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影节观察|黄牛猖獗二十年,给上影节提3条先进经验
娱乐

上影节观察|黄牛猖獗二十年,给上影节提3条先进经验

2021年06月16日 09:30:04
来源:Ifeng电影

文/汪金卫

编者注:开票当天三次“崩盘”的上影节,进程已经过半。

今年有一个鲜明的变化,上海影城门口的黄牛少了。熟悉的面孔和吆喝声突然消失,来来往往的影迷甚至有点不适应。但某些影院门口,黄牛依旧。

过去的许多年,黄牛是上影节的一道风景、一张名片,抬价之高甚至“享誉国内外”。

Ifeng电影特别邀请资深影迷汪金卫来聊一聊上影节的黄牛现象。他连续几年参加上影节、北影节、金马影展、釜山电影节、澳门影展……对黄牛和电影节展有着丰富的观察。

图片

黄牛的嚣张:上影节多年的“风景线”

6月,一年一度的上海电影节展映活动拉开帷幕。全国各地的影迷再度集中到上海,在数百部佳片中度过难忘的十天。

与往年相比,由于售票系统的问题,今年诸多热门场次更加一票难求。线上高价倒卖电影票现象依旧泛滥,微博上甚至出现“抵制黄牛上海电影节”的话题。

图片

二手交易平台上的高价票比比皆是

每年上影节,影迷总能在闲鱼等平台和微信群里看到囤积居奇、高价转卖电影票的“野生黄牛”。

2018年上影节的《小偷家族》,2019年的《海上花》《行骗天下JP》和今年的《岚》都被炒到2000元以上的高价。

图片

在电影节相关主题微信群里,一张张高价票截图不时流传,影迷们或啧啧称奇、围观调侃,或义愤填膺、批判举报。

除了线上野生黄牛,上影节还有着独家的“特色传统”,那就是多年来线下职业黄牛的“经久不衰”。

如果你连续多年参加上影节,并集中在上海影城、大光明电影院、天山电影院看片。那么你肯定也跟我一样,早就记住这些影院门口的“黄牛党”了。

他们各自盘踞在固定的影院门口,绝不侵占别的“地盘”;他们备足茶水,紧盯来往观众手中的票;他们张口闭口“买票退票!买票退票!”大声吆喝,远远望去便可轻松辨认。

而旁边的影院经理、服务员、保安,却熟视无睹,目中无“牛”。

图片

2019年上海影城门口 杜琪峰式站位

某年在某影院,我甚至看到黄牛大大咧咧地坐在空着的电影节志愿者座位上休息。真是流水的观众铁打的黄牛,个个都是“老朋友”。

可以说,各影院门口的黄牛已成为上影节年年一道并不怎么“靓丽”的“风景线”。

但据我观察,今年上海影城门口的线下黄牛明显减少,偶有可疑徘徊者。但大光明影院的黄牛党依旧嚣张。

黄牛的票源:地主家的余粮

那么上影节黄牛手中的票从何而来?为何如此猖獗?

从我自己的观察和搜集的信息来看,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1.团体票

往年,上影节会留出不少影票给上海各文化相关机关单位或社区、学校团体,但这些团体票并不一定能被发放出去。

如果黄牛打通门路,便能以极低的价格批量收购,根据影片的热度到影院门口以半价、原价甚至翻数倍价格转卖。即使卖不出去“砸手里”也损失不大。

但去年上影节取消了团体票,并因疫情限制30%的上座率,一下子截断了黄牛最大的票源。因此笔者曾在去年目睹黄牛、观众一起在电影院门口求票,最后都空手而归的罕见情况。

今年上影节本来也是没有团体票的,但作者截稿前还看到“沪北电影院团体票重现”的消息。

2.现场收票

此招虽费时费力,但往往屡试不爽。常有持票观影者将多余的票当场低价卖给黄牛,团体票居多。

某年我在上海影城门口亲眼见到一女子低价将一张我求之不得的《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影票卖给黄牛,黄牛眼疾手快迅速拿票付现。让我与这张票失之交臂,追悔莫及。此外,黄牛会向影迷打听哪个电影最抢手,我就被问过。

3.组委会票

一般上影节每场都预留一批组委会票给赞助商等单位。这些票往往会在闲鱼、微信群里线上转卖,偶有流到黄牛手中。

比如今年上影节还未开幕,《阿基拉》《教父3》等影片的多张组委会票已被人公开倒卖,令人发指。

据说上影节官方正在调查这件事,希望能有一个结果或说法吧。2018年上影节期间,也出现过疑似内部人员在闲鱼高价提前“预售”热门电影票的恶劣事件。

黄牛的历史:几乎与上影节同龄

“黄牛”一词就起源于20世纪上半叶的上海,最早指做中介代理生意的掮客、无照律师,慢慢演变为泛指一切倒卖票据者。

根据可查的资料,上影节的黄牛现象几乎与电影节同龄,并且早已“享誉中外”

《世界电影》1997年第五期刊登了俄罗斯电影评论家塔·穆什塔科娃对1995年第二届上影节的回忆文章《倾听他人的心声》中译版。其中写道:

“让·贝克的《埃丽扎》(注:又译《爱丽莎的情人》)被票贩子毫无愧色地抬至三十至四十美元一张,而在售票厅只卖两美元。然而高价票仍被抢购一空。”

图片

1998年,某期《电影评介》文章提到,上影节票贩子“嫌弃”参赛片。

2001年,某网站上一篇题为《第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扫描》的文章中写道:“尽管有警察们的一再冲击,路口仍有倒票的‘黄牛’出没。”

2002年,《扬子晚报》记者报道,黄牛们将《豆蔻年华》(注:即《关于莉莉周的一切》)30元的票炒到了100元。

影迷对黄牛现象的态度也是不同的。很多影迷憎恶黄牛扰乱票务、哄抬票价,坚决不买黄牛票。也有一些影迷为了看到心心念念的影片,最终还是忍痛从黄牛手中购买高价票,并为之庆幸。

更有影迷认为,黄牛是“自由市场的正常现象”,买黄牛票无可厚非。

图片

黄牛的治理:抓黄牛关我影迷什么事?

面对猖獗的黄牛现象,上影节官方早在2015年便呼吁不要购买黄牛票。

2018年,上影节相关负责人更是对媒体表示:“上海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在每年电影节期间,都会出动力量进行查处,以维护影迷的利益……如发现黄牛,执法部门可追查电影票的源头和流向,以优化购票环境。”

而我也确实曾在上影节期间亲眼目睹执法人员抓捕“黄牛”的经过。

2019年6月20日上午,上海影城门口,便衣警察将一位“黄牛”直接拉上警车准备带走。这位“黄牛”其实是一位本地影迷。

此时,那些每天在影城门口蹲守的一众老黄牛却早就神奇地消失了。

图片

抓“黄牛”现场

更神奇的是,事发2小时后,我再次在影城门口看到了那位便衣警察。而离他不远的地方,老黄牛们重新上岗,继续旁若无人地收票卖票。

在与上影节官方售票平台淘票票同属阿里系的闲鱼,每年也都是野生黄牛肆虐的天堂。

不过今年,平台方也对上影节高价票商品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封杀”。但屡屡有影迷抱怨,他们以原价、低价进行正常转票也被闲鱼“误伤”了。

黄牛的未来:能否“天下无牛”

那么,究竟能不能彻底根治黄牛这一毒瘤呢?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在此提出几条建议,供参考:

1.重拳出击,打击黄牛

不要再对影院门口大声叫卖、嚣张跋扈的黄牛视而不见。毕竟,连影迷都能一眼分辨黄牛的身份。

也不要再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无辜的影迷带走。相反,将黄牛人赃并获是易如反掌的。

2.建立官方二手影票线下流转处

我在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和台北金马影展,都看到设立在取票处、电影院的官方二手影票流转点。志愿者会协助影迷在这里以原价、打折甚至免费送票的形式出让自己的电影票。

既能让影迷有放心的转票、收票场所,也能维护电影节的上座率。如此双赢,岂不美哉?

图片

釜山国际电影节官方电影票转卖区域

图片

金马影展官方求票/送票区域

3.建立电影节线上、线下退票制度

目前上影节的票,是不能直接退的。但釜山电影节、金马影展的预售影票都能在一定的有效期内(如不晚于放映3天前)在线上或线下退票(收取约10%退票费)。

有效减少影迷损失,也增加了“捡漏”的机会。相信影迷会支持这样的便民举措。何乐而不为呢?

图片

金马影展退票方式说明

今年线下黄牛的减少是一个好现象,希望未来的某一年,上影节能够做到真正的“天下无牛”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