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被查始末全复盘
娱乐

郑爽被查始末全复盘

2021年04月29日 15:07:49
来源:8号风曝

屡次被官媒点名之后,郑爽又喜提新华网的三句话辣评——

毕竟四个月内撼动两次血雨腥风的娱乐圈的,放眼望去怕是只有她一个人。

都说续集不如前作,但没想到郑爽的瓜是一个比一个猛。从代孕弃养被全网封杀,“素人”郑爽再次因1.6亿片酬,208万日薪震惊全网,还卷入了逃税争议。

两个大瓜复盘下来,娱乐圈还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郑爽被查始末全复盘

郑爽引发娱乐圈两次地震

1.0 代孕弃养震惊全网

1月18日,张恒晒出与孩子合照,其友人传出孩子出生证明,当红小花代孕生子事件正式浮出水面。同时郑爽和双方家人谈话的录音在网上曝光,录音中郑爽表示要弃养孩子,并爆粗口:“TMD,烦死了,打都打不掉。”

1月19日,事情发酵一天后,郑爽作出回应,称这是“非常伤心和私密的事情”,表示自己没有违反法规和防疫政策,但没有正面回应“代孕弃养”一事。

稍晚,郑爽再次发声,称张恒在恋爱期出轨,表示曝光的录音完整时长在六小时。

郑爽父亲郑成华也随即发文斥张恒欠钱不还、多次出轨、手握女生不雅视频等“罪状”,并表示录音是断章取义,他们会对这两个孩子负责。

当晚张恒方持续曝光录音,再锤郑爽。她认为“把孩子送人是做了一件好事”,称受精卵没用完,以后有感情还可以再要孩子,还承认找张恒要钱是为了逼他放弃孩子。

1月20日,在代孕弃养事件愈演愈烈的情况下,疑似郑爽在节目中宣布退圈的录音和视频曝光。

1月23日,郑爽父亲正式公开道歉,称其作为一个家长没有进行正确的引导,现在的态度也是要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同时,郑爽和母亲也接受采访,称在张恒出轨后其父母道过歉,但双方就孩子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才决定对簿公堂。

1月26日,张恒父亲首次发声,他表示郑爽曾联系代孕机构要将小孩送走,对方联系不上孩子的说法也不属实。

郑爽代孕事件曝光后,她新签不久的高奢品牌Prada股价直线下降,并立马终止了与她的合作,其他多家品牌也清空了她相关的代言微博。

不仅如此,郑爽的广告牌被连夜撤下、《郑爽的书》被要求下架、华鼎奖也取消了郑爽的荣誉称号,称其“漠视生命、冷血无情”,郑爽遭到业内全面封杀,待播剧播出无望,还被《翡翠恋人》的出品方起诉。

在此前报道中另一家受到波及的出品公司北京文化,则和这次的阴阳合同有直接的关系。

2.0 巨额片酬再次牵出逃税风波?

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是郑爽主演的电视剧《倩女幽魂》的出品方,在2020年财报中,北京文化就明确写出此剧受主要演员的社会舆论事件影响播出困难,当时有传言称郑爽出演此剧的片酬高达一亿。

3月16日,郑爽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开庭。张恒的代理律师透露,在郑爽出演某部电视剧的过程中,从谈判开始到收全款,均系张恒为郑爽处理相关事宜,该片最后付了1.6亿元的片酬。

同一天,郑爽母亲刘艳担任法人的新沂萃珊雯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新增两位股东分别持股2%和1%,刘艳持股由100降为97%。这一举动被律师认为有规避责任之嫌。

4月26日,张恒放出视频版聊天记录,证实郑爽拿到1.6亿片酬的电视剧就是《倩女幽魂》,一时间“日薪208万”刷爆网络。

为了能让巨额片酬全数到账,制作方与郑爽签订了四份合同,“阳合同”直接与郑爽本人签订,片酬为4800万,剩下的1.12亿则是以增资款的形式与郑爽妈妈实际控股的上海晶焰沙签订,也就是“阴合同”。

据查询,这家公司在2019年5月22日,也就是《倩女幽魂》合同签订时期,向国家税务局申请了增值税专用发票最高开票额限额。

1.12亿元款项的付款方浙江唯众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法人杜新方回应媒体称其知悉款项的存在,但并不清楚收款方上海晶焰沙的股东情况和公司背景,以及这家公司与郑爽母亲的关系。

(via.凤凰网财经)

视频中还显示,爽妈觉得4800万的片酬按个人所得税去开个票报税不太划算,如果以萃珊雯公司合作艺人的形式去报税,可以把40%的个税降到20%左右。

随着天价片酬一起曝光的,还有郑爽舍不得花钱给狗看病、超市吃零食不付钱、伪造机票骗取报销等种种“抠门”事件,令人震惊。

4月27 日,自称是《倩女幽魂》剧组的工作人员出来爆料,说郑爽是他见过最难伺候的女艺人,夏天嫌太热发脾气不拍,十个人给她搬空调都假装看不见,一句话都没说。

同时他还抱怨《倩女幽魂》给的钱比其他剧组少,给了郑爽高片酬,就得压榨其他方面的预算。

4月28日,上海税务局、北京广电总局做出回应,表示将彻查郑爽涉嫌偷税漏税的违规行为,整治“阴阳合同”、“天价片酬”等问题。央视新闻也报道了此事,并发表评论“谁偷税逃税谁就得凉凉”,并称将整饬行业乱象,回归法治轨道,影视业才能良性发展。

29号上午,郑爽通过“郑爽微博事务部”回应,称税务部门已经在核实自己的合约、个人税务及一切有关的经济合同,并表示自己愿意接受并配合一切调查。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杨曙光律师解释,一般而言,税务部门在调查中会核实当事人的资金流水情况,查看真实收入和申报收入之间的差额,还可能约谈合同签订双方,以做出综合判断。

他表示,如果郑爽偷逃税问题属实,那么她可能会面临双重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但通常情况下,如果当事人能够及时补缴税款和滞纳金,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性较小。

一己之力搅翻娱乐圈

都说娱乐圈水深,而郑爽事件正好就往这潭深不可测的湖水中掷下一颗水雷,涟漪四起,水花乱溅,一时之间圈内人人自危。

多家官媒点名强调艺德

郑爽代孕弃养有违人伦,触犯了大众的道德底线,官方多次就此事发表看法。

1月19日,央视新闻发文称我国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1月20日,《广电时评》发表评论《代孕弃养者,德不优法不容》,称不会为丑闻劣迹者提供发声露脸的机会和平台,这也被外界理解为从广电层面封杀郑爽。

1月22日, 中国视协电视界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就“演员郑爽疑似代孕弃养”事件发声,称其行为超越道德底线,指出“艺”是成就事业之本、“德”是安身立命之根,认为对失德艺人,必须立规矩、明底线,绝不能为其提供出镜捞金的舞台,树立起“明星失德就是失业”的鲜明导向。

2月5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了《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规定“劣迹艺人”将收到协会会员单位1年期限至永久期限的联合抵制,且联合抵制期限届满前3个月内提出申请,经同意后才可继续从事演出活动。

虽然《管理办法》主要针对演出市场,并不适用所有艺人,但对促进演艺市场更规范,从业者会对行业、法律和社会公共道德有敬畏心有积极影响,也让劣迹艺人的事件有规则可依,有一个定性和时限。

人人成了“代孕嫌疑犯”

在国内,郑爽的代孕行为不管是从法律还是道德层面代孕都是不被允许的,此事一经曝光,在圈内也引起了一番不小的代孕争议。

时尚博主gogoboi连夜清空女儿在社交平台的信息,被疑是心虚的表现。有人还扒出徐静蕾几年前接受采访时提倡代孕的言论,说是“身边很多人这样”,也让杨幂、赵丽颖、Angelababy和刘诗诗等等不少生育过的女明星都被网友质疑是代孕生子,粉丝不得不晒孕照来辟谣。

郑爽代孕曝光没几天,网络上还流传出一份疑似张雨绮的代孕合同,张雨绮工作室第一时间发声明对代孕传闻进行辟谣,其前经纪人也在微博驳斥谣言,杨天真还为此晒出了一张张雨绮的孕肚照来澄清。

霍思燕杜江一家也陷入了代孕的争议中。有网友扒出霍思燕在2016年的行程图,质疑其未公开的二胎女儿是代孕所生,并用霍思燕怀一胎的臃肿状态与二胎时期对比,但两人至今未对传闻作出任何回应。

娱乐圈再无“打工仔”

郑爽的1.6亿巨额片酬震惊全网,网友调侃自己“从唐朝开始打工”、“500万大奖要中40次”、“1.6亿冥币也买不起”......以往媒体统计的明星片酬再次被网友热议,动辄几千万计甚至上亿的片酬将娱乐行业的暴利赤裸裸地在大众面前铺开,体现出的阶级差异引发了舆论的大反弹。

近两年“打工人”成为网络热词,不少明星也以此立人设造梗,在巨额片酬曝光之后,此前用打工人营销过自己的明星皆被网络舆论反噬。

又正逢选秀落幕,《创造营2021》热门选手公开集资额多人过千万,饭圈集资成为近期的大众关注焦点,“穷人为富人上供卖命”的现实通过末尾一串零的数字具象化之后,让不少追星族也感疲惫。

即使在粉丝居多,热衷讨论明星八卦的豆瓣小组里,大众对明星的恶感也达到了近期的顶峰。

许多艺人此前在采访中的各种言论也被翻找出来,尤其是此前因艺人猝死而生的“高危行业论”受到了网络大众的强烈批判。

艺人组团成了逃税法制咖?

当然,郑爽事件中最危及艺人实际利益的,还是她被曝光的阴阳合同。

限薪令由来已久。早在2017年,中广联电视制片委、中广联演员委员会、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网络视听节目协会等行业组织就曾联合发表“限酬”意见,提出演员总片酬不超过剧目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

2018年范冰冰的阴阳合同事件曝光后,6月中宣部、文化部、税务总局、广电总局、电影局等五部门联合发布《通知》,明确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都需落实“限酬”。

同年8月,爱优腾和六大影视制作公司也联合发声,称规定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元。11月,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综艺节目也要遵循标准。

而在限薪之后,郑爽还敢顶风作案,利用阴阳合同套取巨额片酬,还疑似非法避税。新闻一出,娱乐圈再次全面开始彻查偷税漏税行为,但不少明星却从年初开始陆续注销了自己的工作室。

有网友猜测大批注销行为可能与郑爽事件相关,杨曙光律师解释称,艺人之所以成立个人工作室,原因之一是工作室对于艺人来说在演艺事业上自由决策权较大,如可以自由选择剧本、广告代言等。而另一个原因是在税收政策上,艺人工作室作为个人独资企业,可以通过合理的税筹方式减少个人所得税的缴纳。

他指出,从法律上来说,如企业收入转入出资人个人账户,那这部分收入依旧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税务部门可以随时就此进行稽查追缴。鉴于当前郑爽事件使演员收入情况备受关注,所以不少艺人工作室为了避嫌,索性选择注销。

此外,还有一部分工作室选择注销是由于注册地政策的调整,如要求各个公司实地办公、雇佣当地工作人员等,导致了企业运营成本的增加。

但高额片酬和逃税先例在前,大众对娱乐圈已经丧失了基本的信任。

持续了三个多月的瓜让大家吃到撑,但纵容郑爽胡作非为的是整个行业生态。日赚208万着实骇人,但愿意每天支付208万给她的人也不无辜。

畸形发展的娱乐圈这一次会真正迎来整改,走上正常轨道吗?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