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情人节》:去年台湾最佳电影,就这?
娱乐

《消失的情人节》:去年台湾最佳电影,就这?

2021年01月09日 10:38:42
来源:Ifeng电影

文/从易

每年的台湾金马奖,是台湾电影的一次大盘点。

在去年的57届金马奖上,又一部电影横扫11项奖项提名,最终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著剧本、最佳剪辑以及最佳视觉效果5个奖项,成为最大赢家。

拿到了这么多项大奖,不少影迷也纷纷认为,这部电影或许就是去年台湾电影的最佳了。

可有些出人意料的是,这部电影在大陆观众也可以观看时,并没有获得影评人和观众如此高的评价。

有声音认为,这部电影虽然不差,但并没有好到拿最佳导演、最佳影片的程度。

也有人认为,这是这几年水准最一般的金马奖最佳影片。

这部电影缘何得到两极分化的评价?

它就是——

《消失的情人节》

图片

星级指数:★★★☆☆

一句话点评:高概念下的爱情小品,虽然不差,但难称最佳

《消失的情人节》由台湾鬼马导演陈玉勋自编自导。

1995年,陈玉勋自编自导个人首部电影《热带鱼》,获得第3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奖。

1997年,自编自导喜剧电影《爱情来了》,获得第3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奖。

2013年,执导喜剧电影《总铺师》,在台湾创下了票房佳绩。

大陆观众对陈玉勋最熟悉的作品,当属其2017年执导的,舒淇、王千源主演的《健忘村》。

图片

陈玉勋作品的特点是,脑洞大开,高概念,充满想象力,风格清新逗趣。

该片由凭借《阳光普照》获得金马男配的刘冠廷,以及知名主持人李霈瑜领衔主演。

它究竟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

不落俗套的概念设定

《消失的情人节》仍旧保留着陈玉勋的典型特色。

它也是一部高概念的电影,有着新鲜的世界观设定。

这世界上除了芸芸众生外,还有两类比较奇异的普通人。

一种时间比别人快,做什么事都比别人快半拍。

比如唱歌必抢拍,跑步必抢跑,打蚊子也屡打屡中。

图片

但也有一种人时间比别人慢,做什么事都比别人慢半拍。

唱歌慢半拍,跑步一定是最后一个起跑,地震来了又走了他才意识到地震来了。

图片

每天比别人快几秒的人,积少成多,他就会比别人少过一天。

每天比别人慢半拍的人,积少成多,他最终会比别人多出一天时间。

女主角杨晓淇(李霈瑜 饰)是个时间比别人快半拍的人,一直等不到一个合拍的人。

图片

她在邮局工作,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情投意合的做区块链的健身教练——其实是个骗子。

俩人相约情人节那天去参加一个情侣默契比赛。

杨晓淇一觉醒来,出门后才发现昨天才是情人节。

图片

可她明明没有过昨天啊?

她的情人节消失了。

杨晓淇在邮局每天都会遇到一个来寄信的怪咖吴桂泰(刘冠廷 饰)。

他是一个公交车司机,也是一个做事比别人慢半拍的人。

图片

而原来杨晓淇和吴桂泰小时候曾一起住过院,并有过美好的回忆。儿时的他们相约往038号信箱寄信。

杨晓淇很快忘记了,但单相思的吴桂泰十多年来一直持续写信。

图片

当长大后的吴桂泰偶遇杨晓淇后,他就默默守护着她。

包括杨晓淇消失的那个情人节,其实是与多出一天的吴桂泰一起度过的。

而醒来后的杨晓淇忘记了一切……

杨晓淇如何发现消失的一天?

杨晓淇与吴桂泰会否相认?

《消失的情人节》采取的是AB面的叙事方式。

前半程以杨晓淇的视角展开叙事,后半程以吴桂泰的视角展开叙事。

A面叙事中埋下的一些伏笔和悬念,在B面中得到补充和解析。

陈玉勋的整个叙事,流畅又熨帖,AB面对仗工整,严丝合缝。电影有着极好的商业类型片的架构。

而“快一步”与“慢半拍”的设定,并勾连起男女主角爱情的缘起,也不落俗套。

图片

所以金马奖最佳影片颁奖词写道,“导演陈玉勋以喜剧手法创造出写实魔幻的戏剧张力,女主角的快和男主角的慢交织出奇妙的时间落差,导致一天的情人节凭空消失,却连接起陈化多年的情事,丰沛的想象力落实在平凡小人物身上,情感与喜感兼具,精心与创意并重,非常难得。”

欠缺厚重的爱情小品

通过新奇的设定,《消失的情人节》传递了别具一格的观念。

消失的情人节=消失的人+消失的情节。

图片

虽然每个人都过着正常的时间线生活,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其实是杨晓淇。

我们的生活节奏很快,所以我们往往可能忽略了身边的人。

最后,他们就成了消失的人。

杨晓琪一开始以为,没有什么人爱她。

她信奉的是网络上的一句话,“你要好好爱自己,因为没有人爱你”。

图片

但并非没有人爱她。

消失的爸爸,十几年后仍记得她的豆花。

妈妈一直默默关注着她的脸书,会给她每条动态留言鼓励,并按赞。

图片

图片

更不必说,有一个在默默守护她、爱着她的吴桂泰。

如果我们总是步履匆匆,那么这些爱的细节最终只会是消失的情节。

当杨晓淇意识到这些消失的人和消失的情节时,她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你要好好爱自己,因为有人爱着你”。

图片

《消失的情人节》就像是一个都市童话,它有一个温暖温馨的内核,治愈着水泥森林里那些善良、孤独的灵魂。

电影里脑洞大开的马赛克男子、吐着长舌头的壁虎老人,都可以让人感受到导演的童心。

图片

愿意相信这个故事的观众,看到这些细节也会会心一笑。

但电影也非十全十美。如果我们从电影的逻辑上考究,《消失的情人节》也有bug。

比如杨晓淇消失前是在公交车上,假若不是吴桂泰把她带走,她这消失的一天该如何体现?

为何有人快一步有人慢一拍?

吴桂泰在多出来的一天,带着无意识的杨晓淇回乡下,各种摆拍照片,甚至想要亲吻她……如果现实生活中有这样的人,一定会被称为“变态”。

图片

而杨晓淇仅仅因为吴桂泰暗恋她,就爱上了吴桂泰,也显得跳跃。

图片

因此,金马奖把最佳影片颁给《消失的情人节》,的确有点出人意料。

《消失的情人节》本质是一部充满想象力和台式小确幸的爱情小品。

它可以对标的作品,是去年大陆的《被光抓走的人》,虽然后者的内核是冷峻的。

你能想象《被光抓走的人》拿最佳影片吗?

金马奖前几年的最佳,譬如2017年的《血观音》、2018年的《大象席地而坐》、2019年的《阳光普照》都是有口皆碑,艺术成就突出,具有现实批判力的作品。

《消失的情人节》各方面很均衡,但无艺术上的大突破。

商业类型片的演绎,它的落脚点也很大众化、很小确幸。

它能在金马奖上横扫,要么是这一届评委趣味不及以往那么“开阔”。

要么是去年受疫情影响,台湾电影也是小年。而大陆电影的退出,对金马奖的确造成了严重的影响——金马奖可以选择的好电影愈发少了。

无论是哪一种原因,都让人觉得遗憾。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