而伟大》再到最近的《人生若如初见》,三个作品是三个完全不同的风格类型。

所以对于万众期待的《白夜追凶2》,王伟也表示,不会再拍了。

除了个人因素,《白夜2》还存在一些不可抗力。

这部剧的版权是在平台手里,王伟是平台选择的导演,拍不拍他说了不算。

“说白了导演只是一个导演而已,我没有其他的权力,不是我想拍就能拍。”

此刻,他只想专注于刚刚杀青的新作品《人生若如初见》的后期工作。“我得剪到2021年五六月份。”

王伟目前给自己的定位还是个新人导演,觉得自己得再努力几年,行业地位才能有所提升,所以一心扑在新作品的后期工作上。

至于其他的市场动态、流行趋势的研究,他不是特别关心。

“只要你都努力了就行了,其他的就交给运气。”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