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钰莹,没那么简单
娱乐

杨钰莹,没那么简单

2021年06月03日 13:24:17
来源:最人物

杨钰莹的身上,有着80年代末罕见珍贵的温情,年轻时的甜是纯洁的,如今的甜是历经沧桑、自我消化掉苦难后的味道。

在那个网络并不发达的时代,流量还不是判定一个艺人的最高标准,一个歌手的走红是依靠实力造就知名度。只要有海报的地方,就有杨钰莹。

一位网友有句形容极其恰当:“看完她曾经的老MV,现在血糖还没下来”。

杨钰莹甜而不腻,回想往事,20岁的杨钰莹站在黎明破晓前的广州街头,风吹过她黑色的长直发,她的眉头若松若紧,不知是心事还是命运。

1993年,原本由李碧华首唱的《心雨》,被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改编为男女对唱的形式,交给时下的当红歌手杨钰莹与毛宁深情翻唱。

彼时,李宗盛正值如日中天的黄金时期,为了提升唱片销量,唱片公司给这首歌强行披上了“李宗盛 作词 作曲”的外衣。

1993年歌曲《心雨》杨钰莹与毛宁 男女对唱

经典MV 截图

回看《心雨》的MV,散发着浓郁的时代感。

镜头下的毛宁,身穿90年代内地潮男必备灯芯绒夹克;长相标致的杨钰莹一头黑长直,她不时地撩起头发,温柔可人,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在广州中路电视塔的马路上,扮演情侣的两人时而相互依偎,时而深情对视,眼神中透出些许忧伤,那是独属于世纪末感性青年的罗曼蒂克腔调。

自动播放

1993年歌曲《心雨》经典MV

杨钰莹与毛宁 男女对唱

毛宁和杨钰莹手牵手走过广州火车站与人行天桥,也走进到了普罗大众的心里。

人们那时的脸上有着真诚的表情,有着纯粹的理想,敢于直面自己的情感,杨钰莹同样如此。

历经了悲欢离合,她甜得没有侵犯性,那些呢喃与过往,她已然了解其中的苦涩滋味,也逐渐看见自己的仁慈。

在4月底结束的《浪姐2》中,能与那英在歌坛pk的,大概只有杨钰莹。

成团后,她说:“没想到在人生锦瑟五十弦的时候,还能够成团。”

站在一众小花之中,50岁的杨钰莹丝毫不显疲态,依然是少女的长相,身材也并无变化,只是眼神中透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

在几十位美得各有千秋的姐姐中,杨钰莹也是特别的存在。柔和中带着凌厉,凌厉中带有谦卑。

初次登场,她唱了那首曾经让自己走红的老歌《我不想说》。前奏一响,一种古早时期的卡拉OK复古感,立马涌上心头。

这首来自久远的1993年的甜歌,勾起了很多人的童年记忆,却并未掀起多大的波浪。

在被野心与欲望包围的“浪姐”群组中,杨钰莹端庄自持,对于评委每次给到的并不高的分数,她总是默默接受不如意的结果,也从不吝啬对其他姐妹的赞美。

她的每次开口,都堪称“说话的艺术”。

她称赞黄晓明:“你天生就是男主角。每个人小学一年级写的作文都是,今天阳光灿烂,小明背着书包高兴地上学去。”

在其中一期节目中,杨钰莹选择杨丞琳那组,在进行定夺之前,她说:“我觉得那姐讲得特别对,就是一定要有新鲜的搭配,才会有新的火花。所以,我选杨丞琳。”

不伤害任何人,给予选手尊重,又能清晰表明自己选择的理由。这样的杨钰莹,让人安心。

人如其声,五十岁的杨钰莹是甜歌天后,也是很多人的童年女神。

在《浪姐2》中,一向以黑脸示人的评委刘卓,放下身段,对杨钰莹说:“你是我小时候的梦中情人。”

坐在旁边的黄晓明频频点头,“我从小到大听你的歌长大的,家里最多的就是你的卡带。”

黄晓明

那个久远的年代,只要有海报的地方,就有杨钰莹。

一位网友这样形容:“看完她曾经的老MV,现在血糖还没下来”。

杨钰莹还未走红前,名叫杨岗丽,小名岗岗,成长于江西南昌一个普通家庭。

从小就表现出唱歌天赋的她,随后被母亲送进南昌市的少年宫声乐班进行学习。杨钰莹5岁就学会了弹钢琴,14岁参加中央电视台“全国百灵电视赛歌会”获得大奖。

登台表演的杨钰莹,歌声轻柔,小小年纪丝毫不怯场。

1989年夏天,她有次在少年宫台上唱《爱的奉献》时,坐在台下的年轻男孩们如痴如醉,然而有个人却紧皱眉头。

他是杨钰莹的恩师吴颂今,担任中国唱片广州公司的高级音乐编辑。

他认为这首歌恢弘高亢,并不适合温婉的杨钰莹,如果继续每晚在歌舞厅跑场子、声嘶力竭地唱歌,过不了多久,嗓子就会受损。

当晚,杨钰莹的母亲也在场,她迫切地希望老师吴颂今能帮自己的女儿找个好工作。

其实吴颂今此次回南昌,正是为了挖掘杨钰莹的唱歌天赋:

“小杨,你的条件这么好,广州是个好地方,跟我去唱歌当明星,一定能大红,去不去?”

吴颂今与杨钰莹

看似柔弱、娇滴滴的杨钰莹痛快地回答“那就去呗”,微扬的脸上满是对于新环境的期待。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是广州华语乐坛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期,已经在江西歌舞团拥有一席之地的杨钰莹,满怀信心准备踏入新鲜的城市。

然而事与愿违,一切都需从头再来。

来到广州的她,失去了在家乡演出时的观众与人气,吴颂今四处奔波,将杨钰莹推给各大唱片公司,但最终结果都是石沉大海。

白天鹅唱片的老板对吴颂今直言:“杨小姐眼睛总是灰蒙蒙的,一点神都没有,你说她漂亮,我不觉得啊。”

被多次拒绝的杨钰莹灰心不已,走在灯红酒绿的广州街头,看着满大街打扮时髦的女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土气外来妹。

还好,有恩师吴颂今鼓励自己,安排她在录音棚里练习唱功,一年之后,杨钰莹有了明显的进步。

1990年,她发布首张个人专辑《爱我多深》,尽管是翻唱韩宝仪的歌,但订货量仍达到18万张,杨钰莹开始崭露头角。

南方姑娘终于重新拾起一点信心。这年,在吴颂今的推荐下,杨钰莹进入了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成为中国内地第一代签约歌手之一。

杨岗丽,自此成为杨钰莹。

一年后,杨钰莹发布《为爱祝福》、《梦中花》两张专辑,极具个人风格。

她凭借姣好的外形与甜美的声音,快速成为一颗新星。

其中第一张个人专辑《为爱祝福》一经发行,卖出20万张,《甜甜小妹》、《黄金一笑》两首歌曲流传甚广。

“为什么遇见你就再也难忘记

为什么梦见你泪珠儿往下滴

总是难忘难忘你对我黄金般灿烂的一笑”

这首由吴颂今填词的歌曲,奠定了杨钰莹“甜歌皇后”的最初地位。

在那个网络并不发达的年代,流量还不是判定一个艺人的最高标准,一个歌手的走红是依靠实力造就知名度。

自动播放

1991年,后来被人称为“杨钰莹年”。

九十年代初,她因一首《我不想说》红遍大江南北,这首歌作为电视剧《外来妹》的主题曲成为那个年代的经典注脚。

出生于江西的杨钰莹本身是一个外来妹,在那个时代,有许多像她一样离开家乡、外出打工的女孩。

改革开放之初,当年的广州一片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景象,许多背井离乡的外来妹,白天用未脱稚嫩的双手撑起当今物欲横流的中国,深夜听着这首歌入眠。

那些无所适从又真诚质朴的外来妹,就像人们曾经走过的青春。

《我不想说》成为九十年代的烙印,杨钰莹与毛宁“金童玉女”的组合也曾经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自动播放

1996年中央电视台晚会

杨钰莹与毛宁对唱《我不想说》

他们合作的作品《心雨》、《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备受好评,时至今日仍然被奉为经典。

“我的思念是不可触摸的网,

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

为什么总在那些飘雨的日子,

深深地把你想起。”

从90年代初走来的人听到这首《心雨》,几乎都会哼上几句,这首歌也同样占据着KTV的歌曲榜单。

1993年歌曲《心雨》经典MV截图

两人之间配合默契,成为中国的“初代CP”,他们的红,是一代人的记忆。

在嘈杂的生产车间,父辈们感受着改革开放前沿城市送来的旋律。

那年,杨钰莹22岁,毛宁24岁。

杨钰莹与毛宁

1993年的春晚舞台上,毛宁以一首脍炙人口的《涛声依旧》走红内地,“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

在毛宁和杨钰莹的歌声里,能听到那个年代独有的气息,关于真诚的面孔,关于拥挤的人潮,关于一个春天的故事。

杨钰莹成为了“国民甜妞”,甜到什么程度?

当时路边卖水果的阿伯要拿她为自己的西瓜打广告:甜过杨钰莹。

走在唱片店里,杨钰莹的海报与卡带,几乎占据多半。

同时期在广东发展的歌手林依轮,如此形容她:

“她就是天女下凡,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至今还记得那个时候她穿什么衣服,坐在我对面说了什么话,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1992年,杨钰莹发布专辑《风含情水含笑》,销量突破100万张,创下国内歌手专辑年销量纪录。

这个数字不论放在哪个年代,都是令人振奋的。

与她同台演出的,是当时同样如日中天的刘德华、林志炫、巫启贤、叶倩文等知名歌手。

那是由谷建芬组织的“中国风”群星演唱会,聚集了两岸三地的当红歌星。

同年,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为了让杨钰莹一红再红,直接将她推到了央视最火的节目《旋转舞台》。

央视镜头下的她端庄甜美,讲话慢条斯理,一开口就惊艳四座,将一首《风含情水含笑》演绎到极致,那招牌式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甜而不腻。

自动播放

1992年杨钰莹登上央视舞台

自此,杨钰莹毋庸置疑地成为了国民心中的“玉女掌门人”。

那年,她才20岁。

在90年代后期,华语乐坛的风向,随着时代悄然而变。

每个人似乎都站在一场洪流中,迎接着欲望的冲击,唱片业发生巨变,昔日大放异彩的广东流行乐坛,渐渐被北京的新式流行音乐市场所替代。

若干在广东活跃多年的歌者,不约而同地离开这片故土,纷纷北上,毛宁便是其中一员。

毛宁

去北京之前,毛宁喊搭档杨钰莹吃了告别宴。席间,平时几乎滴酒不沾的两人畅饮过后,相对无言。

离别之际,毛宁迫切希望杨钰莹可以同他一起北上,然而她拒绝了。

毛宁与杨钰莹

两张笑脸自此分离,无法重复昨天的故事。

在杨钰莹的心中,一直把与毛宁的相处看作是兄妹感情,她的心底装着另外一个人。

自古美人难过感情关,杨钰莹也不例外。

歌迷们没有等来她与毛宁这对金童玉女的感情喜讯,而是等来她与一位商人的结合。

沉迷于爱情中的杨钰莹一心想要好好谈恋爱,对未来充满憧憬:

“我在想既然已经找到真爱了,将来就做一个时尚传统的家庭主妇,开车的时候就会想,将来我们结婚以后就会生三个孩子,后面坐一排。”

杨钰莹在1997年宣布淡出歌坛,却不成想自己遇到了人生最大的劫数。

男友的那场“特大事故”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杨钰莹虽是局外人,却被舆论卷入漩涡之中。

她的玉女形象瞬间破碎一地,跌落地猝不及防。

2002年,杨钰莹举办了个人演唱会,相别数年的老友毛宁也来到现场,两人站在台上再次对唱,声音中多了几分悲凉。

自动播放

杨钰莹与毛宁

对唱《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面对依旧甜美的杨钰莹,人们视而不见,他们更愿意相信可以刺激到感官的八卦新闻。

杨钰莹百口莫辩,承受着失恋的痛苦还要接受舆论的指责,最终她选择彻底离开这个复杂的圈子。

这一出走,便是12年。

在没有光环笼罩、没有掌声围绕、没有被聚光灯追逐的日子里,杨钰莹在深圳生活了多年,因为这座城市离广州很近,她将广州视为自己的第二故乡。

离开歌坛的杨钰莹不慌不忙,远离纷扰,过起了深居简出的生活。

她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喜欢走到大街上随意地买菜砍价、与三两好友偶尔爬山的生活,日子过得惬意自在。

杨钰莹对于命运与岁月的坦然接纳,也是在成长中作出的选择。

杨钰莹在广州这片土地曾经造就的种种辉煌,像是一段遥远的往事。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上个时代的歌者猝不及防,与她同年代的当红歌星退居二线,直至销声匿迹。

2011年,杨钰莹满怀勇气地复出,乐坛已是另一番景象,华语乐坛是周杰伦、孙燕姿、王菲等人的天下。

她成为上一个时代的过气歌手,只能顺从当下的规则,却也保持着自己的本色。

再归来时,已经年至四十的杨钰莹依然少女,一双弯弯眼含情脉脉,那头秀发仍保持着黑长直的状态,不复往昔的是历经无常后的坦然心境。

重返舞台的杨钰莹,被大家亲切地唤为岗岗。镜头下的她,依然被上天眷顾,状态符合两个词语:温和、疏朗。

彼时的甜美歌声中,多了几分岁月历练后的恬淡与从容。

《我在春天等你》是杨钰莹的好友苏拉,为她量身打造的一首歌,也是她复出后推出的第一支单曲。

“往事经过的地方 美丽得惆怅

就像那年那夜满天的星光”

对于杨钰莹来说,这首歌是她回归乐坛最想要表达的心声。词曲是生活的复原图,由一个切口展开,囊括庞大的情感碎片与丰富的经历。

她的身上拥有不用力的魅力,没有攻击性,却有吸引力。

重返乐坛,面对成千上万的观众疯狂鼓掌,而杨钰莹只是默默答礼,没有一丝骄矜得意。

杨钰莹的身上,有着80年代罕见珍贵的温情,年轻时的甜是纯洁的,如今的甜是历经沧桑、自我消化掉苦难后的味道。

她的梦中充满了个人的悲剧,时代的默然无声,和两者混杂在一起时的苦涩滋味。

如今的杨钰莹温柔不问天命,她的身上有一种轻盈感,苦过之后依然甜,只不过对于很多事情,她不心存野心,不再想要铆足全身力气往前冲。

因为人生,本就飘忽不定。

部分参考资料:

1、《广东流行乐坛30年光荣与梦想》,深圳特区报

2、鲁豫有约:专访杨钰莹

3、吴颂今:《我给签约弟子杨钰莹写“真”》

4、《流行音乐市场的“广州之痛”》 ,杨春南,吴俊,赖少芬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