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爱豆养成背后利益链:花2000万买个出道只是刚刚开始
娱乐

详解爱豆养成背后利益链:花2000万买个出道只是刚刚开始

2021年05月08日 15:26:04
来源:8号风曝

《青春有你3》因“大量倾倒奶饮品”涉嫌浪费被下令整改,101系选秀或就此终结。

看了这么多年选秀,资深秀粉们早已摸索出一套让选手在比赛中脱颖而出的流程。

想送选手出道,不仅要通过安利扩大知名度,还得组建后援会开启日常维护任务,卖力投票少不了,时不时还得虐粉刺激粉丝掏钱包,疯狂氪金集资。

一系列操作缺一不可,环环相扣,俨然一套攻无不克的选秀兵法。

凤凰网娱乐总结了一份选秀操作手册,手把手教你把爱豆送上出道位。

第一步,卖安利,扩大爱豆的粉圈知名度。

送爱豆出道,首先得让他被看到,毕竟投票是靠人投出来的,能被更多的人认识和喜欢,就意味着他有更大的几率出道。

但,如何卖出安利也是一门学问。

卖安利主要是靠人设。这跟卖货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展示商品的卖点,以最快的速度让大家都知道它。

商品质量过硬,有得吹是最好的。如果你pick的选手才貌有一项十分突出,那么恭喜你,离胜利近了一小步。

从实力上来说,可以分为“大vocal”、“舞担”、“rap担”几种基本款人设,选手具备的技能每多一项,人设便可以向上进阶到“ACE”、“全能”和“大魔王”不等,《偶像练习生》的蔡徐坤和《创造101》的孟美岐在比赛期间都被立过“大魔王”人设。

实力不足也不怕,只要脸好看,“白痴美人”和“美丽废物”的人设在选秀中也不是不吃香,可以扬长避短,凸显颜值优势。在国内的101系选秀中,最出名的“美丽废物”就是《创造101》的杨超越,业务能力极差,唱歌多次车祸,在节目中也并不努力,但因为样貌姣好,人气一直高居前列。

两头不占优势,也可以从其他方面入手,人缘好、会照顾人甚至是好笑都能成为选手的闪光点,为他量身打造“团宠”、“大家长”和“喜剧人”人设,只要贴上标签,就能增加大家对选手的印象。

今年的利路修也是一个鲜明的例子,他的离经叛道在选秀选手中别具一格,身上透出的社畜感吸引了不少粉丝。

cp对于选手的人气加成也非常明显,近些年耽改的盛行已经让大家见识到了cp粉的力量,比如刚刚在《创造营2021》出道的刘宇和赞多,他们在初舞台battle意外的配合使得“好多宇”空降cp超话,也为两人成团出道积攒了初始人气。

而和高人气选手组cp,对人气较低的那一方而言获益更大,正是所谓的爱屋及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偶像练习生》中以第七名出道的王子异在比赛初期并不在出道位,但通过和蔡徐坤的热门cp“异坤”被更多人知道,嗑cp的人多了,讨论度高了,自然也能吸引到一部分人成为他的粉丝,为他投票。

想好了卖点,如何进行推销就要看粉丝的本事,粉丝的彩虹屁就像是商品的广告词。

产出是主要的安利手段,一支卡点舞蹈视频,一张精修图,都可能在秀粉中迎来一次小范围的“出圈”,同人文产出和cp向剪辑越让人嗑到上头,就越可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粉丝队伍中来。

第二步,建立规模化的粉丝组织,开启日常任务。

当有一定体量的粉丝之后,选手就该组建后援会了。散兵游勇难成气候,后援会与其他粉丝组织的成立能让粉丝们在短时间内成为一支“有纪律”的队伍。

粉丝组织要做的事情就多了,首先得确立一整套属于粉圈的规章制度,除了确定粉丝名称、应援色和口号,还要管理粉丝,给他们布置任务。

“控评”是在微博评论区抢占前排,为选手撑门面,在品牌方或节目组、媒体、营销号提到一众选手时,路人点开评论区发现清一水儿都是某一个人的粉丝,以此来彰显人气。

评论内容也许是简单粗暴的名字加精修图,更多时候粉丝组织会根据不同的场合需要提供文案,粉丝复制粘贴即可,光是《想见你》一个舞台,刘雨昕的文案组就提供了29条风格不一的文案。

控评组也会定期把需要控评的微博链接整合发布,方便粉丝们寻找。

“做数据”也是后援会组织进行的任务之一。虽然选手的去留只靠一个投票决定,但比赛期间却有许多衍生榜单来体现选手的人气,想让心仪选手“堂堂正正”出道,粉丝最好是让他们在每一项榜单中都进入出道位。

选手的个人微博要进行转赞评体现热度,常与商务资源和应援挂钩的品牌榜单也不能忽视,舞台直拍和其他个人视频的播放量更是要刷起来。数据上来之后,跟着流量跑的营销号会更频繁发布该选手相关的微博,出圈几率也会更大,让选手有机会被更多人看到。

和控评组一样,数据组也会发布每天的任务,甚至按照重要顺序标出星号,《创造营2021》选手力丸的数据组在3月30号曾发布包括主榜投票在内的11项任务。

“反黑”则可以理解为清除负面舆情的公关手段,主要分成净化和举报两个任务。

净化就是转移话题,在微博话题搜索选手名字+无伤大雅的关联词,通过提高搜索频次将一些“黑词条”降下去,免得路人一搜索选手名字,映入眼帘的就是选手的负面新闻;

当选手已经有负面新闻上热搜,那粉丝就带话题词顾左右而言他,把原本的新闻盖过去,有时候明明是选手恋情被曝光,但大家点进热搜一看,却是满屏的美图安利和“请多多关注XXX在XXXX中的精彩表现”,翻了老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是和谁谈恋爱。

举报就更简单,粉丝游荡在互联网四处巡逻,一旦发现对选手不利的言论就上报给组织,由反黑站统一挂出来,引导散粉去举报该微博。

“控评”、“数据”和“反黑”更注重线上活动,而“应援”则更注重在线下为选手加油。

既然是助威的,应援排场当然是越大越气派,小到粉丝手中的灯牌和手幅,再到公演现场的花墙、立牌、注水旗,大到城市各处的投屏广告,还有线上app的开屏,都在粉丝的应援清单之内。

在这些任务的执行过程中,粉丝也无形地增强了凝聚力,走向与选手“荣辱与共”的道路。

第三步,打投。

成立一支具有执行力的队伍之后,马上迎来在比赛中极为重要的一环——打投。顾名思义,其实就是给选手投票。

目前101系选秀的主榜投票主要分为两种,app账号投票和附加商品赠票,因为投票是机械性劳动,“打投女工”的称呼也因而诞生。

app账号投票方式限定每个账号每天能投的票数,所以打投组会在中间商处购买大量的账号,分发给各成员,实施“个人打投账号承包责任制”,比如一个粉丝手里有二十个账号,那么该粉丝每天需要切换登录二十次来给选手投票。

《创造营2021》的庆怜后援会在赛后公布了投票明细,决赛段七天内通过app账号一共投出2456014张有效票。

附加商品赠票就是前几天引起争议的“奶票”,粉丝通过购买实体产品,获得一定数额的赠票用于打投,可以理解成直接花钱买票,现在大多数已经升级成电子奶卡的形式,但实体奶票依然存在,致使《青春有你3》暂停录制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实体奶票打投引发的“倒奶事件”。

打投讲究策略,最大限度降低成本,就能获得更多票数。在后援会发布的明细中,我们有时候能看到账目差异,有人花一百块能投一百票,有人花一百块只能投八十票,在排除管理者中饱私囊的情况下,这是因为账号和奶票的价格都有一定的浮动空间,所以购入的时间点和渠道都很重要。

《创造营2021》的利路修后援会就因为在决赛夜当天购入单价3元的奶卡受到质疑,因为羽生田挙武后援会公布的明细中,决赛夜当天购入的奶卡单价只要0.5元。

101系的赛段投票规则还衍生出了联投换票的打投策略,四个赛段中只有决赛才采用one pick形式,即只能给一个人投票。而在决赛之前,每个账号能同时给几个人投票,所以很多选手的粉丝会进行联投换票,即你帮我投一票,我也帮你投一票。

有时后援会也会组织大规模的换票,但要警惕被骗票的风险。《创造营2021》的井汲大翔粉丝就被传骗票,即其他家粉丝帮井汲大翔投票之后,他的粉丝却没有按照约定给其他人投票。

前期的打投成绩除了让选手在比赛中走得更长远,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赢得粉丝信任。

第四步,虐粉,提高死忠粉数量,加大氪金力度。

在选秀圈,尤其是比赛阶段,粉丝不花钱几乎可以等同于没有粉丝。

如何让粉丝心甘情愿为选手的梦想打钱?只有让他们和选手产生足够深的羁绊,虐粉在其中显得尤为关键。

虐粉,简而言之可以理解成卖惨。将选手塑造成爹不疼娘不爱公司不扶持节目不待见的形象,全世界只有粉丝才能让其逆天改命。

粉丝怎么虐?一种是从选手本身出发。

家境可以用来虐粉,一个孝顺懂事的女孩想实现自己的梦想来改善家人的生活,会让许多人心疼和感动,自发为她投上一票,《创造101》里徐梦洁一句不想让父母再串鸡爪就是很好的虐粉素材。

因为爱粉丝愿意放弃对第一的野心,郑乃馨在《创造营2020》里的“不要再为我撑腰了”发言也堪称虐粉范本。

节目内容也可以用来虐粉,镜头少就是“被节目组防爆的边缘人物”,镜头多也可以引导成“恶意剪辑”,还有各种被其他选手排挤,被工作人员针对,只要感情充沛,分分钟可以写一篇虐粉小作文。

哭穷也是后援会常见虐粉方式。这边选手还等着投票,但后援会已经“弹尽粮绝”,再不努力就出道无望。只能让粉丝觉得选手可怜,觉得“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只有我了”,成功就在不远处。

当然,所有这些五花八门的虐粉方式都只有一个目的,增强粉丝与选手之间的情感联结,从散粉虐成死忠,才能彻底打开粉丝的钱包。

第五步,集资,向钱冲。

选秀节目出道靠粉丝花钱,钱从哪儿来?粉丝集资而来。

后援会前期打投赢得了散粉信任,又通过虐粉增强了粉丝的黏性,当大家认为这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组织,也迫切希望为选手逆天改命时,集资也就变得容易了不少。

在网友的统计中,《创造营2021》在决赛赛段已有六人集资破1000万,三人集资破2000万,总金额约2.9亿人民币。

为了激发粉丝的打钱热情,后援会和大粉也会想出各种各样的策略。

battle是较为常见的集资形式,和其他选手的粉丝pk集资金额,看谁在规定时间内打的钱多。有比拼就有赌注,常见的赌注是输家将头像换成赢家,实际一点的奖励也有与投票直接挂钩的奶卡。

别小看集体荣誉感的力量,一场battle热门选手能集资上百万。

抽奖和插旗拔旗也是刺激集资的常用手段,抽奖好懂,有人提供奖品,花钱到一定数额就有抽奖机会,就跟买彩票似的。

插旗拔旗可以理解成阶段性鼓励。“插旗”就是一个粉丝表态,在规定时间内集资的人头数和金额需要达到多少目标,该粉丝就追加一笔集资金额,而其他粉丝完成规定的目标,实现金额追加的过程就是“拔旗”。

有一些粉丝还开展了集资卖艺活动,从视频剪辑,手工艺到学业辅导和占星,一个个把看家本领都拿出来,没钱的捧个人场,让人哭笑不得。

因为选秀节目是真金白银砸出道,在所有相关排名中,集资榜被看作是最有参考价值的出道位预测,《创造101》的段奥娟、Yamy和李紫婷在赛后很长一段时间被叫“鹅选之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们的出道排名与网友统计的集资排名有较大的出入。

因此,为了营造选手人气的虚假繁荣,在热血澎湃的集资过程中,有一些后援会会提前取出部分集资款,以其他账号再打进集资,进行“倒灌”,在一定程度上也能鼓舞士气。

所以网上的公开集资数额并不一定是完全真实的数据。很多后援会公布账目时出现实际支配金额和集资金额对不上的情况,或者在比赛时有豪掷千金的富婆粉丝,赛后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很可能就是后援会“倒灌”集资。

《青春有你2》的谢可寅后援会公布赛时账目明细时还曾经把倒灌数目直接公开。

集资同样存在风险,后援会中饱私囊,甚至卷钱跑路的事情并不鲜见,饭圈将其称为“海景房”。《青春有你2》的林凡后援会就曾经出现过后援会将集资提现跑路的情况。

从四年选秀的情况来看,直接卷走大笔钱款跑路还是比较少见的,更多的是通过查验账目发现收支缺口,《创造营2021》的罗言后援会也被粉丝质疑公开账面有五万钱款去向不明。

直到决赛夜宣布名次之前,这些步骤一直循环往复同时进行,一刻也不能松懈,才有希望把选手送上出道位。

出道是大多数练习生的目标,然而真正拥有出道位以后他们会发现,这只是个开始。

第六步,从新星榜“搬家”至内地榜。

出道成为一名爱豆的第一步,便是搬家,即通过做数据把爱豆从微博明星势力榜中的新星榜搬到所属地区的榜单内,比如内地榜、港澳台榜、亚太榜。

进入内地榜等区域榜单是自家偶像从小爱豆成为大明星的第一步,因为后者榜单里的偶像排名要高于新星榜中的偶像排名。但搬家不是想搬就搬,微博的搬家规则规定,每个月只有新星榜排名前三的人能成功搬家。

每年选秀季接近尾声,也是粉丝搬家大战最忙的时候。僧多粥少,单靠自然数据很难突出重围,这时候便需要粉丝集资打投助力偶像在月末进入新星榜TOP3。

尽管在很多人眼里看起来这种搬家很荒谬,龚俊刚凭借《山河令》爆红时便明确拒绝过粉丝集资搬家的行为,但更多的爱豆选择与粉丝互相配合。

最出圈的一次,莫过于去年8月曾可妮、赵小棠、谢可寅、赵粤“四进三”的搬家混战。

其中赵粤是《创造营2020》的选手,其余三位为《青春有你2》的选手,这四个人里只有曾可妮没有出道位,但她的粉丝数据极为漂亮,即便没有出道也有足够的底气。

为了搬家,这四位爱豆都非常配合粉丝举动,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狂发微博并且经常自评,没有内容无病呻吟凑数也要发。有媒体统计,她们四人在那个月的微博自评数超过1000条,仅8月31日当天,谢可寅就发了23条微博和1727条自评,自评最少的赵粤也有472条。

爱豆的努力更加激发粉丝的战斗力。按照惯常条件,在没有什么竞争同时排名又不是前三的情况下,一般只需花费20万左右便可成功搬家,各方皆大欢喜,但竞争一旦加大,集资的金额势必水涨船高。

搬家内卷起来之后,曾可妮、赵小棠、谢可寅、赵粤的粉丝便下大力气集资打投,有网友统计,她们的集资金额达到300万左右。

但这种付出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名额始终只有三个。最终粉丝集资318万的赵粤搬家失败,这么多钱就此打了水漂,令人心痛不已。

第七步,充分花钱为爱豆创造“实绩”。

与搬家并行的金钱支出,还有爱豆的商务代言、杂志、作品的消费,在饭圈这种行为被称为“氪金”。一般而言,消费者购买商品是为了使用,但氪金不同,粉丝们通过购买大量重复性物品,最终目的是让数据好看,爱豆有面子。

控评的时候,这些用金钱创造的数字便是爱豆的“实绩”。

出道名次是一回事,但出道后能不能“弯道超车”,也由这些“实绩”来说话。由于经历过一场厮杀,现在的选秀团呈现出个资大于团资的态势,许多对排名不满的粉丝在成团后更是铆足一股劲要证明自家爱豆绝不止这个排名,在团内开启新一轮氪金比拼。

而没有数量上限制约的单曲和专辑,粉丝在氪金上更加肆无忌惮。《创造101》的Sunnee杨芸晴粉丝认为她从高位被节目组压票到第八,在火箭少女101发布第一张付费专辑买下60万张专辑,花费609万。

比拼销量的风气不局限在团内,更扩大到整个娱乐圈。

而且饭圈还有个不成文的内卷规定:后来者的数据最好比前辈更漂亮。2019年,吴宣仪《时装L'OFFICIEL》单期杂志销量超过26万,销售额达到523万,这个记录在2020年10月又被刘雨昕打破。

他们的商务代言也同样如此,商家还会专门开通单人链接来刺激销量比拼。

而这种种一切,只因为他们有一群训练有素的粉丝在充分花钱。

当一名爱豆决定参加选秀成为爱豆的那一刻起,TA走的每一步花路都会让粉丝用金钱铺就。而不管是爱豆本人还是经纪公司、平台方,甚至粉丝自己,都心甘情愿去维护这条产业链森严的秩序,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他们让互联网选秀成了一场没有尽头、无限循环的黑暗游戏,但当食物浪费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以后,所有人都会发现自己并不是赢家。

节目一朝停播,粉丝打投无望,选手资源受阻出道渺茫,商家和平台既没了钱又输了口碑。这样没有赢家的游戏,本不该存在。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