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钱面前,15年感情也是一盘散沙
娱乐

在金钱面前,15年感情也是一盘散沙

2021年04月02日 17:15:17
来源:8号风曝

2017年1月1号,苏打绿举办了他们休团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

演唱最后一首歌之前,吴青峰拿着话筒温柔地向现场的两万听众告别。

“苏打绿要和大家暂时分开一阵子,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再遇见的时候可以更好。”

最后安可,他没有让现场沉浸在将分别的伤感中,只是不停地鼓励着粉丝。

“你们今天抱持来的信念,或是你们举的旗帜,或是你们想说的话,都是你们很珍贵的信念。”

“请你们一定要继续,温柔地推翻这个世界。”

可他却没想到,重新出发时,等待自己的是与恩师林暐哲的决裂和一地鸡毛的官司纠纷,即使两次被判胜诉,他依旧心力交瘁。

吴青峰的15年,最后换来一场虚幻。

01 新锐遇伯乐

林暐哲之于吴青峰,之于整个苏打绿,是很特别的存在。

2001年,三个台湾政治大学的在读青年,因为在音乐上志同道合走到一起,于是“苏打绿”有了雏形,在经过两年新成员的更迭之后形成了今天的六人组。

取这个名字时,他们要去参加政大的“金旋奖”,全体成员对着一张A4纸大脑风暴,最后因为“苏打”和“绿”很符合他们的乐风,于是“苏打绿”诞生了。

剑走偏锋的小清新乐队“苏打绿”逐渐在台湾各大音乐比赛中崭露头角,一步步扩大影响力,成为了当时校园的风云人物。

那时的台湾主流音乐正走向没落,独立音乐逆势成长起来。曾经发掘了陈绮贞,为杨乃文打造了经典歌曲《One》和《Silence》的音乐制作人林暐哲就在这一时期出走魔岩(滚石唱片),开始寻求独立音乐发展空间。

2003年,离开魔岩有些郁郁不得志的林暐哲前往福隆海洋音乐祭担任评委,他突然被一群年轻人的音乐打动了。

主唱干净又独特的声线,加上乐团剑走偏锋的清新摇滚,一下戳中了资深音乐制作人林暐哲敏锐的市场神经。

于是赛后,他找到了这支获得评审团大奖的队伍,将名片递给了主唱吴青峰。

尚未成名的吴青峰,见到了当时赫赫有名的音乐制作人林暐哲,还收到了他递来的名片,激动到语无伦次。

他跑去找到团员,兴奋地大喊:“他是林暐哲耶!”

早在林暐哲之前,已经有不少音乐人向这支冉冉升起的乐队抛去橄榄枝,最后却都无疾而终。只因这些音乐人试图插手苏打绿的音乐创作,对于团队来讲,这不能接受。

但林暐哲不一样,他完全接纳这个在运作上还不够成熟的乐队所有的优缺点,从不试图改变苏打绿。

因为这份信任,苏打绿放心将后背交给了林暐哲,而彼时林暐哲已无大公司依靠,单打独斗成立音乐社,为了签下这支乐队,他卖掉了自己的房和车。

合作期间,苏打绿的一切创作他都不干涉,一切想法都全力支持,对于吴青峰来讲,这种程度的付出已经完全超出知遇之恩。

也许自那时起,林暐哲对于吴青峰的意义,已经不单单只能用伯乐来形容了。

吴青峰性格直接,会有些小脾气,说话很耿直。但那时的林暐哲无限包容吴青峰做真实的自己。

林暐哲那时把苏打绿当作自己惟一的事业去奋斗,不遗余力。

苏打绿巡演时,他要把整个交响乐队搬到小巨蛋,耗费成本巨大,吴青峰劝他:这样公司会倒诶。但林暐哲不在乎,他觉得值得投入的事物可以不在意钱财。

(via. 腾讯娱乐)

02 巅峰期休团,友好告别?

两人亦师亦友,共同相伴合作走过了十二年,苏打绿成为了继五月天之后第二个红过十年的乐团。

从第一首单曲《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到《小情歌》、《无与伦比的美丽》爆火,再到专辑《冬 未了》一举斩获27届金曲奖最佳国语专辑奖、最佳乐团奖等五项大奖。

但在这场颁奖典礼庆功宴接受采访时,林暐哲却突然放出重磅消息:苏打绿要休团三年。

直到很多年后,我们才知道,关于休团,被蒙在鼓里的何止是歌迷和外界,所有团员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打了个措手不及。

林暐哲告诉吴青峰:“事情慢下来,对大家都好。”

对恩师的动机没有过丝毫怀疑的吴青峰接受了这个理由,但他或许那时在冥冥之中有了预感。他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休团长文,文中说林暐哲脱口而出的三年仅是参考。

“很多事情难以预料,或许一休息,灵感不断,寂寞难耐,很快就回来了;或许一休息,隐居山林,另有所向,让苏打绿三个字多歇歇也可能。人生嘛。”

但他把正式休团日期具体地定在了2017年1月2日,且颇有仪式感地要在前一天办一场告别演唱会。

他一定也在期待着再次带着苏打绿和歌迷相会。

时间是残酷的,巅峰期休团,所有成员都经不住漫长的三年,开始奔向各自的新生活,有的结婚生子、海外进修,有的继续坚持着音乐理想。

2018年吴青峰在微博发了好长一篇文字,交代了成员们目前的生活状态,还宣布了一件重要的事:他要以个人身份活动了。

此后他以歌手吴青峰的身份参加综艺,发布歌曲,行程不断,林暐哲也像以往一样为他加油。

但没人知道,在这一年林暐哲未经吴青峰同意,和腾讯签约了吴青峰未来3年35首歌的独家授权协议。

尽管这份私自签订的协议已经很大程度上损害到吴青峰的利益,他却在担心自己如果不接受这份协议,林暐哲将会面临巨额赔偿,于是他妥协接了下来。

他还当他是自己的伯乐和恩师,但是否另一方,已经在经年相处中,逐渐抛下了当年最真挚的情谊,渐渐不谈感情,只重利益?

或许这一点,吴青峰和看客一样,至今无法知晓。

但掺杂了太多利益的感情,终究没那么纯粹了,这对如父如子的师徒,终究走到了人生的分岔路口。

2018年12月31号,这对合作了近十五年的搭档正式分道扬镳。

吴青峰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宣布与林暐哲的工作合作就此结束,还配上一张两人的合影。

即使解除了工作上的合作,两人表面上也依旧亲密默契,还能调侃关系好到像在谈恋爱。

“父子面对这一刻也都有点舍不得,但我们相信,不管我们各自做着什么事,那种心里的关心跟陪伴都会在的。”

两人在律师的见证下解除了合约。

律师黄秀兰还记得,那天结束后,吴青峰还和林暐哲手挽着手一起坐电梯,对他说:“希望你还能来我们哈里坤当制作人。”

林暐哲拒绝他道:“不。要断得干干净净。”

当时的吴青峰从来没料到自己会和眼前这位全心信赖的老友在未来对簿公堂,他也许还把这话当做是一个互怼的玩笑,顺着林暐哲的话圆了回来——

“好。不能合作,还可以当家人。”

至少吴青峰还是这么想的。

03 昔日恩师对簿公堂

和林暐哲解约之后,他成立了个人工作室,还在综艺中演唱了林暐哲创作的《Silence》,在微博介绍这首歌是“恩师”的作品。

同时,他的言语中也时不时流露出一些愁绪。

然而,在《歌手》总决赛的彩排现场,吴青峰唱完《歌颂者》之后跑回后台嚎啕大哭。

在事后的回忆中,他并没有透露失控的原因,只是把这次经历和多年前在父亲刚离世时彩排《小时候》相提并论,委婉提到两次崩溃“心境差不多”。

一个月之后,林暐哲控告他侵犯著作权,要求将《歌颂者》和《作为怪物》两首解约后才发布的歌曲在各音乐平台下架的消息传了出来。

看客们这才明白,让吴青峰崩溃落泪的,正是那个对他而言就像是父亲一般的林暐哲。

林暐哲不仅请求下架吴青峰创作的所有词曲,还在他个人演唱会举办前夕把他和公司一起告上了法庭,包括担任公司法人的吴青峰母亲。

两人之前的著作权合同中规定,双方如未于合同期限届满前三个月提出书面反对,即视为本合约继续有效自动延长一年。

林暐哲不承认之前那份联合声明的效力,坚持认为两人的合同要延续到2019年,在合约期满之前,吴青峰不能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演唱他创作的歌曲。

吴青峰没法认同林暐哲的看法,事实上,种种证据已经证明合约已经在2018年底结束。

但对林暐哲本人,他却仍留有余地,在微博回应被林暐哲起诉一事时也没有过半句恶语,只是说自己要好好坦然面对、处理。

“人为什么会变这样?”

“以前的好都是假的吗?”

这些问题他无暇思考,因为摆在他眼前的首要目标是保护自己的心血。

如他所说,他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所有事情,法院一审判决吴青峰胜诉。

可当他以为一切终于要画上句点时,林暐哲再度提起了上诉,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吴青峰无奈了。

“不求恶有恶报,但求善有善报。”

“有时候醒过来闪过第一个念头是不知道还要面对什么荒谬事,会有点害怕醒来。”

长达两年的拉锯把两人多年的情谊碾了个稀碎,除了那封联合声明之外,每一件事都与当初约定的“好聚好散”背道而驰。

有媒体报道,两人进行和解商谈的过程中,林暐哲还提出要吴青峰创作歌曲的永久授权,但被他拒绝。

应诉过程中,吴青峰还公布了一个让许多人都不敢相信的事实——他创作的275首词曲在大陆发行期间,林暐哲从未结算过版税。

解约之后,在苏打绿休团期间,林暐哲在成员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行了“苏打绿十五周年红绿蓝再版EP特别纪念套装”,连成员龚钰祺的名字都打错了。

甚至早在2013年,林暐哲就未经成员同意擅自注册了苏打绿的商标。后来三年休团期止,苏打绿乐团却因此无法使用自建立之初,遇到林暐哲之前就跟随他们的名字,不得不各拆一字取一部分,以“魚丁糸”的名字进行活动。

本就敏感多愁的吴青峰因纠纷困扰,在社交平台吐露心声,并未点名道姓,也被林暐哲以侵犯名誉权为由索赔。

和许多人的看法相似,林暐哲的立场根本站不住脚。前几天,二审的结果出来,吴青峰依旧胜诉。

但他并不开心。

庭后采访时,吴青峰几度哽咽,回忆起解约时林暐哲曾经跟他说,要一起树立典范,证明不是所有艺人和经纪公司结束时都要撕破脸。

“到现在我还是不能理解,我一直以来这么盲目相信的一位老师为什么会变这样。”

对理想主义的他而言,和曾经能为乐团发展卖房子的恩师走到这一步,这场撕破脸的分别实在是太不体面。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