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完1294份公告,我们发现北京文化问题比想象中大
娱乐

翻完1294份公告,我们发现北京文化问题比想象中大

2021年01月29日 09:00:47
来源:娱乐资本论

作者/宇中

北京文化又还不上钱了。

1月25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期因资金困难,未能按期归还银行贷款,发生5亿元逾期贷款。公司将通过出售资产、电影项目融资等方式,全力筹措资金,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

在此之前,北京文化曾向兴业银行、华夏银行、民生银行等多家银行申请授信,但部分未能如期还款。

债台高筑,无人兜底。上月底,北京文化发公告称,宋歌已辞去公司总裁一职,仅留任公司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与此同时,深知公司财务情况的董事会秘书江洋、公司财务总监贾园波也赶在年度业绩预告公布前辞去职务。在这紧要关头,公司还换掉了合作的会计师事务所。

业务部门也乱作一团,基层员工作鸟兽散。据娱乐资本论了解,目前北京文化高管杜扬和张苗已经辞职,发行团队被解散。“而且近半年来北京文化频频出现工资推迟发放的情况,还有部分员工被降薪。” 早在月初,就有不少业内人士向小娱爆料。除此以外,夏陈安、王京花、娄晓曦等高管或早已离开,或与北京文化对峙公堂。

甚至娱乐资本论通过翻阅1294份公告发现,“电影《封神三部曲》第一部分场剧本”的著作权也作为质押进行融资租赁,再加上当年数亿元收购来的摩天轮、浙江星河等子公司的股权也被悉数抵押。

崩塌早有预兆。早在2019年,北京文化就已业绩暴雷,巨亏23亿元。2020年4月,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涉财务造假,这家曾出品过《战狼2》《流浪地球》等爆款影片的明星公司终于被逼至悬崖。

之后半年时间里,北京文化看起来若无其事,国庆档甚至还推出了主旋律大片《我和我的家乡》,但背后各利益相关方早已按捺不住,终于在近一个月纷纷退场。不过北京文化第三季报,已经陷入现金流紧缺的境地:货币(现金)仅6300万,而短期负债高达8.96亿,其余负债也近9亿。

到底是什么,让曾经风光一时的北京文化如今负债累累、众叛亲离?如今独守空城的宋歌,还能力挽狂澜吗?六年前,资本的力量让垂危的北京旅游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明星影视公司。六年后,资本的力量又在瞬间掀翻北京文化这艘大船。船上的人追悔莫及,船下的人不胜唏嘘。

高管纷纷辞职,北文只剩宋歌一人来担

把时间拨回2014年,当时北京文旅(北京文化前身)准备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28.94亿元。富徳生命人寿出资10亿元认购了其中1.1亿股,持股比例高达15.66%,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据财新报道,通过这笔公开募资,富徳生命人寿主导者张峻成功将娄晓曦的世纪伙伴、王京花的浙江星河两家公司装进上市公司中,实现“类借壳”。而后张峻还以低息借款的方式借给北京文旅实际控制人、原大股东华北电力董事长丁明山15亿元,丁明山由此退出北京文旅的董事席位,北京文旅摇身一变成为北京文化。

自此,北京文化成为一家集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综艺乃至影院于一身的拼盘影视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变为张峻。

其中公司电影业务由电影事业1部和电影事业2部承担。其中1部由曾在哥伦比亚影业任职多年的张苗负责,《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我和我的家乡》等项目皆属于该部门;2部则为原来的摩天轮影业,由宋歌和杜扬负责,主要开发《封神三部曲》项目。

此外,世纪伙伴、浙江星河和从浙江卫视离职的夏陈安团队分别负责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艺人经纪业务和综艺业务。

资本可以在短期内迅速拼出一家人才济济的影视公司,却无法帮助公司实现真正的业务联动。三年后,这家拼盘公司终于走向土崩瓦解。

2017年,夏陈安带着综艺团队离开北文;去年娄晓曦公开举报公司财务造假等,其人至今还在海外,世纪伙伴也于去年以4800万的价格被贱卖;著名经纪人王京花,也早已离开浙江星河文化。天眼查显示,2020年9月25日,星河文化的执行董事、总经理已经更换成刚刚辞职的北京文化财务总监贾园波。

甚至据知情人士透露,近一个月来公司核心的电影业务部门也面临众叛亲离的局面,“从去年年底开始,电影1部的员工大部分被遣散,张苗也随之离职。”据了解,张苗目前已成为北京精彩时间文化的主理人,且该公司还出现在猫眼专业版中《你好,李焕英》的出品阵营中。

从天眼查中可见,北京精彩时间文化注册于2016年12月,北京文化(全称: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曾是其投资人之一,又于2017年3月退出。

2020年11月26日张苗新增进该公司,成为公司经理和执行董事。据业内人士透露,原北文电影1部的部分员工也跟随张苗进入此公司。

此外,上述业内人士还透露,在2020年12月24日北京文化发公告称宋歌辞职之前,主管2部的杜扬以退休为由提出辞职。“目前电影1部处于半解散状态,原有的1部归入2部,1部剩下来的工作如处理《我和我的家乡》的回款等程序性事务,接下来都由2部接替处理。”

那么,这些变动是否会影响到春节档即将上映的《你好,李焕英》呢?

“《你好,李焕英》有电影公司做了保底发行,所以实际操作已经不在北京文化电影事业部,而且贾玲对这部自导自演的作品很上心,很多事情她都在亲力亲为。”据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小娱也曾联系该片合作方北京春风得意文化传媒等公司,了解到项目处于正常运行的状态。

至于北京文化唯一一个自制项目《封神三部曲》,知情人士分析:“《封神》第一部卡在资金链问题上,导致后期的进展慢于预期。然而对于这类视效大片而言,第一部的视效内容占全片的比例已经远远低于后两部,所以后期需要投入的资金量可能更大。现在资金供应就出现问题的话,如何保证后两部能够如期制作完成,并花大价钱进行宣发?”

对于其他未上映,或者未开拍的项目而言,业内人士认为普遍也会受到影响。小娱拨打北京文化集团公关个人电话、公司办公座机、董秘座机,想求证以上人员变动及项目情况时,皆未得到回应。

张峻费尽心机“类借壳”布好这个由宋歌、娄晓曦、王京花以及夏陈安等高管组成的局。现如今,只剩下空荡荡的壳以及宋歌一个高管。北京文化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公司频频压中爆款,却为何出现资金困难?

其实,北京文化的资金问题在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中便有所预示。

2020年前三季度,北京文化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6377万元,然而需要在一年内还清的短期借款则高达近9亿余元。

要知道在2019年年初,北京文化的短期借款仅有5000万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的余额超9亿元,看起来完全不用担心短期借款的偿还问题。

短短两年时间,为什么北京文化的资金情况遭遇如此大的扭转,从一个富人变成负债累累之人呢?

在外界看来,该期间正值北京文化参与出品的《流浪地球》票房收益回收之时,公司应该会有一大笔收入进账。

然而据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虽然《流浪地球》最终票房成绩高达46.55亿元,但是北京文化从中分得的收入为6到6.5亿元,实际收益仅有2.4到2.8亿元。也就是说,北京文化的赚钱能力并没有大众想象中那么强。

“与其说北京文化是一家电影制作公司,还不如说它是一家倒买倒卖电影份额、擅长资本运作的金融公司。”一位业内人士愤慨地说,“除了《封神三部曲》,北京文化没有一部自制电影。《无名之辈》《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这些北京文化押中的爆款电影,背后都有其真正的承制公司和制片人,北京文化不过是进行投资,买了这些电影的份额,再溢价将部分份额卖出去。所以无论这些电影票房多高,最终回流到北京文化的收益都不多。”

一方面是营收模式问题导致的盈利能力不足,另一方面北京文化却花钱如流水。

在电影业务方面,号称总投资达30亿元的《封神三部曲》于2018年5月正式开机。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封神三部曲》的大部分投资都由北京文化承担,参与出品的公司也不多,“其他公司只投了一点点钱,所占的份额不多。”

投资巨大,北京文化花起钱来也毫不心疼。公告显示,截止2019年上半年,北京文化投入到《封神三部曲》中的前期开发费及项目投资为3.58亿元。要知道,此时电影尚处于第一部的拍摄阶段,还没到更烧钱的后期阶段。

与此同时,公司还参与出品《你好,李焕英》《沐浴之王》《749局》《雄狮少年》《让我留在你身边》等十余个项目,都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

在此情况下,北京文化还在不断大手笔对外投资。近一年半的投资,按时间线梳理为:

2019年8月24日,北京文化拟以0元受让关联方重庆水木诚德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持有的厦门北文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4亿元的认缴出资份额。此次受让完成后,公司需要对基金认缴4亿元出资额。

2019年10月28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以1000万元自有资金在厦门设立全资子公司北文时代(厦门)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有意思的是,这两次资金输出都与北京文化的大金主富徳生命人寿保险股份公司(后简称富徳人寿)有关。

其中厦门北文基金的原有限合伙人为重庆水木诚德,而重庆水木诚德的实际出资人即是富徳生命人寿。

至于北文时代(厦门),从天眼查可见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陶蓉,是北京文化大股东富徳生命人寿主理人张峻的妻妹(2016年张峻失联期间,据财新报道陶蓉成为生命人寿的主导者)。

2020年4月,即使北京文化已经资金紧张到要靠借债度日,公司还是花费超8.38亿元收购了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美其名曰“结合公司IP资源,打造北京文化密云国际电影文旅项目”。然而自收购到6月30日的三个月间,该子公司就亏损了超435万元。如果真的要建电影文旅项目,未来北京文化要投入的资金体量将会更大。

久而久之,北京文化陷入了经营怪圈:频频押中爆款电影却无法通过电影赚钱,还越来越大手大脚花钱,最终只能败光家产,现金流紧缺。

负债累累的北文还能翻身么?

其实早在去年5月,北京文化就开始还不上银行贷款了。

据2020年5月29号公司发布的公告,有两笔银行贷款展期,即推迟还款日期。分别为向华夏银行北京分行贷款的5000万元和向民生银行贷款的6000万元。

“看看2020年第三季度的财报就可以发现,北文已经现金流紧缺。将近9亿的短期借款,约9亿的应付款,还有应付的税费、职工薪酬之类,这就18亿了,然而公司账面上只有6000多万的现金,应收1.5亿,能短期变现的钱也就2亿多。”有行业内人士认为。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看,在2019年时北文的资产负债率就已经高达94%了。

这些欠下的银行贷款,究竟该如何偿还呢?如北京文化公告所述“公司将通过出售资产、电影项目融资等方式,全力筹措资金,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这一招真的管用么?

在一则公告的注解部分,小娱发现北京文化已经将其全资子公司摩天轮文化、星河文化,以及刚刚收购的东方山水度假村的100%股权作为质押,向银行进行贷款。甚至连“电影《封神三部曲》第一部分场剧本”的著作权也作为质押进行融资租赁,让公司收获2亿元流动资金。

也就是说上述三家公司的股权现在在银行手中,北京文化如果无法如期归还贷款,那么这三家公司的股权也无法转卖获取收益。

假设公司将剩下的三家全资控股子公司北文时代(厦门)、北京双恒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北京潭柘嘉福宾舍饭店有限公司的股权出售,获得的收益也很有限。

再看看公司目前的影视项目,从2020年上半年财报可见,公司目前的库存商品仅有6606万元,其中主要项目为《倩女幽魂》《大宋宫词》《封神三部曲》《你好,李焕英》以及《我和我的家乡》,而存货跌价准备就有6021万元之多,可见公司认为这些存货项目中大部分都难以上映或者播出,获得收益。其中《倩女幽魂》女主角为郑爽,背后更是风险重重。

“在产品”虽然多达10亿元,但这些都是正在制作的项目,北京文化现在处于资金吃紧阶段,后续又如何保证有充足的资金来支撑这些项目制作完成并实现收益呢?

近两年频频陷入困境的影视公司纷纷试图依靠引进国资解围,比如慈文传媒和唐德影视。这条路,北京文化也尝试走过。

2020年7月,青岛市国资委旗下的国资投资运营平台青岛西海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从司法拍卖平台“公拍网”中获得10.87%的股份,所持股份仅次于富徳生命人寿。然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此次国资的进入并未改善公司的资金状况,对于北京文化来说,这条出路也几近封死。

一番盘算下来,眼下能够“救”北文的,或许只有尚处第一部后期制作阶段的《封神三部曲》以及股东富徳生命人寿了。

娄晓曦曾透露:“2016年2月张峻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期间,资金就没有了,完成对赌得靠自己。”在他看来,这正是导致他后续与宋歌将资金左手倒右手,通过业绩造假完成对赌的原因。

现在张峻早已回归富徳生命人寿,且据富徳人寿2020年发布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公司业绩在沉寂几年后也有了显著提升,上半年保险业务收入391.8亿元,盈利13.96亿元。

在影视公司普遍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情况下,擅长资本操作的张峻是否会出手救北京文化?我们还能够看到北京文化“翻身”的那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