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橘生淮南》:如此魔改,何必再拍?
娱乐

《暗恋·橘生淮南》:如此魔改,何必再拍?

2021年01月26日 09:22:07
来源:Ifeng电影

文/李愚

在青春文学里,八月长安的“振华三部曲”也算是大IP了。

此前《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暗恋·橘生淮南》均曾改编成网剧。

2016年刘昊然、谭松韵版的《最好的我们》,2017年李兰迪、张新成版的《你好,旧时光》口碑都不错。

2019年朱颜曼滋、赵顺然主演的《暗恋橘生淮南》,口碑则相对平庸。

如今,又有根据“振华三部曲”改编的影视剧上新了。

但不是影版,仍旧是剧版。

它就是——

《暗恋·橘生淮南》

图片

星级指数:★★☆☆☆

一句话点评:注入大量工业糖精的“魔改”

《暗恋·橘生淮南》由胡一天、胡冰卿领衔主演。

它与《暗恋橘生淮南》的区别,除了剧名上的细微不同,也只是版本称呼上的不同。

2019年版的叫“网剧版”,2021年的版本叫“电视剧版”。

也即小说作者“一鱼多吃”,把一部小说卖出了不同的版权。

而之后还会有一个电影版。

图片

《暗恋·橘生淮南》虽说是电视剧版,这一次也仍旧是选择网络先播。

同一部小说就有三个版本,既体现出国内哄抢以及过度开发IP的乱象,侧面上也折射出《暗恋·橘生淮南》这部青春小说的影响力。

图片

小说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说讲述的是洛枳对盛淮南持续多年的暗恋故事。

洛枳在自己的世界里演出这场暗恋的独角戏,她既被盛淮南的优秀吸引,又因为父辈的复杂纠葛而嫉恨他。

洛枳一路追随,与盛淮南一同考上了最好的大学。机缘巧合之下,洛枳和盛淮南终于走近。

但他人的从中作梗、洛枳的骄傲、盛淮南的迟疑,俩人若即若离,兜兜转转。

这一场盛大的暗恋会如何收尾?

事实上,描写暗恋的青春文学很多,但八月长安胜在文笔细腻真切,把一个暗恋者的羞涩、自卑、怯懦、痛苦、迷惘,以及暗恋者的自尊、骄傲、明知徒劳的坚持,铺陈得扣人心弦。

可能很多人青春里都有过一个暗恋的人,所以读者也尤其能够理解小说中洛枳的感受,也特别爱这个人物。

再加上青春文学里的大IP,多的是甜宠文,以暗恋为核心的还比较少,所以《暗恋·橘生淮南》受到青睐。

2019年的《暗恋橘生淮南》,由八月长安亲自操刀编剧。

图片

它的优点很明显:尊重原著。主体剧情基本还原小说。

另外一个优点是,由朱颜曼滋饰演的洛枳,贴合原著。

美,并不美得夺目,甚至有时显得普通。

有暗恋的自卑与执拗,却又始终骄傲、理智。

图片

在这份不对等的感情中,她不愿选择屈从与卑微,而是希望能够理直气壮地站在对方跟前。

这份理智与感性交织的矛盾心态,朱颜曼滋的诠释比较到位。

但网剧版的缺点也很明显。

小说中有大量心理描写段落,八月长安未能将它们转化成直观性的戏剧情节,很多都直接省略了。

暗恋的孤独盛大,打了折扣。

更致命的是,男主角盛淮南的选角,远低于读者的预期。

不仅不怎么帅,气质也偏“老成”。

新人演员演技也很生涩,表情动作都规矩、呆板、拘谨,配音更是跳戏。

图片

综合影响下,2019年版及格以上,却离优良仍有距离。

原著党原本期待胡一天、胡冰卿版能够扬长避短。

但现在看来,它的魔改更显夸张。

首先是,人设魔改。

胡冰卿版的洛枳,与小说中的洛枳,几乎是两个人。

图片

胡冰卿倒是把洛枳暗恋时的卑微、怯懦表现出来了。

图片

可惜的是,这一版的洛枳,几乎就只剩下卑微和怯懦了。

洛枳的高傲,不见了。

否则,她怎么可能屡次想直接给盛淮南塞情书呢?怎么会把自己的暗恋搞得好像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图片

洛枳的坚强和自尊,不见了。

否则,她怎么会动不动就哭哭啼啼?

图片

洛枳的理性,不见了。

否则,她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种种与盛淮南的幻想中呢?

图片

洛枳的魅力在于,无论多么爱盛淮南,她始终是那个理智、孤独又自尊的洛枳。

胡冰卿版洛枳,就跟流水线里手足无措的“灰姑娘”一样,等待白马王子将她拯救。

胡一天版盛淮南,高大帅气,形象、气质与原著更为贴近。

图片

但胡一天的演法与他此前演过的那种冷面学霸太一致了。

譬如很难察觉出盛淮南与江辰本质上的区别。

胡一天没有诠释出盛淮南“知世故而不世故”的这一重要特点。

其次,剧情魔改。

小说中洛枳与盛淮南高中时期几乎没有交集。

但剧版一开篇的魔改,就让很多原著粉气闷。

学生们正在偷看漫画书,教导主任喝止,学生把漫画书塞进洛枳手里。

洛枳跑,教导主任在后面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盛淮南“英雄救美”,拉着洛枳就跑进学校大礼堂。俩人挤在一个拥挤的空间里。

图片

洛枳的心扑通扑通地跳……

这样的开头实在太俗套。

剧情铺垫很多洛枳与盛淮南高中时交集的情节,都是小说里没有的。

这些情节虽然直观凸显了洛枳的暗恋,但它也只是片面展现了洛枳的卑微与无措。

并且,几乎是快把洛枳的暗恋改成了明晃晃的明恋了。

她参加缅甸学生大使的甄选,最后只剩她与盛淮南在角逐。

洛枳怀着满腔希望能够夺得名额,给自己一个坦白心声的理由:我赢了你,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图片

这不是在凸显洛枳的孤傲,而是让情节显得很无厘头——洛枳打败盛淮南,然后告诉他:我喜欢你?

大学告白失利后,洛枳独自伤心地在学校的天台墙壁上刻下几个大字:“洛枳爱盛淮南,谁也不知道。”

图片

这本是小说中的华彩桥段,到了剧里又成了“明恋·橘生淮南”。您字写得这么大、这么毫无遮掩,是担心别人不知道吗?

总之,《暗恋·橘生淮南》没有拍出暗恋那份纠结复杂的心境来,而把精力放在了俩人的暧昧与洛枳的“明恋”上。

再则,风格魔改。

2016年的《最好的我们》口碑甚佳,播放量也不俗,其成功的一大原因在于:在大量注入工业糖精的偶像剧里,它呈现出青春的灰色与残酷。

这其实是八月长安“振华三部曲”的一大魅力:青春里不只有亮色,青春里有愁苦、有风雨。

虽然小说《暗恋·橘生淮南》也不乏一些很狗血的桥段,尤其是父辈之间的纠缠。

但它对青春的书写,是带有现实基因的。比如不同的个体因境遇的悬殊差距,因自卑而逃离。

小说的风格是沉郁的。有欢快,但它也像是偷来的。

《暗恋 ·橘生淮南》也有意还原这一现实感。

问题是,剧方还是忍不住向现在市场主流的“甜宠风”妥协。

画蛇添足地为剧集注入了大量怦然心动的甜宠细节,加入一些工业糖分。

譬如盛淮南对儿时一个小女孩(就是洛枳)念念不忘。这种青梅竹马、一见钟情、久别重逢,是古早韩剧的老梗了。

譬如抓着手跑。

图片

譬如弯下腰系鞋带。

譬如上课时挡住那道光……

图片

这些也成为剧方的一个营销点。

图片

它们在甜宠剧里太常见了。

当它们过分地出现在剧中时,就会出现风格的割裂感。

削弱了暗恋这一情感的无力感,也让一部现实感很强的小说变成了流水线上的“甜虐剧”。

而制作上大量的MV式慢镜头、铺得太满的配乐,以及毫无生活实感的大学校园细节(比如宿舍),都让这部剧变得悬浮低幼。

图片

如果《暗恋·橘生淮南》是原创剧,那么它是看得下去的“甜虐剧”,只要观众不太较真。

可如果在原著的对比下,它把一部有个性的小说改得面目模糊了。

被原著党纷纷打出差评,是意料之中的事。

想蹭IP的红利,反而遭到原著党的抵制。

这就是IP的反噬。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