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御赐小仵作》导演:教编剧写了三年剧本,不知“出圈”为何意
娱乐

独家专访《御赐小仵作》导演:教编剧写了三年剧本,不知“出圈”为何意

2021年05月18日 09:28:36
来源:Ifeng电影

文/南风

明朝天启年间,山东临清州财主张百万的儿子张好古被人忽悠着进京赶考,但他三十来岁从没念过书不说,大字都不识一个,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出来。

但偏偏运气极佳。

张好古到北京正好是晚上,先是跟着给皇宫送水的车,在夜晚城门关闭后混进了城,后又在棋盘街瞎溜达的时候,碰到了当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千岁魏忠贤。

魏忠贤问他:“黑更半夜的,你闯什么丧啊!”张好古不知道他就是九千岁,打家里说话耍横惯了,也不好好回答:“啊,你管哪?我有急事。”魏忠贤一听也急了:“哟!猴崽子,真横啊!黑更半夜的你有什么急事啊?”

张好古大言不惭地说:“我打山东来,上这儿赶考,晚了,我进考场进不去啦。你说考场进不去,这不给我前三名给耽误了吗!”魏忠贤一听,了不得啊:“啊?你就准知道你能中前三名?你就有这个学问?有这个把握?”

张好古信誓旦旦:“那当然啦!没这把握大老远的谁上这儿干吗来呀?”

他这么一说,魏忠贤这么一想,觉得这人真能中前三名,于是让手下拿着自己的名片把张好古送进了考场。考官一看是九千岁送来的人,也不敢怠慢,于是作了个弊把人留下了。张好古一个字没写,中了个榜眼,后来还进了翰林。

这段故事有个名字叫《连升三级》,是著名相声演员刘宝瑞的代表作。

图片

后来一位叫楼健的导演看到了,觉得很有意思,就在一次拍戏过程中借鉴了这段相声,将其拍成了主角的出场故事。

唐中晚期,一位名叫楚楚的女仵作从西南黔州来京赶考,但她不像张好古那么文盲,楚楚是有真才实学的。

她同样运气极佳,在大街上瞎溜达寻找考试信息的时候,通过“人老珠黄”原理的解释破获了一桩碰瓷的小案子,而当朝刑狱机构大理寺的负责人大理寺卿景翊也在围观的人群中。

景翊不想错过这个人才,于是给了她一个写有“大理寺”三个字的专属名牌,告诉她,“拿着这个东西去考试,不会有人拦你的。”

楚楚就这么一路毫不费力地到了大理寺,后又在机缘巧合下见到了掌管天下刑狱事务的安郡王萧瑾瑜。二人携手探案的故事就此展开。

楼健导的这部片子叫《御赐小仵作》(以下简称《小仵作》)。

图片

说来奇怪,这片子运气也很不错,主演不出名、制作是肉眼可见的捉襟见肘,连请群演的钱都不够,只能副导演和现场制片来客串。

但同档期无大剧竞争,天时地利人和下,《小仵作》就这么成了黑马,豆瓣评分开分8.1,播出不到两周上升到了8.3,而且靠着纯自来水安利,这剧硬是在非播出日都牢牢挂在热搜榜上。

图片

导演楼健

等大伙儿都在追这部剧的时候,导演楼健却反问:“‘出圈’是什么意思啊?”

原来从剧本就开始跟这部戏的楼健,压根就没想过这些事。“我从早期拍《51号兵站》开始,从来没想过我的片子会火,会怎么着。我只不过是从一个专业导演的角度去做一个片子而已。”

图片

拍《小仵作》,从教编剧写剧本开始

楼健一直以来拍的都是严肃题材的电视剧,《金陵秘事》《面具》《灵与肉》等电视剧都出自他手,而且他从来没拍过网剧。

接触到《小仵作》这个项目,还是编剧清闲丫头和钱小白两人主动找上门的。当时她俩想把清闲丫头的小说《仵作娘子》改编成剧,但没有编剧经验,于是向楼健讨教。

图片

谁知楼健一教就是三年,《小仵作》也从电视剧变成了网剧。

“剧本让我弄的话,一年也就完事了,为什么反反复复?就是因为课得一点点上,等她俩上了课,再回过头来就发现不对了。我说不对了吧,再修改。”

在教清闲丫头和钱小白写剧本上,楼健拿出了一名编剧课老师应有的耐心。

“年轻人比较敏感,她生怕人家对她有非议,看不上,实际上不是,因为我们是受过严格的文学教育的。这些孩子没学过,理论上的东西她不知道,你只有循序渐进地去引导她们,让她们意识到,她们才会诚心地来接受这个编剧技术。”

很多负责剧情推进的台词处理上,两位编剧因为不懂个中理论,所以在前期会有一些比较幼稚的认知,当时剧本已经通过了审核,所以楼健在拍摄中就按照原台词拍的。

结果后期剪辑出来两个编剧一看,才发现原来楼健当初说的才是对的。在剧情推进时,台词上必须简洁明了,不能模棱两可。于是二人立刻又修改了很多台词,在配音时让配音演员按照新的台词配。

播出后很多观众反馈说,这剧怎么改了这么多台词,原因正在于此。

“当时写得很模棱两可,我说这个东西模棱两可就说不清楚了。因为看这个片子的人什么文化程度都有,有些话要说明白,你让人猜,那多累。生活本来就很累了,你让人去猜台词的潜台词是什么,就累了,有些词得说白一点。

图片

关于观众怀疑的是不是因为审查才导致的台词大量修改,事实上是可能没有比《小仵作》审查意见更少的剧了。楼健说,“审查意见下来的时候,我吓一跳,只有几点意见,都是台词上的。

图片

虽不理解,但尊重年轻人想法

事实证明,《小仵作》的出圈,台词功不可没。不管是传递深刻价值观的“这世道,给女子的机会并不多”,还是略带幽默色彩的“一两句话说不清楚”,都是自来水安利重点。

图片

还有人统计过,从萧瑾瑜的哥哥萧瑾璃第一次说“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到第28集,这句话已经被他在关键剧情点重复说过6次。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更有甚者,会在弹幕中用一两句话解释清楚萧瑾璃解释不清的事,然后质问他:“这怎么就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了?”

这句话的来源是我朋友的一个口头禅,问他什么事吧,他总说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成一个习惯了。有的时候把生活中的很多东西融到里边去,就会很好玩。”楼健解释道。

至于明确体现女性生存困境、女性价值、司法公正性的名台词,大多是清闲丫头与钱小白的想法。她俩年纪较轻,又经常泡在网上,很有网感,知道年轻人会喜欢什么,同时那些话又很符合角色设定,于是就有了那些台词。

图片

图片

楼健在拍摄过程中对一些网感很重的词和非常年轻化的桥段,有时并不理解,就像他不知道“出圈”为何意一样,但他这个时候通常会选择尊重年轻人的想法,愿意学习新东西。

有一次拍萧瑾瑜和楚楚谈话的情节时,对于萧瑾瑜应该用手拍拍楚楚的肩膀还是比较霸道地抬起她的下巴,楼健一直拿捏不准网剧观众会更想看哪个。这时候现场的年轻工作人员尤其是女性纷纷表示:摸下巴!

“灵河(出品方)那帮策划的小孩都挺聪明的,他们的观念也挺新的,有的时候听了以后觉得是这样子,然后根据自己的知识面再总结一下,一下子就融会贯通,很多新的东西是挺好的。”

还有一次拍到哥哥萧瑾璃因为担心弟弟病情破门而入的情节,结果一不小心哥哥撞在了弟弟怀里。

图片

撞到怀里之后,当时现场两个编剧还有一个女孩,就在那尖叫,说‘啊!他们俩抱上了!’”。楼健虽然不理解她们为何尖叫,但看到她们反应如此之大,就选择把这一情节保留下来。

如果没有现场的这段反应,这段戏很可能就被删掉了。

当然,楼健也会有自己的坚持,比如打光。《小仵作》的故事发生在唐朝,楼健坚持在拍夜戏的时候用蜡烛和火把打自然光,而不是现代的打光灯。

图片

他在国外念书的时候,曾跟着导师拍过一部戏,见识到了他们打光的方式,后来回国拍《灵与肉》的时候,利用在国外学到的经验,他和合作多年的灯光师设计出一种新的打光方法,效果还不错,于是这次运用到了《小仵作》上。

“唐代戏肯定在光效上面,蜡烛为主要光源,再加上我们的机器,低照度的情况下表现得特别好,当时是新机器,呈现出来还是不错的。”

他们将有限的预算分配到了极致,如果按照原来的想法,“会做得很华丽、很漂亮。现在没办法,只能在故事上面、表达上面做一些文章了。”

图片

IP是一部戏的核心,改编是让剧情落地

不管是从台词、剧情上贴近年轻人,还是整体呈现,在改编上,楼健做的主要工作是让剧情落地

原著《仵作娘子》是架空朝代,且人物关系复杂,楼健觉得,这么多的戏剧巧合,只有在一个乱世里才能够生长出来。“这样的话这个戏剧就有土壤了,才让人觉得可信。”

男主人设之所以从残疾人改成身体健康的人,楼健说主要是为了规避《琅琊榜》里的角色人设。

图片

“我当时觉得有点抄袭《琅琊榜》之嫌,后来就没有采用这种方式,因为《琅琊榜》已经是这么塑造的,你要去炒冷饭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就重新塑造了一个比较威严、冷峻、睿智的一个王爷。”

在没有知名演员和充分预算的前提下,《小仵作》的成功多半要归功于剧本的扎实与导演功力的深厚,但楼健觉得,原著《仵作娘子》才是核心。

一部戏的关键核心点是IP,不是在于这场戏怎么写,而是你有IP。我拍那么多戏,好多都是制片方把剧本买回来以后,我就抓住中间一个点,然后剧本全重写的。”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业内大公司和大平台青睐IP的原因。“IP是一个特别好的东西,有了这个核心点,你在核心点上去做,就有的放矢,能玩了。”

相比《仵作娘子》,现在的《小仵作》和原著在人物和故事上出入很大,但在观众看来,这部戏的改编并没有魔改,而是尊重了原著。在楼健看来,所谓尊重原著,应该是尊重原著的核心。

图片

“比如说清闲丫头她自己写的剧本,但是跟她原小说完全不是一回事。尊重原著是尊重它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具体这场戏怎么弄,怎么会好看,那是戏剧带来的魅力,有点费解。”

“它还不是简单的框架问题,它是一个主题性的东西,这说不清楚,很难用语言表达。”

但只要抓住了这个核心,改编就不容易出错,剩下的,就看主创个人风格如何了。“就像武侠一样,有铁砂掌,有九阴白骨爪,各自的武功不一样。同样一个剧本,找五个导演拍,出来是五部戏。”

观众在安利像《小仵作》这样有悬疑色彩的剧时,通常会说它尊重了观众智商,在楼健看来,未必是别的戏没有尊重观众智商,而是和导演能力与风格有关。

最重要的,还是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觉得不管做什么戏,踏踏实实,对得起自己良心就ok。遗憾多少会有,越少越好,就像谢晋导演说过的一样,拍戏就像手捧着一盆水,跑一百米,指缝里是要流出水的,但是到了终点的时候,你要尽量地把指缝并紧,让手里的水多留一些。”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Feng向标”投票发表你对《御赐小仵作》的看法~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